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新御书屋
首页女皇宫中签到十二年,我被逼出世 第八章 语落花

第八章 语落花

    转眼间,时间便过去了四个月。
    在这段时间内,君星尘的生活单调且充足。
    他每日睁开眼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去御药房签到。
    签到过后,便是浇灌神落花的工作了。
    君星尘将其当成了肉身苦修,四个月的时间,使他的肉身力量日渐增强,已经不会再出现像之前那样半死不活的状态了。
    而傍晚时分,他回到离月宫,先是演练剑法,或者是让悠比来当对手,增加实战的经验。
    他现在空有力量,但是却没有经历过真正的生死之斗,日后与实战经验丰富者战斗时,难免会吃亏。
    他清楚这是他的短板,因此也让悠比真正地放开手,途中自然受了不少伤。
    不过,这些伤势在极魂丹的强力药效之下,没过多久便痊愈了。
    每次,他都是待得精疲力竭,伤痕累累之时才会停下来,服用极魂丹,在提升自己的精神力的同时来恢复伤势,然后运转圣月乾坤诀,增强起本身的武道实力。
    四个月的时间,使他的武道修为达到了炼体六层巅峰的地步,而精神力也同样达到了凡品初阶的巅峰,两者皆是仅差一步,便可破入新境界。
    原本,他想一鼓作气,使武道与精神力同时踏出那一步。
    可奈何天不遂人愿,四个月后,终于有麻烦找上了门……
    离月宫内。
    此时,已至寒冬。
    夜色如墨,雪花飘落。
    一道单薄的身影立在院落之中,双目紧闭,一动不动。
    刺骨的寒风呼啸而过,他身上的白衣猎猎作响。
    院中早已是一片银装素裹的世界,足有半尺之厚,然而白衣身影上竟未曾沾到丝毫的雪花。
    某一时刻,天际之上有着一道六角形的雪花飘落而下。
    但是,就在即将落在白衣身影上时,只见他霍然睁目,手掌急速摸上剑柄,随后银光一闪,雪花顷刻间一分为二。
    这道身影,正是那苦修了四个月的君星尘。
    君星尘并没有将无名剑收回剑鞘,而是剑尖斜指地面,喝道:“出来吧!”
    没有人回应他。
    “既然喜欢鬼鬼祟祟,那我就满足你,让你变成真正的鬼!”
    君星尘眼神一厉,精神力铺天盖地般的席卷而出,游荡在院落之中。
    四个月前的他,精神力也就堪堪能延伸到一个房间那么大,而现在,铺满整个离月宫不在话下。
    就在刚才他出剑的时候,突然察觉到有一丝异常的波动,因此才会如此。
    “想要满足姐姐?那你这小身子骨可不行哦!”
    一道如鬼魅般的倩影突然现出身来,咯咯一笑。
    那道倩影是一个二十三四岁左右的女子,唇红齿白,一袭紧身黑衣勾勒出高挑动人的曲线。
    只见她望向君星尘,就像是在看一个待宰的羔羊一般,红唇微挑,道:“你武道虽废,但是剑法似乎不赖,感知力也还挺敏锐,不过光凭这些,可无法在姐姐手中保住你的性命!”
    话音刚落,语落花便欺身上前,手中利刃闪烁着寒光,向着他的要害位置刺了过来。
    君星尘侧开身,虽然他的反应异常迅速,但却还是没有完全躲开,利刃贴着脸颊而过,留下一道浅浅的血痕。
    “居然是炼体十层?!”
    他脚尖一点地面,身形极速后退,心中暗道不妙。
    四个月前的冷峭男子,不过才是练体八层的实力,而如今却是直接来了个炼体十层的,这可真是看得起他!
    若是寻常炼体六层巅峰的修士,遇到炼体十层的女杀手,估计会丝毫反抗之力都没有,只此一击就会被杀掉。
    毕竟修为差距太过巨大。
    而他,虽然仗着精神力的优势,险险躲过了先前的那一击,但依旧不可能是她的对手。
    “放心,虽然上面的命令是让我毁尸灭迹,但是看在你这么乖的份上,姐姐不会那么残忍的。”
    语落花伸出娇嫩的粉舌,舔了舔手中利刃上的血液,笑吟吟地道:“我会把你身上最重要的部位切下来,留作纪念的。”
    一阵微风吹过,君星尘感到下身一凉,心中恶寒。
    “我很想知道,究竟是谁派你来的?”
    他想要拖延住时间,悠比那货又去偷食物了,若是可以撑到它来……
    “这是一个秘密哦。”
    语落花将手指竖在嘴唇上轻嘘了一声,似是洞悉了君星尘的想法,一步步接近着他,道:“我知道你在拖延时间,想要等到那只狐狸回来,不过没有用,我不会给你机会的。”
    “星雪破!”
    语落花轻喝一声,灵气顺着手掌汇聚到利刃上。
    顿时,利刃上结满了冰霜,一股异常浓郁的森寒之气扑向君星尘。
    见状,君星尘眼神一凝,无名剑划过一道奇异的轨迹,匆匆斩了上去。
    锵!
    利刃与无名剑接触的刹那,一道金铁相击的声音响彻。
    君星尘只感觉一股大力袭来,手臂都快要断掉一般,向后滑行了十数米,才堪堪稳住身形。
    “这是……”
    他闷哼一声,半跪在地上,嘴角流下一缕鲜红,他望了望自己有些发抖的双手,感到浑身冰凉无比,就连呼出的气体的也充满了寒气。
    “你武道没有被废?”
    语落花眼中闪过一道异色,只有跟君星尘交过手之后,才能看出他的真正实力。
    不过她也就只是惊了一瞬,毕竟君星尘的武道修为也不过才炼体六层巅峰而已,根本翻不起什么大浪。
    “寒气入体的滋味如何啊?”
    语落花掩唇笑着,款步走来,居高临下地望着他,挺了挺胸前的双峰,道:“是不是很冷啊?来,姐姐这里可是温暖无比。”
    君星尘对她的诱惑无动于衷,心中运转起了圣月乾坤诀,想要将那在经脉中肆虐的寒气驱逐出体外,但是效果却微乎其微,使他暗叹一声。
    “真的是好俊俏的少年啊。”
    语落花忍不住俯身摸了摸他的脸颊,似是有些喜爱,又有些惋惜。
    “那能别动手杀我吗?”
    君星尘挤出一抹勉强的笑容,问道。
    “那可不行!”
    语落花的回答是否定的。
    大雪停了,乌云散了,一轮银色月光洒落而下,照在姿势不一的少年与女子身上。
    只不过,二人都没有发现的是,那月光在接触到少年的身体时,竟被他缓缓地吸收而进,身上的气势也在节节攀升着……


同类推荐: 风流逸飞精灵之少年大蛇丸恋者同途神龟大人吸猫记恶犬有个坏主人听说你们都想攻略我神级穿越者超级玄师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