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新御书屋
首页乍见之欢 分节阅读_13

分节阅读_13

    2、有读者在文下问了,陈东明那一对是不是太抢戏。
    这篇文我本来打算的就是双线写作,两对cp,故事之间互相关联,却又独立开来。两对的风格很不一样,挺考验功力的,有读者担心会乱,我只能保证慢慢写,尽量不乱,希望能写出好看的文来。
    毕竟每一次开文都写得差不多,也挺没劲的,来点新鲜的东西尝试一下嘛。
    嗯,就这样……码字去了!!!
    后来陈东明觉得,把许明悦放在他视线可见范围内是错误至极的一件事情——他时不时,就要抬头看两眼许明悦,严重扰乱了正常工作。
    许明悦表面上倒是淡定下来,做着那份翻译。其实她的心里已经千万头草泥马崩腾而过——真心太难翻,陈东明把这份文件交给一个刚刚入职的新手,真的不怕出什么问题吗?她几乎是熬到下班时间。
    五点钟一到,许明悦合上文件,收拾好,装进包包里。陈东明说周四要用,她估计得自己回家加班赶出来。
    公归公,私归私,她既然和公司签了合同,就要好好做事。当然,也要为自己争一口气,当年她过专八,可是考了全班最高分!
    “陈总,没事的话我先走了?”从小隔间里出来时,许明悦已经恢复了平静,拎着包包,口气淡淡地跟坐在桌后的陈东明说。
    陈东明恶趣味发作,偏不让她顺心。他的手指轻敲桌子,“哪有老板还在加班,员工先走了的道理?回去等着,跟我一起下班。”
    出乎意料的,许明悦没有气急败坏,反而转身回了办公室。
    陈东明像是一拳打在棉花上,心里没什么成就感。
    许明悦是想明白了,识时务者为俊杰,自己别跟他对着干,免得以后他给自己小鞋穿。有一种人就这样,你越反抗,他越兴奋,你没什么反应他也没劲儿了。她估摸着陈东明就是这类人。
    陈东明等到五点半才结束,他走的时候敲敲许明悦隔间的门,“可以走了。”
    公司里人已经不多,两人一同乘电梯下去。电梯门一开,许明悦就打算出去,和他分道扬镳。
    “慢着。”陈东明叫住她。
    又什么事?!许明悦停下脚步,直觉感到背后一寒。
    陈东明幽幽地说:“手机被你摔坏了,就不打算赔了么?”
    “赔。”许明悦咬牙切齿地憋出一个字。
    “走,先一起吃个饭,再去看手机。”陈东明习惯了发号施令。
    许明悦的内心是拒绝了,跟陈大少爷一起吃饭,指不准自己会呕出来,“我不饿。”
    “我饿了。”陈东明撇撇嘴角,“要是饿得我不高兴……”
    “行行行吃饭。”许明悦敷衍他。
    因为是奔着买手机去的,他俩去了附近的商城,陈东明挑了一家二楼的牛排店。许明悦翻了下价目表,内心吐槽无数,他丫的真是不装逼会死!啊啊一个水果沙拉三位数,抢钱都不带这样的!
    陈东明娴熟地切肉,送进口中,顺便给一脸忿忿的许明悦补了一刀:“如果牛知道会被你这样的人吃,它一定死不瞑目。”
    “哟这被谁吃不一样?敢情您的消化系统有特异功能呐?最后还不是变成一坨——”许明悦及时打住,满意地看着陈东明的脸色变绿,他一定脑补了最后一个字。
    吃完两人下楼,进了iphone专卖店。
    营业员给陈东明拿了个一模一样的,许明悦刷卡付款。按下密码、签字的那一刻,她的心在滴血……滴血……
    火速买完新手机,许明悦觉得一阵阵肉疼。她的存款本来就不多,大多数投到她和张铸新房的装修中,前段时间失业还用掉一些。
    一想到和张铸的新房,她又有些心塞——房子是张家父母出首付买的,现房,房产证上张铸一个人的名字。目前付了三个月的贷款,张铸和她一人一半地还。她想着首付没出钱,装修就多出一点钱吧。
    万万没想到到中途出了这样的岔子,简直便宜了张铸,她自己——不想和张铸再纠缠,亏了钱,也只能骂自己是傻x中的战斗机,真是猪油蒙了心才会相信和他能永远在一起。
    许明悦这一下子花掉五六千块钱,赔陈东明一个新手机——她恨极了当时自己一时冲动。砸得是爽,悔得肠子都要青了。
    她摸摸鼻子,想把损失降到最低,“那你把旧的给我,我修修,还能卖个好价钱。”
    陈东明“哼”了一声,傲娇得很,“不行,你不能随便卖。”一想到他用过的手机,不知会被卖到什么乱七八糟的人手里,他的心情就不爽。
    “那我自己用,当换了个手机,总行了吧?”许明悦没好气地说。想想她也确实该换个手机了,大学毕业时换的手机用到现在,磨损也挺严重的。
    花钱修个iphone6,总比买个新的划算。
    陈东明听她这么说,心情不错:“送你回去?”
    “不用了不用了,地铁不堵车呢,速度快,”许明悦现在简直对这座瘟神避之不及。
    陈东明也不强求,开着车自己先走。
    许明悦挤地铁回到家时,一身汗。周梓宁不在,她打电话过去,“宁宁,你在哪儿?”她想着如果周梓宁回家的话,她就开始烧晚饭。
    “噢,明悦,我忘记跟你说,晚上不回家吃,”周梓宁犹豫了一下,“我和清和在外面,应该回来得比较迟。”
    周梓宁想着,难得一次约会,她可不想草草结束。
    她打电话给顾清和的时候,心里还有点小鹿乱撞的感觉,毕竟这是第一次主动约男人出去玩。她羞涩地开口:“顾清和,晚上有空吗?我们一起出去吃个饭?”
    “行。”顾清和爽快地答应。这段时间,他对周梓宁的感觉很不错。周梓宁是个知进退的女孩子,她很乖,不麻烦,说话温柔,很细心,不见面的话会每天晚上定时打个电话过来。顾清和把九点钟到九点半空出来,特地为了接周梓宁的电话。
    有时候他的话不多,可是听她讲讲学校里的事情,也挺有趣的。她时不时地会反馈顾一澈在学校的表现,惹得一澈愁眉苦脸,“怎么办啊,周老师和叔叔在一起了,我以后就完蛋了!”在家里有叔叔管,在学校有周老师看着,再也没有自由了!
    听她讲这些的时候,顾清和有前所未有的耐心,和温柔。他觉得现在这个状态挺好,他和梓宁的感情,应该会稳定而和谐。
    今晚上的约会也是如此。
    周梓宁穿着粉红色的宽松t恤和牛仔短裤,显得青春无敌。顾清和则在心中补了一句,周老师除了腰细,腿还又长又直。身材确实是极好的。
    两人都没开车,见面之后,顾清和拉过周梓宁的手,“走,我带你去一个特别的地方吃饭。”
    他这个动作做得极其自然,水到渠成一般。
    周梓宁纤细的手被他的大掌包裹着,有些温热的、粗粝的质感,却倍感安心。她偷偷笑了一下,又觉得要矜持,抿了抿嘴唇。
    顾清和把她带到公交车站,解释道:“有些远,要乘公交车。”
    “嗯。”周梓宁点头。
    下班高峰期,车上人很多。上车的时候很挤,周梓宁站在前门口,顾清和利索地投进四个硬币,然后将她轻轻一推,走到里面去。
    周梓宁很久没有挤过公交了,上一次的记忆还停留在大学期间,和室友一起出去玩时,踩着高跟鞋站四十分钟的公交车,累个半死。
    她知道顾清和不缺钱。能和陈东明、邵捷这些人混在一起,称兄道弟,怎么可能缺钱?但不管是坐在豪车内飙车,还是挤公交,这个男人都神态自若,一身轻闲。
    顾清和的左手臂堪堪环住周梓宁的肩膀,右手拉着公交车吊环。司机踩油门有些急,周梓宁在惯性作用下,一个趔趄,刚刚好好跌入后面的顾清和的怀中。
    天呐!周梓宁的脸要烧起来了。两层衣物的阻隔,她依旧能清晰地感受到顾清和健硕的胸肌,顶着她的脊背。这种厚实的感觉,只有小时候在爸爸怀里才感受过。
    顾清和此刻倒没有吃周梓宁豆腐的想法,他的手下移,搁在周梓宁腰间,帮她站稳,不然她容易在司机刹车的时候摔倒。
    唔,周老师的腰确实很细。
    周梓宁觉得腰间这块皮肤被灼伤。
    顾清和感受到周梓宁的僵硬,但他没有放开,梓宁大概是不好意思吧。不过这有什么,男女朋友之间不是很正常吗?
    后来车上有了位置,顾清和让周梓宁坐下,自己站在她旁边。
    周梓宁内心升腾起一股叫做安全感的东西。
    到站后,他们又走了一小段路,直到一个脏脏的胡同口,里面的屋子里冒出袅袅炊烟。
    胡同很窄,堪堪容下两个人并排走。顾清和拦住她,道:“你别进去了,衣服干净,蹭脏了不好看。”


同类推荐: 一入梦(H)[HP]Forget窑子开张了(H)江山易改(H)夜长情多今天的少爷也没能下床(H)父欲(H)修罗君子(完结+番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