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新御书屋
首页[综]没人写信给嘉莉 [综]没人写信给嘉莉_分节阅读_57

[综]没人写信给嘉莉_分节阅读_57

    “我想把母亲的那份经营权卖出去。”嘉莉想了想,向汉尼拔问道,“你觉得这样可行吗?”
    在不知道从哪儿来的律师给嘉莉打电话之前,她从来不知道这家店是母亲与其他人合伙经营的。与汉尼拔重回家乡也是为了处理这件事……重回家乡,嘉莉几乎要被这句话逗乐了。
    任何一个与嘉莉过去有关的地点都承载着她沉重血腥的过去,她从来不想念这个社区,这个社区的人也不期待着自己到来。
    “经营权属于你。”听到问题后汉尼拔平静地回应道,“选择权也在你,嘉莉,我无法干涉。”
    可是你看起来……却不是这个意思。
    嘉莉收回放在缝纫机上的手指,转头端详着汉尼拔的面庞。道出这话时男人不自觉地偏了偏自己的目光,嘉莉知道如果他赞同这个决定的话,绝对不会用这种不显立场的语句回应她。
    嘉莉歪了歪头,试探性地伸出手拽住了他的衣角:“如果你不希望我这么做,我可以不卖掉它。”
    回应嘉莉的是男人像是无奈似的轻轻叹息:“并不是因为这件事。”
    “那是因为什么?”
    汉尼拔看着嘉莉的双眼,不答反问:“你在筹备存款吗,嘉莉?”
    话题毫无征兆地跳到这里让嘉莉着实吃了一惊,她愕然地望向汉尼拔的双眼,男人没有等到嘉莉的回答,继续开口:“你答应了弗莱迪·朗兹出书的邀请,又准备卖掉制衣店的经营权,所以我假设出于某种目的,你需要用到一笔钱款。”
    嘉莉有点不明白汉尼拔的意思,她困惑地问道:“这让你感到烦扰了吗,汉尼拔?”
    他如同安抚般碰了碰嘉莉的手臂:“我只是好奇你为何没有向我寻求过帮助。”
    如果不是在公共场合,或许他的动作会更亲密一些。男人的体温在自己的手肘处停留了片刻便消失殆尽,这让永远也不会从汉尼拔这里获得满足的嘉莉心有不甘——也正是这份浮上心头的不甘,让嘉莉明白了汉尼拔的意思。
    威尔·格雷厄姆说自己是她的杰作,她的确是,嘉莉从来不反驳这一点。
    是意识到自己的杰作欲图脱离掌心而心存不满吗?可是汉尼拔说过想让自己做一个完整的人,丢失记忆、完全依赖于他的自己,怎么能称得上是完整?
    “我不是因为什么事情而筹备存款。”如果不是汉尼拔提及这件事,嘉莉甚至没有意识到自己在做什么,“我只是想……有备无患,我应该有自己的账户与资产。”
    男人琥珀色的瞳孔中充满着冷静与探寻,嘉莉从之中找不出怀疑的意味,他并没有回应嘉莉的话语,转而问道:“你与弗莱迪·朗兹谈话时,她有没有提及除了出版书籍外其他的什么?”
    ——她知道他一定会问道这个问题的。
    早在意识到自己的记忆是汉尼拔动了手脚之后,嘉莉就已经预料到了现在的情况。在嘉莉看来这个世界上能够骗过汉尼拔的人少之又少,或许那个威尔·格雷厄姆可以,但自己还嫩得很。
    可是她不能露出破绽,至少是现在,在她刚刚有所动作时,不能让汉尼拔知道她在尝试着捡回自己丢掉的记忆。
    “‘其他的什么’……是什么?”
    “记者女士常常会尽职尽责的抓住任何能引到犯罪方面的话题。”
    是的,她经常会这么干。想到关于阿比盖尔的案件里弗莱迪·朗兹对威尔·格雷厄姆紧咬不放的那些报道,嘉莉马上就知会了男人的意图。想来汉尼拔不喜欢弗莱迪·朗兹也是因此而起吧。
    她骗不过汉尼拔。
    但嘉莉知道,既然他问出了口,就一定是想收获什么的。她的汉尼拔在对待人心之时总是自负又傲慢,拿到想到的答案后,或许他不会想到自己会有所隐瞒。
    于是嘉莉用轻描淡写地态度抛出了事实:“她说我与一个叫阿比盖尔·霍布斯的受害者有着很多共同点。”
    说出这话时嘉莉没有看到汉尼拔的表情产生任何变化。
    嘉莉像是毫无察觉般继续开口:“我看了关于她的报道,这个阿比盖尔是布鲁姆医生的病人?弗莱迪说她和我一样年轻又无依无靠,可惜的是我还活着,她却死了。”
    或许还没死,威尔分析的很有道理,但是嘉莉觉得落在汉尼拔的手上,她的恶魔手上而至今没有露面……恐怕与死了也没什么区别。
    说完之后嘉莉偏过头,像是想起什么似的关心道:“想必布鲁姆医生一定很难过。”
    “我们都很难过。”他低沉的声线传入嘉莉的耳膜,那像是在为一名少女的性命而哀悼,也像是单纯的在复述一个无关紧要事实:“阿比盖尔是个——”
    “——有人在吗,我呃……”
    汉尼拔因陌生人的打断不悦地抿起了嘴唇。
    制衣店内现在只有嘉莉与他两个人,听到有顾客到来后,嘉莉顺着他的目光扭过身去,而后也不禁扬了扬眉头。
    丹尼尔·布伦,那个不久之前在歌剧厅碰到的男孩,嘉莉放他一命的高中同学,正站在店门的柜台之外,无比尴尬地看着嘉莉。
    ☆、第38章 魔女涅槃38
    步入嘉莉的卧室时汉尼拔·莱克特并没有放轻脚步声,他推开门走向前,背对着走廊的灯光看向躺在床上已然入眠的少女。
    阖上双眼的嘉莉失去了清醒之时的烂漫与活力,取而代之的是与寂静的房间融为一体的祥和。她正浅浅地呼吸着,白皙皮肤上的睫毛伴随着每一次的气体循环慢慢起伏颤抖,那编织出的韵律如同有魔法般可以扫去一切纷杂扰人的现实。
    汉尼拔静静地看着她,然后伸出手摸向嘉莉的颈动脉,隔着皮肤感受到的节奏,让他有种少女胸腔之内的血泵正在他的手掌心轻盈跃动的错觉。他半握着她的脖颈,低声开口:“嘉莉?”
    她没有给他回应。
    他的目光从嘉莉的脸上挪开,拿起她随意搁在枕头上的手机。解锁屏幕时落入眼帘的是嘉莉与弗莱迪朗兹来往的邮件,汉尼拔扫了一眼,她只是与记者女士约定了下一次见面的时间,并没有什么值得注意的。汉尼拔把嘉莉的手机放回原处,直起身来。
    夜幕已深,但远还不到入眠的时间。
    汉尼拔转过身,拿起搁在床头的水杯与维生素片,走出房间,将调换了的安定重新放回它们应在的药瓶里。
    .
    感受到手机震动时嘉莉几乎是用尽全身的力气才睁开眼。
    她从来没像现在这么困倦过,把手机摸到手里时嘉莉只能看到屏幕上的一片白光,努力了几次后嘉莉彻底放弃了双眼的聚焦功能,直接接起了电话。
    “这里是嘉莉·怀特。”
    “……嘉……”电话那头传来了一个陌生的声线,听起来像是个年轻的男人,他似乎是想喊自己的名字的,但最终只是叹了口气,“怀特,我是丹尼尔·布伦。”
    嘉莉用她快要凝固的大脑想了一会才意识到丹尼尔·布伦是她的高中同学。


同类推荐: 一入梦(H)[HP]Forget江山易改(H)夜长情多今天的少爷也没能下床(H)父欲(H)阿喊(美攻强受)父子关系(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