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新御书屋
首页荒岛求生日记 第1977章 月灵的记忆(二十)

第1977章 月灵的记忆(二十)

    “别动他!”月灵的嗓音极其尖锐,她的这种口气可是非常罕见的。
    林海也立马收回了本打算释放能量波的动作。
    只见那矮小的黑色虚影又以同样的迅捷速度继续接近了他们一截,最后则以一个戛然而止的动作停在了林海对面不足三米远的地方。
    这下林海就能看的更清楚了。
    嗯……
    的确不是聂比,林海从他的身上找不到半点聂比的痕迹。
    而且这个黑漆漆的婴儿的脸要比林海刚才第一眼的印象还要怪异几分。
    倒不是说这婴儿的长相丑陋,而是说……他的脸部似乎……给人一种随时在变化的感觉。
    没错!他的脸部五官就好像是被气体构成的一样,哪怕是一个轻微的晃动,都能连带着让五官变形。
    双眼间距时开始合,嘴巴、鼻子这些也都在不断变换着大小,总的看起来,就呈现出这个婴儿的脸部在不断的变成各种人的脸型。
    “这是个什么东西?”我冲月灵问道。
    “这是……初诞者。”月灵缓缓说道。
    “初诞者?我怎么以前没听过?这是人的名字吗?”
    “不是。”月灵摇了摇头:“这是蓝鸟公司制造出的第一个有巨大威力的实验体……嗯……我想起来了!”
    我催促月灵赶紧说,因为我不知道眼前这个矮个儿的黑东西还会停顿多久。
    月灵继续说道:“由于是第一个具有强大能量的实验体,所以蓝鸟公司称他为初诞者。”
    “听起来怎么感觉带着点宗教味道,是不是和伏都教也有关系?”我问道。
    月灵果然点了点头:“伏都教内有一个被教徒们认定为事实的传说,是说当年创世神创造人类的时候,第一个被创造的就是初诞者,但是由于外形丑陋,所以被创世神永久封禁了起来。”
    “所以蓝鸟公司对伏都教的故事这么熟悉?”
    “不是蓝鸟公司熟悉,而是因为这个婴儿就是由伏都教命名的。”月灵说道:“别忘了这是第一个成功的实验体,时间非常早,早期的蓝鸟公司凭自己的能力是不可能制造出这种实验体的。”
    “那么……这个婴儿其实也早就死了对吗?”我说道。
    “是的。”月灵点了点头:“我们现在看到的只是他残留在这个系统里的能量而已,但他的破坏力依然存在,现在出现,一定要小心!”
    然而月灵虽然嘴上这么说,但是我看她的表情却带着点怜悯的样子。
    “你以前是不是见过他?”我忙问道。
    “嗯……”月灵微微叹了口气:“不过我只见过他一次……后来他就死了……”
    “大概是什么时候的事情?”我继续问道。
    “灾变开始前一年就已经有了。”月灵说道:“然后大概在半年之后因为不明原因死亡……”
    “够早的……”我说道:“但是……为什么他的脸是这个样子?”
    “这也是我最疑惑的地方。”月灵说道:“我只能从他的体态辨认出初诞者的身份,但是他的脸以前还是很正常的……我倒是感觉……有可能是因为能量的作用……他现在的虚影上体现出了多个不同人的能量……这些能量导致他的五官发生了现在的动态变化……”
    “好像……他并不准备攻击我们了……”我见这虚影现在定立不动,便说道:“要不要现在离开?”
    “别动!”月灵立即说道:“这个系统里有初诞者的能量,说明这里的系统建立时间很可能也是最早的那一批!这里的重要程度恐怕比我们之前想的还要高的多!”
    我虽然疑惑,但还是决定听从月灵的警告。
    月灵继续说道:“初诞者是一个被蓝鸟公司严密封锁起来的秘密,这是有原因的,但是我现在想不起来……”
    “所以你觉得这个重要的能量会给我们提示?”
    “当然。”月灵说道:“系统在决定彻底淘汰你之前,是不会抹杀你的,但你也不能主动去攻击系统,所以我才叫你刚才不能去对初诞者的虚影做出攻击动作。”
    我点了点头。
    就在这时,我猛然感觉脑中传来一阵极其剧烈的眩晕感。
    而且这次不光是我,月灵也跟着一同捂住了脑袋。
    很明显,这是由于附近出现强大能量干扰导致的。
    接着我就看到面前这个虚影体内猛然散发出无数的灵能,同时我还注意到他的脸部逐渐变成了……林海?
    我之所以不能完全肯定,是因为这个林海看起来似乎要比我所熟悉的样子年轻的多。
    感觉他也就是十七八的样子。
    然而这样一个十七八岁的面孔出现在一个婴儿的身体上就极其诡异了。
    而接下来,他竟然再度“咿咿呀呀”唱起了歌。
    我看了一眼月灵,从她的表情里我能明显感觉出她又想起了什么。
    而且我甚至都能猜到她回想起什么了,八成她想起来自己那种“咿咿呀呀”的歌声是从何学起的了,因为她的嘴巴里现在也在哼唱同样的调子。
    这时林海的脸又发生了变化,而这一次,我终于看到了聂比的样子!
    月灵还真没说错,感觉这更像是一个能量聚合体。
    不过很快这张脸又恢复成了最开始林海的样子。
    再然后,这个矮小的黑色婴儿虚影便停止了哼唱,接着一抬手,一道能量墙壁便出现在了我眼前。
    而墙壁上则直接出现了一大段的文字!
    这可是让我万万没想到的!
    他居然要给我看实验场的记录?
    我大致扫了一遍,果然发现这段文字里的主人公是“林海”。
    另外,这里面也出现了陈梦雨,甚至还有夏然!
    这可是我万分意外的事情,难道自陈梦雨之后,夏然也有问题?
    “好好看一下!”月灵说道:“很明显这次是系统想直接给我们引导的!”
    我点了点头,不过我很快就发现这段清明梦实验场的记录并非是从头开始的,而更像是一段节选。
    月灵也发现了,她点头说道:“是的……这就是陈烈的手段,他把线索隐藏在了里面,只占整个文字的很小一部分,现在这明显是最关键的一部分!”
    我开始和月灵同时朝着文字上看了过去。
    ……
    下面是这段半路“节选”出来的和林海有关的文字。
    而且这段文字的一开始就出现了“毒虫”,摆明了就是蛊虫了。
    ……
    木子叶像看白痴一样看着林海说道:“你让我去哪儿弄毒虫?”
    “你不是最擅长弄这个了吗?怎么还不知道去哪儿弄?”
    “这毒虫得是培育出来的,你以为上山抓个虫子就行了?”木子叶一脸的不屑:“毒虫现在还在我那木屋里呢。”
    林海皱了皱眉,心说这让他再跑一趟苏城他可懒得去,他也不放心让木子叶自己回去。
    “那你自己培育一个不就完了?”
    “哼!这些能成蛊的毒虫都是从几百上千的虫子里选出来的,哪有那么容易自己培育?告诉你,没个一年半载是不可能成功的。”
    “这么麻烦啊!”
    “那是当然。”木子叶神情中透露出一丝自豪的感觉。
    “那算了,不用毒虫就不用吧,那你到时候也得跟着我保护这村子里的女村长,你要是尽心尽力,我以后就会对你好一点。”
    木子叶冷哼了一声。
    “哎?”林海不高兴了:“你怎么这样的态度?我这次保护咱的女村长,可是为了后山的开发,是为了整个村子着想的。”
    木子叶依旧哼着说道:“行,我跟着你去,反正我现在也是你的奴隶了。”
    林海见这木子叶服软了,便急忙说道:“你放心,只要你以后乖乖听话,不害人,我也不会为难你。”
    木子叶把头扭到一边,不再理会林海了。
    第二天的时候,林海便提早去见了聂玲,聂玲已经把文件都准备好了,说是镇上会有人派车来接她,一会儿就到。
    林海立马回去告诉陈梦雨自己待在家里头别乱跑,这才带着木子叶重新去和聂玲汇合了。
    聂玲见了木子叶,心里还是有些惊奇,心说这个女孩儿看样子好像真的是被林海摆布的服服帖帖的了。
    ……
    很快镇上的车子就派来了,是个普通的桑坦纳,三人都坐了进去。
    一路直接到了镇政,府门口,林海也没见路上有人拦车什么的,下车后聂玲告诉林海说这镇政,府不是随便进的,让他和木子叶在门口等。
    林海立马点头答应了下来,因为他本来也就没打算进去。
    这一等,林海就感觉无聊了,一无聊,心思自然就转移到了木子叶身上。
    其实直到现在林海都还感觉像是做梦一样,这个木子叶,真的被自己制服了?
    木子叶见林海看自己,立马变了脸问道:“怎么了?”
    林海立马就乐了:“你长的也不难看,我搞不懂你之前为什么去和那些毒虫子打交道?”
    “哼!你懂什么?这是作为族女的宿命!”木子叶又用那种不无骄傲的语气说道:“你这种混小子是不会理解的。”
    林海撇了撇嘴,心说他也懒得理解,不过他倒是对这个木子叶的看法越来越有所改观了,而且他从之前的种种表现来看,夏然好像对木子叶其实也不是深恶痛绝的。
    两人就这样在门口等了十多分钟,接着林海就看到附近出现了几个鬼头鬼脑的人,正朝着大门这边看了过来,在这些人身后还停了几辆黑车。
    林海立马警觉了起来,心说难不成真像聂玲说的那样,有人在盯着她呢?
    林海急忙叫木子叶跟上自己朝着那边快步走了过去,那几个探头探脑的人见林海来了,立马就缩了回去,林海疾走几步,拐了个弯儿,接着就看到刚才那几个探头探脑的人正朝着车子里坐了进去,林海大喝了一声,直接跑到其中一辆车前将门拉开,问车里的人是干嘛的。
    接着就见另外几个车上的人都跳了出来,林海看了一圈发现有七八个人,都是三十来岁的男子,这几个人叫林海滚到一边儿去,别碍事。
    林海就开始质问这几个人是不是来堵聂玲的。
    “妈的,关你什么事情?”其中一个人指着林海的鼻子骂道:“这是哪来的野种?”
    林海寻思着这在镇政,府门口,还是别闹太大动静了,就警告这几个人赶紧滚蛋,否则有他们好看的。
    这几个人便朝着林海围了上来,问他是不是找死,不过他们的目光很快就被林海身后的木子叶给吸了过去。
    “哎呦,这女娃是谁啊?”这些人纷纷朝着林海问道。
    “就是啊,这好像比聂玲还美呢。”
    林海听到这里眉头就皱了起来,不仅是因为他们对木子叶说的话,而且还有聂玲的,看样子这些家伙的确是奔着聂玲来的了。
    然而不等林海动手呢,就见木子叶突然把其中一个朝他伸胳膊的男子给抓住了,木子叶手上猛一用力,这男子便“哎呦”一声哀嚎起来,剩下的男子一拥而上,被林海一记飞踢踹飞了一个。
    就在这时,车里有个胖墩墩的男子钻了出来,冲着那些人说道:“都住手!”
    木子叶一把将他抓着的那个男子推倒在了地上,剩下的男子也都退到了车边上,那胖乎乎的男子继续说道:“走!”
    说完也不看林海和木子叶,而是又钻回了车里,这几辆车子很快就开走了。
    前后也就不到三分钟的时间,这冲突就完了,林海回身立马冲着木子叶竖了个大拇指,不过木子叶压根儿就不想理会林海。
    “你可真厉害。”刚才他也算是第一次和木子叶并肩战斗了,说实话这种感觉还挺不错的。
    “我用不着你夸,告诉你,我最恨的就是这些见色起意的男人了。”
    “额……那你恨我吗?”
    “当然恨!我恨不得把你生吞活剥了!”
    林海立马说道:“我可和那些人不一样。”
    木子叶没吭声。
    林海也没打算继续和木子叶拌嘴下去,因为这样是没意义的,同样的话他们已经争论了无数次了……


同类推荐: 神级绿茶修炼手册黑白外室重生十七岁那年夏天只为他折腰重生之美女外交官哥哥太好了怎么办酒色撩人[快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