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新御书屋
首页第一薅神 第四百零三章 请移驾他处

第四百零三章 请移驾他处

    说着肖然双手便悄然摸进静溸的衣内,在她身体四处游荡,将她搂过来贴紧从脖颈吻到烈焰红唇,不得不说自己当初的眼光还真是毒,进到这满是恶臭的地牢之中多日她的身上仍保留一股清新的芳香。
    肖然自己第一次采摘她也就这一个月的时间,这么久过去了没尝一下其美味,心里头还真是怪痒痒的。
    正当肖然想要撬开静溸紧闭的双唇索求激情之时,却被她狠狠咬上一口,疼得他直接就是一巴掌掌掴在地,
    “臭婊子,少在这儿给我装什么清高,信不信我一掌拍死你?”
    “呸,师父?有你这样的师父就是我这一生最大的不幸,拿我当炉鼎来饲养,又夺了我的贞洁,只怪我下手太慢没让刘贤将你杀了,否则哪还会留你到现在。肖然,我诅咒你不得好死,终有一天,你会落得比我更惨的下场,永生永世不得善终!”
    肖然勃然大怒想要出手直接将她击毙,却被身旁的唐婉给拦下阻止了,
    “大人别生气,可别为这种贱货气坏了身子,就交给奴家来吧!”
    唐婉一把像是拎兔耳一样将静溸提了起来,勉强让她站好,“啪啪啪”一顿耳光不间断打下把她嘴角都打出血来,
    “贱人!这不是我们那位高高在上,不可一世的三级炼药师静溸吗,让你平日作威作福,对我颐指气使,现在落到我手里了吧。”
    说着又是啪啪啪两耳光子,“你骨子里就是一无耻的**,还在这提什么贞洁?真以为自己就是什么贞洁烈女了。好,那我就让大人把你卖到醉花楼去当头牌,让你感受一下千人骑万人踩的个中滋味。”
    平日里唐婉就对这个静溸小姐作风各种不满,只是苦于她三级炼药师的身份,两人身份悬殊,唐婉没有机会“报答”她什么,也不敢有什么怨言,后来自己得到肖然阁主的厚爱在阁中地位有所提升,可还是得受她的气,现在不同了,两人身份颠倒了过来,唐婉不好好报复静溸怎么行。
    “醉花楼?”肖然想了一下,连连称赞,“妙,妙极了,就让她领教一番男人们的魅力!”
    轻轻拍打静溸这白里透红,迷人的小脸蛋,肖然轻言细语说了一句便赶紧带着唐婉离开这恶心的地牢,
    “我愚蠢的徒儿啊,为师无能为力,在也教不了你了,就让你自生自灭去吧。留你一命,就让你回到属于你的地方,带着耻辱,仇恨,在你厌恶的男人怀中苟且地活着,度过你的余生!”
    …
    醉花楼,
    静溸果真被肖然卖到了醉花楼去当头牌,一身功力被废,现在她跟一平凡姑娘没什么两样,反而还要不如,想逃逃不掉,想死又被束缚住,只能乖听从这老板安排。
    只是让她没有想到的是,自己出来接的第一个客人竟然会是袁家少爷袁宏志。
    原先袁宏志来这也只是想寻个乐子,后来听到这老鸨说这儿头牌很有意思就满怀期待,进到这房中,喜房红被,小美人还用红头巾盖住头,还真别说真有点结婚的感觉了。
    袁宏志掀开她的红头盖子一看,发现这头牌竟然是昔日丹阁一等一的大美人静溸小姐,这如何不让他意外,还真是个天大的惊喜啊!袁宏志内心的欲望一下子就被激发出来,丹阁静溸的美色他早就想要采摘一番,今日也算得偿所愿了,恶狼扑食朝着她扑了上来,
    “袁公子,请等一下,静溸有比交易想要同伴您商讨…”
    静溸话还没说完,袁宏志一巴掌二话不说就将她给打到床上,一边脸上的妆容都化开来了,
    “还真把自己当做以前那个高高在上的丹阁三级炼药师?搞清楚自己什么身份!”
    云雨翻腾,一夜良宵,那种只属于男人的征服感给了他那变态的内心无比的满足。
    袁宏志迷上静溸这小妖精,从醉花楼中将她赎了回去,就想是市场上买卖猪猡一样按斤论价,还嫌弃这静溸太重了要先砍去她一条大腿才肯买去,最后还是静溸跪地苦苦哀求道才让袁宏志改了主意将她完整买回。进入袁家无名无分,从袁宏志的贴身丫鬟做起,服侍他日常生活的方方面面。
    “肖然,唐婉,你们两个贱人,迟早有一天我会让你们为你们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到时候你们的下场只会比我惨上千百万倍!”
    …
    王家,
    王天河死后,连带这王家大院,半数基业毁掉,其弟王天风接替王家家主之位,作出舍弃丹药市场这一块,家族也迁居到源晶城远郊平民区一带,算是与往日豪门世家绝缘了。
    肖然重新登上丹阁阁主宝座,对王家穷追猛打,趁火打劫一番,低价收购其不少产业,王家现在不仅失去主要的经济来源,还欠下不少外债,在源晶城中呆不下去只是迟早的事了。
    “该死的肖然,背信弃义,无耻之徒!还想对我们赶尽杀绝!”王天河气愤不过,可又没有什么反制的方法,哥哥死了,家族丹药事业彻底失去主心骨,而那些平日里那好吃好喝供着的炼药师看到王家没落了也是树倒猢狲散,就凭自己一个四级炼药师,虚空境巅峰,在丹药被人家克制,家底又没了的情况下,还凭什么翻身?
    “家主,要不我们就跟他来个玉石俱焚吧,肖然他不是要狠到底吗,我们就将他自己和我们做下的那些丑事公之于众,看丹阁上面会不会来人捉拿他?”一人建议道。
    这听起来虽有些疯狂,但也不失为一种反制的手段,却被王天风给一口否决了,
    “不行,空口无凭,就这些话是扳不倒肖然那家伙的,先不说有没有丹阁的人会信,就是信了,他肖然找个替死鬼出来顶罪就好了,他那徒儿不就是这个缘由就成了弃子了吗。而且,只要我们敢透露什么对他不利的事来,我们王家面临的就是灭族之祸了!”
    “那要不我们去找拜火教何墨长老吧?让他为我们出头,主持公道!”
    “何墨长老?”王天风略有迟疑,这个选择他还真不敢考虑太多,“以前奇儿和大哥还在,有这一层关系在,何墨长老会帮我们也是应当,只是现在人没了,王家也没落了下去,自己对他们来说也没有利用价值,人家还会搭理自己?”
    “事在人为,总得试一试才知道结果不是。”
    “好,就赌一把!”
    王天风和一亲信带着好礼前来拜访拜火教的张沐雨,门还没进就被两个看门的守卫给直接拦住不让进去,直言道“王家还算个什么东西?”这般势利也在他预料之中。
    真是世态炎凉,人走茶凉啊!以前奇儿还在的时候,就这几个看门的奴才也敢这样跟自己说话?只是现在…
    就在王天风带着亲信失望而归之时,张沐雨从拜火教分坛中走了出来,一把训斥这两个不长眼的狗奴才,迎接他们进来,
    “叔叔,抱歉了,是我管教无方!”张沐雨一番陈词滥调,说得是天花乱坠,让人动容,最后还拿出一空间戒指,里面不多不少正是一千万颗中品真元石,“王家事变实在是出乎我的意料,你也知道我不便在源晶城中多走动什么,有什么照顾不周的地方还请您见谅。这里是我的一点小小心意,希望能够帮上叔叔你一把。”
    一番话说得泪目戴花,让听着的王天风打心里感动万分,“奇儿能有你这样的兄长实在是他三世修来的福分啊!”
    “奇弟是我兄弟,是我何墨长老弟子,拜火教门人,他的家人自然就是我的家人,现在不在了自当由我来替他照顾一二。”
    王天风也不矫情收下这笔巨款,现在的王家实在是太过需要钱财了,张沐雨可算是救了他们王家一回,和他再倒倒苦水,陈述旧情,简单说了下丹阁和肖然的不是便兴高采烈返回王家。
    王家,
    “家主,怎么样?我就说可以一试的吧?”
    “对,你这次做得非常之好,这张沐雨果真仗义,这下子王家算是有救了!”自大离开拜火教分坛回到王家,王天风脸上就满是笑容,想停都停不下来,积蓄多日的阴霾一下子扫得是干干净净,
    “吩咐下去,盘点好现在王家一切财产,我要在明天的拍卖会上拿下这雷帝头骨献给拜火教!”
    “家主,这个,如果要夺下那雷帝头骨,所需要的资金会非常之大,只怕以我们王家现在的财力就是抵押全部资产出去也未必够呀!”
    “有多少算多少吧!只要有了这雷帝头骨,得到拜火教的支持,还愁什么东山不能再起,到时候谁欠我的,吃下我的,我都要他们一一吐出,加倍偿还!”
    …
    十五天时间眨眼就已经过去,很快就到了白雨浠他们这些人北上昊天城代表源晶城参加阵法师大赛出发之日,也是白家答应将其夺得的雷帝头骨拿来拍卖的日子。
    原本按照袁天奇长老的要求,白雨浠,高昇和马云腾三人应该到阵法师协会聚集,只是没想到期间会出这么一档子事,应白眉家主的请求,将聚集点还在了白家,同时在他们将雷帝头骨拍卖之后,由白家主为他们亲自践行。
    这次雷帝头骨的拍卖考虑到会引起全城瞩目,也为了保证拍卖过程的公平公正,白家并没有选在了他自己的罗天拍卖场,而是在源晶城中心空地临时搭建一拍卖台,泥土混金材质,露天设计,可容纳的人数自然比其罗天拍卖场多上许多,但也不足以容纳下整个源晶城的百姓。
    进场费用一颗下品真元石一人,加上选择好位置有要一笔不小的费用,光是这两项收入就足以让白家弥补回建造这座拍卖场的费用还有不少盈余。
    各个世家的人都纷纷进场,不过有一世家却是格外醒目:王家!
    王家家主王天风带上两名亲信入场,选了个普通座就坐了下来,这就是往日的三大豪门世家?真是寒碜!
    “前段时间王家遭逢大变,先是丹药上被丹阁打得片甲不留后来王家家主王天河自爆,现在王家还要来竟拍雷帝头骨吗?”
    “应该不太可能了吧,前几天王家才卖掉祖宅大院搬到城郊的平民区,应该没有那实力在来争夺这头骨了。”
    “瘦死的骆驼比马大,王家再怎么说也曾经是源晶城三大豪门世家之一,再没落其底蕴应该也会留存不少。”
    “我看他们应该是来拍卖别的什么东西,这次拍卖会可不仅有雷帝头骨这等至宝,还有不少从雷渊秘境中带出的稀世珍宝,想必他王家是看上了什么了。”
    大家伙交头接耳,议论纷纷,有人落井下石,有人冷嘲热讽,也有人漠然视之,却唯独少了人去同情他们。
    人生在世,终究是弱肉强食,人吃人,人屠猪狗,这是法则,亦是不变的天理。现在是王家落魄了,也许可怜,但如果换做你自己身处王家现在的位置,你觉得人家还会对你抱以同情而不是把你吃得连骨头都不剩?
    同情,亦有度,否则不过是内心的矫情造成的不忍,做出的无理之举,害人害己只为树立起来的“善人”形象。
    王家的下场,当让人引以为戒,登高易跌重,木秀惹风摧。
    雷渊秘境探险之后,王家实力便已经大打折扣,从三大豪门世家中出局,而空出来的这个名额自然引得不少新兴家族的觊觎。现在有这一番表现,实属正常。
    马云腾简单告别童童一家便穿上斗篷化身无名来到了这拍卖场中,凭借他是白雨浠组队队友,之前在裂风谷出手救助一众年轻子弟,自然得一免费的优等座位。
    在白家家主做了一番简短的开场白后,拍卖正式开始!
    主持拍卖的是一年芳二十,容貌娇好,身材婀娜的小美妞,声音甜美,伶牙俐齿的,特别引人注目,一出场便吸引了不少男性的目光。才子配佳人,有点花花肠子太过正常,但要为博美人一笑而挥掷千金,倒没几个败家子会这么做,虽然白家就是这样的目的。
    毕竟大家的目的还是放在了拍卖商品之上,要找女人请移驾他处。


同类推荐: 南天封仙九阴传炼尽乾坤盖世仙尊穿越诸天万界狂神刑天纣王驾到之叱咤封神侠行水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