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新御书屋
首页[综]没人写信给嘉莉 [综]没人写信给嘉莉_分节阅读_42

[综]没人写信给嘉莉_分节阅读_42

    她只记得那双蓝眼睛里的平静与冰冷与汉尼拔如出一辙。
    “我觉得那很让我熟悉。”嘉莉有些不甘心地放弃了回想,转而猜测道,“或许是我梦见了布鲁姆医生?我总觉得那和你有点像,汉尼拔。”
    “或许那就是我呢?”
    闻言嘉莉像是被逗乐了一般笑出声来。
    如今的自己又怎么会将他与天使这样的单词联系在一起呢?他不是她的使者,尽管他依然是那么的神圣,依然是自己高贵的指引者,但是嘉莉再也不会犯那种低劣又愚蠢的错误了。
    “是不是该轮到我问你问题了?”嘉莉并没有回应汉尼拔近乎于玩笑一般的话语,转而毫无征兆地开口问道,“我一直很想知道……你拿走了苏的孩子和胎盘,那它们如今在哪儿?”
    这不是一个会得到答案的问题,起码现在不会。在开口之前嘉莉就清楚的很。
    可是当看到男人琥珀色的眼睛在背光之处显得黝黑空洞时,她还是无法克制自己的血液跳跃起来,嘉莉听到它们流淌在血管中的声音变了调,原本和谐的曲目陡然尖锐疯狂起来。
    她听到它们在一字一顿地反复叨念着一个单词,“汉、尼、拔。”
    “食物凉了之后会丧失绝大部分的风味。”汉尼拔以一种温柔的口吻开口好心提心道,“你还没有动过刀叉呢,嘉莉。”
    嘉莉礼貌地低了低头,以来表达自己的歉意,凝固着灿烂的笑容回应:“我可不会辜负你的款待,汉尼拔。”
    久违的激动冲击着她的胸膛,血液从手指中抽离,切下食物时嘉莉的双手禁不住因渴望而颤抖。
    她把食物送进嘴里,那一如她想象的美味。
    .
    午饭之后的时光总是慵懒的,吃饱喝足的嘉莉趴在床上,握着手机,一字一句地检查着刚刚输入完的信息。
    “敬爱的朗兹女士:
    我读了您关于女巫复仇案的报道,对此很感兴趣。很高兴看到您对嘉莉·怀特的故事如此热心,作为一名知情者,我愿意分享你一些独家的信息……关于最新死者的信息。”
    然后她困倦地按下邮箱的发送键,并且随手清空了记录,转了个身,把自己卷进了被单里,沉沉睡去。
    ☆、第27章 魔女涅槃27
    丹尼尔·布伦想象中的大学生活,应该是在派对上嗨到天亮,晚上开车兜风顺便去泡几个漂亮姑娘,而绝对不是跟着父亲一同坐在观众席上听那引人瞌睡的歌剧。
    老爸的原话是“是时候让你接触更高层次的生活了”,然而在座位上的丹尼尔只想着何时才能摸出自己的手机登录社交网络——说真的,哪儿有他这样的年轻人来听歌剧啊。
    不过这个念头在丹尼尔脑海中形成还没多久,他便在大厅中寻觅到了同龄人的影子。
    歌剧结束后丹尼尔才有了观察同龄人的机会,那是个姑娘,个头不高,看起来年纪也不大。她一头暗金色的长发如同电影中的东方人一样高高盘起,身上得体的靛蓝衣裙也采用了绞缬的工艺,好像是为了《图兰朵》这出戏剧特地着装打扮了一番。
    她正挽着一名男士的手臂,微微歪着头与他轻声说着什么。在丹尼尔的角度看不清男人的面庞,只能从严谨的西装与高大的身材来断定那是个气度非凡的男人。比起风华正茂的少女来说,拥有这样气势的男人年纪大了点。
    一开始丹尼尔以为她与自己一样是被父亲硬从派对上拉来的大学生,但他很快就发现少女不仅目光始终没离开过男人的面庞,甚至连柔软的身躯也一直不着痕迹地靠在他的身上。
    这可不是对待父亲的态度。
    但纵然二人的年龄相差甚远,丹尼尔却没有感觉到哪里不协调。或许是因为穿着定制西装的男士比起那种包|养年轻姑娘的暴发户,更像是少女专属的保护者。他与女孩站在一起时让丹尼尔想起了大仲马笔下的基督山伯爵和希腊公主海蒂,歌剧厅中从来不乏风流美艳或者衣冠楚楚的男男女女,可他们仍然以最高贵的姿态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
    就在丹尼尔这么想的时候,少女与男士结束了二人之间的窃窃私语。她像是感觉到丹尼尔的目光一样,突然毫无征兆地转过了头。
    在看清少女的面庞时,丹尼尔震惊地瞪大眼。
    那是嘉莉·怀特,在高中校园里总是穿的乱七八糟,性格寡言又格外讨人嫌的嘉莉·怀特,在毕业舞会上挥一挥手就杀了十几人,上了报纸头条却依然逍遥法外的嘉莉·怀特。
    .
    而在看到意料之外的熟人时,惊讶的可不止男孩儿一个。
    嘉莉·怀特在触及到那错愕的目光时拧起了眉头,她环着汉尼拔的手下意识地紧了紧,这换来了原本正与旁人交谈的男人的注意力。
    “看到了什么?”
    汉尼拔的声音在嘉莉的头顶传来,嘉莉收起目光,重新看向他,刚好看到男人顺着自己注视的方向抬起了头。
    再次转过头迎上那冒犯的眼神时,站在不远处的年轻人脸色陡然一变,像是终于意识到了自己现在的处境。他狼狈地别开脸,近乎于逃窜地离开了她的视线。
    “没什么。”嘉莉有些扫兴地回应道,“我看到了我曾经的同学。”
    她没想到在这种高雅的场合仍然会碰触到阴霾的过去。她的过去就像是纠缠住自己阴魂不散的倒影一样恼人,歌剧很美好,身边的汉尼拔也同样美好,原本以为这会是完美的一天,却未曾料到一抹粗鄙的目光便能破坏这珍贵的记忆。
    然而汉尼拔却流露出几分兴致盎然的神情,男人又朝着年轻人消失的方向瞥了一眼,而后开口:“那么他是个幸存者。”
    是的,毕业舞会上的幸存者。
    说出这话时汉尼拔的双眼最终还是落在了嘉莉身上,在他那深刻的眼睛里嘉莉寻觅到了她能读得懂的潜台词:从恶魔手中存活的幸存者,是被刻意放过的无辜羔羊,还是以自己狡猾的身姿从渔网中逃脱的野鹿呢?
    嘉莉勾了勾嘴角,扶着男人的臂膀,轻轻踮起脚,凑到了汉尼拔的耳边:“是个无比幸运的幸存者。”
    ——如果是无辜的羔羊,在面对屠刀时是不懂逃脱的。就像是苏,就像是德斯贾尔丁女士。
    唯独逃离的猎物才能称得上是“幸存”。
    汉尼拔露出与嘉莉如出一辙的笑容。他翻转双手,托住了嘉莉的手肘,以自己的力量来支撑着嘉莉这与他刻意拉近的距离。
    男人侧了侧头,低沉的声音中带上了认真的意味:“我想你应该与你的同学打声招呼。”
    好像他真的只是在单纯的为嘉莉提供意见而已。
    但他仅仅是想自己与幸存者打声招呼,还是去补完那残缺的屠戮盛宴?
    然而无论是哪点,嘉莉都不想去做。
    她已经燃尽重生了,布料之下尚未拆线的伤口一直在用隐隐的痛感提醒自己这点。


同类推荐: 一入梦(H)[HP]Forget江山易改(H)夜长情多今天的少爷也没能下床(H)父欲(H)阿喊(美攻强受)父子关系(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