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新御书屋
首页[综]没人写信给嘉莉 [综]没人写信给嘉莉_分节阅读_66

[综]没人写信给嘉莉_分节阅读_66

    早不下手,晚不下手,偏偏是见过威尔之后下手。
    嘉莉知道自己很爱多想,但她也知道自己过多的疑虑从来不是凭空产生的。汉尼拔早就在怀疑她在撒谎,那个时候他将自己的谎言推诿到新的连环杀手身上。
    当时他以为那个杀手是她,她只是在隐瞒自己的杀戮。而昨天晚上,汉尼拔故意将她引到丹尼尔·布伦的家里,模仿着连环杀手的手段,肢解了她的高中同学。
    现在的汉尼拔,还觉得连环杀手就是自己吗。
    “ina,佛罗伦萨牛肚汤。”
    汉尼拔的话语将嘉莉的意识拉回现实,她抬起眼看向餐桌,男人将餐盘端到了他的面前。还没动用餐具,嘉莉已经嗅到了来自于番茄与奶酪混合起来的甜香味道,她侧过头,像是询问般对上汉尼拔的双眼,后者细微地动了动嘴角,掌握到嘉莉的意图后,继续开口。
    “希望你对于动物的内脏没有抵触的心理,嘉莉。”
    “如果我介意的话,”嘉莉等待汉尼拔坐到餐桌的对面之后,才用她一贯轻声的方式说道,“在你采集食材的时候,我就会出言阻止了。”
    汉尼拔笑了起来。
    她那衣冠楚楚的恶魔是如此的满意,在她款款落座之后就表现出了极高的兴致,这让嘉莉甚至觉得汉尼拔有点像是在沾沾自喜。
    是因为彻底与自己坦诚相见而自喜,还是因为其他的?嘉莉并不知道汉尼拔究竟是出于什么缘由让他突然对丹尼尔动手,但现在男人的态度让嘉莉清楚的意识到,在这场隐瞒与隐瞒之间的竞争之中,她的汉尼拔非常轻松地,再一次把握住了主动权。
    “很多人不习惯于餐桌上出现内脏,他们认为这很残忍,违背于上帝所规范的道德。”男人拿起了勺子,“然而上帝的道德并不能约束我。宰杀牛羊食其肉,与食其内脏,在我看来没什么区别。”
    听到汉尼拔的话后嘉莉勾起了嘴角,她也拿起勺子,垂眼看向盘中嫩红色的汤汁,歪了歪头:“宰杀牛羊与宰杀人类,在你看来也没有什么区别。”
    男人并没有接下她的这句话,汉尼拔以一种近乎于探究的目光扫了嘉莉几眼,而后饶有兴趣地开口:“你看起来并不惊讶,嘉莉。”
    在亲手把所爱之人的头颅割下来后,嘉莉想不出有什么更血腥残暴的事情值得自己惊讶……而且汉尼拔杀人时从来不残暴,即使是模仿这个崭新的连环杀手时也一样。专业的外科知识给他带来了干脆利落的动作,在收割同类之时他的一举一动也是那么的优雅迅速。
    不,在汉尼拔的眼里,丹尼尔·布伦并不算是同类。
    那么,自己算是吗。
    嘉莉把牛肚汤送进自己的嘴里,如她想象中的那样美味。
    “我……在这之前猜到了。”她如此说道。
    然而汉尼拔只是无动于衷地接下了她的话:“是你猜到的,还是威尔告诉你的?”
    他果然知道了。
    当汉尼拔抛下这句话时,嘉莉发现自己冷静的超乎想象。她所做的只是放下了勺子抬起头,坐在对面的汉尼拔正等待着自己回答,从他的脸上嘉莉找不到愤怒或者质问的痕迹。
    “所以你才杀死丹尼尔·布伦。”嘉莉没有直接回答,“因为你知道了我在隐瞒你与威尔见面。”
    就算连环杀手不是自己,汉尼拔也有办法让fbi追查到自己头上。丹尼尔·布伦一死,谁不会想到是嘉莉·怀特干的?虽然看她与案件毫无关联,但现在没有人能给杀手一个准确的侧写。她的追随者,那个迈克尔·道恩死的如此突然,医院现场里没有指纹,没有录像,房间里甚至没有任何人出现的痕迹,他就这么死了,除了没有把血涂了满地之外,与新杀手的手段多么的类似。
    “是什么让你想到去见威尔的?”
    “又是什么需要你如此大费周章呢,汉尼拔?”
    汉尼拔给出的回应是一声叹息,他收起了摆在脸上的礼貌神情。
    恶魔扯下了自己披着的人皮,男人的面庞上浮现出清晰地不悦的情绪,他轻轻的抿了抿嘴唇,开口说道:“嘉莉,这样的试探除了在你我之间增添隔阂外毫无意义,我希望与你开诚布公地交谈。”
    嘉莉笑了笑,重复了一遍他的话语:“开诚布公。”
    “拿问题换问题吧,我知道你也有许多想知道的事情。”汉尼拔也放下了勺子,似乎是打定主意要在今夜坦白一切,他平静地看着嘉莉,再一次问出了自己的问题,“你为了什么而去见威尔?”
    “为了我丢失的记忆。”
    话音落下后,餐厅内一时间沉默了下来。汉尼拔总是不动声色的表情总算是出现了裂痕,他看上去有点惊讶,但那份惊讶很快就变成了隐隐的满意……满意,是的,嘉莉大概能猜得到他在为什么而满意。
    “那么,你知道了。”作为始作俑者,汉尼拔完全没有愧疚的意思,出乎意料地坦率道,“是我洗去了你对威尔的记忆……还有一些关于你过去生活的记忆。我认为这些记忆正在束缚你,嘉莉。你有着无与伦比的天赋与头脑,不应该让这些无用的道德与伦理而痛苦,从而牵绊住脚步。”
    “你认为过去的威尔对我来说也是痛苦的吗?”
    “你说他是个天使,你认为自己应当拥有一个天使吗?”
    还是说,我看清的威尔·格雷厄姆的本质,令你恼火不已呢?你可以引|诱我堕入陷阱,却无法撼动他分毫。纵然扯碎了他的翅膀与胸膛,被囚禁在那尺寸大小的铁笼里,天使也依然是天使。
    失去那部分记忆的嘉莉依然无法将威尔和梦中的那双蓝眼睛联系在一起,但是在理智上,她已经得到了答案。
    “我与弗莱迪·朗兹谈及出书问题时,提到了阿比盖尔·霍布斯的案件。她对我说我认识威尔,我却没有了印象。”既然要坦诚,嘉莉索性就直接道出了一切。本来她也没打算永远地隐瞒下去,“那个时候我才意识到自己丢失了记忆。”
    得到答案后的汉尼拔点了点头。嘉莉无法辨认他此时的表示是满意还是怀疑。
    汉尼拔也没有对解释做出评价的意思:“轮到你了。”
    轮到她问问题了。
    千百个问题涌上脑海,每一个都叫嚣着自己要抢先突破喉咙获得回答,然而等到嘉莉决心问出口时,所有的问题却又在瞬间都消失不见了。
    她沉默了很久,最终以陈述的语气,抛下了一个事实:“我的古堡……是你给的。”
    记忆不会无端出现在她的脑海中,她的城堡是那么的真实,那么的清晰,与曾经天马行空的梦境完全不同。
    汉尼拔并没有否认:“那是我幼时的家园,嘉莉。我想把我最美好的记忆分享于你。”
    连那个让嘉莉亲切无比,甚至产生依赖与乡愁的城堡,也完全不属于自己。
    嘉莉曾经宣誓要将自己的灵魂与肉|体全部奉献给汉尼拔,她做到了,而她的汉尼拔毫不客气地取走了她的一切,然后给了她需要的一切。就像是将一副平庸但是完整的拼图彻底打碎,然后按照自己的想象与喜好,尽情的填补不属于拼图的画面一般,他亲手塑造出了她,一个他想要的她。
    威尔带着嘲讽语气问自己对于汉尼拔来说是什么,嘉莉想,她现在或许知道了。
    “那个天使应该是你。”所以得到他的肯定回答后嘉莉没有失望也没有恼怒,她只是道出了自己真正想问的问题,“站在我后面看着我的应该是你……不,你看着的不是我,汉尼拔,你看着的是谁?”
    她还记得自己第一次对汉尼拔提及城堡与天使时,男人的回应。她说自己想不起来那个天使是谁了,那个时候汉尼拔说,说不定是他呢。
    是啊,如果这是他的记忆,那么天使站着的位置,或许就是他的。
    他看着梦境中的“嘉莉”奔跑,看着“嘉莉”欢笑,看着“嘉莉”接过他手中的面包肆意地将食物喂给洁白高雅的天鹅。


同类推荐: 一入梦(H)[HP]Forget江山易改(H)夜长情多今天的少爷也没能下床(H)父欲(H)阿喊(美攻强受)父子关系(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