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新御书屋
首页[综]没人写信给嘉莉 [综]没人写信给嘉莉_分节阅读_20

[综]没人写信给嘉莉_分节阅读_20

    她的使者如此的高尚优雅,而她却和这个阴沟里的臭虫一样恼人,还散发着像是刚从泥潭或者石油坑爬出来没多久的恶臭。
    胃部就像是拧成了一个结,嘉莉再也无法掩饰心中的厌恶与鄙夷:“我说了,你给我——”
    嘉莉猛然抽回手,男人充满着污垢的指甲在她的手臂留下了长长的一道血痕。
    久违的痛楚深深地刺穿了她的大脑,按捺不住的躁动如同黑布一般蒙住了嘉莉的双眼。
    “——放开!”
    随着她凄厉尖锐的叫喊声,男人失去平衡倒在地上。嘉莉任凭那滔天的火焰吞没了自己的心脏,她攥紧拳头,一个残酷决绝的念头钉在了她的脑海中。
    她要撕碎他。
    就像是想要撕碎弗莱迪·朗兹一样,扯烂他的皮肉,捏碎他的骨头,让他的血液迸射在这死一般灰色的地面上,让他——
    就在这个念头即将成形的前一刻,一双沉稳的手握住了嘉莉的肩膀。
    始料未及的嘉莉猛然一怔,而后她感觉到熟悉的气味覆盖住自己,她被那双手缓缓地拉至身后。深色西装挡在了自己的面前,是莱克特医生,他用自己宽阔的脊背彻底遮住了她的视线。
    嘉莉一个激灵,冷静下来。
    “先生。”医生没有回头,嘉莉从他低沉的声线里听出了隐隐威胁的意味,“不论以什么理由当街纠缠一位女士,都是不得当的行为。”
    只差一点。
    嘉莉很惊讶地发现在医生出现后,自己的第一个反应竟然是遗憾……遗憾自己没有杀死这个男人。
    医生不让她回避自己想杀人的念头,嘉莉不会再回避。她就是想杀了他,医生的出现保护了自己,可嘉莉知道那更是保护了男人在街头血溅三尺。
    这是不对的。嘉莉知道,可是她的心中除却可惜以外空无一物。
    可惜不能在使者面前杀死他。
    透过莱克特医生的身躯,她看到那个男人狼狈的站起来,像是畏惧一般转身逃走。
    然后医生转过了身。
    在与他的目光相撞时,嘉莉下意识地瑟缩着想逃开,但莱克特医生的反应比她还要快。她感到那双有力的手掌托住了自己的手肘,也阻止了自己的逃离,医生深色的眼睛在她的身体上来来回回扫视了好几回:“你还好吗?”
    她……想逃离。
    隔着布料嘉莉仍然觉得医生接触的那部分皮肤正在燃烧,他比自己高出很多,被笼罩在男人的阴影之下那种焦灼的口渴感又回来了,与此同时还有难以描述的羞耻与愧疚。
    面对着使者时她和那个男人有什么区别呢。
    意识到这点的嘉莉有些艰难地摇了摇头:“那个、个人,他……”
    医生沉着的接下了他的话:“一个你的追随者,嘉莉。现在你也是个名人了。”
    是的,一个她的崇拜者。在看清那个男人的眼睛时嘉莉就得到了确切的答案。
    “因为我是个杀人犯,”嘉莉轻声开口,“所以他追随我。”
    追随一个杀人犯,被魔鬼附身的女巫。嘉莉想不出为什么,但这样的念头仍然让她感到恶心。
    听到自己的话后,嘉莉感觉到莱克特医生放在自己手肘的手掌挪了挪:“我需要确定你现在是否有失去控制的迹象,嘉莉。”
    不会失去控制了,她的目标已离开,嘉莉不想在她的使者面前展露自己丑陋的一面。
    也不能展露那丑陋的一面。那卑贱又令人恶心的,像那个男人的一面。
    她必须隐藏起来,就像隐藏自己的欲|望一样。
    “我……很好。”最终嘉莉缓缓地吐了口气,找回了自己正常的语调,“我只是有点惊讶,医生。”
    医生审视的目光让她在一瞬间有种他会拆穿自己谎言的错觉。
    但是他没有。
    “很好。”
    莱克特医生收回了自己的手,他转过身弯下腰,抽出自己胸口口袋里的手帕,隔着布料,从男人离开的地面上捡起一个黑色的皮夹。嘉莉的注意力被微妙地转移了:“这是……他落下的?”
    身着大衣的医生撇过头:“FBI怀疑杀死苏的凶手是在宣扬他认同你的观点。”
    “是的。”护工告诉过自己,那个来递送资料的法医也告诉过自己,“您认为……是他杀死了苏吗?”
    “你认为呢?”医生收起皮夹,不答反问。
    嘉莉抿紧嘴唇。宣扬观点,或许是的。
    但是她的追随者干的?嘉莉不这么想。
    “我不知道,医生。”她垂下眼眸,小声说道,“如果可以,我希望他能直接站在我面前告诉我他的想法。而不是这样仅凭……猜测。”
    莱克特医生以不易察觉的角度侧了侧头,而后重新走到了嘉莉身边,并没有回应嘉莉的话语,转而以一种叙述的语气开口:“我想德斯贾尔丁女士应该在家中等急了,咱们走吧。”
    .
    德斯贾尔丁女士如同嘉莉记忆中的一样美丽善良。等到医生把嘉莉送到她的公寓门口时,打开房门的女士给了她一个泪眼婆娑的笑容和大大的拥抱,而后还体贴地给了她与医生道别的时间。
    等到她重新走出德斯贾尔丁女士的家门口时,莱克特医生从车中拿出一个袋子给她,嘉莉一眼就认出了袋子里装的是什么。
    她的礼服,毕业舞会中被血液染透的那身。现在已经被洗干净了,粉红色的布料透露出和煦的温度,嘉莉接过袋子时只觉得手指在不自觉地颤抖。
    “想来洗干净是件很不容易的事情。”嘉莉勉强地说道。
    “是FBI的人处理的衣物。”医生自然不会把功劳全部揽在自己身上,“这件礼服很漂亮,裁缝的手艺相当了得。”
    嘉莉扯起了一个笑容:“我自己做的。”
    然后她在医生的脸上看到了意料之中的诧异。她的使者总是宠辱不惊又高深莫测,看到他惊讶的神情让嘉莉莫名地感觉到满足。


同类推荐: 一入梦(H)[HP]Forget江山易改(H)夜长情多今天的少爷也没能下床(H)父欲(H)阿喊(美攻强受)父子关系(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