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新御书屋
首页[综]没人写信给嘉莉 [综]没人写信给嘉莉_分节阅读_44

[综]没人写信给嘉莉_分节阅读_44

    那个无助的,狂热的自己。
    “真巧,你和大天使同名呢。”嘉莉居高临下地俯视着男人的表情,放慢了语速,缓缓接着说了下去,“米迦勒跪在我的面前……我想这也是天意吧。”
    这似乎说中了男人的心思,他抹了一把被汗与泪水彻底湿透的脸,拼了命地点着头,喘息着开口:“是的,是的!这一定是上帝的意愿。你的罪孽打动了上帝,我看得见,我看得见!他说体会到了你的神圣,我,女巫拥有无上的权利,理应跪拜,对。”
    说着他扯开了自己的衣领,像是发疯了一般挠着自己的胸口,而后又匆匆忙忙地匍匐在地:“理应跪拜,理应献上一切!”
    显然他已经不具有清晰的神智了。追随者的表现让嘉莉想到了精神病院里的那些囚犯,他们时时刻刻的尖啸与哀嚎仿佛还在自己的耳边徘徊流淌,他与他们一样的危险,一样的疯狂,一样的……容易利用。
    精神破碎,反而对嘉莉更加有利。
    ……对汉尼拔也更加有利。
    所以嘉莉只是歪了歪头,摆出了好奇的表情:“你是想把自己的心脏献给我吗,迈克尔?就像是德斯贾尔丁女士将心脏献给恶魔一样?”
    “你愿意收留我吗?”追随者急切地抬起头,带着期冀的表情问道,“收留我的灵魂,我的一切?”
    汉尼拔问她杀死德斯贾尔丁女士时有什么感受。
    嘉莉说感觉到了永恒,那种绝情的,伟大的,却可以被上帝轻易操纵的永恒。
    她垂下眼看着虔诚地匍匐着的男人,听着他用激动的语句诉说衷肠,嘉莉感觉这股永恒离自己是那么的近,仿佛一伸手就可以把握。
    仿佛她就是上帝。
    想必她的汉尼拔,在面对曾经的自己时,也会有这种的想法吧。
    在追随者折射出自己的同时,她何尝不是站在汉尼拔的位置上来对待他呢?毕竟人与人的关系都是相互的。
    ——汉尼拔的位置。
    意识到这点后,嘉莉从鄙夷厌恶的态度中陡然惊醒。
    她在沉默着,男人趴在地上却连大气都不敢喘一下,等到嘉莉看向他的双眼时,他看上去敬畏地都要晕厥过去了。自己在这个位置上感受到了无上的权威,感受到了……他的想法。
    一直以来,嘉莉总是想讨好汉尼拔,总是想让他满意,总是想付出一切代价换取他的真实面孔,却从来没想到过,碰触到男人的心灵是如此的简单。
    只要她成为他。
    “可是……”
    想到这儿嘉莉笑出声来,在深夜寂静的街道上这笑声听起来是那么的灿烂又诡异,她看到她的追随者仅仅是因为自己的笑容而打了个寒战。
    陌生的满足感随着血液从心脏中流向四肢百骸,那让嘉莉觉得自己充满了智慧与力量,她任由这满足感充盈着她的全身,嘉莉恶劣地歪了歪头,故意刁难道:“我要你的心脏有什么用啊?”
    她听到追随者狠狠地倒吸了一口凉气。
    嘉莉向前迈了一步,就像是完全没察觉到男人徘徊在崩溃边缘的情绪似的,继续用好奇的语气问道:“我要你的一切又有什么用?你的灵魂对我来说毫无价值,你的忠诚也是。就算你完全不出现在我的生活中,也不会对我带来任何的影响。”
    说着她了下来,轻轻地拉近了自己与男人的距离,凑到他的耳侧开口:“首先,你得给我一个足够有说服力的理由,我才能收留你,对吧?”
    “我……我……”
    这当然不是男人所期待的,谁会期待神明和自己讨价还价呢?他目瞪口呆地看着嘉莉,就在她几乎要丧失耐心的时候,男人终于想明白了嘉莉的意思:“我可以保护你!女巫,你有什么要求都可以向我提,我愿意付出生命来满足你!”
    “可是我已经有一个保护者了。”嘉莉故作为难地说道,“你见过的,汉尼拔·莱克特,我的心理医生。可惜保护者的名额只有一个,”
    嘉莉顿了顿,继而开口:“那该怎么办,迈克尔?”
    随着她的话音落下,嘉莉在男人的脸上看到了自己想要的憎恨与杀意。
    .
    ——那该怎么办呢?
    嘉莉推开家门时,客厅的灯还亮着。
    她不意外地在沙发上寻觅到了汉尼拔的背影,听到开门声男人回过了头。
    “得到你想要的东西了吗,嘉莉?”
    汉尼拔一直在端详着嘉莉,等到她坐到了他的对面时,男人才打破了客厅的沉默。
    她抬起眼看向男人,回到家里的汉尼拔脱下了自己的西装也摘下了领带。嘉莉喜欢这样的他。这样的汉尼拔多少让她感觉到自己是特殊的那一刻——毕竟不是人人都能总是见到他流露出如此随意放松的姿态。
    这样的汉尼拔,让嘉莉感觉自己正在慢慢地走近他。
    自己想要什么呢?
    或者说,她的汉尼拔希望自己想要什么呢?想要她杀死幸存下来的丹尼尔·布伦,想要她时时刻刻出现在fbi的眼皮下吗?
    实际上嘉莉有点不明白汉尼拔为什么希望自己在这个节骨眼上再次动手,不过她的汉尼拔一直都是这么的难以捉摸,嘉莉并不会因此气馁。
    所以她没有回答男人的问题,而是转而将目光挪到摊在男人身侧的几个信封上:“那是什么?”
    这个话题转移的有点突兀,然而汉尼拔也并没有继续追究下去,他随着嘉莉的目光瞥了一眼信封:“这是你的信件。”
    她的?
    这个世界上,还会有人给她写信吗?
    或许是自己的目光太过于好奇,汉尼拔站了起来,将那几个信封递到嘉莉的面前。她有些困惑地看了汉尼拔一眼,接过了信封,那上面果然写着自己的名字。
    嘉莉已经没有了任何亲人,而她从来就没有过朋友。她与这个现实世界的唯一纠葛就只剩下面前的汉尼拔·莱克特了。她想不出会是谁给自己写信。
    带着这份疑惑,嘉莉拆来了其中一封信件。
    然后在看完信件的第一段时,嘉莉就明白这是谁写的了。
    她抬起头来,汉尼拔就站在自己的面前。
    “你并不好奇这里面写了什么啊,汉尼拔。”她握着干净漂亮的纸张,随意地开口。


同类推荐: 一入梦(H)[HP]Forget江山易改(H)夜长情多今天的少爷也没能下床(H)父欲(H)阿喊(美攻强受)父子关系(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