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新御书屋
首页诸天长生主 第46章 一休

第46章 一休

    隔壁屋内。
    一休大师正在做功课,敲着木鱼,心里觉着有点奇怪,“今天那臭道士居然没嫌声音吵,奇怪啊。”
    往常四目可不是这样的。
    今天就很怪。
    “难道他改性子了?”
    一休大师眉头暗道:“可他四目不像是这种人啊。”
    作为多年的老邻居,他非常清楚四目老道士的性格。
    这老道士一天不打,就要上房揭瓦,他可不是什么好人。
    今天很奇怪。
    正疑惑时,却看到四目的徒弟家乐过来了。
    “见过大师。”家乐连忙道:“怎么没有看到箐箐啊?”
    难道出去了?
    一休大师老脸一黑,“你找她干嘛?”
    他神色警惕,“家乐,我可告诉你不要对箐箐有什么想法啊。”
    “是,我听大师您的。”
    家乐嘴上答应得挺快,心里倒是不这样想。
    答应就怪了。
    他心里忍不住暗道:“这荒山野岭找一个姑娘不容易,找一个漂亮姑娘更是难如登天,我才不答应呢。”
    大好机会不能浪费了。
    “大师……”
    家乐顿了顿继续说道:“我师父请您和箐箐过去吃饭了。”
    “哦?”
    一休大师脸色一正,却随即又狐疑起来,“你师父生病了?”
    “没有啊。”家乐不明所以,“我师父好好的,身体可健康了。”
    闻言,一休大师瞪眼道:“既然没生病,那他请我过去吃什么饭?”
    莫非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还是脑子抽风了。
    他总觉得很不对劲,四目不是那种请客吃饭的人。
    至少,对他不会。
    “额!”
    家乐连忙解释,“大师,今天家里来客人了。”
    “原来如此,是谁啊?”
    一休大师好奇问道:“你师父还有朋友,他这种人居然有朋友?”
    很神奇。
    家乐:“……”
    他赶紧又说道:“大师,是我林师伯的弟子,是我们茅山同派的师弟,看师父很在意那位师弟。”
    “哦?”
    一休大师眉头一挑,“这种怪事倒要去看看,你师父应该不会是脑进水了?”
    家乐一脸沮丧。
    他不好接话,如果被四目听到。
    不死也要脱层皮。
    那就惨了。
    “大师,带上箐箐走吧。”
    家乐催促道:“师父说,今晚要给秦师弟接风洗尘,所以很丰盛。”
    一休大师连忙就喊道:“箐箐,收拾下去隔壁屋吃饭了。”
    今天还有人管饭。
    他只道是木鱼没有白敲。
    也终于能混口饭吃了。
    不错。
    蹭饭这种事他最喜欢干了。
    他叫上徒弟,跟在家乐身后就朝隔壁屋走去。
    以前,他是主动过来。
    没多少傲意。
    但现在,他很得意。
    看吧。
    你四目叫我过去的。
    他得意洋洋,“家乐,你师父今天很高兴?”
    “是啊。”
    家乐一五一十地说道:“自从秦师弟来后,他就高兴得快要跳起来。”
    自家师父好像得魔怔了。
    家乐也想不明白,明明自己才是四目的徒弟。
    自秦辰一来,一切好像就变了。
    似乎……
    秦辰才是其徒弟。
    而他只是抱养过来的。
    “那就好。”
    一休大师突然点点头。
    他心中已有计较。
    不一会儿。
    三人来到四目的家中,大厅很宽敞。
    一休大师不客气地坐在椅子上,“道士,你请贫僧过来可有要事?”
    四目:“……”
    这和尚,傲气不小啊。
    他面皮一阵抽搐,心道:“要不是阿辰过来了,你这和尚能安稳?”
    不得被自己揍死!
    在秦辰面前,他不好意思板着脸,“和尚,你吃饭就吃饭,问这么多做什么?”
    有饭吃就不错了。
    四目心想:“我能在关键时刻想到你,就说明我对你还不错。”
    否则,连吃饭的机会都没有。
    箐箐和家乐坐在旁边,再过去就是秦辰了。
    一休大师一边动筷吃着,一边问道:“道士,你不准备介绍一下这位小兄弟吗?”
    说话间,他朝秦辰看了看。
    余光还打量起来,似乎在观察着什么。
    秦辰面带微笑,给人沐浴春风一般,仿佛是一位风度翩翩的少年郎。
    很有礼貌。
    四目冷哼一声,“和尚,你可听好了。”
    他继续道:“阿辰本名秦辰,乃是我林师兄的得意弟子,天赋绝世,你羡慕吗?”
    一休:“……”
    羡慕个锤子。
    他真想一巴掌拍在四目的老脸上。
    等四目说完后,他才没好气地道:“又不是你徒弟,你得意什么?”
    搞得像是你四目的徒弟一样。
    更何况,他看秦辰虽然有礼貌,风度翩翩的模样。
    但却没看出点什么来。
    天赋这种东西,不一定看得出来啊。
    四目虽然被一休说得噎得不轻,“阿辰虽不是我徒弟,但……他是我师侄。”
    也算是自己人。
    一休:“……”
    这回是和尚被噎住,“这位小兄弟虽然面相不错,气质也很好,但天赋……”
    作为相处多年的老友兼老邻居。
    四目哪不知一休要说什么。
    他立即就道:“和尚,你格局小了,阿辰现在已经是阴神圆满的修为了。”
    “啊?”
    一休大师着实被狠狠吓一跳。
    他再次瞪眼望去,“四目,你当真没有开玩笑?”
    他看着秦辰,年纪轻轻约莫有二十多岁的样子,不像是修炼几十年的老怪物。
    这就是一个年轻人。
    “我能开玩笑?”
    四目道:“阿辰天赋好,否则,当初也不可能被我师兄收为徒弟。”
    他并未说当初还准备抢走秦辰。
    那天赋,他的都羡慕啊。
    若能有这样一个传人,对每一位传道者来说都是高兴的。
    这时,四目不由自主地想起家乐来。
    同样是年轻人,天赋却相差这么大。
    这个徒弟收得太失败了。
    “师父,你看我干嘛?”
    家乐郁闷地说道:“我天赋是不好,但我很努力,很认真在修炼。”
    闻言,四目差点把嘴里的菜喷出来。
    他淡淡说道:“阿辰每天早中晚都在修炼,你敢说比他还努力?”
    家乐:“……”
    他不敢说话了。
    这确实没法比。
    “嘶……”
    倒是一休大师倒吸一口凉气。
    同时,他也忍不住嘴角继续抽搐起来,“天赋好,修为高,又肯努力,又肯吃苦……”
    这样的修行之人简直太难得了。
    一对比起来,他们的传人真就啥也不是。
    没有可比性!


同类推荐: 风流逸飞漫威魔法事件簿精灵之少年大蛇丸恋者同途神龟大人吸猫记恶犬有个坏主人听说你们都想攻略我神级穿越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