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新御书屋
首页[综]没人写信给嘉莉 [综]没人写信给嘉莉_分节阅读_7

[综]没人写信给嘉莉_分节阅读_7

    嘉莉恳求莱克特医生不要把她自残的事情说出去,在这之前每次她试图伤害自己时,都会有三个孔武有力的护工把她按在床上、给她注射镇定剂。嘉莉讨厌意识消亡失控的感觉,力量与神智逐渐散开的过程就像是重新落入了恶魔的手中。她把这样的感受抽抽搭搭地倾诉给莱克特医生,他沉默了很久,久到嘉莉都准备丧失希望的时候,他答应了她。
    伤口被重新缝合,而医生只是以为自己是受到了那个女巫……那个记者的惊吓时挣扎造成的。
    “他们说挂着钟表的钉子松了。”嘉莉轻声开口,“掉在了地上。”
    说出这番话时嘉莉感受到医生的目光中增添了几分审视的意味,但是她的语气没什么变化。嘉莉知道他在担心自己,担心他们的借口会激怒她刺激她,但是如今嘉莉已经习以为常了。她意识到他们是无论如何也不会相信自己是个女巫的,可悲的人类,被束缚在自己创造的框架之内,放弃了上帝的恩宠不说,连危险降临到他们的身边也不自知。
    “你说过你平静时无法动用魔法。”莱克特医生想了想,说道,“而那个时候你并不平静。”
    看,他们不接受没关系,她的使者会接受。
    只要她的使者仍然信任她就好,其他的人她不在乎。嘉莉丢失了她的母亲,她不会再犯同样的错误。
    “是的。”所以嘉莉诚恳地开口,“当时我很激动。”
    “这样。”他点了点头,“嘉莉,你能详细地描述一下当时的感受吗?”
    详细的描述吗。嘉莉回想起当时得场景,发觉自己出了疼痛与尖叫之外什么都记不得了。她总是这样,每当情绪激动的时候大脑就会变得一片空白,所有的场景就像是隔着一层水雾一样看不分明也听不真切,一切的细节都被铺天盖地的情绪掩盖住了,连那晚上屠杀时也是。
    “对、对不起。”她愧疚地咬了咬嘴唇,“我不记得了。”
    “没关系。”医生用他好听地声音温言安慰道,“记不住也不要紧,现在你闭上眼。”
    嘉莉顺从地闭上了眼。
    “想象弗莱迪·朗兹就站在你的面前。”
    那个女人坐在椅子上,一头漂亮的红发下展露着灿烂的笑颜。那是女巫的笑容,天底下不会有人比嘉莉更了解这个笑容的含义了。透过这个笑容嘉莉看到她丑陋贪婪的灵魂,她知道这个集女人肯用一切换取自己想要的东西,金钱、诡计甚至拿自己的身体当筹码。
    一个自甘堕落的女巫。
    ——未来的自己。
    潮水一般的情绪淹没了嘉莉的心脏,她猛然睁开眼,宛若窒息般深深地吸了口气,被捆在床边的双手紧紧抓住了床单。随即她感觉到有一只温暖的手覆盖住了自己的手背,她抬起眼,汉尼拔·莱克特医生正握着自己的手看着她,那张总是镇定自若的脸上浮现出几分不易察觉的关切。
    “你看到了什么,嘉莉?”
    “我……”嘉莉艰难地找回了自己呼吸的频率,她畏缩地躲开男人的目光,用几不可闻的分贝继续说了下去,“我看到她在……在笑。”
    “那你有什么感受?”
    “我感到很愤怒。”
    “那么你想对她做什么?”
    嘉莉没开口。
    一种莫名的,让人坐立不安的躁动自腹部窜到喉咙,她尴尬地吞咽着口中的唾液,而后狼狈地说:“我不知道……医生,我不知道。”
    “嘉莉,看着我。”
    近乎于冷漠的命令语气让嘉莉一个激灵,她下意识地抬起头,迎上莱克特医生的眼睛。那双眼睛和平时没有任何区别,也依然让嘉莉产生了一种一|丝|不|挂暴露在他面前的错觉。医生仅仅是在看着她,但嘉莉却觉得她的使者正在用这睿智镇定的眼神鞭笞自己。
    因为她拒绝说出自己真实的想法。
    她控制不住地颤抖起来,躁动在瞬间化成了恐惧笼罩住了嘉莉,她再一次闭上了眼,医生的手从自己的手腕挪到了手臂。他坐近了一些,嘉莉甚至能够清晰地嗅到他身上让人安心的,高贵优雅的味道。
    “你想对她做什么?”
    男人的声音几乎是贴着嘉莉的耳朵响起的,她甚至能感觉到他说话时喉咙的震颤。放在她肩头手就像是枷锁一样桎梏住了嘉莉,她知道他的意思,她必须说出来,赎罪的首要任务就是把自己罪恶的念头说出口。
    “我……我想杀了她。”她哆哆嗦嗦地说道,“我想用魔法撕碎她。”
    “就像撕碎那个钟表一样?”
    是的,就像是撕碎那个钟表一样。在嘉莉中断想象之间她抬起了手,无穷无尽的魔法挤压着空气,她的力量扯住了弗莱迪·朗兹,嘉莉眼睁睁看着女人的微笑变成了扭曲的惊恐,邪恶的女巫感受到了恐惧,她的皮肤如同纸张一样裂开,血肉迸射——
    “——这是我的罪过对吗?”嘉莉痛苦地说道,“我竟然……竟然想用魔鬼的力量杀人,我驱使着我的欲|望行恶,这是我的罪过,对不对,医生?”
    莱克特医生的手从她的肩膀处挪开了,他又端正地坐到了椅子上。
    “绝大多数人都会有杀人的念头,嘉莉。”嘉莉试图从他的语气中找出什么观点来,但是一如往常,她失败了,“但不可否认,是的,这是很危险的想法……我能知道你为什么想杀她吗?”
    “因为她有罪。”她隐约察觉到医生并没有责怪自己的意思,这让嘉莉稍微大胆了一些,她犹豫着说出了自己的想法,“那个女人和我一样。她是个女巫,医生。就算她不会魔法,她的灵魂也与我一样污浊不堪。”
    莱克特医生流露出了若有所思的神情:“你觉得她死不足惜?”
    是的。
    自己的确是因为那个女人的肮脏才心生杀意的,嘉莉不能否认在心中升腾燃烧着的冲动。
    使者说这样的想法很危险,那就是错的,这也是她有罪的证明……当然,当然。嘉莉的心沉了下去。处置邪恶惩罚坏人是正义且高尚的事情,像她这样的罪人怎么能做,冒出这样的想法都是对上帝的亵渎。
    想到这儿嘉莉困惑地看向男人:“医生,你说绝大多数人都有杀人的念头,那么……您呢?”
    他会因为正义与裁决而心生杀人的念头吗。嘉莉很想知道,因为在她的心底莱克特医生是最有资格行驶正义的人。
    但是医生没有回答他。
    他深邃晦涩的眼睛里有思绪以极快的速度闪过,嘉莉敏锐地察觉到了,却根本来不及分辨那到底是什么。表面上莱克特医生只是稍微地撇了撇头:“在这之前,有没有其他人让你产生同样的想法?”
    有。
    一张秀丽明亮的面庞自嘉莉的脑海中闪现,她再一次抓紧了床单。然而这一次嘉莉知道自己不能再隐瞒想法了,这会让使者失望的。可是肯定的话语停留在自己的嘴边,嘉莉无论如何也说不出来,她像是溺水的鱼一般徒劳地张开嘴巴,然后又紧紧闭上。
    这一次莱克特医生没有逼迫她。
    嘉莉等了很久很久,直到那张脸在她的意识中彻底消失。她颓下肩膀,一种久违了的,带着希望的酸痛哽在了她的喉咙里,她勾起一抹苦涩的笑容。
    “有的,医生。”
    “是谁?”


同类推荐: 一入梦(H)[HP]Forget江山易改(H)夜长情多今天的少爷也没能下床(H)父欲(H)阿喊(美攻强受)父子关系(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