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新御书屋
首页[综]没人写信给嘉莉 [综]没人写信给嘉莉_分节阅读_59

[综]没人写信给嘉莉_分节阅读_59

    谁又能拯救她?
    母亲没办到,苏和德斯贾尔丁女士也没有办到,你一介凡人,又怎么能办到?
    久违的窒息感扼住了她的肺部,然而即使停住了呼吸,属于陌生男性的温度也依然顺着她的双眼双耳,甚至是自皮肤渗透了进来。熟悉的火焰顺着手腕一路蔓延到她的手臂与肩头,嘉莉随即握紧了拳头,一字一顿道:“放开手。”
    不能杀他,不是现在,也没有任何理由。
    似乎是察觉到了自己的情绪变化,原本还有些激动的丹尼尔陡然一停,他讪讪地放开了手。嘉莉立刻向后退去,这一次拉开距离时青年并没有阻止。
    嘉莉曾经以为她厌恶她的追随者是因为那个男人的肤浅与神经质。
    而当丹尼尔·布伦握住她的手腕时,那种忍无可忍的反胃感又回来了,嘉莉基本上是用尽全身的气力才克制住不利用魔法折断他的手腕。她知道面前的青年与她的追随者是不同的,他不狂热也不算太过粗鲁,这一切只来自于一个善意的可能。
    但是嘉莉仍旧想杀死他,就像杀死她的追随者一样。
    要是拯救能如此轻松的办到,此时的她又怎会躺在恶魔的怀抱之中?嘉莉反复揉搓着青年碰触过的手腕,似乎这样便能消抹掉他在自己肌肤上留下的痕迹。
    嘉莉一步一步地缓缓向公寓内退去,她紧紧盯着青年的面庞,像是警惕什么敌人似的低声开口:“我现在过的很好,丹尼尔。我从来没这么好过。”
    “别再出现在我的面前了,这是为了你好。”
    .
    关上房门后嘉莉差点就要瘫软在地上。
    客厅的灯依然亮着,却照不全整个门廊。她勉强地睁开眼,昏暗的楼梯与墙壁落入眼帘,寂静如同母亲一般拥抱住了自己的身躯。不正常的晕眩感仍然折磨着她的大脑,嘉莉靠在门板上等了好一会才冷静了下来。
    来自心灵与身体的疲惫在她的体内旋转上升,嘉莉歪了歪头,仿佛能听到笼罩着公寓的黑暗对着自己的耳畔低吟歌唱。
    整个屋子空无一人。
    汉尼拔不在。
    他能去哪儿呢?
    嘉莉不清楚,她只知道现在自己很想念他的怀抱与亲吻。他的体温,他的气味,他宽阔的脊背与有力的心跳总是能让嘉莉从糟糕的处境中抽离出来,获得真正的平静。
    抬起脚时嘉莉觉得自己的每一根脚趾都仿佛有千钧之重,她摇摇晃晃地攀上楼梯,停在汉尼拔的卧室前。
    里面当然不会有人,即使嘉莉现在困得很她也明白。
    如果不是丹尼尔·布伦的电话,她应该一觉睡到天亮,睁开眼时便能寻觅到男人的身影,她的恶魔会给自己一个得体的笑容,或许还会……等等。
    丹尼尔·布伦的电话是个意外。
    如果没有这个意外,她是不会知道汉尼拔出门这件事的。
    嘉莉握着门把手的人猛然一紧。
    包裹着自己的困倦来的不正常,她熟悉这种感觉,嘉莉想起来了。就在她刚刚认识汉尼拔·莱克特的时候,就在她还被绑在医院病床上的时候,护工们强按着自己注射的镇定剂有着同样的效果。
    太久没有体会到这种与身体抗争却无能为力的挫败感,她差点就要忘记了呢。
    她扭开卧室的大门,没有开灯,几乎是一头栽到了男人的床上。
    汉尼拔隐瞒自己的事情太多太多了,一件一件数来的话,嘉莉数到天亮也数不完。可是这其中有哪件事会是需要等她睡着后悄无声息地在深夜做的呢?
    死寂沉沉的房间让嘉莉想起了德斯贾尔丁女士停止呼吸的那一晚上,不仅如此,据fbi说,杀死苏的凶手也是在深夜潜入了她的房间。
    就像现在一样的夜晚。
    威尔·格雷厄姆至今仍咬定她的汉尼拔是个视人如畜生的连环杀手,嘉莉并不意外,可杀手总得有动手的时间。
    恶魔总是要在晚上现身的。
    嘉莉拽住床边的被单,将自己裹在其中。那织布之上男人的味道传来,让她获得了无比的安全感。
    除了她的汉尼拔谁也没有给予自己的安全感。
    今夜又是谁的性命遭到收割呢。
    再一次沉睡之前,嘉莉昏昏沉沉地想道。
    ☆、第39章 魔女涅槃39
    朦胧之中嘉莉感觉到有一只手碰了碰自己的额头,但是还没等她细想什么的时候,那只手便抽离开来。可能是汉尼拔回来了吧,她迷迷糊糊地想,然后意识便卷入了梦境中的古堡。
    站在树林之外的嘉莉满足地望着那高耸的石建筑,宛若孩童得到新玩具般的喜悦与期待涌上心头。嘉莉不知道自己这莫名的占|有欲是从而何来,她也不知道这睡梦之中的建筑究竟坐落于现实的何方。
    但她即将拥有它,在她的内心世界里。在汉尼拔的教授之下属于嘉莉的记忆宫殿正在慢慢搭建,她已经堆砌好了整个框架,就差将具体的记忆存放其中了。
    “多美啊,不是吗。”在梦中的嘉莉轻声低喃道,她知道那看不见脸的天使正在背后无声地跟随着自己。她恋恋不舍地收回目光,转而眺望树林之外那篇静谧的湖,“在现实中我从来没见过如此美丽的地方,我……”
    “嘉莉。”
    清冷又熟悉的声线让嘉莉猛然一震,她扭头看向自己的背后。
    威尔·格雷厄姆站在距离她几步远的树木边沿,衣着整洁又神态自若,比起那个被关在精神病院的囚犯,更像是聪慧和蔼的邻家青年。
    他正用那双蓝色的双眼看着自己,瞳孔之中尽是了然的神色。
    “该醒来了。”
    .
    然后嘉莉立刻睁开了双眼,她惊魂未定地环视四周,熟悉的室内装潢落入眼帘,直到在其中寻觅到她想看到的身影后,嘉莉才定住了目光。
    汉尼拔·莱克特就坐在床边,没穿西装也没穿衬衣,只随意地套着一件褐色的毛衣,头发也散在额前。


同类推荐: 一入梦(H)[HP]Forget江山易改(H)夜长情多今天的少爷也没能下床(H)父欲(H)阿喊(美攻强受)父子关系(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