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新御书屋
首页[综]没人写信给嘉莉 [综]没人写信给嘉莉_分节阅读_31

[综]没人写信给嘉莉_分节阅读_31

    “您说我得成为一个完整的人。”
    “而你将欲|望投射在了我身上。”嘉莉惊讶于自己能如此坦然的与莱克特医生谈论她的真实想法,谈论她对他的欲|望,“告诉我,嘉莉,这让你有什么感觉?”
    什么感觉?
    听到医生的问题后,在内心世界中的她将双手举到了自己的眼前。
    嘉莉深深地吸了口气。
    “燃烧。”她如实答道,“我感觉自己在燃烧。”
    曾经在提灯中的火焰,此时此刻正在她苍白的皮肤上熊熊燃烧。属于罪孽与欲|望的火焰让嘉莉感觉到自己的身躯正在以惊人的速度升温,但是这样炙热的温度并没有灼伤自己。
    过去的嘉莉不敢直视自己的心灵,而现在被蓝色的火焰包裹住的她再也不会感觉寒冷、也再也不会感到畏惧了。
    医生笑了起来。
    一直以来,嘉莉总是希望医生能对着自己更多的展开这样的笑容。这样不是出于礼貌、不是出于安抚,而是发自真心的笑容。男人脸上的笑容像是戏谑也像是赞扬,嘉莉还是不能熟练地分辨医生的真实心思。
    她听到医生开口问自己:“你认为你对我的欲|望里……里包裹着杀死我的想法吗?”
    “像杀死弗莱迪·朗兹一样的想法吗?”
    “以及像杀死苏的想法一样。”
    嘉莉从舒适的沙发上站了起来,她走到了诊室的窗边。
    厚重的窗帘试图拦住太阳,但阳光依然不屈不饶地从布料缝隙中投射进来,嘉莉走到缝隙前,贪婪地汲取着光芒的温度。
    “您……”嘉莉背对着医生,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反而像是莫名其妙地开口,“您一直都知道我会如何变化。”
    “你认为我知道。”
    “不然苏为什么死呢?”说着嘉莉回过头,像是在聊家常一般随口说道,“她的出现可能会阻拦我认清自己的本质,所以她死了,不是吗?”
    回应嘉莉的是长久的沉默。
    她从未想过自己会用这种语气与医生提及苏的死。嘉莉设想过很多场景,有痛苦的也有愤怒的,但惟独没有平静。道出这句话时嘉莉感觉像是在讨论与自己毫不相干的事情,连这份沉默都是如此的顺理成章,好像苏的死是理所当然的,是命中注定的。
    “所以。”
    一直等到连寂静的气氛都要不耐烦的时候,医生终于开口了。
    他站了起来,正对着嘉莉。她看着男人扣好西装的扣子,像是习惯性地整了整自己的衣袖,然后迈开了步子。
    “你认为杀死苏的人,是我。”
    在内心世界里,使者的眼睛一直藏匿在黑暗中注视着她。他看着她从角落中爬起来,他看着她提着火焰在黑暗中摸索寻找,他看着她在原地驻足。
    看着她丢掉枯竭的灯,伸展开双臂,看着蓝色的火焰自她的皮肤上慢慢燃起。
    汉尼拔·莱克特医生正在以平稳的步伐接近嘉莉,他依然是保持着冷静的表情与姿态,却让嘉莉觉得倍感陌生——医生还是那个医生,可是当她触及到男人的双眼时,毫无征兆的、来自于本能的战栗顺着她的脊椎一直窜到大脑。
    那些在毕业舞会上被自己撕碎的人,那些尖叫着嚎哭着的人,在触及到自己的目光时,可否也是这样战栗的呢?
    等到莱克特医生停在自己面前时,那种战栗感已经消失了。
    她总是想看清医生,了解医生,而刚刚的那一刻,她仿佛察觉到了一些,纵然那只有一瞬间,可仍然让嘉莉很满足。
    就像是被鼓励了似的,嘉莉扬起了笑容,一种遏制不住的兴奋感在嘉莉的胸膛中酝酿——
    “是的,医生。”她终于回答了刚才医生的问题,“我的确想杀死您。”
    她想要汉尼拔·莱克特的一切,不是心理的一切,不是生理的一切,不仅仅是官能也不仅仅是爱。
    她想亲吻他,是对父亲的亲吻,也是对情人的亲吻;她想拥抱他,在现实世界中,也在内心世界里;她想与他交|合,繁殖意义上,以及灵魂意义上。


同类推荐: 一入梦(H)[HP]Forget江山易改(H)夜长情多今天的少爷也没能下床(H)父欲(H)阿喊(美攻强受)父子关系(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