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新御书屋
首页[综]没人写信给嘉莉 [综]没人写信给嘉莉_分节阅读_60

[综]没人写信给嘉莉_分节阅读_60

    这样的汉尼拔看起来不再那么高高在上遥不可攀。他似乎是听到了动静,扭过头来看向嘉莉,触及到她的眼神时汉尼拔稍微地扯了扯嘴角:“我记得昨晚你是睡在自己房间的。”
    就好像昨夜他不曾离开过一样。
    嘉莉想也没想,掀开被单直接扑进了汉尼拔的怀里。
    她紧紧环住了男人的脖颈,当那冷锐的气味争先恐后地挤进肺部时嘉莉才满足地缓缓吐出口气。连汉尼拔也没料到嘉莉的第一反应会是如此,他愣了瞬间后,扶住了嘉莉的后背。
    “为什么要瞒着我,汉尼拔?”嘉莉将脸颊埋进男人的颈窝里,轻声问道。
    他没有回答嘉莉的问题,嘉莉也并不意外。汉尼拔只是将手掌伸进了嘉莉散落的发间,沉吟片刻后不答反问:“是什么惊醒了你?”
    “惊醒”。是啊,除却意外,又有什么能把被下了药的人从睡梦中拉回现实呢?
    她对医学几乎一无所知,但拜医院那段生活所赐,嘉莉早就习惯于自己的意识如同激流中的浮木一般,任由药物与意志拉着它沉沉浮浮。汉尼拔不想让自己得知他离开的信息,嘉莉想不通为什么。
    如果换作以往,嘉莉会顺着他的思路回答问题的。但是现在她不想,听到汉尼拔的反问后嘉莉只是侧过了头,看向男人的双眼,不依不饶地问道:“为什么瞒着我?”
    汉尼拔有很多秘密,嘉莉清楚的很。她也没指望着她的恶魔慷慨到把一切分享于她的地步,但如果只是……像昨晚那样,为什么她不能得知?
    而男人同样也在注视着她,他琥珀色的瞳孔里存留着的依然还是那些嘉莉早就习惯的平静与冰冷。他扶着她后背的手掌挪到了嘉莉的脸侧,轻轻地为她扫去凌乱的碎发后,汉尼拔开口:“你认为我昨晚去了哪儿,嘉莉?”
    嘉莉坦然地看着他,现在男人眼中的平静已经无法再让自己产生敬畏感了。她知道这是汉尼拔最擅长利用的面具,也早就习惯于面对于此:“我不知道你去了哪儿,但我知道你去干了什么。”
    男人的面庞流露出几分兴致盎然的意味,他稍微侧了侧头:“说说看。”
    就像是尊敬的师者在引导自己的学生思考,就像是凶猛的野兽在教训自己的幼崽生存,就像是恶魔在她的耳边低语引|诱着她一步一步坠入精美的陷阱。嘉莉知道自己就是被他这幅像是鼓励也像是好奇的姿态拐跑的,他是故意的,但她就吃这套。
    嘉莉歪了歪头,放开了汉尼拔,双手放肆地朝着他的胸膛伸去:“坏人总是在晚上出门。”
    “这可不是什么科学理论,嘉莉。”
    “但是我猜对了,不是吗?”
    汉尼拔从来没表现出任何连环杀手的特征。嘉莉唯一能确定的是他杀死了苏,可即便如此,即便她从来没考虑过这个可能性,嘉莉也依然愿意相信威尔·格雷厄姆的话——把她揽在怀里,正用饶有趣味的表情看着自己的男人是个收割性命还会取下战利品的杀人狂魔。
    没有人愿意相信威尔,连他的朋友都不信。一个端庄礼貌,高雅大方的男人怎么能和魔鬼联系在一起呢,威尔说她的汉尼拔有一张漂亮的人皮,是的,这张人皮完美的甚至能骗过上帝。
    她放在男人胸口的手指慢慢地顺着衣物之下肌肉的痕迹上爬,蹭过他的锁骨,最终停留在那线条优雅的下巴处。
    嘉莉用近乎耳语的分贝,悄声开口:“漂亮的凶手踏着黑暗出门,用他锋利的刀刃收割无辜者的性命,书上总是这么写的。”
    “你是怎么推测出我外出是去杀人,而不是去做别的坏事了呢,嘉莉?”
    ——因为威尔说你是将一切罪过栽赃于他的凶手。
    但是这话嘉莉不能说出口,她应该“不认识”威尔才对。所以她只是垂下眼:“你问过我杀死德斯贾尔丁女士时有什么感受……现在轮到我了。”
    “你会放过掌握上帝权力的机会吗,”说着嘉莉歪了歪头,勾起了嘴角问道,“你会放过感受永恒的机会吗?”
    然后嘉莉听到了来自恶魔的笑声。她重新看向男人的面庞,嘉莉在他的脸上寻觅到了与自己同样的笑容。
    她在他的眼睛里看到了自己。
    嘉莉收起了笑容:“我……很难过,汉尼拔。”
    怎样的罪过她不能见,怎样的罪过她无法接受?这让嘉莉有点沮丧,甚至是不甘——想到这儿嘉莉深深地吸了口气,刚才还紧绷的语气像是碰触到棉花一样软了下来:“我不会阻拦你,也不会妨碍你,更不可能把你的所作所为公诸于众,为什么要瞒着我?”
    “我感觉到了不信任。”最终嘉莉还是坦率地道出了自己沮丧的缘由,“我不知道该怎么做才能换回全部的你。”
    回应嘉莉的是汉尼拔宛若叹息一般的呼吸声。
    “全部的我。”男人重复道,“依然像你曾经对我诉说那样。”
    她想要他的全部,从认清自己的欲|望开始就是。得到了雨水也依然不会满足,还有他的灵魂,他的性命,他的每一个细胞,每一滴血液。纵然高烧之后嘉莉已经能控制住这种想法,可这不代表着它们消失了。
    她依然很想。
    他醉人的声线传入嘉莉的耳膜,她的指尖依然停留在他的喉咙处。
    只要动动魔法,她就能折断男人的脖颈,就像是杀死德斯贾尔丁女士一样。然后自己就能完成一直以来念想的愿望,割下他的头颅,高举于眉,虔诚地亲吻他的嘴唇。
    这很容易,嘉莉突然很困惑,她好像从来没有过真正动手的念头。汉尼拔也是*凡身,自己清楚的很,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她就是觉得自己敌不过他。
    “是因为我想杀了你,而让你不信任我吗?”嘉莉思索片刻之后,试探性地问道,“但你知道我不会真的动手,已经有祭品为你而死了,我从来不浪费。”
    “前天白天你去了哪儿,嘉莉?”汉尼拔毫无征兆地转移了话题。
    嘉莉停留在男人肌肤的手蓦然一僵。
    她感觉到他埋进自己发间的手下滑至了自己的腰侧,汉尼拔宽大的手掌握住了她的腰,他的力道并不重,可嘉莉却觉得自己像是被男人锁在了原地。
    汉尼拔的眼睛里倒映着自己的影子,那里面也只有自己的影子。在她道出这句话时连仅剩的平静与冷漠都不见了,恍然间嘉莉觉得自己要被那双眼睛吸进恶魔的另外一个世界之中。
    仿佛连血液都因他的目光而倒流回了心脏,嘉莉觉得自己的指尖的温度在慢慢褪去。
    前天白天她在巴尔的摩的犯罪精神病院,那个时候坐在自己对面的是威尔·格雷厄姆。
    “我……”她无动于衷地开口回答,“我去了弗莱迪·朗兹那里。”
    男人并没有立刻接话,卧室内一时间陷入了沉默。
    这样的沉默告诉嘉莉,他察觉到了自己在说谎。
    但还没有察觉到她在寻回自己的记忆——不然的话他可不会再用这种故弄玄虚的架势逼迫自己。可是这也足够让嘉莉意外的了,汉尼拔是怎么知道她在说谎的?
    嘉莉等待了一会,见汉尼拔依然没有开口的迹象,便收回了停留在他喉咙前的手指:“昨天晚上是丹尼尔·布伦喊醒了我。”
    自己的确敌不过他。
    将话题引到最开始,回答了她一开始咄咄逼人不肯回答的问题,嘉莉知道这样的姿态就等于在跪地求饶。
    汉尼拔也知道。


同类推荐: 一入梦(H)[HP]Forget江山易改(H)夜长情多今天的少爷也没能下床(H)父欲(H)阿喊(美攻强受)父子关系(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