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新御书屋
首页门不当户不对等你压 分卷阅读2

分卷阅读2

    了一针,烧马上就退了下来,还留下了专治外伤的药,便离开了。管家大叔拿起那个药,小心翼翼地帮他敷药。好惨啊,他的屁股血肉模糊一片……
    作家的话:
    好像还有一更,我尽量在十二点之前发出来,好像有点困难我会努力的,求收藏,求票票~
    7修理大叔中,家庭暴力是不对的
    三十六计跑为上计,我教会了他逃跑,比起受伤,跑跑的代价太划算了by林浩然
    正文的分隔线
    今天不知道怎麽了,在学校的时候,我就觉得心神恍惚,好像要出什麽事一样。好不容易等到了下课,我飞快地奔跑回家。咦?人呢?大厅没有!卧室也没有!奇怪了,为什麽会不见啊。
    我连忙大喊起来,“大叔,大叔,他呢?他呢?”管家大叔走了进来,冷冷地说,“他在我那里。”啊!不是叫他别招惹大叔的麽,怎麽又跑到大叔那里了啊。知道了他的下落,心里松了一口气,我笑著说,“大叔,你喊他过这边来。”
    管家大叔皱起了眉头,一声不吭。我搞不懂了,著急地追问,“大叔,他出什麽事了?”管家大叔叹了口气,冷冷地说,“他受伤了,昏迷中,不方便移动。”啊!我被吓到了,连忙跑到大叔的房间。
    方毅就那麽安静地躺在大叔的床上,脸苍白苍白的,额头上还冒著冷汗。人是趴著的,伤处就在屁股上,看起来可怕极了!我慢慢地走进他,这个可怜的小鬼啊,上午的时候还在我面前开心地吃著早餐,怎麽才几小时,就变成这副样子。
    看著看著,我的眼泪不自觉地流了下来,我大吼起来,“大叔,到底怎麽回事。”管家大叔又叹了口气,冷冷地说,“我在教他规矩和服从,他不听话,我就处罚他了。”我生气地说,“大叔,他是你的孩子,这是家庭暴力!”
    管家大叔沉默了,我愤怒地说,“你下去领罚吧,你打了他多少鞭,就罚多少鞭。”管家大叔走了出去,门外响起了鞭子抽动的声音。我捂住了自己的双眼,不敢再去看方毅。明明将他带回来是想他过得更好,为什麽会让他承受更大的痛苦。这是大叔的责任还是我的责任,是不是我该放手,让他远离我才能得到幸福呢。
    我静静地坐了一会儿,方毅醒了过来,转过头看著我,欲言又止。我害怕他会乱动扯到伤处,连忙开口说话,“对不起,对不起,你不要动……”方毅小声地呢喃著,“大叔说,他说,让我不要和你一起睡,一起吃饭……可是,我想吃好吃的,我没同意……”
    听到他的话,我的眼泪又流了下来,真是个死心眼的吃货,你骗下大叔就不用挨鞭子了。我轻声地安慰他,“不会的,以後每天我都和你睡,都给你吃好吃的。”他的脸上露出小小的笑容,可能因为疼痛吧,我觉得他现在的笑比哭还难看!方毅小声地要求著,“除了好吃的,还要糖……”我用力地点点头,不停地说,“好,好,好……”
    为了照顾方毅,更担心大叔又想办法修理他,我特地和学校请了十天的假。管家大叔看著我寸步不离地照顾他,冷冷地说,“少爷,我不会打他了。”我没有回话,哼,不相信你。从餐桌上夹了菜肴放到碗里,然後一口一口喂他。他的小嘴又被塞得鼓鼓的,一边嚼还一边说,“好吃,好吃,真好吃!”管家大叔看到方毅这样,又是摇头又是叹气地离开。没眼看了!
    吃饭是小事,帮他冲凉才是大问题。我只能用毛巾沾著睡轻轻地帮他擦拭身体。才发现方毅是极怕痒的,就两腰间。我忍不住又去逗他,毛巾就是不停地绕著他的两腰绕。他“咯咯”笑著,闪躲著,却不小心又扯动到屁股的伤,看著他紧咬下唇,我没敢再胡闹。
    经过十天的悉心照顾,他终於好了,可以又蹦又跳了。我看著他恢复健康的样子,心里也很开心。他好像长了一点点肉肉,呵呵,离我的目标近了一点点吧!我忍不准捏著他的脸颊,想用手测量下他到底长了多少。谁知道,他也伸出手捏起我的脸颊来。哎呀,痛呢!这个小鬼也不轻点……
    管家大叔又跑了,他就是没办法看著方毅放肆地欺负我。不过我很喜欢这种欺负啊,毕竟在这个家,敢欺负我的人也就他一个而已。我的脸已经被他捏得麻木了,我赶紧放掉自己的手,他这才没有再捏我脸了。我用手轻轻地拍著自己的脸,好吧,你赢了,下次我捏你之前,我一定会先保护好自己的!
    我想到明天又要回学校上学,便开始担忧起他和大叔间的相处。真是头疼!咦,有办法了!我小声地在方毅的耳边嘱咐著,“如果大叔再要揍你,你就跑,有多快跑多快!不管什麽事,等我回来再说,懂了吗?”他点了点头,大声地说,“懂了。”我连忙捂住他的嘴,小声地说,“嘘,别说出来,别让大叔听到!”
    作家的话:
    8令人烦恼的入学考试
    我知道的,方毅除了会写他的名字,其他什麽都不会,怎麽办怎麽办怎麽办by林浩然
    正文的分隔线
    又是一个早晨,能睡到自然醒太舒服了!伸手按掉闹钟,省的再吵。方毅还趴在我身上的,睡得真香,脸上还带著笑容的。那麽,趁现在捏他的小脸吧,长肉肉的小脸最惹人爱了!我先用手指碰了碰,咦,没有反应哦!
    可以开捏了,於是我的手微微使上力,半个月以前还是瘦瘦的只有骨头,现在软软绵绵的,触感很棒啊!不自觉地手上的力气慢慢加大,啊!不好!他好像有要醒来的迹象。我连忙把他抱到旁边,然後捂著脸跑了……
    刚醒过来的方毅一脸迷糊,不懂我为什麽跑,觉得奇怪极了。他揉了揉自己的头发,然後大声笑了起来,小声地问,“少爷,你见到蟑螂了吗?以前,妈妈见到蟑螂的时候就和你一样地跑……”越说,他的声音越小,好像在回忆什麽似的。而我,却是非常不满意他口中的称号,什麽“少爷”,都是被大叔带坏的!
    我双手叉腰,走到他的面前,板著脸说,“不许叫我‘少爷’!”他四处张望了下,没看到大叔的身影,他这才敢低声地说,“‘少爷’,那不叫你‘少爷’叫你什麽啊!”我很无助地拍了拍自己的额头,我的天啊!我从他的口中听到了更多的“少爷,少爷”……
    深深地叹了口气,我又认真地想了想,笑著说,“叫我浩哥哥吧。”他用力地点著头,“好!浩哥哥‘少爷’……”天哪,这孩子真是的!浩哥哥“少爷”是什麽鬼称呼?我假装很生气地说,“把‘少爷’去掉,不然每天不给你糖!”
    听到糖,他的第一反应就是伸出唇来舔舔,似乎唇上还有糖的甜味,後面他才反应过来我说的是不给糖,这才连忙改口,“浩哥哥,浩哥哥……”我摸了摸他的头,叫得真好听!听著他这样甜甜得喊著我的名字,我的心里乐开了花。
    我们坐上了餐桌,管家大叔传上了早餐。不一会儿,我们的面前就摆满了好吃的食物。我面前一份,而方毅面前两份,我嘟起了嘴,朝管家大叔扔了个幽怨的眼神。哼,偏心,现在关心他比关心我多一点啦!
    而管家大叔则是头低低的,别扭地想著,坏小鬼!我才不是关心你才帮你准备两份早餐的,我只是怕你又抢少爷的早餐……方毅根本没注意我和管家大叔,他的注意力完全被眼前的美味吸引了。我看著他眼馋成这样,笑著说,“吃吧。”
    他点点头,又把自己的小嘴塞得满满的……只是他聪明了点,又或者是管家大叔的教导生效,他没有再用鼓鼓的小嘴说“好吃,好吃,真好吃……”我幽怨地看著管家大叔,把人给教成什麽样了,我要个规规矩矩的仆人做什麽!管家大叔直接无视我,转身就离开了。
    我去了趟洗手间,出来之後,我就准备上学了。可是我看到方毅就站在院子里面,眼中里充满著落寞的神情,他只是静静地往著天空,不知道想些什麽。我紧紧地抱住他,轻声地问,“想家了吗?”他咬了咬唇,摇了摇头,什麽也不说。我想我懂他的心情吧,就算那对父母对他再不好,仍旧是他唯一的亲人。我好想取代他们,成为你最亲最亲的人!
    看著我们煽情的抱在一起,管家大叔又出来破坏气氛了,他冷冷地说,“少爷,你该上学了。”我想了想,坚定地对大叔说,“我要带他一起上学,让他和我一个班吧。”管家大叔皱紧了眉头,“这不行吧?”我笑了起来,大声地说,“我不行,你行啊,我知道大叔最有办法了!”管家大叔连忙摇头,著急地说,“少爷,这有难度!”
    我没有理会大叔的话,迳自带著方毅一起上学了!太好了,上学的时候我们也能在一起了,真是令人高兴的事。而管家大叔就在後面紧紧地跟著,脑海中不停地思索著让方毅入学的办法……
    到了学校,我拉著方毅的手到了班主任的办公室,他又开始显得拘谨起来。我轻声地安慰著他,“别怕,有我在!”他点了点头,似乎整个人慢慢放松,慢慢放松……班主任从外面走了进来,笑著拍了拍我的肩膀,“早,林浩然同学。”我点了点头,笑著回答,“老师早。”只是方毅看到陌生的人,又变得害怕和紧张起来……
    班主任看了眼我身边的方毅,淡淡地问,“什麽事呢?”我指了指他,笑著说,“老师,能不能让他入学啊,和我一个班……”班主任的脸忽然就变得严肃起来,“想入学啊,行!先考试看看。”说完就从抽屉拿了张考卷和笔放到了方毅的面前。
    作家的话:
    9方毅的噩梦,没有硝烟的战场
    捣乱的学生魔高一尺,精明的老师道高一丈!我无能为力,方毅被彻底难倒by林浩然
    正文的分隔线
    方毅小心翼翼地拿起面前的纸和笔,坐到了桌子旁边。只见他认认真真地看著考卷,仔仔细细地盯著每一道题,不时地还点头和摇头。看到这样的画面,班主任心里暗暗地想,应该是个爱好学习的好孩子吧!想到这里,班主任脸上的笑意越来越多。
    我知道那个考卷上面就简单的六十道基础试题,但是对於只上过小学一年级的方毅来说,实在是难度太高了!我一边思索著帮助他的方法,一边偷偷地观察著老师的表情。看到老师脸上洋溢著满意的笑容,我突然觉得头皮发麻,如果班主任知道了事实真相的话,会有什麽样的反应呢?这应该就是所谓的希望越大,失望越大!
    在办公室雪白的墙壁上,挂著一个大大的时钟,秒针正在“滴答滴答”爬著……过了五分钟,方毅在认真地看考卷,纸上一个字都没有写,老师微笑著轻声安慰,“别急,慢慢来!”;又过了十分钟,方毅依旧在认真地看考卷,纸上还是空白的一片,老师皱起了眉头,什麽都没说……
    已经二十分钟了,方毅看试卷的眼神变成了狠狠瞪,似乎那样瞪著,答案就会自动跑出来。可是考卷丝毫不惧怕他的威胁,依旧是空白相对,老师的眉头已经紧锁了,焦急地催促起来,“别光是看啊,赶紧写答案!”
    方毅提笔在考卷上写下自己歪歪扭扭的名字,然後一脸纠结的望著我,很是无助的神情。我对他笑了笑,轻微地摇著头示意没事,不要怕。他又转过头去和考卷接著斗争了,我看到他的笔不停地在纸上挥动著,发出“沙沙”的响声……
    我不知道他写的是什麽,但我知道一定不是正确的答案。看著方毅很用心地在答题,老师的脸上重新展现出笑容。眼看离入学考试的结束时间越来越近,我朝身後的管家大叔使了个眼色,让他想办法帮忙。可是管家大叔无力地摊开了双手,耸了耸肩膀,抱歉,没办法帮忙!
    咦,有办法了!我的脑海里出现了一个很不错的想法,一定可以帮到方毅逃过入学考试! 於是我出声打破了办公室的安静,“老师,我口渴。”班主任笑著点点头,用手指了指墙角的饮水机。
    将杯子倒满了水,在经过方毅旁边的时候,我故意让手没拿稳杯子。然後杯子里的水就全倒在桌子上了,他的考卷就全被水打湿了。我连忙和老师说,“对不起对不起,老师,我不是故意的!”一边和老师道歉,我一边朝方毅抛去了洋洋得意的神情。
    我以为这样就可以让方毅轻松过关,可没想到的是魔高一尺,道高一丈啊!班主任的话彻底让我坠入黑暗的深渊里。只听到老师淡淡的声音说,“没事,我这里还有考卷,重新写吧,时间重新计算。”
    瞬间,我整个人就像斗败的公鸡,刚才的洋洋得意消失得无影无踪。看著老师从抽屉里找出另外一份考卷的时候,我连忙求饶,“老师,算了吧,不用重考了,他成绩不太好呢!”听到我的话,老师以为我是故作谦虚,淡淡地说,“没事啊,我又没要他考满分!”说完,又重新把考卷放到了方毅的面前。
    什麽?满分?老师是不是误会了什麽啊!我赶紧解释,“不是,老师,他真的成绩不好!”看著我脸上的认真,老师皱起了眉头,淡淡地说,“没事啊,考个及格就可以入学了!我苦恼地拍打著自己的额头,愁苦得不得了,真的不知道怎麽解释了!
    而管家大叔看著眼前的一切,拼命拼命地忍住自己的笑意,哈哈!想不到有人和自己一样被小鬼眼中的认真迷惑了吧!终於,管家大叔忍无可忍,笑声还是从他的口中飘了出来,“哈哈哈哈……”我生气地看著大叔,如果目光能够杀人的话,大叔肯定倒地了。哼!袖手旁观,还要笑出声,大叔真是太过分了!
    方毅鼓起了勇气将考卷放到了老师的手里,小声地说,“好了。”班主任皱著眉头看著考卷上仅有的名字,困惑地问,“好了?”方毅很确定地点点头。班主任很用力地调整著自己的呼吸,想压抑下心中的怒火。他还是愤怒地朝桌子上拍了一下,生气地说,“林浩然同学,你来解释一下是怎麽回事!”
    我很缓慢地走到老师面前,小声地说,“我有说过,他成绩真的不好。”班主任脸上的怒意更多了,大声地吼了起来,“交白卷叫成绩不好?”我咬了咬唇,小声地嘀咕著,“也没有白卷,至少写了名字。”
    班主任的双手叉在了腰间,很大声地吼著,“你说什麽?再说一遍!”此刻的老师好像要张嘴吃人的野兽一样,我哪里还敢再说话啊,只能静静地站著等待老师的判决。班主任严厉地说,“不行!我不能收这样的学生。”
    我扯了扯老师的衣角,讨好地说,“老师,你就手下留情,让他入学吧!他很乖很听话的。”班主任一直摇头,语重心长地说,“他年龄不到,这也算了;开学那麽久了,他才来插班,这也算了;可是他不能连最简单的入学考试都通不过吧!这太离谱了……”
    方毅趴在桌子上,一脸的无辜。听著老师的批评,他的眼中闪动著泪光,好像下一秒就要哭出来了。我知道他都用心了,更是尽力了,今天会变成这样,都是他无良的父母造成的!我连忙坐到他的身旁,紧紧地握住他的小手,轻声地帮他加油打气,“别怕!你一定可以入学的!”
    作家的话:
    10红果果的皇帝的新装
    皇帝的新装是虚假的,而他眼中的认真是真实的,可以打动每个人的by林浩然
    正文的分隔线
    大叔大叔,万能的大叔呢?他一定有办法帮忙的。我飞快地跑到他的身边,推了推他的身体,他还是一副无动於衷的样子。我使劲地拼命摇晃他的身体,似乎是感觉到我的烦人吧,管家大叔走了出去。太好了!我笑了起来,大叔一定是有办法了。
    我和方毅静静地坐著,而班主任彻底无视我们了。过了大概半个小时,办公室的电话铃声响起,班主任接了电话。忽然,老师的语调变得恭恭敬敬起来,我听到他连声说,“好好好,知道了知道了知道了……”我总算松了口气,果然,还是大叔有办法!这样简单就能搞定的事情,那麽,我们刚才在纠结什麽呢……
    班主任挂断了电话,一脸不情愿地从抽屉找出入学申请表格,“啪”一声放到了桌面上,很严肃地说,“林浩然,过来帮他填下表格。”我点了点头,认真地帮他填好每一项。他的一切我都了若指掌,没花多少功夫,就搞定了。班主任深深地叹了口气,很无奈地说,“好了,去上课吧。”
    我开心地拉著他的小手走进教室,班上的同学都朝他投去了好奇的目光。方毅躲到了我的身後,似乎很不喜欢自己被当成怪物一样被研究著。我的桌子一直都是单个人在使用,现在可好了,不用等老师安排,他直接就成了我的同桌。
    上课铃响了,我才发现很糟糕的一件事。居然忘记帮他领课本和作业本,看来只能和我共用了。我从书包里找出笔和作业本,放到他的面前。他点点头,小声地说,“浩哥哥,谢谢。”这堂是数学课,老师又在讲台上滔滔不绝地讲述著复杂的数学公式定理。基本上没有技巧的,都是死记硬背,公式定理会了,题自然就能解出来。
    方毅根本听不懂老师的话,也看不懂书上的公式定理,但他还是认真地记录著笔记,一笔一画地依样画葫芦。我被他眼中的认真吸引著,忘记谁说的了,认真的男人很帅,可是,认真的小鬼也是很帅的呢!
    好像感觉到我的走神,讲台上的老师朝我射来了凌厉的目光。快下课了,突然数学老师提起了方毅,“今天,我们班上来了个新同学,大家掌声欢迎下。”教室里便响起了热烈的掌声,我也有拍手啊,而且最用力鼓掌的那个一定是我。
    数学老师又接著往下说,“新同学今天表现很不错,大家都要向他学习!不要和某些同学一样,跟老油条似的,课也不好好听,笔记也不好好做,人在教室里面,心不知道游离到哪里去了!”啊啊啊!我的天啊,这世界真是太可怕了!又一个被方毅眼中的认真迷惑的人……我只能赞同老师的话,很努力地点著头和隐藏著嘴角的笑。
    下课铃声响起,我大声地笑了出来,“哈哈哈哈……”刚才忍得真辛苦,我想我能理解大叔当时的处境了。我摸了摸方毅的头,一边淡淡地叹气,一边默默地看著他面前鬼画符一般的笔记。亲,你还要祸害多少人哪!
    接下来的课,不停地重复著相同的情节。方毅一直接受老师的表扬,而我一直接受老师的批评。我是不敢解释的,毕竟批评我总好过批评他吧!只是考试怎麽办呢?好吧,从今天开始,我要肩负起帮他课後补习的责任。
    不知不觉,已经到了放学的时候,我们准备回家。班主任走到了我们的面前,把崭新的课本和作业本放到方毅面前,很温柔的语气说,“加油,好好学习。”方毅小声地回答著,“谢谢老师。”老师本来要转身离开的,好像临时记起了什麽似的,他一本正经地说,“以後考试的成绩,你们两个的加在一起,然後再除以二。林浩然同学,你应该懂我意思了吧?”
    我眼睛瞪得大大的,不可思议地望著老师已经渐行渐远的身影。我捂住了自己的嘴,生怕自己会发出尖叫和怒吼。直到方毅用手推了推我,我才回过神来。他好奇地问,“老师刚才说的是什麽意思呢?”我看著眼前的好奇宝宝,什麽话都说不出来。千言万语汇成一句,恩,我认了!
    作家的话:
    红果果=赤裸裸,应该很容易理解吧。红果果比较有爱啊~~~我直接把两章都发出来了,求票票,求收藏:)
    11补习的小暧昧(上)
    太可恶了!方毅居然把我和那些喜欢圈养小孩当玩物的人划上等号by林浩然
    正文的分隔线
    走出学校,管家大叔早早就在学校门口等待了。我拉著方毅的手,脑海中思考著帮他补习的各种方案。越想,我的头越疼,怎麽样才能让他以最快的速度跟上老师的进度呢!深深地叹了口气,我轻声地说,“回到家开始帮你补习。”方毅很用力地点著头,眼神全是认真……
    吃完晚饭之後,方毅窝在电视机面前,津津有味地观看著动画片,似乎把我要帮他补课的事情抛之脑後。我走上前去,直接就把电视机关了,他困惑地问,“怎麽了?”我非常不满他没把我的话放在心上,伸手轻轻地敲了他的脑袋,轻声地说,“补习!”
    坐到了桌前,我准备开始帮方毅补习了!想了想,还是先补习数学吧,让他把公式定理什麽都背熟,这样应该很简单。於是,我轻声地说,“把数学课本和笔记拿出来吧。”他点了点头,接著从书包里面拿出崭新的数学课本和鬼画符一般的笔记。
    我拿起笔,在他的课本上又圈又点,轻声地说,“把这些背下吧。”说完,我便开始带著他念起那些对於方毅来说又繁杂又难懂的公式定理。可是总是背不下来,虽然他有很很用心地跟著我念。一遍又一遍,他记下的东西还是为零。
    深深地叹了口气,我著急得不得了!怎麽样能让他更快地背熟啊!对了,糖,他不是爱吃麽?背熟了就奖励糖,我真是太聪明了!站了起身,我从抽屉里拿出很多五颜六色的巧克力豆。然後放到他的面前,正当他准备伸手拿的时候,我拦住了他的手,轻声地说,“先背熟公式定理,背好一条吃一颗。”
    方毅紧紧咬住了下唇,眼神中充满了不甘的味道,好像还有些许的怨恨。我狠下心不去看他的眼神,不甘也好,怨恨也罢,我是为了你好!我还是非常有耐心地给他念著那些讨人厌的公式定理。可是效果更糟糕了,他的心思全在那些好看的糖上面,背得更加乱七八糟了……
    忽然,方毅用手指了指外面,很大声地发出惊讶的喊声,“呀!那是什麽……”我皱起了眉头,他看到什麽了哦。我跑了出去,却发现外面空荡荡的,什麽也没有!等我重新回到房间的时候,却发现桌面上的糖全部被送进了方毅的口中,他的两颊鼓鼓的,明显还没来得及将那些巧克力豆毁尸灭迹。
    好啊!居然用这样的办法骗我出去,然後把糖全吃完了。看著这样的方毅,真是又好气又好笑,我真是拿他没有办法了!他大口大口地嚼著嘴里的糖,然後一点一点咽下喉咙,接著小脸上出现的就是一脸甜蜜的满足感……
    我又重新从抽屉里拿来糖出来,这回我也学精了,不再把糖摆在他的面前,直接藏我的兜里。他眼中的不甘和怨恨又出现了,我直接无视掉,催促著他赶紧背,赶紧背……可是他的眼神一直朝我的兜里瞅,瞅啊瞅。我开始好奇了起来,糖的诱惑真有那麽大麽?
    为了满足自己的好奇心,我从兜里掏出了糖,然後拨开糖纸,接著把糖送进了自己的嘴里。甜,很甜,太甜了!很腻人的味道,我有点不喜欢。我刚想吐掉的,谁知道,方毅直接用唇堵上了我的嘴,然後伸出舌头在我的嘴里翻找著……
    我眼睛一动不动地看著方毅,小嘴张得开开了……明显我被吓呆了啊!他到底想做什麽啊!已经不知道怎麽该如何反应了,我完全被吓傻了啊!方毅的舌头还在我的嘴里努力地探索著。感觉到他的撩拨,我的身体有些许的发热了。我慢慢闭上了双眼,感受著他带给我的一切……
    他找到自己想要的糖了,他用舌尖想卷起那颗糖,然後抢到自己的口中。一次,两次,他还是失败了。我终於明白了他的目的,原来只是为了糖,这个混蛋!我用舌头把嘴里的糖藏了起来,他又开始了用舌头进行翻找的行动。我一会把糖藏左边,一会把糖藏右边。他的舌头也跟著追逐起来,抢不到糖誓死不休!
    後来,他的舌头实在累了,只好停止了抢糖的行动。我叹了叹气,把嘴里的糖哺到他的口中,方毅便很开心地笑了。可是我身体的燥热感却仍然在,我情不自禁的用手抚摸起他的身体来。渐渐地,我不再喜欢隔著衣服的抚摸,我用手从他的衣摆下方探了进去。好舒服啊!他的身体好凉好凉的感觉,我不停的抚摸著,想让他的身体变得和我一样的热……
    突然,方毅用力地推开了我,才把我从失控的情绪中拉了回来。天啊!我在做什麽呢,他才十二岁阿!可是方毅推开我之後,却做了让我更诧异的事情。他缓缓地褪去自己的衣物,一件,又一件,直到他的身体变成了赤裸状态……
    我很不解地问他,“怎麽了?”他小声地说,“妈妈有交代过,有钱的人家买小孩都是为了让他‘伺候人’……”我眼中的情欲变成了愤怒,方毅的意思是,不管谁买了他,他都可以这样“伺候人”吗?很好,很好!我的心里开始暗暗骂起来,该死的!那对不良父母到底还给方毅灌输了什麽思想啊!
    作家的话:
    小暧昧终於好了 我去睡了,求票票,求收藏~12补习的小暧昧(下)
    他真的是个好学生,亲亲学的很快!啊?什麽?他只是把我当成甜蜜的糖果by林浩然
    正文的分隔线
    方毅的裸体对我来说并不陌生,天天冲凉天天看。他的身上还是伤痕累累,只是那些伤痕淡了许多。我用手轻轻地抚摸著他身上的每一处伤痕,每一处都让我的心感觉到疼痛。深深地叹了口气,皱紧了眉头,我发觉我对眼前这个人真的好无力!
    心疼是一回事,教训又是一回事。对,教训!我已经决定了要给他个深刻的教训。暗黑的小电影我看过很多,自然知道他口中的“伺候人”是什麽意思。可是他还这麽小,他怎麽可能懂这些呢。
    拉著他的小手,让他坐到我的身旁。我故意板起了脸,用很严肃的口气命令著,“帮我脱衣服。”方毅用力地点点头,他的小脸上满满都是认真。他开始解开我校服上的纽扣,一颗,又是一颗……
    他的动作显得那麽轻柔,那麽小心翼翼。整个过程显得太过磨人,因为他的手总是时不时地摩擦我的胸膛,让我的身体不由得泛起又痒又麻的感觉。一眨眼的功夫,我的上身就赤裸状态了。
    接下来是裤子,我非常配合他的动作,没有什麽难度,我的裤子也被褪去。我全身上下仅存一件小内裤,包裹著的下体已经有了隐隐抬头的迹象,看起来鼓鼓的。但是,他的脸上完全没有半点的羞涩,就像是很尽责地在完成一项我交代的任务。
    我的脸已经微红,人已经有了些许的害羞,只能闭上眼睛掩饰自己的情绪。调整好自己的声音,不想让他察觉到我的心慌,我还是一本正经地命令著,“亲我。”他趴到了我的身上,然後开始在我的脸上忙碌地亲著……
    感觉到我的脸上沾满了他的口水,我忍无可忍的睁开了眼睛。这个笨蛋!怎麽亲的啊!他好像就是一只小狗,不断地在我的脸上留下了他嘴唇的印记。我按住了他还在胡乱亲亲的小脑袋,认命地叹著气,无奈地说,“我让你亲哪里,你就亲哪里吧!”他又用力地点著头,脸上还是非常认真的神情。被他忽悠的次数太多了,我发觉已经对他的认真有免疫能力了!
    我重新闭上了眼睛,用手指点了点唇。他用嘴覆盖到我的唇上,然後轻轻地磨蹭著,还用牙齿慢慢地啃咬著……果然!和我想的一样,他根本就什麽都不会。可奇怪的是,他笨拙而且没有任何技巧的亲亲会让我的身体有反应,我的唇上好像集结了成千上万只蚂蚁在热情跳舞……
    “嗯……”我的口中小声地呻吟著,我难耐地伸出舌头,在他的唇线上缓缓地勾勒著,想勾引他的舌头和我一起纠缠。“咯咯……好痒……”他居然在我的勾引动作下很不给面子地笑场。他他他!太过分了……是可忍,孰不可忍!我很生气了,後果很严重!
    趁著他嘴唇咧开,笑声飘逸的时候,


同类推荐: 一入梦(H)窑子开张了(H)[HP]Forget江山易改(H)夜长情多今天的少爷也没能下床(H)父欲(H)修罗君子(完结+番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