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新御书屋
首页[综]没人写信给嘉莉 [综]没人写信给嘉莉_分节阅读_67

[综]没人写信给嘉莉_分节阅读_67

    他看着坐在他对面的自己,总是过分的纵容又宠溺,但是他眼中看到的却不是嘉莉·怀特。
    汉尼拔·莱克特面对问题时表情仍旧淡然又镇定,但是嘉莉在他的双瞳中捕捉到了一闪而过的复杂色彩。男人动了动喉咙,但等到很久很久之后,他才冷冷地开口:“我曾经有个妹妹。”
    “曾经。”
    “她已经死了,她叫米莎。”
    .
    威尔·格雷厄姆毫无征兆地从睡梦中醒来,他睁开眼,黑暗入眼的同时死寂也一并传入耳膜。
    时至深夜,连最不安的精神病患者都已经陷入了静默。然而威尔却清醒无比,他就像是察觉到什么似的从床上爬起来,转过身。
    映着走廊尽头护工值班室幽暗的光芒,他从房间的角落里看到了一抹金色的影子。
    嘉莉·怀特在他的对面,坐在囚牢阴冷的地板上,抵着墙,表情冷淡。
    一个瘦弱乖巧的少女,在毫无征兆又没搞出任何动静的情况下像幽灵一样进入自己的牢房,威尔想他的确是该惊讶的,但是他无法从自己的内心世界里寻觅到任何出乎意料的痕迹。
    就像是猜出了自己的想法似的,蜷缩在角落里、抱着双膝的女孩对着自己扯起一个不易察觉的笑容,轻轻地开口:“监视器在走廊上,照不到你的房间。而这个时间奇尔顿也不会监听你的梦话,不会有人发现我。”
    “你是如何进来的,嘉莉?”明明知道这个问题傻得很,可是威尔依然问了出来。
    “这个……”嘉莉像是无所谓似的侧了侧头,“我是个女巫啊,不是吗?”
    ——他应该惊讶的,面对一个除了超能力外再也找不到解释的现象。
    然而话到了嘴边时,威尔只是清了清喉咙,如同呓语般放缓了音调:“我以为上一次是我们最后一次见面。”
    “原本我也这么想的。”少女嘲讽似的开口,“直到刚才我从睡梦中醒来。”
    “你梦见了什么?“
    嘉莉·怀特从地面上站了起来,穿着睡袍还赤着脚的少女踱着悄无声息的步伐走到了自己的面前。如果不是她均匀的呼吸声在静谧的室内是如此的刺耳,威尔真的会以为她是被汉尼拔·莱克特杀死后,前来向自己道别的幽魂。
    “我想起了一切,威尔。”活着的幽魂小声说道,“所有的一切。”
    ☆、第44章 魔女涅槃44
    内心世界之中的城堡拔地而起,那高耸的墙壁上一个又一个的窗户点亮了光芒,映照着被黑暗笼罩的天地如此富丽堂皇。
    这是她的记忆宫殿,她辛辛苦苦,一砖一瓦,灌注了极大的精力与爱垒砌而成的宝库。
    嘉莉·怀特行走在自己独有的城堡之内,踏进那庄严厚重的大门,爬上古老的楼梯,穿过灯火幢幢的走廊,最终步入华美的餐厅。她坐了下来,一手拿起餐刀,垂下眼,丹尼尔·布伦的头颅端正地放在餐盘之上。
    她把昨晚的记忆藏在了他的头颅之中。
    汉尼拔说开诚布公,他的确做到了。在那天的晚宴上汉尼拔告诉了自己想知道的一切。
    “你想起了什么?”
    威尔·格雷厄姆从牢狱的床铺之中站了起来,他向前跨了一步,停在了嘉莉的面前。
    她抬起眼,在黑暗之中青年的双眼趋于乌黑,可即便如此嘉莉仍然在那之中寻觅到了熟悉的清冷与睿智,这是天使的眼睛,嘉莉再也不会忘记。
    “想起了……你我在这所地狱分店中见面的场景。”
    属于地狱的死气在牢笼的空气之中蔓延,在嘉莉还住在这里的时候,这悲凉绝望的气息让她倍感安心,而现在,她却像是不舒服似地拧了拧眉头,然后开口。
    “我是如何经由汉尼拔的暗示,给fbi错误的线索,让他们把我从这儿释放出去。”
    她的恶魔用他那低沉的声线诉说着自己是怎样撕碎天使的翅膀,如何扯开他的胸膛,哪般收割了他的所爱,却在最后一刻差点由他逃离,为了保险只得将他丢进了牢笼之中,从长计议。
    他还说这就像是他对她所做的一样,亲切地拢她入怀,将她身上的希望一根一根拔去,确保在天堂与地狱的界限之间徘徊挣扎的嘉莉·怀特再也感受不到上帝的光芒。
    “还想起了他是如何将针头刺入我的身体里,那之中的镇定剂在我的血液里流淌循环的声音。”
    只穿着睡袍,甚至还赤着脚的嘉莉终于察觉到了寒冷。窒息感一寸一寸的自脚踝向上攀爬,她的呼吸越发急促,却始终得不到空气。
    “我的意志逐渐被剥夺,然后新的景象在我的脑海中蔓延。”
    说到这个环节时汉尼拔的面露遗憾的神色,他说那个时候她挣扎过,而他只是想将最好的东西赋予给她。
    是的,嘉莉也记起了自己挣扎时的场景。
    多亏了记忆宫殿,她在那深埋着的地牢里寻觅到了被封锁起来的记忆,她想起了自己是如何在恶魔的手掌之下抗拒尖叫的。
    躺在床上的嘉莉能感觉到自己的意识在慢慢地涣散消失,汉尼拔将全身赤|裸的她抱进怀里,男人一边擦拭着她皮肤上的鲜血,一边将嘴唇贴在她的耳边,低声要求她忘却掉对母亲的憎恨与懊悔。
    她哭泣着哀求他放过自己,她紧紧抓着他的衣襟,试图将他从自己的面前推开,但是她没有办到。
    嘉莉从来没有办到过。
    她忘记了母亲死亡时自己的痛苦与绝望,她忘记苏死亡时自己的了然与哀悼,她忘记了德斯贾尔丁女士的脖颈折断时,自己将碎玻璃对准胸口,是想半途中放弃自己的生命,为她所犯下的罪孽殉葬来着。
    但是她的恶魔把她救了回来,他无情地为她止住了血,然后将自己的记忆塞进她空旷的心灵,再一针一线地缝合好伤口。
    汉尼拔第一次这么做时嘉莉剧烈的反抗过,第二次也是,但是等到第三次针头没入自己的肌肤时,嘉莉再也、再也没有力气拒绝恶魔在她耳畔一遍又一遍重复的诱惑了。
    “你问过我,汉尼拔把我当成什么,当时我回答不出来。”
    她听见自己的声线在寂寥的牢房里回荡,嘉莉闭上了眼。
    “现在我知道了,威尔。”
    汉尼拔诚恳地告诉自己,她是他见过的最单纯,最美好的存在。
    他希望在她的存在之中为米莎开辟一块独有的天地。


同类推荐: 一入梦(H)[HP]Forget江山易改(H)夜长情多今天的少爷也没能下床(H)父欲(H)阿喊(美攻强受)父子关系(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