欢迎书友访问新御书屋
首页首辅大人有妖气 第一百零三章 龙舌

第一百零三章 龙舌

    第三日的晨曦,杜嘲风沿着石阶快步攀上某处峰顶。
    山顶上,魏行贞两手抱怀,目不斜视地守在那里。
    闻见杜嘲风的声音,他稍稍侧目,“查完了?”
    “一半一半吧。”杜嘲风轻声道,“毕竟还有四年的时间,不知道还会发生多少变化。”
    “有什么收获?”
    “大概找到了几十种主干结构与六符园及其地下通路走势相似的阵法——我的想法是,只要找到了冯嫣临死前唤醒的阵法,也就等同于找到了一部分她的死因。”
    杜嘲风轻声道,“再过三五日,我应该就能把书库里所记载过的阵法全部过一遍,到时,如果我们再一起看看线索吧。”
    “辛苦了。”魏行贞轻声道。
    杜嘲风笑了一声,他顺着魏行贞的目光往东边望去——祈福的祭坛在视野中如同一个小小的,指甲盖那么大的点。
    “魏大人在这里守了三日了?”
    魏行贞望着远处,点了点头。
    杜嘲风凝神远眺,祈福坛附近,那股诡异而危险的力量正仍在积蓄之中,不知何时才会到达顶峰。
    “看起来不太妙啊。”杜嘲风轻声道。
    魏行贞没有立刻接话。
    他确实也觉得有些奇怪——但这和杜嘲风口中的“不妙”毫无关系。
    真正令魏行贞有些在意的,是远处日趋磅礴的妖气颇有几分与他相似的味道。
    尽管这种相似转瞬即逝,但魏行贞总是能准确地捕捉,每一次都让他轻轻皱起了眉头。
    这妖物……到底什么来历。
    杜嘲风又道,“倘若这次冯嫣失手——”
    “不会的,”魏行贞低声道,“阿嫣她……只是贪玩罢了。”
    ……
    第三日黄昏,在夕阳的薄暮之下,大地的深处传来雷声。
    某个期待已久的时刻,终于到了。
    成百上千颗如同珍珠大小的金色光点从地表升起,而后从四面八方向冯嫣追逐而去。
    光点擦过岩石,石块在刹那间被击碎;穿过树干,则在合抱之木中留下一道笔直而中空的狭窄通道;
    冯嫣在空中轻盈地翻跃急转。
    金色的光点紧紧跟在她身后,好像飞行留下的轨迹。
    她踩着风,一步一步地奔向殉灵人腹地的丛林——那里的妖气,在此时终于达到了某种盈满的顶峰,充沛得如同溢出的滚水。
    在冯嫣落地的一瞬,一众光点已经预判了她位置。它们有如乱珠滚落,嘈嘈切切地袭向冯嫣,不留丝毫闪避的余地。
    这一方夕阳,在刹那间被渲染得如同炎夏正午。
    强袭过后,一切如同绽开的烟火随风而逝。
    冯嫣站在渐渐熄灭的光芒中,毫发无伤。
    她周身浮起同样灿烂的金色光晕——这正是出嫁那一日成功抵御了树藤侵袭的结界。不论是面对那日的树藤还是今日的光点,结果显然都是一样的。
    这一刻,冯嫣终于看清了眼前妖物的本体。
    “又见面了。”她轻声开口,“我一直以为你是一只树妖……原来不是吗?”
    在高达数丈的巨大花序下,浅金色的小小花朵随风摇曳——那些金色的磷磷光点正是它的花粉。
    它灰绿色的细长叶片在妖气中舒展,每一叶的叶尖,都长有一支黑褐色的尖刺。
    这还是冯嫣第一次见到这样巨型的大刺龙舌。
    此刻,冯嫣忽然明白了杜嘲风说这次的妖物比伪鸾棘手的原因——这只龙舌已经没有了妖元,它行动的力量全部来自于殉灵人的献祭的野灵。
    倘若今日站在这里的是一个普通的除妖师,那么,他要么不能在战斗中开启灵识,要么就必须蒙上眼睛。
    否则,在望见龙舌的一瞬,双目就会被灼伤。
    但对冯嫣而言这并不是什么问题,她并不需要以妖气的变化来预判对方接下来的动作——对妖物战斗本能的觉察,显然要比眼睛看见的妖气来得更加准确。
    “为什么不以人形见我呢?”她仰头轻声道,“我等了你足足三日啊,你连坐下来和我聊一聊的时间都不肯给我吗?”
    龙舌以尖刺之雨回答。
    冯嫣不得不再次纵身而起,所有她经过的地方都被尖锐的花刺扎透。有好几次尖刺几乎要擦伤冯嫣的衣摆,但终究是被她躲了过去。
    冯嫣静静观察着眼前的敌人。
    在绕着它飞了几圈之后,冯嫣终于在花序的最核心处,感受到了灵核的存在。
    灵核所在地方燃烧着她在梦中见过的小小火焰,而火焰的中心则带着不甚清晰的封印图腾。
    ——那应该就是它能够以野灵为食的原因。
    这样的进攻大约持续了三五轮,大刺龙舌的花与叶渐渐消融,几日前在姑婆视野中曾望见的苍白少女,再次于光晕中浮现。
    “你为什么……”少女带着几分愤懑,“为什么……不反击呢。”
    冯嫣没有回答。
    她十五岁诛杀伪鸾的地方也在这附近。
    那时的她也与今日一样,迟迟不下杀手,甚至舍不得真正伤到伪鸾漂亮的红色长羽。
    好像一只小猫,小心翼翼地与猎物周旋玩耍。
    只是,在数百回合的战斗之后,伪鸾终于意识到自己不是对手,振翅欲逃。冯嫣那时才出手击杀,迅速而果决地取了它的性命。
    而今日,面对这株大刺龙舌,她似乎连击杀的必要也没有——龙舌属的草木一旦开花,几乎都是以自身性命为代价。
    即便她不出手,这只龙舌又能活几日呢?
    更不要说,从它真正从阵法中觉醒的时刻起,冯嫣就在它身上感受到了必死的决心,且决心之中还混杂着献身的忠贞、热烈的憎恨……以及近乎绝望的哀愁。
    这一幕与当初在明堂附近的一幕何其相似——这只龙舌几乎没有试探性的出手,它的每一次进攻,都直接押上了自己的全部。
    好像一只不断扑火的飞蛾。
    这天真而纯粹的意志裹挟着宿命一般的偏执,几乎唤起了冯嫣心中的不忍。
    “你到底在为谁而战?”在快速的闪躲之中,冯嫣轻声开口,“谁告诉的你,我会伤害魏大人?”
    “你再骗不了我了,冯嫣。”
    “我没有骗你。”冯嫣轻声道,“我从未想过要害魏行贞的性命——”
    龙舌发出了冷笑,“我只会……相信我亲眼看见的事——”
    “你亲眼看到?”冯嫣颦眉,“你亲眼看到了什么?”
    巨大的花刺在下一刻击碎了一整个祭坛,半座山的山石扑簌簌地下落。
    冯嫣不断试图让龙舌安定下来,然而没有用。
    天色渐渐暗淡,越来越多的野灵正在向这一带聚集,冯嫣亦意识到了新的危险——如果这只龙舌并不打算潜入洛阳,而是干脆地在岱宗山唤醒灵河呢?
    这样的可能并非不存在,毕竟此刻,对这只龙舌而言,似乎没有比杀了冯嫣更重要的事。
    “本来以为我们能坐下来谈谈。”冯嫣轻声道,“……我很遗憾。”
    她突然一改先前的避闪,径直向着花序的中心而去。
    龙舌瞬间张开了它全部的外壳,冯嫣抬手,如同拨弦一般,干脆利落地划破这甲胄。
    无数的枝藤也在此时骤然化作蛛丝,不由分说地缠上冯嫣的手足,眼前的灵核在瞬间变幻了颜色。
    这一切,仿佛蓄谋已久,几乎是那日梦境的再现。
    冯嫣终于明白过来,原来这才是龙舌的底牌。
    所有的妖气都不过是用来吓人的障眼法,真正要命的地方在这里——花序本身是一处陷阱,只等冯嫣这边主动进攻,她的战意将是启动这一切的关键。
    冯嫣不甚在意地笑了一声。
    “你还是……不够了解我。”她轻声道,“那日在魏府没能取我性命,你就已经没有胜算了。”


同类推荐: 神级绿茶修炼手册黑白外室重生十七岁那年夏天只为他折腰重生之美女外交官哥哥太好了怎么办酒色撩人[快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