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新御书屋
首页门不当户不对等你压 分卷阅读1

分卷阅读1

    书名:门不当户不对等你压
    作者:慵懒de雪
    进度:完结
    属性分类:现代/都市生活/未定/甜蜜
    关键字:林浩然  方毅  其他
    简介:
    主(林浩然)受仆(方毅)攻
    门不当户不对等你压 上
    1站住,打劫
    我想我是太寂寞了吧,寂寞到居然会纵容一个小鬼欺负我by林浩然
    正文的分隔线
    我皱著眉头看著自己身後不远处一堆挥之不去,驱之不散的尾巴。他们穿得一身黑,看起来晦气极了,我讨厌他们!他们领头的是一个三十出头的中年男人,那是我的管家大叔。我不知道他叫什麽名字,只是我有记忆的时候开始,我就一直大叔大叔地亲切地喊著他。而他脸上一成不变都是严肃的面孔,只是眼睛会眯起来,好像就是他的微笑一样。是父亲对他有救命之恩吧,之後他就一直跟在父亲的身边卖命。
    听大叔说,在我还很小很小的时候,我曾经被绑架过,差点还丢了性命。救回来之後,我的记忆也没了,从那次之後,大叔就被父亲派到了我的身边照顾我。不管是饮食起居还是安全防卫,一点点都安排得井井有条,把我照顾的无微不至。
    我才十五岁,正是叛逆和爱玩的年纪,谁喜欢整天身後跟著一堆形影不离的尾巴。虽然他们是为了我好,是为了我的安全著想。我是不知道我的父亲有多大的事业和多大的财富,但是我的身边根本就是二十四小时都有人贴身跟随和保护的。我就像生存在显微镜下的生物一般,毫无半点隐私可言。
    深深地叹了口气,我朝大叔招了招手。大叔慢条斯理地走了过来,人显得优雅极了!他缓缓地开口,声音总是那麽冷冷的,“少爷,什麽事。”我又深深地叹了口气,“大叔,你能不能让他们别跟著我啊!”我很显然已经估计到他的答案了,果然,他一成不变地说,“少爷,这是为了你的安全著想!”我第三次深深地叹了口气,“大叔,你让他们离开吧!我快疯掉了!”管家大叔的眉头轻轻皱了起来,很认真地想了想,然後转身对那堆尾巴挥了挥手,接著那堆尾巴就快速离开了。
    看著大叔还站在原地一动不动,我知道他是不准备离开了。我小声地央求著,“大叔,你跟远一点。”他点了点头,然後就在我的眼前消失不见。只是那道视线还紧紧跟随,真的很不喜欢!我躲进一家便利店,很想把大叔甩掉的。可是我发现,不管我走到便利店的哪个角落,那道视线就一直跟到哪个角落。
    我认命地拿起一盒糖,快速地到走到收银台结账,接著走出便利店。我将糖放进兜里,望了望天空,时间还早,我不想回家。於是,我便朝回家的相反方向走去。走著走著,越走越偏僻,我困惑起来,咦,这条路我没有走过啊!我似乎能感受身後大叔的眉头越皱越紧了,我笑了起来,安啦安啦,别那麽纠结,就随便走走而已!
    忽然,不知道从哪里钻出来一个又小又矮又瘦的小孩,张开双手拦住了我的去路,他的手上还清晰可见的伤痕累累。我困惑地看著他,这个脏兮兮的小鬼想做什麽啊!只听见张开唇很大声地吼著,“站住!打劫!把你的糖交出来!”我强忍著笑意,嗯哈,光天化日跑到我的面前,拦路打劫我的糖?感觉身後的大叔有越来越近的趋向,我摇了摇头,示意不要紧,不用过来。我倒想看看这个小鬼还想玩些什麽!
    我双手抱肩,轻声地说,“不给又怎麽样呢!”我看起来很弱吗?这个小鬼也就十一,二岁般大,怎麽就敢打起我的主意来!只是,他怎麽知道我身上有糖,他到底是从什麽时候开始跟著我的呢!似乎没考虑过我会拒绝,那小鬼用手抓起了後脑勺,还是很大声地吼著,“此山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想过此路,留下买路财……”听著他不知道从哪里道听途说来的几句话,我直接就笑了出来,“哈哈……”很好玩呢!这句话不是应该在开头说的麽?
    我还是轻声地说,“不给又怎麽样呢!”他支支吾吾半天,说不出个理由,脸越来越红。他恼羞成怒地冲到我的跟前,我好奇地打量著他,很是不解。结果,他下一个动作就拉起我的手,狠狠地咬了一口,还很生气地说,“不给糖就咬你!”我被咬了还傻傻地站在原地没反应过来,倒是身後的大叔走过来,用力把那小孩推开。那个小孩被推了个四脚朝天,眼中却仍是倔强和不甘的眼神,大叔正想过去再给他一拳的。我回过了神,拉住了大叔的手,摇了摇头,小声地说,“算了。”大叔收回了手,点点头。
    从兜里掏出那盒糖,扔到那个小鬼身上,恭喜你,打劫成功了!我看到那个小鬼眼中难掩的喜悦,我的嘴角也轻轻上扬。转过身,又朝相反的方向走去,恩,是时候回家了!大叔还是紧紧地跟在我的身後,不远不近的距离跟著……
    作家的话:
    挖新坑 日更中 欢迎跳
    2一纸契约买终身
    用这种方式得到你或许小人了一点,但是我从来没说过我是君子by林浩然
    正文的分隔线
    回到家里,我直接就走进浴室,褪下身上的衣物。恩,有轻微的洁癖。冰凉的水冲刷著我的身体,太舒服了!当水冲到我手臂上那个牙印的时候,我脑海中又闪过了那个小孩的身影,还有那倔强和不甘的眼神,还有那最後拿到糖眼中的喜悦。
    我轻笑出声,呵呵,这个人太好玩了!感觉身体被清洗乾净,舒爽了,这才伸手关上了水龙头。用毛巾擦拭掉身上的水滴,然後用浴巾包裹起身体,我坐在了大厅。朝著门口喊了几声,“大叔,大叔……”
    不一会儿,他就走了进来,回到家里,他还是一身黑,好像在我的记忆中,我从来就没有看到大叔穿过黑色以外的衣服了。心里突然泛起了恶作剧,如果有天看到大叔穿上深红色的衣服,那会是怎样的画面呢?
    管家大叔看到我失神发呆的样子,冷冷的语调出声询问,“少爷,什麽事。”我回过神,笑了下,淡淡地说,“大叔,不要让那麽多人跟著我行不!”管家大叔摇了摇头,“不行,这是老爷的吩咐。如果你有意见可以找老爷谈谈。”
    我翻了个白眼,我当然知道是我父亲的意思,问题是,我能和他沟通好,我用得著找你麽!深深地叹了口气,我的语气中带了些许的哀求,“大叔,拜托啦,我不要那麽多人跟著。”管家大叔的眉头微皱,声音还是那样冷冷的,著实让人讨厌,不过他的话却让我喜欢极了。“至少要有一个人跟著!”
    我点了点头,这样勉强能接受吧!我知道这个也是大叔阳奉阴违的底线了。管家大叔准备转身离开,我鬼使神差地开口说了句话,“我要他!”我看到了大叔的眉头皱得紧紧的,我想他已经懂了我的意思了,他点了点头,什麽也没说就离开了……
    夜晚,我茫然地望著天花板,难以入眠。我努力的回想著那个小鬼的模样,那个又小又矮又瘦的小鬼。未来的日子有他的陪伴应该不会寂寞了,真是让人期待啊!想著想著,居然睡著了,这是第一次难得的一夜好梦!
    新的一天又开始了,吃完早餐以後,我一如往昔地到学校上课。从储物柜里取出书包,然後走进教室,坐到了自己的座位上。教室里很热闹,学生们有的在交谈著,有的在打闹著,而我,只是静静地翻看著课本,无聊的校园生活啊!
    上课铃响起,教室马上就安静了下来,只有老师口若悬河讲课的声音。我不停地记录著笔记,忽然,“铃,铃,铃”我的手机响了,班上的同学和讲台上老师的目光全都集中到了我的身上。我连忙按下了挂断。看了眼手机,是大叔!该死的,怎麽这个时候打来啊,难道是遇到什麽困难了。
    终於熬到了下课,我拿出手机正想给大叔回拨的。有个女生脸红红的走到我的跟前,把作业本摆到我的眼前,小声的问,“林浩然,这道题怎麽做啊!”我不耐烦的转过头,冷冷地说,“去问老师!”那个女生马上就被我的态度吓哭了!哼,我可没有错看她眼中的爱慕,她也不是第一个被我吓哭的女生了。
    按下了回拨键,通了,我迫不及待地开口问,“大叔怎麽了?搞定了吗?”手机里传来了大叔冷冷的声音,“恩,登记在我的名下?”我笑了起来,“恭喜大叔未婚就有小孩了!”手机安静了下,大叔又接著说,“就是钱有点问题,他们开价高了,都超过我的预期!”我还是笑,“没事,你解决吧,能用钱解决的问题都不是问题。”说完就挂断了。
    在手机的那头,管家大叔正站在一间破旧的屋子前面,身後跟著的仍旧是一身黑的保镖。管家大叔静静地看著那对卖掉自己小孩的父母,冷哼一声,眼中净是鄙夷。管家大叔从律师手里拿出契约书和一张支票,放到了那对父母的面前,冷冷地说,“签了吧,支票就是你们的。如果你们不同意的话……”那个孩子的父亲带著满嘴的酒气急切地开口,打断了管家大叔的话,“同意同意!我们签,这就签!”
    被父母卖掉的那个小孩一点都不害怕和恐惧,只是眼睛瞪得大大的,一眨都不眨地看著管家大叔,什麽话都不说。管家大叔收起了已经签字的契约书,冷冷地对那个小孩说,“走吧!跟好,现在你是我的小孩了……”那个小孩什麽都没有说,只是紧紧地跟在管家大叔的身後。而那对父母,没有半点不舍,把支票举在半空,高兴地喊著,“发财了,发财了……”
    作家的话:
    日更中,求收藏,求票票。这章可能有点心酸,有这样的父母真是,哎,我没有语言来形容了。不管怎麽样,那个小孩以後就走进男猪的世界了,慢慢会变好的!
    3新装,圣诞老人一般的管家大叔
    真好哄,只爱吃糖的小鬼,放心,以後每天都给你一盒糖by林浩然
    正文的分隔线
    放学以後,将书包锁到储物柜,便飞快地赶回家。算算时间,他们应该到家了吧!可能是跑的太过匆忙,一进门就撞到大叔怀里,他扶好我,冷冷地说,“少爷,慢点!”我著急地问,“他呢?”大叔还是冷冷地说,“大厅。”说完便走开了。
    我走进大厅,看到他拘谨地坐著,头低著,不知道在想什麽。我坐到了他的旁边,他抬起了头。看到是我显得很惊讶,倒是没有再拘谨,和我攀谈起来。他好奇地问,“你也被他们买回来的?”我摇了摇头,笑著说,“你抢了我的糖,我就把你人抢回来了!”
    他没有抗议,也没有回话,只是静静地坐著。过了一会儿,我看到他舔了舔唇,似乎在回味昨天糖的甜味一般。他小声地开口问,看不出脸上的表情,“那你抢了我的人,天天给糖吗?”哦,只惦记著糖吗?放心,以後会让你惦记我的!
    我点了点头,还是笑了笑,“恩,给糖。”他开心地笑著,那笑容比中了几百万彩票还高兴!他还是小声地说,“那好,人是你的了,糖拿来!”说完,随即伸出了小手,小手上还是伤痕累累,却不脏,看来是大叔帮他先清理好了的。
    我从抽屉里著出糖,放到他的手上。他小心地剥著糖纸,接著把糖放进嘴里,像极了吃什麽山珍海味的感觉!我打量著他全身上下,感觉怪极了!对了,衣服。我朝著门外喊了喊,“大叔,大叔……”
    他走了进来,手上还拿了一纸契约书,放到了我的面前。哦,是关於那孩子的,纸上清楚的写著他父母的签名。这是一种永远的痛吧!我轻声地说,“烧了!”管家大叔摇了摇头,“不能烧,如果你想留他的话。”我皱了皱眉头,大叔是说,如果没契约书,那他就不用留下了。我连忙摇头,叹了口气,“你收好吧!”
    大叔收起了契约书,我又接著说,“大叔,我们去帮他买几件衣服吧。”大叔冷冷地说,“对不起,少爷,我忘记了。”管家大叔走了出去,然後又走了进来,我拉起了那小鬼的手,轻声地说,“走吧。”
    走进一家专卖店,里面的店员看到两个小孩,脸上显得很轻蔑。又看到了我们身後的大叔一身冷意,脸上露出害怕的神情。店员不敢再怠慢,跟在我们身後,热情地招呼著,“想要什麽,随便看看。”
    我帮那个小鬼挑了一堆白色的衣服,然後催促他到更衣室试试。不知道为什麽,我想把他打扮成优雅的白马王子,问题是,穿白色衣服的就是白马王子了吗?想到这里,我的嘴角不自觉的上扬。
    等待的时候,我走到了成人区,我看到了那套深红色的西装,不由得多望了几眼,我又将目光放到了大叔的身上,他穿起来一定很好看,很惊w!我将那套西装取了下来,塞进了大叔的怀里,笑著说,“大叔,换换看。”
    管家大叔皱起了眉头,一脸的不情愿。啊哈,总算看到大叔的脸上出现了别样的表情。我推著他进更衣室,急促地说,“试试试试……”那个小鬼已经换好衣服出来了,恩,很好看!果然,人靠衣装。我让他转了下身,接著让他换下一套。
    不知不觉,小鬼已经换完了所有的衣服,都非常合身,气质上也和他很相衬。我让店员打包好,可是大叔换件衣服怎麽那麽长时间啊!怎麽还不出来呢?我敲了敲更衣室的门,轻声地说,“大叔,你还在吗?”“在,就好……”大叔的声音里好像夹著一丝慌乱。
    终於看到大叔了,很华丽很耀眼啊!比黑色的好看多了!管家大叔在我的眼前晃了一下,就著急地想进更衣室换回原来的衣服。我连忙拉住了他的手,又拿起了桌面上的剪刀,快速地剪去了衣服上的标签。
    我笑著说,“别换了,很好看,就这样穿著吧!”管家大叔一脸的无奈,冷冷地说,“少爷,你把我打扮成圣诞老人做什麽啊!”我“扑哧”笑出声,啊哈!圣诞老人,亏他会想。我得意地说,“穿著吧,我会考虑帮你加上胡子的。”管家大叔的脸又恢复了原来的严肃,冷冷地说,“就一天。”我点点头,一天也行!
    作家的话:
    抱歉,今天身体不舒服,更晚了。应该来得及更三个文的,我会努力的,求收藏,求票票~4看我的嘴型,跟著我的口号:让他长满蛀牙为什麽爱吃糖的小孩是没蛀牙呢,这不科学
    by林浩然
    正文的分隔线
    管家大叔穿得一身红,虽然还是跟在我们的身後,但是大叔引起的那个美女回头率是百分之一百的。我拉著小鬼的手朝回家的路走,每走一步,身後就传来大叔的一声叹息。我皱起了眉头,有那麽可怕和难受吗?好吧,我错了,我再也不敢帮大叔换装了,不过,大叔穿这身深红色的西装真的很好看啊!
    进了家门,我和那个小鬼坐到了大厅。门外传来了那堆保镖怪异又大声的笑,看起来是可怜的大叔的装扮引起的。不过,大叔答应了我会穿一天的吧,如果那堆保镖都能全部换成红色的话,那真是太好了!我想我肯定能接受那样一堆惊w的尾巴在我的身後摇晃。哈哈,想是这样想,实现起来是不可能的,好吧,想想也不错!
    那个小鬼又在望著桌面的糖果发呆了。我把糖果都放到他的手中,吃吧!对了,我还不知道他的名字呢!我摸著他乾枯的头发,轻声的问,“你叫什麽名字啊,多大了,有读书吗?会写字吗?”其实我还想问更多问题的,恨不得一下就把眼前的人分析透彻了。
    他显然被连续的几个问题弄昏了,不知道先回到哪个问题才好!我没有催他,只是静静地等待著答案。他嘴里含著糖,说的话有写模糊不清,“方毅,十二岁,没读了,小学一年级。”我呆住了,这麽小的孩子,居然就没上学了,还遭受家庭暴力。
    我叹著气,找出了纸和笔,轻声地说,“会写名字吗?过来写写看。”他点了点头,然後在纸上一笔一划的写出“方毅”两个字,字不是很工整,只是看的出他写的是什麽,看来以後要改造他,是个大工程啊!
    时候不早了,是该冲凉准备睡觉了。我指了指浴室的方向,“走吧,冲凉去。”他很快就走进了浴室,褪下了自己的衣服,然後打开水龙头。我走了进去,也是全身赤裸。他似乎很惊讶和不习惯我的加入,我却不以为然,我都决定了,以後和他在一起的。
    我看到了他的身体,他身上的伤比手上的重的多,应该很疼吧!我不由自主地伸出手去触碰那些伤痕,我的动作非常小心翼翼,但是我还是担心会伤到他。可是他眼中没有疼痛的感觉,更没有喊出声,好像他已经习惯了这样了。
    我不敢再动他的身体,我实在害怕极了,他倒是很自在地慢慢清洗著。不一会儿,我们就冲好了。用浴巾包裹好我们的身体之後,他站在原地不知道怎麽办,我困惑的问他,“怎麽了?”他小声地问,“我……我睡哪里?”显得很是胆怯,不知道他当初拦路打劫的勇气哪去了!
    轻笑出声,我拉著他进了卧室,“和我睡。”他躺了下来,却没有闭眼,小声地呢喃著,“床好软啊,不舒服啊!”我楞住了,床软不舒服?那明天我是不是要考虑把床换成硬一点的。我抱起了他,让他睡在我的身上,轻声地问,“这样呢,舒服一点吗?”他点了点头,咧嘴大笑起来……
    我看著他一口整齐又洁白的牙齿,感到奇怪极了,爱吃糖的人不是应该有蛀牙吗?我拨开了他的嘴,认真地研究了又研究,还是没有发现蛀牙!“奇怪,蛀牙呢!”想著想著就嘀咕出声了,他的眼睛暗了下来,笑容也不见了,“我没有吃过糖,家里的钱都给父亲买酒了!”
    啊!又刺痛他的伤口了,我只能紧紧地抱著他,轻轻地拍著他的背,以後不会这样了,以後我一定让你天天吃糖,让你的嘴里都长满蛀牙……他闭上了眼睛,慢慢进入梦乡,他的四肢却像无尾熊一样攀著我,好像担心我随时会消失一样。
    我想了很久,想了很多,想著未来,想著未来的我和他……对他,我的心里又是怜爱,又是心疼。我想对他好,想让他过的好。可是什麽才是适合他的?什麽才是对他好的?看来明天要和大叔好好商量下了,毕竟,他也是大叔的孩子啊!好了,不能多想了,要赶紧睡了,明天还要上学呢!
    作家的话:
    今天万更中,请大家举起鞭子监督,求收藏,求票票~5新的目标:让他变成高胖壮
    才发现,除了糖之外,你还对美食无法抗拒!正好,我要努力把你养成又高又胖又壮的吃货by林浩然
    正文的分隔线
    管家大叔站在门口等了很久,看看手表,已经八点半了,怎麽少爷还没起床!离上学时间已经迟到了半个小时了,里面的闹钟一直响也没个反应。他的眉头越皱越紧,没有办法了。他一脚踹开那道门,门顿时成了摆设的花瓶般,碎了一地,这就是不得已为之的暴力手段。
    我睡得真香,“嘣”的一声巨响把我吓醒。我睁开迷蒙的双眼,怎麽,天塌了吗?管家大叔走到我的面前,皱著眉头看著那小鬼趴在我的身上,居然还是熟睡状态的。他冷冷地说,“少爷,要起床了,你已经迟到半个小时了!”
    啊!我侧过头看了眼闹钟,居然还在闹个不停。我怎麽睡得那麽死啊!我连忙坐起身,一时忘记了身上还有方毅,直接就撞到他的头了。哎呀,好疼!他的头是什麽做的啊,那麽硬一个。方毅只是被撞醒了,丝毫疼痛的感觉都没有。我无奈地叹著气,原来,人和人是有区别的!
    我用手点了点他的鼻子,轻声地说,“起床吃早餐了。”他点了点头,从我身上爬了下去。我忽然觉得全身又酸又痛,这就是被他压了之後的後遗症?我不停地用手捏著那些肌肉,想让酸痛的感觉快点消失。
    走到门口,看到那一地狼藉,我笑著对身後的大叔说,“下次换个好点的门,要耐踹一点才好!”顿了顿,又接著说,“钱从你薪水里面扣哦。”恩,扰人清梦是不对的,反正已经都迟到了,能多睡一会是一会。没有听到大叔的回话,管家大叔只是静静地走了出去,我知道他是去安排早餐了。
    我拉著方毅的手到浴室洗漱好,他的身上换上了昨天帮他买的新衣服,看上去真的很像优雅的白马王子了!我盯著他全身上下不停的打量著,我会考虑给他配上一匹白马的,那样才算名副其实吧!
    方毅第一次穿这麽好看的衣服,整个人显得很不自然,很别扭的感觉。他小声地问,“我能不能穿原来的衣服啊!”我摇了摇头,轻声地说,“慢慢适应吧,难道你不想要糖了麽?”方毅连忙摇头,生怕我会不给他糖一样。我笑了出声,真是噬糖如命啊!
    我拉著他的手走出浴室,从抽屉里找出糖,放到他的手中,轻声地说,“喏,给你糖。”哼,我比较期待看你什麽时候牙齿被蛀掉啊!心里的恶趣味啊,还真是……嘿嘿嘿嘿!我很坏吧。他手里又开始剥著糖开吃了,当他含著糖在嘴里的时候,脸上只有一种甜蜜的笑容,什麽别扭之类的,通通消失不见了。
    丰盛的早餐就摆在面前,我拉著他的手坐上了餐桌,让他坐到了我的身旁。方毅的眼中露出了惊讶的神情,他从来没有看见过这麽多好吃的。我笑了笑,帮他倒好了牛奶,帮他切好了面包……管家大叔的眉头越皱越紧,冷冷地开口,“少爷,你不该……”他的话还没有说完,我就打断了他的话,我知道他要说什麽,淡淡的摇著头,轻声地说,“没事!”
    方毅狼吞虎咽地把早餐塞进嘴里,小小的嘴被塞得满满的,两边脸颊都被食物胀了起来,鼓鼓的,看起来又好玩,又好笑。偏偏食物还没咽下,他又急著开口说话,“好吃……好吃……真好吃……”一旁的管家大叔又看不过去了,咳嗽出声,冷冷地提醒著,“食不言,寝不语!”
    似乎被大叔吓到了,他嘴里的食物吞不下,吐不出。我连忙站起身,把牛奶喂进他的嘴里,然後手在他的胸前由上到下抚摸著。他嘴里的食物终於咽下去了,我松了口气,朝大叔瞪了一眼,小声地嘀咕著,“本来就是个小鬼嘛,慢慢教就好了,何必那麽严格啊!”大叔没有说话,只是他的眉头紧锁著,看起来原本严肃的脸更可怕了!
    方毅很快就吃完了,而我面前的食物却一点都没有动。他舔了舔唇,意犹未尽地盯著我面前的食物。我笑著把面前的食物推到他那边,轻声地说,“喏,我不饿,你吃。”大叔又忍不住的出声,“少爷,你不可以……”我还是摇著头打断他的话,轻声地说,“没事的,不要紧。”
    我站了起来,准备上学去了,突然,想起了什麽。我俯下身,小声地在方毅耳边嘱咐,“我去上学了,你在家里看电视等我,不要去招惹管家大叔。”他用力地点著头,津津有味地吃著食物。呵呵,看著他贪吃的表情,我的肚子就饱了,他的表情比食物还美味呢,不过大叔不懂,他不懂……
    作家的话:
    今天万更中,请大家举起鞭子监督,求收藏,求票票~刚才居然传错了,纠结,我去睡下,应该还有三更,三个文再各更一章吧!
    6矮瘦小的方毅被管家大叔修理了
    在我看不到你的地方,你还是受伤了,我难过死了!後来,我就决定要将你形影不离地带著by林浩然
    正文的分隔线
    我赶著去上学了,在我离开之後,房间里上演著激烈的管家大叔和鬼灵精的小鬼之间的战争。管家大叔的双手放在背後,冷冷地瞪著那小鬼,他的心中暗暗地思索,哼,抢少爷的床,抢少爷的早餐,看我不收拾你!而方毅被管家大叔盯得头皮发麻,却牢牢记住我的话。他快速地解决面前的食物,然後乖乖地坐著看电视。
    管家大叔一直在方毅的面前走来走去,不停地在大厅里进进出出,就是找不到藉口去收拾方毅。对了!管家大叔突然想起什麽似的,转身就离开。而方毅,还是聚精会神地盯著电视上的画面看,不时还发出惬意的笑声。
    时间不知不觉过了两个小时,管家大叔走进大厅的时候,手里还拿著一大叠纸。而方毅很没有形象地趴在桌子上,嘴里还一直发出“咯咯……”的笑声。管家大叔只是轻轻地瞪了方毅一下,方毅就端端正正地坐好,再也不发出声音来。
    管家大叔将手上的那叠纸放到方毅的面前,冷冷地说,“背熟这些。”方毅认真地一页一页翻看著,管家大叔的眼睛又眯起来了,轻微地点头,还不算顽劣,不枉费他花两小时的时间写好这些。
    不一会儿,方毅就把这些纸放到了桌上,什麽都不说,接著看电视。管家大叔皱起了眉头,冷冷地问,“背下来了?”方毅摇摇头,很纠结地说,“不识字。”这一句话差点把管家大叔气得吐血,他还是冷冷地说,“那你刚才为什麽那麽认真的看?”方毅还是摇头,脸上的纠结越来越多,“我是想看它认不认识我!”管家大叔被气得五官都变形了,手指著方毅,一直呢喃著,“你你你……”
    管家大叔把电视关了,坐到了方毅面前,拿起了那叠纸,冷冷地说,“来,我念,你背!”方毅点了点头,笑著说,“好。”开始管家大叔还一条条的念,方毅就一条条跟著读。可是内容实在太多了,管家大叔渐渐地就没有了耐心,他自己写的“完美仆人守则”,连他自己都讨厌起来。
    管家大叔烦躁地把那一叠纸扔垃圾桶里,冷冷地说,“今後你只要记得,吃饭的时候不准说话;站的时候要立正,抬头,挺胸,收腹;坐的时候要端正,不要坐的横七竖八!不可以跟少爷一起睡,不可以跟少爷一起吃饭……”
    方毅点点头,然後又摇摇头。管家大叔困惑了,冷冷地问,“你是能做到还是不能做到?”方毅很认真地想了想,才慢慢地开口,“前面的能做到,後面的不能做到!”管家大叔生气了,冷冷地斥责,“你只是被买回来的仆人,凭什麽和少爷一起睡,一起吃饭!”方毅还是死心眼的摇著头,“做不到!有好吃的,我要吃!”
    听到他的回答,管家大叔愤怒了,“你非要和我作对是不是?”方毅坚定地说,“不是,我要吃好吃的!”管家大叔怒气冲天地走了出去,又提著鞭子走了进来。再一次问方毅,“你能不能做到?做不到也要做到!不然我就用鞭子抽你……”
    方毅的眼中净是倔强的神情,挺起了胸,很有骨气的样子,“你抽吧!做不到就是做不到!我要吃好吃的!”管家大叔喊来了其他两个仆人,把方毅按到了板凳上,又一次问方毅,“你能不能做到,我可不是和你开玩笑!”方毅咬紧了下唇,没有再回话。
    又大又粗的鞭子落在了方毅的屁股上,他感到了火辣辣的痛,但是他就是咬紧唇,不哭也不喊痛。管家大叔的鞭子每落下一次,他就问一次方毅,他就是要方毅的妥协和顺从。可是直到方毅昏死过去,管家大叔都没有得到他想要的答案。
    管家大叔蹲下身体,摸了摸他的小脸,忽然心里感觉到了些许的疼惜。这样的性子以後怎麽在这个家生存啊!管家大叔又是摇头又是叹息,现在教你是为了你好啊!摸到他额头滚烫滚烫的,管家大叔著急的让仆人请来了家庭医生。
    家庭医生到了,看到这样的一幕,忍不住地怪责起管家大叔,“多大的孩子啊!你也下得了手!”管家大叔没有回答,只是冷冷地说,“好像发烧了,你快看看!”医生给方毅打


同类推荐: 一入梦(H)窑子开张了(H)[HP]Forget江山易改(H)夜长情多今天的少爷也没能下床(H)父欲(H)修罗君子(完结+番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