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新御书屋
首页[综]没人写信给嘉莉 [综]没人写信给嘉莉_分节阅读_15

[综]没人写信给嘉莉_分节阅读_15

    她也不希望她的使者的目光落在他人身上。
    “我……没事。”嘉莉颤颤巍巍地扬起一个笑容,她用尽全身的力气才维持住了平衡,避免自己在莱克特医生面前跪倒在地,“代我向威尔问好,医生。”
    突如其来的意识重重地撞击着嘉莉的胸膛,她目送医生转身离开,只觉得曾经一度消失的绝望来势凶猛地扼住了她的灵魂。
    威尔说得对,愤怒的确不会导致嫉妒。
    欲|望才会。
    .
    “奇尔顿医生说你要求与嘉莉·怀特见面,他同意了。”
    汉尼拔·莱克特医生站在病房的铁栏栅之看向威尔·格雷厄姆说道。
    威尔只是摆出一贯专注又像是漫不经心的神情:“是她想与我见面。嘉莉·怀特主动向护工问起我的……事迹。但女巫复仇案的卷宗我看过,嘉莉·怀特并不是一个连环杀手,她不会毫无理由地对罪犯产生好奇。”
    莱克特医生闻言思索了片刻说道:“我曾经向她透露过你的存在。”
    威尔对此毫不意外,他蓝色的双眼里透露出了几分审视的色彩:“你不是轻易犯下这种错误的人,医生。”
    “你见过她本人,威尔。”莱克特医生稍微抿了抿嘴角,但仍是用提及病人的官方口气开口,“嘉莉是个单纯又敏锐的孩子。面对她时很难立起防备的心态。这的确我的失误。”
    还是说,你是有意让她注意到我的呢?
    纵然男人摆出了一副带着自责的神态,可牢狱中的青年并没有为之所动。威尔·格雷厄姆以近乎于审视的目光看着医生:“是的,单纯的人……你知道奇尔顿医生怎么分析嘉莉·怀特的。”
    “奇尔顿医生认为是来自对宗教狂热的愤怒驱使嘉莉对自己的母亲与同学痛下杀手,她也逐渐地接受了这个观点。”
    “但你知道不是……我再大胆的猜测,你甚至不认为她是个宗教狂热者。”
    回应威尔的是不短的沉默。
    汉尼拔·莱克特医生垂在腿侧的手插|进了西裤的口袋里,他用他低沉又冷静的声线陈述道:“人类的生活非常的复杂,并且变量繁多。任何事物都不能依靠外在的表现按图索骥,狼疮被说成荨麻疹,心脏病被误认为是肠胃炎,这样的例子比比皆是。”①
    威尔像是紧张也像是担忧地攥了攥手指:“但你并没有纠正她的想法。”
    “嘉莉的精神状态正在崩溃边缘徘徊,任何微小的刺激都可能引诱她坠下悬崖。”莱克特医生的目光挪到了威尔的手指处,“我的职责是让她彻底平静下来,威尔。”
    让嘉莉·怀特平静下来?很容易,顺从她的意图,让她在这所精神病院住到地老天荒;或者再次安排她与苏·斯涅尔见面,直到她真正地与那个喊着“你没有错”的姑娘敞开心扉,这都能让她面对真正的自己、从而获得救赎。
    而现在,倘若嘉莉·怀特意识到“魔鬼”赋予她的力量不仅没有消减,反而绽开了灿烂的花朵时;意识到她对自己的暗示只是个借口,“上帝的使者”也无法使得她从深沉的欲|望中剥离开来时,那嘉莉·怀特就不只是坠下悬崖那么简单了。
    威尔·格雷厄姆相信汉尼拔·莱克特医生比谁都清楚这点,就像是莱克特医生很清楚如何将威尔自己一步一步诱骗进陷阱,即将代他接受审判一样。
    所以弗莱迪·朗兹正在到处宣扬嘉莉·怀特无罪,所以FBI正在搜查杀死苏·斯涅尔的凶手。
    嘉莉迟早会察觉到真相,而到那个时候任何窥见真实的人都得面临那个姑娘高高举起的屠刀。弗莱迪·朗兹是一个,自己是一个……汉尼拔·莱克特也不会例外。
    威尔·格雷厄姆抬起眼,看到牢笼之外的公鹿停住优雅的步伐,微微垂头,像是谦逊地鞠躬,实则进入了蓄势待发、准备攻击的状态之中。
    他松开紧握的手指,莱克特医生站在铁栏栅几步远的位置上,衣冠楚楚又身姿挺拔。
    作者有话要说:  ①化用自《沉默的羔羊》原着。
    以及回复一下【你大姨妈还好吗】姑娘:不知道为啥你的评论前台不显示我没法回复囧,只好在作者有话说里解释啦。根据文章需要我更改了一些《魔女嘉莉》的情节,这里的嘉莉其实就和原创人物没区别了。我的看法是不管嘉莉再怎么不认同母亲的观点,她仍旧是嘉莉的精神支柱。在电影里嘉莉回家时已经给母亲认错了,随后自杀也算是认同了自己犯下的罪过。如果她活下来的话,现实中的人是不会认同她的能力的,再加上精神支柱消失她需要一个寄托来给自己的所作所为找借口而已,并不是真正的宗教狂热。
    至于魔法问题……这篇文里从来没说过嘉莉真的会魔法哦→w→,当然我也没说过她不会用啦~
    .
    ☆、少女嘉莉10
    他的外套搭在前臂上,他骨节分明的手指稍稍蜷起,随着他说话时那只手在西装的布料产生轻微的摩擦。
    嘉莉·怀特还记得那只手按在自己皮肤上的感觉。
    汉尼拔·莱克特医生解开了她的束缚带,宽大的手掌按住了她血流不止的伤口,属于男人手掌的粗糙触感在她的后背留下了一路的痕迹。
    他的温度包裹住嘉莉时她挺直了脊梁,她死死攥紧医生的衣襟,那是因为当他的手顺着她的脊背向上停留在伤口时,一股嘉莉从未体验过的,完全陌生的悸动随着他的接触一路袭上嘉莉的大脑。
    她躺在床上,没来由地感觉到口渴。嘴唇的皮肤龟裂干涸地如同丧失水分的土地一般。她舔了舔嘴角,下意识地将身体蜷缩成了一团。
    他的头发有一绺散落了下来,这真稀罕。在嘉莉的印象里医生总是梳着一丝不苟的发型,这还是她第一次触及到不那么……正式的他。
    褐色的头发微微挡住了深邃的眼,看起来有些慵懒,也很随意。
    发丝之下的双瞳正在看着自己。
    嘉莉像是受惊一般深深地吸了口气。
    焦灼的呼吸打在她的手臂内侧,嘉莉能嗅到那热气之中的贪婪与渴望。水分蒸腾盘旋,嘉莉甚至能感觉到它们脱离身体时发出的细小的噪音。她用自己的手臂抱住了胸膛,她用自己的大腿缠住了大腿。
    她很渴,但不是生理上的渴。
    ——驱使你的不是愤怒,嘉莉。
    困在牢笼中鲜血淋漓的天使如此说道。
    是的,是的。
    嘉莉艰难地喘息着。
    那双看向自己的眼睛里什么都没有,没有厌恶也没有偏袒。在他的拇指挪向自己的嘴唇时也没有任何变化,近距离之下嘉莉只在他的眼睛里看到了自己的倒影。
    那个时候她也希望医生能留下来,就像是他前来精神病院探望时一样。
    那个时候在她心中徘徊的情感并不是愤怒。


同类推荐: 一入梦(H)[HP]Forget江山易改(H)夜长情多今天的少爷也没能下床(H)父欲(H)阿喊(美攻强受)父子关系(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