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新御书屋
首页[综]没人写信给嘉莉 [综]没人写信给嘉莉_分节阅读_4

[综]没人写信给嘉莉_分节阅读_4

    他睿智的双目正凝视着嘉莉,那之中除了她的倒影之外再无他物。
    嘉莉莫名的冷静了下来。
    “上帝为了什么而惩罚你,嘉莉?”莱克特医生重复了一遍问题。
    她深深地吸了口气,将最后的画面从脑海中甩开。
    “魔法。”嘉莉闭上了眼,颤抖着开口回答,“惩罚我是一名被魔鬼勾引的女巫。”
    “你用魔法杀死了他们。”
    “是的。所有人……都看见了。”
    嘉莉不确定这是不是莱克特医生想要的回答,但她说的一切都是真的,也是她唯一能够提供给他的答案。
    莱克特医生并没有失望,他稍微侧了侧头,转而问道:“所以你认为你的罪孽在于魔鬼赋予的力量,而不是杀人。”
    他或许在……怀疑。莱克特医生陈述的语气让嘉莉有些心慌,她害怕他会像其他人一样否定自己的话。他们都告诉自己所谓的“魔法”只是她的幻想,就算是毕业舞会上几乎所有幸存者都目睹了嘉莉的所作所为,他们仍旧不承认这是自己的罪过。
    “那么,你可以展示给我看吗?”
    嘉莉的心提了起来。
    她看向莱克特医生,男人的表情中带着半分兴致盎然的好奇,嘉莉探寻了很久没有找到想象中的厌恶与戒备。
    “我现,现在。”她紧张地吞咽着,“现在很平静,无法使用魔法。”
    魔鬼不会在她头脑清醒的时候出现,嘉莉只觉得自己心中充满了安宁与希望,她觉得这是因为莱克特医生在,魔鬼不可能在使者面前有机可乘。
    “我知道了。”
    谢天谢地,他果然没有否定自己。莱克特医生仿佛是看出了嘉莉的心情,接着开口:“不必担心,嘉莉。我不是来审讯你的,那是FBI的职责。我的职责是化解你的内心的恐惧与迷惘。”
    “像上帝那样?”嘉莉胆怯地问道。
    他再次笑了起来。
    “如果你一定要这么说,是的。但上帝用的是他的力量,而我用的是知识与经验。”他用他低沉、略带沙哑的声线应道,“并且我与他一样,都希望你能走出阴霾。”
    这是实话。嘉莉能感觉得到。不知道是因为刚才的激动,还是因为羞涩,她觉得自己被束缚的双手正在颤抖,嘉莉甚至不敢直视他的眼睛:“明天……”
    不行,她不敢问。
    太冒昧也太粗鲁,嘉莉把出口的话硬生生的吞了下去。但莱克特医生已经明白她想说的是什么了。
    “我还会来。”他笃定地回答,“你是我的责任,嘉莉。”
    “……谢谢。”除此之外嘉莉也不知道再说什么,对于男人无私的慷慨,她能做的只有感激,这让嘉莉觉得自己很无力,也很幸福。
    “比起你的感谢。”而他所做的只是朝着手中的食盒示意了一下,端正的面庞流露出不易察觉地关怀,“我更需要你康复,孩子。”
    嘉莉扬起了一个称得上是灿烂的笑容。
    “我会的,为了你,医生。”
    .
    “在我们的生活中,绝大多数人选择用一则二分法来定义善恶。因为在二分法的定义下,邪恶的人被认为天性如此,从而给善良的人开脱罪责的理由,既不用反省自己间接造成或者姑息的罪行,在惩罚坏人时也不会产生心理负担。”①
    当汉尼拔·莱克特医生用他独特的,醇厚的声线叙述道
    “自古以来女巫便是邪恶的象征,是撒旦的使者。嘉莉·怀特的女巫身份使得她被简单粗暴的归类为‘坏人’,‘好人’对她施加虐待便成为了理所当然的事情。她认为自己有罪,罪孽在于接受了魔鬼的诱惑,而不是杀人。”
    转述嘉莉·怀特本人的观点时,汉尼拔的脸上出现了微妙的表情变化,但那很快就消失了。
    “所以我认为……接受自己女巫的身份、承受来自家庭与学校的虐待,甚至迫切的承认一切罪过,都是她获得认同感的一种方式。”
    “一种不计代价的方式。”
    作者有话要说:  ①:化用自《路西法效应》,作者菲利普·津巴多 (Philip Zimbardo)
    ☆、少女嘉莉03
    作者有话要说:  哦对了,想看《黑塔奇迹》的妹子挪步至这个文案预览,我把黑塔的世界观改了改准备写成西方古言,四月底到五月初之间开坑。地址:
    警告:本章涉及可能会引人不适的蓄意自我伤害情节。
    病房的门被强行扭开,嘉莉将目光从窗边的钟表上挪到门口。
    医院里的护工说自己的精神并不稳定,而一个不稳定的患者房间里不应该有钟表这种易碎品出现。但这对嘉莉来说没什么意义,因为她依然被结结实实地绑在床上,对那个钟表唯一能做的就是盯着它的指针一圈圈转动,直到病房的门被推开。
    但是这次推门而入的并不是嘉莉期待的莱克特医生,也不是往日的护工。
    红发绿眼,衣着招摇,有着一张漂亮但是略带侵略性的脸。嘉莉在看清走进来的女人时稍微拧了拧眉头,她比自己更像个女巫。
    “嘉莉。”女人摆出了自以为善意的笑容,走到了嘉莉的床前,以一种亲切的语气故作轻快地问道,“今天感觉怎么样?”
    嘉莉没有回答,她抿紧嘴唇看着女人。本能告诉她最好别搭茬,不管女人是来干什么的,她的关怀与问候都是装装样子,只有迫切的好奇是真的。
    除了使者外,嘉莉并不认为自己有责任满足他人的好奇。
    “不用担心。”女人敏锐地察觉出了她的担心,温言开口,“我是来支持你的。”
    支持她什么?
    嘉莉看着那名女人,她见自己没说话的意图后,自顾自地拉近了椅子坐下来。
    “我叫弗莱迪·朗兹,是个记者。”女人用一副坦诚的语气自报家门,“虽然我与FBI的目的都是寻求真相,但请相信我与他们不一样。我知道他们不接受你的说辞,但是我会接受,只要你把一切都告诉我。”


同类推荐: 一入梦(H)[HP]Forget江山易改(H)夜长情多今天的少爷也没能下床(H)父欲(H)阿喊(美攻强受)父子关系(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