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新御书屋
首页[综]没人写信给嘉莉 [综]没人写信给嘉莉_分节阅读_50

[综]没人写信给嘉莉_分节阅读_50

    而听到自己的问题后,汉尼拔沉默了很久。他琥珀色的眼睛在嘉莉的身体上徘徊辗转,似乎是察觉到了她的隐瞒,但男人并没有追问下去。
    “我们的梦境往往蕴藏着很广泛的内容,它可能是你内心欲|望的投射,也可能是内心冲突的展现。”他以一种阐述知识的口吻回答道,“让你觉得如同天堂的城堡现在却令你担忧,至少说明你的心理状态正在变化。”
    他在担心。
    就算汉尼拔的表情一如往常,语气也一如往常,可是嘉莉就是觉得他在担心。
    担心什么呢?总不会是担心她的心理状态,嘉莉已经燃尽重生了,像过去那样失控的场面再也不会出现。那么,是在担心这个梦吗?
    嘉莉咀嚼着天使没有说完的话。
    “或许是因为……我将迈克尔送到了你的屠刀下?”
    还是因为你将真面目揭露出来,我还和你睡在了一处呢?
    倒是在提及她的追随者时,汉尼拔身上那隐隐的担心消失了,他收回了放在自己胸口处的手:“这件事太过无礼了,嘉莉。”
    果然他还是挺不爽的。想起昨夜男人的怒火,嘉莉不知天高地厚地扬起嘴角,暂且放过了关于梦境与城堡的话题:“但你知道这是个蛮不错的解决方法不是吗,不然他现在也不会在医院里……你应该了结他的。”
    死人永远是最容易被利用的存在,这是汉尼拔教给嘉莉的第一课。然而他却留下了追随者的性命……此时的医生正在竭力抢救他,嘉莉可不希望他醒过来。
    “是你应该了结他。”男人几乎是咬着她的耳朵冷冷开口说道,“不会再有下次了。”
    真是小心眼。嘉莉有些不满地支吾几声,但她明白汉尼拔可不是会跟人讨价还价的主。能够放出此页揭过的讯息,已经是他最大的让步了。
    不过,虽然这件事让汉尼拔和她都有点不满,但也不是全无好处的。
    男人的手依旧停留在自己的后背边沿,在警告自己时他揽着自己的手臂紧了紧,像是威胁也像是表达爱意。嘉莉侧过头看向汉尼拔的面庞,他离得自己那么近,近到他的呼吸扫到肌肤上时还带着尚未挥散开的热度。
    “真的吗?”嘉莉一个翻身,直接爬到了汉尼拔的身上,故意用特别不舍的语气开口,“真的不会有下次了吗?”
    这指的当然不再是汉尼拔受袭那件事。
    听懂暗示的汉尼拔一扫刚才的冷峻,他握住了嘉莉纤细的腰肢,低沉的声线里带着让嘉莉心醉的沉静:“贪得无厌可不是好事,孩子。”
    嘉莉吻了吻男人的下巴,强忍着笑意回道:“我更愿意用食髓知味来形容自己。”
    ☆、第33章 魔女涅槃33
    在汉尼拔·莱克特步入fbi办公室的一瞬间,便嗅到了房间内冲突的味道,他不急不缓地关上门,转过头来:“出了什么事?”
    坐在房间内的杰克·克劳福德与阿拉娜·布鲁姆的脸色都不怎么好看,像是刚刚结束了一场争论。生性仁慈的阿拉娜常常会持有与杰克完全相反的意见,这样的状态汉尼拔早就习以为常了。
    杰克看到汉尼拔时像是松了口气,显然不希望再与阿拉娜继续争论下去。fbi的探员等到他坐下来后才开口:“迈克尔·道恩死了。”
    阿拉娜在场,杰克在场,还将自己也叫了过来,那么,也只能是与嘉莉·怀特有关。可即使早就猜出杰克是因为嘉莉的事情需要自己出席,听到这句话后,汉尼拔还是有些惊讶地侧了侧头:“什么时候?”
    “早晨护士发现尸体的时候他已经死亡了近八个小时,有人拔下了病房里所有的维生设备。”杰克解释道,“汉尼拔,我需要了解嘉莉·怀特昨晚在哪儿。”
    拔下维生设备,那么就是诚心想要迈克尔·道恩死。除了嘉莉·怀特之外,谁还会惦记着那条无足轻重的性命呢?
    杰克的怀疑非常合理,汉尼拔点了点头:“自从德斯贾尔丁女士死后,嘉莉从来没单独出过门。”
    “或者她单独出门而你并不知情。”杰克不依不饶地追问道,“你能确定她昨晚在午夜之后没有踏出房门吗?”
    阿拉娜几乎是在探员的话音落下后立刻皱起了眉头,汉尼拔知道她一向不喜欢杰克这咄咄逼人的态度,美丽的女医生像是警告一般开口:“杰克!”
    怀疑合理,却也不等于现实合理。汉尼拔思索了片刻,并没有直接回答杰克的问题:“迈克尔·道恩袭击我是因为我保护了嘉莉,他的动机符合凶手的侧写。”
    “然后迈克尔·道恩死后,就算他不是真正的凶手也无法证实。”杰克一直不相信嘉莉是无辜者,汉尼拔毫不意外他会如此不客气地反驳自己,“那嘉莉·怀特的怀疑自然也会被洗清,她——”
    “——你对她抱有偏见,杰克。”阿拉娜打断了杰克的话,“医院的监视器没有拍到任何人走进迈克尔·道恩的病房,除非嘉莉真的会魔法可以瞬间移动到道恩的病房内,不然她怎么可能会是凶手?”
    杰克看向阿拉娜:“我只是想让汉尼拔确定一下。”
    “但你仍然在——”
    “杰克,”一直在旁听二人争论的汉尼拔开口阻拦了阿拉娜,他看着坐在办公桌后面的fbi探员,平静地回答道,“如果嘉莉在午夜之后离开的卧室,我会听到。”
    这句话换来的是一种因探究到他人私生活而产生的尴尬。饶是见惯了人间百态的杰克·克劳福德听闻此言后也免不了流露出几分不自然的神态,他想开口再说些什么,而阿拉娜却抢了先:“那么现在人证物证俱在,你还要如何再怀疑嘉莉?”
    汉尼拔将目光挪到一侧,习惯性地抿了抿嘴唇。
    迈克尔·道恩在医院里躺了三天,年轻的女巫投入他的怀抱亲吻自己也是三天前的事情,纵然品尝到雨露滋味后的少女总是不知飨足地想要索取更多,但昨夜的嘉莉并没有睡在他的床上。
    汉尼拔·莱克特并不确定嘉莉·怀特是否真的与这事无关。但如果监视器并没有录下任何人的身影,那么就如同阿拉娜所说的一样……
    除非嘉莉真的拥有魔法,否则她怎么可能办得到?
    .
    汉尼拔回到家中时嘉莉正在自己的房间内裁剪礼服,听到开门声她回过头来,他熟悉的身形落入嘉莉的视线。她勾起了嘴角,拿起了手侧的皮尺:“上次和布鲁姆医生出去时买了些埃及棉,或许我可以替你做一件衬衣试试看。”
    “迈克尔·道恩在凌晨的时候被人拔去了维生设备。”
    嘉莉的手一顿,将皮尺放回了原处。
    果然fbi找汉尼拔是为了这件事。
    此时的汉尼拔穿着藏蓝的西装外套,身姿挺拔又神情淡然,琥珀色的双眼之中也没有任何情绪波动的痕迹。隔着这端正又漠然的面具嘉莉寻觅不到他的任何真实想法。
    她唯一能确定的是,为了此事汉尼拔进门之后直接来到了自己的房间。
    嘉莉歪了歪头,像是事不关己地开口:“我并不意外。”
    站在门口的男人迈开了步子,汉尼拔向自己走来时嘉莉一直在看着他的双眼。
    最终他停在了嘉莉的面前,从户外归来的汉尼拔身上还带着风与尘土的气息。男人伸手抚向她的面庞,嘉莉眨了眨眼,而后感觉到温热的手指正沿着自己下颚骨的轮廓慢慢挪动着:“你是怎么避开监视器的,嘉莉?”


同类推荐: 一入梦(H)[HP]Forget江山易改(H)夜长情多今天的少爷也没能下床(H)父欲(H)阿喊(美攻强受)父子关系(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