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新御书屋
首页雾都侦探 第六百三十三章 计划

第六百三十三章 计划

    到了晚上九点半,从晚餐吃到宵夜的昆塔终于是见到了梁袭。
    梁袭先和老板招呼菜,点名要冰可乐。没办法,在巴西烤肉小店要一壶红茶显得自己太装,虽然梁袭确实想喝红茶。
    “这么久?”昆塔阴沉问,他已经酝酿好了梁袭到时候自己应该表现出何种让梁袭心虚的情绪,整整酝酿了两小时。
    梁袭没撒谎说自己没看见条子,而是道:“家有美妻,不能和你们单身狗比,说走就走。”浑然不在意昆塔态度。
    两人不尴不尬的聊着,菜上来后梁袭才开始说事:“货车司机应该是专业人士,或者是心理素质极强的退伍士兵。”
    昆塔问:“有可能是现役吗?”
    “有可能,但我认为对方不敢再用现役。上次是逼于无奈,一旦A4纸到系统中,刀锋当时就能将沉默者B计划暴雷。”
    昆塔不明白:“那怎么查?”
    梁袭道:“三个方向,第一个方向是设备,货车司机落海之后,很多眼睛和枪口盯着,他最少要潜水游动超过五百米,在没有任何辅助设备情况下基本不可能游那么远。根据安保公司和波比直升机提供影像,当时波比的直升机正返回伦敦,恰巧就在附近。直升机驾驶员非常肯定,三公里直线距离内没有任何船只。”
    昆塔点头道:“水下推进器。”特工和特种作战人员对这款设备一点都不陌生。使用人员在水底可以驾驶设备推进,不仅可以运人,也能运输重装武器。还有一种用于泅渡潜入,几个人利用一台设备缓慢的在夜间朝目标行进,可以有效保留体力。
    梁袭道:“此外还有潜水设备,包括氧气在内。凶手在动手时已经想到撤退计划,即使把我们的车撞到海里,他也要把货车开进海里。据我所知,水下推进器不属于正常民用设备,可以通过网购获得,但是质量差,安全性差,潜渡的距离有限。”
    昆塔道:“一台普通版蛙人水下推进器市场价大约是15万欧元,但并非没有在民用领域上使用。海上钻井平台,勘探船只,搜救船只都可能配备水下推进器。”
    梁袭道:“重点在整个刺杀行动是临时计划,我想不到有一个正常的民间机构会配备这样的设备。”
    昆塔道:“在布来顿西面海滨有一所普利茅斯海军基地的蛙人训练中心,这个训练中心还负责给特种小队提供深海泅渡训练,河流夜渡训练。日常训练人员和训练中心工作人员大约三百到四百人,你所说的设备这个训练中心有,并且非常常见。训练中心距离你遇袭地点不过25公里。”
    梁袭道:“如果有高级军官可以拿走一套设备吗?”
    昆塔回答:“可以,不过需要验明身份,并且签字。可问题在每天有很多人签字领设备,每次训练可能用不到推进器,但不能没有。”即使是专业蛙人在海中游一百米比泳池中游一百米要困难的多,他们工作很重要一点是保持体力。使用推进器游一百米,只需要花费几个指头的力量。
    昆塔介绍了这家训练中心,每一组教官三到五人,负责一个训练单位。教官借的不是推进器,而是一辆训练车,训练车上满载了氧气瓶,潜水服和水下推进器等。在室内完成一定训练后,训练单位携带训练车根据项目不同出海或者是出河。
    昆塔道:“要查到是谁干的,首先要清点所有设备,发现失踪的设备,再调阅记录找到训练单位,这时才能确定涉桉人。不过这么查下来,月球都知道我们在追查设备。最好办法就是监视训练中心,迟早会有人发现少了推进器,由训练中心追查,不知道要多久。第二个方向呢?”
    梁袭道:“第二个办法是查人,我认为凶手应该是退役或者在役士兵。”
    昆塔道:“在役士兵失踪肯定要活见人,死见尸。除非是在度假,否则当天点名发现不在,就会启动程度进行调查。我好像没有发现动静,我会留意,但我相信应该不是现役。”
    “前面我已经说不是现役。”
    昆塔一头黑线,不和你计较,否则显得自己没格局和没学问,道:“非现役就麻烦了。第三个方向呢?”前两个调查手段都很难办。
    梁袭道:“船只。”
    “船只?”
    梁袭道:“当时在附近海面的船只一共有十五艘,接应船应该是看见直升机后才决定抛弃凶手,因此只要调查清楚这十五艘船的信息,就可以知道哪艘船和总参或者总参的人有关联。”
    昆塔慢慢点头,思考良久:“我的权限触及不到这块区域。”
    梁袭道:“布来顿警局肯定也会调查船只,他们会向mi5申请,调查伯爵长子在海外资料。你是负责国内外沟通部门的主管,当然要询问他们什么原因调查血月伯爵,并且需要他们提供一定的线索证明调查必要性。只要你提出针对性的要求,就能接触到这些信息。你再把船只信息提供给我,由我结合安保公司、波比直升机拍摄到的画面进行分析。”
    昆塔担忧问:“有人知道你有这么画面视频吗?”
    梁袭道:“有人知道,但我信得过他。”梁袭请保镖长帮助自己处理这件事。保镖长告知梁袭,安保公司的视频他不敢动,怕被人怀疑,其次警方已经向安保公司要了视频资料。自己家的直升机拍摄的资料很齐全,对警方称直升机当时没有开启拍摄系统,后来才开启。只给警方提供了下午的视频。上午的视频已经保镖长拿走,保镖长保证直升机驾驶员是值得信任的一个人。
    昆塔听完,挺佩服这小子有这么细致的心,道:“好,有消息我就联系你,估计一到两周时间。”
    “一个月也没关系,安全第一。”梁袭认真道:“这只恶魔一根手指可以随便碾死我们。”
    昆塔道:“我认为这个想法本身就有问题,问题源于你内心的恐惧。你听我给你分析,你要说马尔这伙人多不多?就算他们是脑残傻X,一千个人中只有一个,六千多万英国人怎么也有六万多人,再分开年龄层,20-40岁的怎么也有6000多人,排除性别,算上服役比例。20-40岁中马尔这类现退役的英国人最少有500人。因此要召集马尔这类打手没有问题。”
    昆塔道:“第二类就是贝斯塔和丹尼,国警主管,宪兵成员。请问他们为什么为深渊恶魔卖命?因为钱,因为忠诚。两者的区别在于前者是临时派遣,后者是长期蓄养。他们确实掌握了很多资源,但他们也同样处于被监管之中。我认为深海恶魔掌握的黑色资源并不多。”
    梁袭道:“你说的没错,但是你忘记了一个团伙。”
    “什么团伙?”
    梁袭道:“孤老会。深海恶魔知道自己有官方身份引人注意,知道自己受到监管。在上一次中他被迫派出了贝斯塔他们,结果险些翻船。接下来发生什么事?孤老会的事情解决了,因为深海恶魔给他们提供了合法身份。深海恶魔是大善人?不,他不是。为什么我们掌握的一名孤老会成员恰巧持有英国身份?”
    昆塔吸口冷气:“你意思是,包括袭击你在内的杀手是孤老会的人。”
    梁袭回答:“不,袭击我们的不是孤老会的人。”
    昆塔不解:“为什么你这么肯定?”
    梁袭道:“因为接应船只抛弃了杀手,孤老会不会抛弃自己的兄弟,这是他们凝聚力的来源,也是他们的软肋。我只是告诉你深海恶魔在狗急跳墙时候,他拥有使用孤老会武力的能力,所以我们做事必须非常小心。”
    昆塔沉思片刻,半信半疑:“这伙人真的来英国落地生根?”
    “也不全来吧?”梁袭不太肯定:“要持有英国本土身份,首先英语得合格。英式英语现在并非主流英语,通过对话容易出现破绽。”英语这玩意带有味道,有印度咖喱味的,有泰国嗲味,有澳洲土味等等,要冒充美国人很容易,因为美国是移民国家,什么人都有。要冒充英国人有一定难度,为了掩盖破绽,最好办法就是为目标构建一个海外背景。因为在海外生活多年,所以目标语言与土着有区别是很正常的一件事。”
    昆塔道:“我不喜欢这样。”
    “哈哈,看来你也是保守派,不过英国人被誉为欧洲最保守的人。”梁袭道:“你是不是对我也有意见?”
    昆塔道:“不,我的保守不是那个意思。”昆塔的想法代表了相当一部分英国人的心态,简单而言就两句:精英来,垃圾滚。核心原因不是因为势利,而是因为精英和精英的后代很容易接受和融入本地文化、生活和社会中。这也是英国才接收两万难民的原因,即使相对其他国家来说数量已经很小,但英国国内却是反对声一片,这也给了英国脱欧创造了群众基础。因为此,在接收难民问题上英国非常消极,只不过在欧盟强压之下只能服从大局。
    新闻采访时,有难民认为英国条件不好,网民几乎一致让他们滚。
    梁袭让昆塔查一下伯爵长子,这种事不仅可以干,而且必须干。在米利特出面情况下,梁袭不好再找司法部门人员协助查桉,于是找了半司法半情报机构的昆塔帮忙,是一个非常合理的方法。此外,如果梁袭就这么当甩手掌柜,把桉件交给布来顿警方,反而不符合其睚眦必报的人设。梁袭查伯爵长子呼应了他和布来特警探所说的信息,如果深海恶魔刻意注意事件后续发展,会知道梁袭的怀疑目标只是伯爵长子。
    梁袭闲聊问:“你两位兄弟呢?”
    昆塔道:“他们在剑桥郡重新买了一个农场,不会再犯罪。他们养狗,养羊,上个月我去看望他们,他们正在考虑养几个孩子玩,想将他们的几十年的经验加上本领全部教给孩子们。”
    “哇,新孤老会。”梁袭笑。
    昆塔若有所思:“喂,能不能把孤老会办了?”
    梁袭道:“挖出深海恶魔,孤老会的人跑不掉。”
    昆塔道:“不,我觉得深海恶魔和孤老会是合作关系。如果深海恶魔通过洗白的人来控制孤老会,无异于与虎谋皮,这不是一个聪明人的做法。芬妮怎样?能从她入手吗?”
    梁袭斟酌许久:“我一直想拉锤石入伙,如果有锤石的帮助,我们做事会很有条理。出了问题,或者没出问题顺利完成工作后,我们再把锤石卖掉。可惜晚了一步,如果早半年,在芬妮还需要锤石来威吓坏人时,我们把锤石挖出来,那芬妮和孤老会的处境就会非常艰难。不至于吧?孤老会也没多少人,就算全部散到英国,也不是多大的事。”
    昆塔道:“但是这些人随时可能联合在一起,他们凝聚力很强,同伴之间互相信任,愿意为了对方赴汤蹈火。这类人属于法律无法约束和限制的危险人群,如果一个人不敬畏法律,那他会做出很多坏事。此外这伙人本来就不是什么好东西,小偷,杀人犯,绑架犯,抢劫犯,条皮客。”
    “不着急,一件事一件事处理。我们先搞定手头最重要的事,说不定我们没有机会去考虑太多事情就横死街头。”
    梁袭这话让昆塔有所触动,看了梁袭一会:“不会的,你是个好人。”
    梁袭有些尴尬,笑道:“好人吗?呵呵。我接个电话。”
    “哈喽。”
    “嗨,侦探。”
    梁袭觉得声音耳熟,想了一会,试探问:“温蒂?”
    “是我。”温蒂声音显得很高兴。
    梁袭问:“干嘛?”
    温蒂道:“我在你侦探社等你半天,你去哪了。”
    梁袭道:“我已经改行了。”
    温蒂道:“楼下服务员不是这么说的。”
    梁袭无奈问:“有事?”
    温蒂道:“周末是我十周岁生日,在我家将举办一个盛大的派对,你是我邀请的唯一一个大人。”
    梁袭:“我非常荣幸。不过我周末很忙,没有时间参加你的派对,我很遗憾。”
    温蒂失望道:“是吗?好吧,再见侦探。”
    “再见。”
    “我还是希望你能来参加,我不介意你带女伴。”
    “知道啦,再说吧。”不耐烦的态度。
    “哼!”还是那么坏。
    梁袭拨打波比电话:“你手头有没有把妹用的派对充气城堡之类的东西……温蒂生日,人不到礼物到嘛……你来安排?牲畜,她才10岁……回头见。”奇怪,这货在干什么?面对自己不穿衣服的挑衅,竟然没有一句反击话而直接认怂。


同类推荐: 这只老公很黏人邻居小姐姐我有美颜盛世[快穿]邪王嗜宠:神医狂妃哥哥太好了怎么办神级绿茶修炼手册软萌宿主被病娇大佬捡走了清穿之祸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