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新御书屋
首页诸天长生主 第39章 终别

第39章 终别

    “阿辰,你真的要离开吗?”九叔沉吟问道,心中默默一叹。
    他早猜到,任家镇留不住秦辰这条真龙。
    但他没想到这么快,秦辰就提出来了。
    天下无不散宴席,终究是到离开的时候了。
    “阿辰,可以……不离开吗?”九叔突然说道:“我知道这很自私,但你离开就是损失。”
    他怕秦辰一去不回,也怕秦辰出事,更怕再也见不到他。
    难得收到一个好徒弟,天赋、品行各方面都不错。
    他不放心秦辰独自闯荡,虽然他现在已是阴神圆满,也是一位茅山天师。
    秦辰身体一顿,他又不是草木,又怎能无情呢。
    这五年多的时间里,他受九叔照顾颇多,不管是修行上,还是生活上的事情。
    都让他很期待。
    他也曾想过,就这样日复一日地修行下去,用水磨的功夫打破阳神门槛。
    但,九叔就是前车之鉴。
    他想长生!
    “师父,对不起。”
    秦辰愧疚道:“弟子不能奉养,心愧不已。”
    一边是授业恩师,另一边则是终极目标。
    求大道,问长生。
    他需要去寻找不同的道,追求不同的差异化仙道。
    九叔这里已经没可能学习,他便想离开,去他处看一看。
    好一会儿。
    九叔才问道:“准备什么时候走?”
    他心绪复杂。
    有不舍,也有苦涩。
    秦辰顿了顿,“还没想好,这几天先跟大家说说。”
    他要离开是一件大事,自然要提前说一说。
    接下来几天。
    义庄的伙食莫名好,秋生和文才也早知道秦辰要离开。
    他们皆有不舍。
    一开始,他们不习惯。
    但现在,已经习惯秦辰的存在了。
    一个天赋好,修为高,会各种法术,懂各样道法,这是一种荣耀。
    这一日。
    秦辰对九叔、秋生、文才三人说道:“师父,二位师兄,我明日便要离去了。”
    多留只徒增伤感,增些无奈之感。
    秦辰意已决,“求道路漫漫而修长,阳神陆地神仙非虚假,长生仙路未尝不敢想。”
    此言一出众人皆惊。
    九叔他们这才恍然,原来秦辰竟有这般志向。
    求道,长生!
    九叔自愧不如,黯然感叹,“阿辰,你有如此志向,为师岂有不支持之理,望你多回来看看,这里永远是你的家。”
    他倒是想挽留,可听到秦辰的话后,却也只能无奈苦涩一笑。
    求道问长生,他都想。
    可求不得。
    九叔叮嘱道:“阿辰,长生路漫长且难,若走不通,可随时回来。”
    他不好劝说秦辰。
    只好为其免除后顾之忧。
    紧接着。
    旁边的秋生也说道:“阿辰,原来你的理想这么伟大,我还是狭隘了。”
    他志向不高,也不伟大。
    只求风光一世,娶个漂亮妻子就行。
    还要有钱。
    任婷婷就很符合标准。
    可惜人家无情。
    “师兄,你其实天赋不错,努力修炼未必不能成为茅山天师。”
    秦辰鼓励道:“自上次实验后,你已初步凝聚阴神,身怀法力,有无上神通道法伟力,种种修行一目明通,他日若能阴神圆满,茅山天师自成。”
    当然,前提是秋生改掉懒的毛病。
    说完秋生后,秦辰转向一旁的文才,“文才师兄,你虽天赋差,但经阴气实验后也初步凝聚出阴神,往后更是要勤奋修炼才行,需知勤能补拙……”
    一番叮嘱后。
    他最后才将目光转移到九叔身上,“师父,天下无不散宴席,弟子一定努力修行不辜负期望,也会时常回来看看。”
    说完话后,秦辰便转身进屋。
    明日要走。
    今日,他就得收拾东西了。
    其实也没什么东西。
    几件衣物,几本老旧的书籍。
    一把雷击木剑,一把精铁长剑。
    前者可降妖除魔,后者可除恶为善。
    收拾妥当后。
    他便盘坐调息,开始修炼起来。
    《茅山真经》里的修炼法门运转,一道道法力如筷子般在体内经络游走,不断熟练,提升纯度。
    修行是一件很漫长的事情。
    需要不断采纳灵气,搬运打磨法力,熟练法术等。
    繁琐,且复杂。
    “可为求道长生久视,就必须走下去。”秦辰心想着。
    秋生和文才那样的人,就很明显是不想长生久视的。
    他一遍又一遍地打磨着。
    哪怕明天即将离开,也辛苦修炼着。
    这是九叔都佩服的地方。
    别人不会有这种毅力,也不可能有这种恒心。
    唯独秦辰不同。
    站在窗边,九叔眼神里尽是不舍之意,“阿辰,希望你这一去能找到突破阳神的办法,希望你能梦想成真。”
    他只盼望秦辰不要忘记。
    曾经在任家镇上,还有过他林凤娇这个师父就足够了。
    这一晚,秦辰依旧在修炼中度过。
    九叔彻夜未眠。
    他睡不着。
    秋生和文才倒是睡得轻松,仿佛不关他们的事一样。
    早早就睡去。
    次日。
    一大早。
    秦辰就起来了。
    运功完毕后,文才已经把早餐做好。
    各自一碗面。
    四个人默默地吃着,谁也没开口说话。
    似乎怕打破这突如其来的宁静。
    但,终归是要被打破的。
    “师父,一会儿……我就要走了。”
    秦辰突然说道:“您还有什么需要交待的吗?”
    九叔摇摇头,却还是问道:“阿辰,你准备去哪里?”
    秦辰一顿,“先去四目师叔那里看看吧,这些年每一次路过咱们义庄的时候,他都会邀请一回,不好拂他意。”
    这是早就决定的事情。
    五年多来。
    四目走南闯北不知赶多少尸。
    他路过任家镇的时候,就会一直邀请秦辰过去。
    九叔点头回应道:“也好,你四目师叔的请神术和赶尸术挺不错的,在茅山众师兄弟中也能排上号。”
    紧接着。
    他又说道:“阿辰,那你要不要等你四目师叔下次过来时,一起过去?”
    “不了。”
    秦辰说道:“师叔已经告诉我地址,就不等他了。”
    天知道四目何时过来。
    更何况,赶尸是一门很费力不讨好的事情。
    他才不让四目占便宜。
    一番坚持,九叔终究不再劝,“阿辰,路上小心。”
    “好!”
    秦辰恭敬地在九叔面前磕下九个头,背着行囊便走了。
    义庄,他生活了五年。
    终于该离开了。


同类推荐: 风流逸飞漫威魔法事件簿精灵之少年大蛇丸恋者同途神龟大人吸猫记恶犬有个坏主人听说你们都想攻略我神级穿越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