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新御书屋
首页人在东京,专业男友 【378】你怎么不早说?!

【378】你怎么不早说?!

    “叮铃铃铃铃——”
    刺耳的课间闹钟在走廊里大声回荡,原本慢悠悠走在走廊里的学生们也伴着铃声快步进了各自的教室,方才还显得熙熙攘攘的清晨走廊,一下子就被铃声扫荡一空。
    转过眼,就只剩下一个精神头明显不算好、全身上下都像是被低气压缭绕着的男生一步步缓慢的朝着教室大门的方向动作艰难的前行着。
    “咣当。”
    印堂发黑的椎名伊织关门进了教室,在讲台上那位中年女教授讶然的目光下,拖着脚步走向第一排大家特意为他空着的座位上坐下,放下书包。
    一副昏昏欲睡的模样。
    惹得不少人往椎名伊织的方向瞟过来,似乎都有些好奇他这是什么情况。
    很可惜的是,现在的椎名伊自却没有理会他人目光的心情,指尖一下下的揉捏着有些发酸的鼻梁。
    这回,恐怕真的要出大事了。
    昨天诗乃不知道怎么,好像很突然的就被‘债务’的问题激发了动力,自从在小店里跟他说完那番话,回家之后就开始认真的谋划起接下来的小店发展方向。
    而且因为无数次打工的经验教训积累,什么品牌效应、连锁加盟、点心特色之类的商业推广稿子写得十足完善,整个发展计划还做的有模有样的。
    至于原因......
    据椎名伊织自己观察分析,他们家小狐狸学姐大概是被这次那位‘不知名的女朋友’刺激到了,感觉自己帮不上他的忙,所以才有了这种想法。
    天可怜见的,椎名伊织一开始只是不想让诗乃到处去辛苦打工,给她找一个固定的地方劳动一会儿,顺带解决一下到现在还没花完的‘五百万’,这才开了一家点心店让她忙活一下。
    他从一开始,就没打算让诗乃依靠这些帮他赚钱!
    奈何小狐狸前辈却像是和这件事杠上了,硬是钻进牛角尖里出不来。
    愁得伊织昨晚硬是拉着小狐狸前辈打了四五次的道理,最后也没能打消佐野诗乃的这个念头。
    因为道理讲得太久,他今天早上没起来不说,连带着现在上课都没什么精神头。
    事实证明,年轻的身体也不怎么耐草。
    各种意义上的。
    之后的一整个上午,椎名伊织都处于一种半梦间杂半醒的状态,直到临近午饭时间,才终于休息到位,艰难的打起几分精神。
    恢复了些许精力之后,他才勉强开始思考起下午的方案。
    昨天他发出去的那几条消息,不知道什么原因,直到现在也全都石沉大海,没有一个人回他。
    诗乃则好像知道些什么,但不管昨天他怎么问,小狐狸前辈都不肯透露口风。
    这种现象很明显是不符合自然规律的,所以必然有其中的理由。
    不过椎名伊织也不打算cos什么福尔摩斯了,这种事情果然还是由他亲自出面,直接去问问才更加合适一些。
    想到这里,椎名伊织一路穿过走廊,来到学生会室。
    他打算先问问寺岛幸。
    不过,当他来到学生会室门口的时候,大门却是锁死的状态。
    心下疑惑了一阵子,转过走廊往学生会室里看了一眼。
    没有人。
    是去吃饭了吗?
    正思索着,椎名伊织转身往楼下走。
    只是走到一半,却忽然听到刚才的三楼走廊里传来一阵阵奇怪的脚步声。
    “哒哒哒~咻!”
    “哒哒哒~咻!咻!”
    椎名伊织听到这阵脚步声稍微有点疑惑,便从楼梯间里探出脑袋,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了一眼。
    而后,就见到一道娇小丰满的身影像是老电影里的忍者一样,在原本就没几米长的走廊里像是小孩子一样做z字型前进。
    每依靠在墙壁上,都要小心翼翼的探出小脑袋往四周扫一圈,脚下的小皮鞋在大理石地砖上摩擦着发出很有特色的声响。
    直到她这么一路跑到学生会室门口,那可可爱爱的小脑袋又探出来往四周扫了一圈,见似乎没什么动静,这才伸出小手咚咚咚的开始敲门。
    一双大海豹都跟着上下的跳。
    “不在?!”
    敲了两三遍,发现没有回音,少女不由站在门前愣住。
    小脸上的表情顿时有些沮丧。
    “怎么办!”
    “寺岛桑不在的话,我该找谁商量......”
    五十岚结衣站在门口,小手揉着太阳穴,露出有点崩溃的表情。
    原本只是出于‘未来女友’的责任感,结衣才顺手用零花钱帮伊织还上了他们家里的贷款,做之前完全没想那么多。
    结果让她没想到的是,昨天伊织前脚才刚来消息隐晦的发问,佐野桑后脚就也过来追问了!
    而且佐野桑那语气,很明显是不知道通过什么渠道清楚地查到了自己给伊织家里汇款的消息......也不知道伊织那边是怎么露馅的。
    这也就导致结衣现在忽然就被暴露在了佐野诗乃的正面火力之下。
    情况高度危急。
    为了解决这项紧急情况,昨天晚上结衣就给真希那边打了好几通电话询问佐野诗乃的消息渠道,结果换来的只有一问三不知和真希式傻笑。
    渚酱那边则在认真学习,而且大家同为竞争对手,自己率先占据优势偷跑的事情又不好暴露给她知道。
    想来想去,最后似乎也只有同样被自己握住了把柄(指‘见过她与伊织在走廊里啾啾’),同时看起来又似乎有着十足丰富的‘对佐野诗乃’经验的寺岛幸还值得一问。
    结果现在,她居然先去吃饭了!
    “可恶!”
    “我都饿了半个小时了!”
    徒劳的敲着厚重的学生会室大门,五十岚结衣一脸委屈的嘟着嘴,颇有些愤愤不平的念叨着奇怪的事情。
    “那你倒是去吃饭啊!”
    “还不是因为......”
    听到来者的声音,五十岚结衣下意识的反驳了一句。
    但是初一开口,慢了半拍的神经忽然反应过来,本能的抬起头,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过去。
    而后,就见到椎名伊织站在楼道口前,一脸奇怪的看着站在学生会室门口的五十岚结衣,打趣似的开口接话道:
    “因为什么?”
    结衣白嫩嫩小脸上那赌气的别扭表情顿时一僵。
    僵持良久,才颤颤巍巍的接话继续道:
    “...伊、伊织?”
    ......
    “所以说,昨天那条消息怎么一直没有回复?”
    食堂里,椎名伊织和五十岚结衣两人找了个人少的角落相对而坐。
    椎名伊织掰开筷子,随口继续问道。
    桌面上,伊织手中的餐盘里是满满当当的一大坨菜碟,结衣手中则只有小小的几道——实际上两人的饭量是反过来的,然而结衣她力气小搬不动,这才被摆进伊织盘里。
    来了!来了!
    伊织的午餐审问时间!
    佐野桑她昨天绝对全部都告诉伊织了!没准还吵了一架!
    五十岚结衣低着小脑袋,心有惴惴,认为是自己办事不密出了大错,要被伊织拎着小皮鞭教训了。
    “因为、因为......”
    结衣用筷子戳着餐盘里被炖得软烂的茄子,唇瓣嗫嚅着就要实话实说。
    但是刚一张口,却又猛地一股无名倔劲上头,下意识强撑着反驳道:“伊、伊织才是!那条消息、那条消息我都没有看懂!”
    “什么女友妆之类的。”
    大概是因为很少说谎、没什么经验的缘故,这句话一出口,结衣的脸上就止不住的有些泛红。
    “是吗?”
    椎名伊织有些不确定的看她。
    “对、对啊!”
    结衣一本正经的肯定。
    大概是因为人犯傻的次数犯多了,就很容易在旁人眼中留下既定印象,而结衣小姐又碰巧是个装傻和犯傻的双重高手。
    因此,如今连椎名伊织都没能看出来结衣这句话是编的。
    他只是用狐疑的目光看了结衣两眼,一时间没找到什么破绽,这才语气很自然的接着道:“其实是因为我家里的债务......”
    “全部都被别人以‘椎名君的女友’的名义还掉了。”
    说这话时,椎名伊织用的还是无比认真、郑重的语气。
    像是在说除了他以外没人知道的什么大秘密!
    “诶~~!”
    结衣本能的配合着拉起长音,不过等到她冷静了两秒钟,却忽然像是反应过来什么,发现预料中的嘲笑和教训没有到来,有点出神。
    愣了不到一秒,小海豹同学突兀的反问道:
    “佐野桑她昨天没有说吗?”
    “说什么?”
    伊织闻言也是一愣。
    “没、没什么......”
    结衣小声的这么嘀咕着,目光却隐约有些呆滞。
    也就是说,昨天我承认的那些事情,目前只有佐野桑一个人知道,而且她还没有告诉伊织?!
    这是怎么回事?
    这一过于反常的现象,不由得让结衣有点小踌躇了,不知道是不是应该现在就把这个消息跟伊织坦白。
    但是...如果现在坦白的话,会不会让伊织觉得刚刚自己是在逗他玩?
    好纠结啊!
    “等、等等!”
    结衣思索着,忽然想起了什么:“那伊织之前发来的那条消息,到底是什么意思?”
    “嗯?”
    椎名伊织一愣,一脸理所应当模样的解释:“当时因为诗乃就在旁边,我不好直接问是不是你帮我还的债,所以只能用比较隐晦的方式问一问你最近有没有当过我的女友。”
    “联络这种事情,当然要躲着点诗乃!”
    原来那时伊织根本没有发现是我吗?!
    五十岚结衣闻言,心中猛地明白过来,原本勉强保持着的僵硬表情都不由变得有些悲叹。
    亏我还以为自己已经暴露了。
    “怎么了?”
    见到结衣的表情有点怪异,伊织疑惑的问她。
    “没。”
    结衣表情沮丧的低落道:“只是觉得,背着佐野桑给别的女人发消息的伊织真的是个渣男呢!”
    椎名伊织像是突兀的挨了一锤,伸手揪起结衣白嫩软乎的小脸,面带微笑:“结衣小姐,你有没有考虑过你就是那位‘别的女人’呢?”
    “呜呜呜——我不一样!我对伊织是有宣称的!”
    “而且论宣称我才是第一个到的,还在学校里传开了!”
    “我也是伊织的女友,我和佐野桑对伊织实施的是联合统治!只不过现在被她单方面实控了而已......”
    五十岚小姐试图用宣称的方式论证自己对椎名伊织的正统拥有权以及正牌女友身份。
    奈何,却被椎名先生单手镇压。
    “以后少玩那些战犯游戏!”
    椎名伊织一手就按住结衣的小嘴,继续刚才的话题道:“说起来,我刚才还打算去找幸问问呢...不管怎么想,能做出这种事情的,似乎也就只有幸了。”
    坐在对面的结衣闻言一愣。
    等到伊织松手之后,就一脸心虚表情的低下小脑袋,像是做错了什么事一样,有一筷子没一筷子的捞着茄子。
    伊织却并没有注意到结衣这点小小的异常,有理有据的论述道:
    “我回去之后仔细想了想,幸她是学生会长,应该看过学生们的假期出行表,而且又有足够丰厚的财力和行动力。”
    “同时和诗乃还是青梅青梅,很清楚她的性格,可以从这一方面对她实施精准打击,简直可谓是出手果断、老谋深算!”
    “伊织,其实......”
    “怎么?”
    椎名伊织正说着,就听见结衣忽然小声的打断,似乎想要说些什么。
    可是,还不等她开口,就听有人重复道:
    “不管怎么想,能做出这种事情的,似乎也就只有幸了。”
    椎名伊织闻言一愣。
    因为,重复这句话时,出现的居然还是他自己的声音。
    他下意识的想要转过头,而这一动作又恰到好处的承接上了一只轻轻抚过来的小手。
    椎名伊织的脖子不由跟着一僵,下巴也被这只纤长而有力的小手轻轻捧起。
    “砰。”
    一大桶饭盒被放在桌上,发出一声引人注目的闷响声。
    不过此刻的椎名伊织却只觉冷汗都要下来了。
    在他身后,寺岛幸模仿着伊织的声音,重复了一遍刚刚他说过的那句话。
    而后抚摸着伊织下巴的小手轻轻抬了下,让坐在椅子上椎名伊织目光刚好与寺岛幸对上。
    映入眼帘的,是幸那向来清冷淡漠的神态,没有表情。
    下一句,便恢复了她自己的音色。
    轻声且温柔的问道:
    “伊织君,是对我有什么特别的意见吗?”
    椎名伊织的表情僵硬,无法动弹。
    坐在对面的结衣小心翼翼的吐了吐舌头,小声哔哔:
    “我刚才就想告诉你的。”
    “还有...钱也是我还的。”
    闻言的一刹那,椎名伊织登时投去无比悲愤的目光,意思很明显:
    ——你怎么不早说?!


同类推荐: 风流逸飞漫威魔法事件簿精灵之少年大蛇丸恋者同途神龟大人吸猫记恶犬有个坏主人听说你们都想攻略我神级穿越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