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新御书屋
首页[综]没人写信给嘉莉 [综]没人写信给嘉莉_分节阅读_18

[综]没人写信给嘉莉_分节阅读_18

    用猪血对自己恶作剧的是克瑞丝,那么在养殖场取血的肯定也是她,仓库的钥匙在她的挎包里很正常。而嘉莉那天对医生说,挎包是苏的。
    或许现在所有人都以为苏和克瑞丝是商量好要自己在毕业舞会上出丑,探员在怀疑自己在说谎。
    她的确在说谎,不是吗。
    嘉莉沉默半晌后,才用近乎耳语的分贝问:“绳索和刀具是怎么回事?”
    “或许你应该问你的私人物品是怎么回事。”
    “我……我不知道。”
    嘉莉喃喃地说道,他们总会拿着自己取笑,在自己的储物柜上涂鸦,把她的书本随手丢掉,嘉莉早已习以为常。她是个女巫,别人厌恶自己,这很正常。嘉莉一直觉得这是一种惩罚:“我在学校里丢的东西太多了……有一些会在厕所和垃圾桶里找到,有一些一直没有找到……我……”
    “嘉莉。”
    医生冷静的声线打断了她,嘉莉像是受到惊吓般抖了抖,抬起头来。
    “仓库里的绳索与毕业舞会上用来布置场地的绳索是同一批次的。”
    随着他说话的同时,嘉莉看到医生的头轻微地偏了偏,在这个角度她看不清他的眼睛,但嘉莉抓住了男人眼中闪过的光芒。
    在这样的眼神之下她感觉到那种命运即将扭转的预感再次笼罩住了自己。
    绳索是同一批次的,那么克瑞丝与苏可能对舞会现场动了手脚。这样的话她们可就不止是要自己出丑了。但嘉莉知道不管是克瑞丝还是苏都没有对舞会场地做过什么,因为她才是那个凶手。
    “您……”莫名的紧张自心头浮现,嘉莉感觉到自己的血液正在从四肢抽离,她的指尖瞬间变得冰凉无比,嘉莉艰难地开口,“您……在怀疑克瑞丝和苏才是罪魁祸首,我只是……只是……”
    只是被她们胁迫顶罪的受害者而已,就像是弗莱迪·朗兹的报道中所说的一样。
    嘉莉没有把话说完,她的目光落在了莱克特医生身上,站在警戒线之外的医生一如往常的挺拔端正,这一次,当强烈的渴望涌上心头时,嘉莉没有阻拦也没有绝望,而是任由这股热流掠过自己的心灵。
    这是个脱罪的机会,在普通人面前脱罪的机会,然后她就可以接近自己的使者。就像是威尔一样,就像是探员一样。
    嘉莉希望自己能够接近他,而不是像这样站得远远地望着他。
    “这是目前的猜测之一。”谁都知道嘉莉的“只是”后面要说什么,没有等到下文的探员有些粗暴的强行接下了话,“但这并不能证明你无罪,怀特。”
    也不能证明她有罪。
    想到这儿嘉莉几乎要嘲讽地笑出声了,看吧,这就是人类的审判,他们以为自己制定了最公正最准确的规则,而这套规则却不能将唯一的嫌疑人定罪,反而要拼了命的为她找借口。
    嘉莉已经对这没完没了的谎言和试探失去了耐心。
    “希望你们能找到进一步线索,克劳福德探员。”最终嘉莉操着过分的礼貌结束了这个话题,“不论结果如何,我都希望自己的判决早日到来。”
    .
    “我想你很快就能离开这里了,嘉莉。”
    医生与探员离开后,身材魁梧的护工隔着病房,对她说道。
    嘉莉恋恋不舍地望着医生的背影,直到他消失在走廊的尽头后也没挪开目光。她下意识地将右手覆盖在左手的手背上,那是在医院的时候医生握过的手。
    转机来的太快,而这是从哪儿开始的呢?嘉莉反复摩挲着她的手,仿佛这样就能回想起与莱克特医生皮肤接触时的感受一样……啊,她想起来了,是从苏的尸体被发现之后开始的。
    苏一死,所有相关的线索都重新被调查了一遍。最终医生告诉自己说,杀死苏的凶手是在宣扬自己的观点。
    他没有说是什么观点,但是护工告诉了自己。FBI认为凶手杀死苏是为了反驳弗莱迪·朗兹大肆宣扬的“嘉莉·怀特无罪”的言论。
    凶手认为自己是有罪的。
    而嘉莉认识的人里,只有一个人也这么想。
    她问医生是否产生过杀人的念头。
    医生没有回答。
    “是的,我想也是。”
    嘉莉将左手送到了自己的嘴唇边,轻轻地吻了吻,而后看向护工,试探性地开口。
    “我可以在走之前……见见威尔吗?”
    ☆、少女嘉莉12
    “你是来向我道别的吗,嘉莉?”
    威尔·格雷厄姆站在牢笼之内,抬起头说道。上一次他与嘉莉·怀特对话时,她被锁在同样的铁笼之内,而现在她自由地站在警戒线外,正小心翼翼地观察着自己。
    他也在看着她。十八岁上下,金发碧眼又温顺乖巧。尽管清秀的面庞和姣好的身材被瑟缩和胆怯所掩盖,可观察细致的人仍然能发现她是个漂亮的姑娘。从外表来看,和他的阿比盖尔一样年轻又美丽。
    ——仅仅是从外表来看。
    “我们只见过一面,你没必要特地赶来,除非你仍然很好奇。”威尔继续说道,“好奇你的使者把我当作朋友的理由。”
    汉尼拔·莱克特说嘉莉·怀特是个单纯的人,她的确是的。威尔·格雷厄姆在见到她的第一眼就察觉到嘉莉有着一颗纯净坦率的心。
    然而雪白的心可谓纯净,乌黑亦然。
    “你是如何脱罪的,嘉莉?按照他们安排好的,乖乖地装成一个受凌者,将错误全部推诿给霸凌者、塑造一起活生生的校园欺凌惨案,对吗?”①
    为何要将嘉莉送到自己身边呢?威尔一开始不明白,在见到嘉莉之前他以为汉尼拔又送了一个阿比盖尔给自己。


同类推荐: 一入梦(H)[HP]Forget江山易改(H)夜长情多今天的少爷也没能下床(H)父欲(H)阿喊(美攻强受)父子关系(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