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新御书屋
首页[综]没人写信给嘉莉 [综]没人写信给嘉莉_分节阅读_53

[综]没人写信给嘉莉_分节阅读_53

    所以她转过头,血淋淋的天使落入眼帘。那双蓝色的眼睛依然紧紧地锁定住自己,一动也不动。
    嘉莉咬紧了嘴唇。
    “你……是谁?”她忐忑不安地道出了长久以来的疑惑,“我想我应该认识你的,可是我不记得了。”
    天使闻言笑了起来。
    他破碎的声线如同闯入协奏曲的突兀音符般打破了古堡祥和寂静的气氛,嘉莉听到湖泊中的天鹅因为他刺耳的笑声而受惊飞起,一道道优雅的白色身影自嘉莉的天空掠过,她惊讶地退后两步,然后站在自己面前的天使伸出了手,牵起了自己的手掌。
    那只手的温度几乎可以称得上是灼热,天使将她的手按在自己的胸口上,他用嘉莉的手掌扒开褴褛的衣衫,露出自己伤痕累累的胸膛。
    “看到了吗,嘉莉?”他再一次问道,“你看到了吗?”
    这一次,嘉莉看到了。
    她看到了天使破损的布料之下蕴藏着一个被撕扯开来的狰狞伤口,嘉莉甚至都能看到口子里的心脏在隐隐跳动着;她还看到包裹着天使身躯的抖落在地,残破的翅膀自他的背后生长出来,他痛苦地松开了嘉莉的手。
    “是谁伤了你?”嘉莉震惊地看着他跪倒在地,问道。
    天使捂着自己鲜血淋漓的胸口抬起头,冰冷的双眼撞进嘉莉的目光时她只感觉自己的胸膛窒息地几乎快要爆裂开了。
    “你知道的,不是吗。”蓝眼睛的天使喘息着,痛苦地说道,“你知道的。”
    ——她应该知道的。
    嘉莉睁开了眼,古堡的记忆褪去,现实世界中的黑暗铺天盖地地席卷而来笼罩了她的视野。她默默地站在原地很久很久,直至自己的瞳孔适应了这绵延不绝的黑暗,眼前的画面逐渐清晰起来时,才重新迈开了步伐。
    自己的记忆缺失了一部分,杀死德斯贾尔丁女士之前的一部分。
    比如说那个威尔·格雷厄姆。
    弗莱迪朗兹说威尔·格雷厄姆被关在巴尔的摩的犯罪精神病院里,还说他是布鲁姆医生与克劳福德探员的朋友。
    他还是汉尼拔曾经的病人。
    与自己的人生轨迹如此重合,甚至是同一个监狱的狱友,自己的记忆里却从来没有这个人。
    这么想着的嘉莉停在了汉尼拔的卧室门前,轻轻推开了厚重房门。
    他的房间被走廊还要黑,嘉莉却熟门熟路地走到了床边,她甩开鞋,蹑手蹑脚地爬上床。
    她已经很小心了,然而就在嘉莉刚刚踩到床边的那一刻,躺在床上的汉尼拔已经抬起了头。
    “我吵醒了你吗?”嘉莉靠到他的身边伸出手,环过男人的肩膀轻轻开口问道。
    “没有。”汉尼拔扯开被单,将她裹了进来,拉进了自己怀里。在被单之下嘉莉感觉到男人有力的手掌握住了自己的腰肢,他用他深沉的声线咬着嘉莉的耳侧低声开口:“你看起来有心事,是弗莱迪·朗兹又为难了你?”
    她还能怎么为难我啊。听到汉尼拔的话后嘉莉稍稍地扯了扯嘴角:“我想记者女士现在躲着我还来不及呢。”
    说着嘉莉的话锋一转,有些困惑地继续说道:“只是我和朗兹女士谈话之时发现自己的记忆有点混乱。我好像忘记了一些事…汉尼拔,你在听吗?”
    男人抬起另外一只手替她整理好散开的碎发,接下了嘉莉的问题:“你与她谈了什么?”
    几缕月光从窗帘的缝隙里挤了进来,这几乎是整个卧室里的唯一光源。躺进男人怀抱中的嘉莉映着光芒看向汉尼拔。
    不知道是心理作用,还是事实如此,在黑暗里看着汉尼拔的眼睛时,嘉莉总觉得那之中蕴藏着几不可察的红色光点1,这斑驳红色在寂寥幽深的环境里显得是那么冰冷残酷,上一次在雨夜之时就是这道红色让嘉莉感觉到自己触及到了恶魔的本质——她费尽了全部的心力才勉强回忆起来,在梦境中自己问天使是谁伤了他,天使说她知道的。
    “谈到了……过去。”看着汉尼拔眼底的光点,嘉莉低下头,将自己的面庞贴到了男人的胸膛之上。隔着他的睡袍,汉尼拔稳健有力的咚咚心跳声传入嘉莉的耳膜。这样的心跳多少安抚了嘉莉烦乱复杂的心情,她微微地阖上双眼,“她说我的母亲不爱我。”
    天使说她知道,她却毫无记忆。
    “我隐约记得在高烧之时梦见了母亲,”嘉莉靠着男人的胸口喃喃低语,“然后我好像想起来那个时候的一些事情,可是我不确定那是真实还是梦境。”
    “你记得我为你缝合伤口吗?”
    “不记得了。”
    “那你想起了什么呢,嘉莉?”
    毫无记忆,嘉莉却能猜得出是谁重伤了天使。
    “我不敢确定。”嘉莉有些烦恼地说道,“我感觉自己的记忆混乱又繁杂,重重叠叠累积起来根本毫无头绪……这是不是我太愚笨的缘故?”
    汉尼拔的手指绕进了嘉莉的头发里,他握着嘉莉腰肢的手掌紧了紧:“当时你的体温一度达到了四十摄氏度,在那样的情况下出现记忆混乱的情况非常正常。”
    “你有过记忆混乱的情况吗,汉尼拔?”
    回应嘉莉的是汉尼拔打在自己脖颈之间的均匀呼吸,他沉默了一会,就在嘉莉以为他不会回答的时候男人才开口:“我有过,但是我最终想起了一切。”
    嘉莉惊讶地将自己的脸颊从汉尼拔的身体上剥离开来,她抬起眼,在黑暗之中嘉莉看不清汉尼拔的表情,只能隐约地在他的轮廓之间找到自己最熟悉的冷静与漠然,好像他说的事情完全和自己无关。
    “那你是如何想起来的呢?”
    这一次,他真的没有给嘉莉答案。
    “或许你可以改变一下自己的记忆方式,嘉莉。”汉尼拔用以往在他的诊室时的语气,认真地说道,“有效的方式能够保存更多的记忆……你对我说过你觉得自己的内心是一片广袤的土地。”
    “还很黑,又非常的贫瘠。”
    可能现在不那么贫瘠了,毕竟雨降临了下来不是吗。这是个好兆头,起码站在那空旷荒芜的内心世界里嘉莉再也不会感觉到来自大地的焦灼与躁动。
    汉尼拔扣在嘉莉后脑的手掌顺着她的长发缓缓下滑,他似乎是思索了片刻,而后开口:“那么在这片土地上筑造一所自己的宫殿如何?你可以让自己的思想居住在里面,把所有的记忆分门别类地存放其中。”
    嘉莉茫然地眨了眨眼,关于记忆的宫殿吗?她第一次听到这样的说法,这听上去挺有趣的,可是该如何去做呢?
    还没等到嘉莉问出口,汉尼拔就已经接着自己的话语说了下去:“你可以将关于书籍的记忆存在宫殿的书房里,关于艺术的记忆存在展厅内,而那些更重要的更宝贵的,藏在宫殿卧室的枕头下面,这样你的记忆就不会如此轻易地丢失了。”
    “那我该……怎么建筑这座宫殿?”
    “这可能很难,首先你得找一个让你感觉安心的建筑作为开始。”
    他的语气听上去兴致很高,这不可能是他凭空捏造出的说法。想必在汉尼拔的内心世界里一定坐落着这么一所壮丽的宫殿吧,依靠在男人怀里的嘉莉意识到这点后,原本就好奇地态度中更是增添了几分惊讶的劲头。


同类推荐: 一入梦(H)[HP]Forget江山易改(H)夜长情多今天的少爷也没能下床(H)父欲(H)阿喊(美攻强受)父子关系(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