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新御书屋
首页门不当户不对等你压 分卷阅读6

分卷阅读6

    方毅的,一定不会!我暗暗地在心中发下了誓言。啊?不对!我被忽悠了!为什麽我要被江浩牵著鼻子走啊!可恶,可恶!别让我抓到你的什麽把柄,不然,你就死定了……
    放学之後,我没有再顾虑面子,尊严什麽莫名其妙的东西。我紧紧拉著了方毅的手,怎麽样都不肯放开。对!不要放开,我要和方毅一辈子都在一起。而他,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人,不是宠物,也不是玩具。
    作家的话:
    31约会的小纸条,抓奸引发的灾难
    幼稚的我,幼稚的我们,幼稚的爱情
    by林浩然
    正文的分隔线
    回到家以後,方毅变得很乖,乖得很特别。一个人静静地吃饭,静静地做作业,静静地冲凉,静静地睡觉。一声不吭的方毅,静地让人可怕!我很无助地看著他,明明我已经主动示好了,为什麽他还是要这样呢?
    我很不习惯身上没了他的重量,很不喜欢他的冷落,我愤怒地压住了他的身体,很生气很用力地用牙齿在他的脸上啃咬起来。等我发泄完愤怒,方毅的小脸被折磨地惨兮兮,有几处还渗出了血丝。可是方毅就是倔强地不认输,也不喊疼。
    又一次被彻底打败,方毅真是我命中的克星,我认了。我慢慢地爬了起身,默默地躺在了方毅的旁边,心中复杂的情绪有很多种,实在没有办法用语言完整描述出来。带著不安的情绪入梦,这一夜,噩梦来袭……
    “啊―不要!”清晨,我是尖叫著从噩梦中醒来。我的额头布满了惊吓过度的冷汗,方毅只是静静地看著我,什麽也没说,只是他的眼神中透露著关心的讯息。爱情真是糟糕的东西,只是简单的眼神交流就让我满足得不得了。
    冷战状态一直持续中,我头疼得不得了。一连三天,方毅都是这样对我,不冷不热,不温不火,甚至和我最讨厌的江浩走得更近,感情更好!我黑著脸看著他们在很亲密地交流著,还有每天中午的时候,方毅都会莫名其妙地和江浩同时消失一段时间,然後又莫名其妙的出现在我眼前。
    不正常,真的很不正常!一定有事情,方毅肯定有什麽事情瞒著我!又是一天中午,我好奇地翻看著方毅的书包,忽然,一张纸条出现在我的眼前:毅,中午到教室後面图书馆的天台来,我们的秘密小基地。――by 江浩。
    约会吗?江浩和方毅在约会?我生气地把手里的小纸条捏成了团,然後扔到了地上。我双拳紧握,恼怒地跑出教室,朝图书馆方面飞奔过去。此刻的我心中五味具陈,像极了正在抓奸的丈夫。
    还差几步就到了天台了,我却停了下来。我在做什麽啊?就算看到了他们在一起又如何呢?就算他们在约会又如何呢?我拿什麽管,有什麽资格管?想著想著,心里酸涩极了!不行!不可以这样,方毅还没有成年呢!怎麽可以这麽早就被勾搭?总算有了义正词严的理由,我坚定地迈出了步伐,却遗忘了我对方毅做过的那些色情的事。
    听到脚步声,江浩回过了头,看到是我,眼中充满了惊讶和鄙夷,“怎麽是你?你跑这里来做什麽?”还好只是江浩一个人在,我心中的紧张暗自放松了下来。我把双手叉在腰间,理直气壮地说,“以後不准你和方毅说话,也不准你再给他写小纸条!”我用命令的口吻把心里想说的话都说了出来。
    江浩冷哼了一声,“哼!林少爷,你很搞笑也!你以为你是谁啊?”他的语气中充满了敌意和挑衅,让我火冒三丈。我生气地指著他的鼻子,想骂却骂不出口,“你!你!你!”毕竟我不是泼妇,离骂街的形象还差得很远。
    我想我是君子,既然动不了口,那我就动手吧!我使出了全身的力气,朝江浩的方向扑了过去。我想把他摁倒在地上狠狠教训的,谁知道江浩的身体灵巧的很,没费多大力气就闪躲过了我的攻击。
    我扑了个空,却没办法收回力气。一瞬间,我的身体冲出了护栏,眼看就要从天台摔下去。千钧一发之际,我的手死死地抓紧了护栏,心中害怕和恐惧到了极点,这里可是五楼啊!摔下去可是面目全非。
    江浩走了过来,冷冷地看了我一眼,“林少爷,你慢慢玩,我不奉陪了!”他的话一说完,我就听到了离去的脚步声。我的天啊,真是疯子来的!他居然冷血成这样?他居然能袖手旁观地离开?
    时间一秒一秒地流逝,我手心的汗越来越多,我快坚持不住了,我快抓不紧护栏了!我闭上了双眼,准备放弃的时候,耳边传来了方毅的声音,“别怕!坚持住,我来帮你!”我蓦然睁开了眼睛,看到了方毅一脸的焦急。他紧紧拉住了我的手,很用力地往上拉,“没事的,一定会没事的!浩哥哥,加油!”
    有了方毅话语的鼓励和他双手的帮助,我终於爬上了天台。可恶的江浩,心中的怒意不断上涌,我被气得脸红脖子粗。我飞快地朝教室跑了过去,方毅紧紧跟随在我的身後……
    我揪住了江浩的领口,愤怒地斥责,“你怎麽可以这样!太过分了!如果我真的摔下去,你就不会良心不安?”江浩用力地推开了我,用手整了整领口,“林少爷!你搞清楚,难道是我害你的吗?你对我动手,我惹不起躲也躲不起吗?”
    江浩一边回话,一边朝方毅投去无辜的眼神。看到这画面,我更生气了,指著江浩问方毅,“是他欺负我,你相不相信?是他见死不救,你相不相信?”方毅沉默了,什麽都没说。我的心冰冷到了极点,为什麽?怎麽方毅可以这样?我对他还不够好吗?
    江浩的眼中充满了得意,我已经没有力气去算账了。除了失望还是失望,看错了人吗?爱错了人吗?我惆怅地坐在椅子上,失魂落魄了起来……
    作家的话:
    32割地赔款的随便亲亲
    爱会让人学会妥协,未来还很遥远,等到来的时候再想吧。从现在开始学著相爱,期待有天你也会无下限地妥协我。
    by林浩然
    铃响起,下课了,放学了,可以回家了。我却一点都不高兴,脚步一步走得一步沉重,心中好像有块大石头压著,喘都喘不过气来。
    楼梯的拐角处,有些许的拥挤,人潮挪动的速度慢得像蜗牛似的。方毅呢?应该在後面吧!我强忍著内心想要回头寻找他身影的冲动。可恶,说不定又和江浩亲密地走在一起,说不定还是手拉著手的。
    咬起了唇,心中的酸涩越来越多,眼中的泪水好像在下一秒就要决堤了。忽然,不知道谁推了我一把,我的身体顿时失去了重心,整个人就往下滚了起来。
    “浩哥哥,小心……”慌乱之後,我好像听到了方毅的呼喊声。等我停下滚动的时候,全身好酸好痛,头昏昏的,眼前的一片全是模糊。好像有什麽湿哒哒的液体从额头滑落了下来,我无意识地用手去擦拭,却发现自己的手掌全是红色的血液。
    在我失去意识之前,我好像隐约看到了方毅焦急,关心的脸孔。然後我是笑著昏过去的,真好,还好。我和方毅的关系还没有变成陌生人,他还是对我好的。这样就可以了,这样就够了。
    不知道昏迷了多久,我醒了以後,看到了方毅,大叔,校医林老师,最後是那个令人讨厌的江浩。我再看了看四周,呃,这里是学校的医务室。
    “哎哟,疼―”头还是昏昏沉沉的,我忍不住捂著头小声地喊了出声。
    “呃,浩哥哥,你没事吧?”方毅迅速地走到我的身边,把我扶著坐了起来。
    “他啊!肯定死不了!祸害留千年没听说过吗?下个楼梯都会摔跤,真是没用。”江浩一脸嘲讽,冷冷地说。
    大叔若有所思地看著我们,一声不吭。
    我低下了头,没有辩驳,可能是我真的太不小心了吧!可是,那个时候,明明感觉到有人推我。谁会这样做呢?难道是我的错觉吗?
    “闭嘴!我看到了!”方毅很大声地吼了句,接著用憎恨的目光瞪著江浩。
    江浩很不自然的扭过了头,什麽都不说了。
    “恩?你看到了什麽?”我困惑地看著方毅,小声地问。
    方毅摇了摇头,淡淡地说,“浩哥哥,对不起。都是我的错,如果我跟在你的身边你就不会受伤的。”
    我很用力地扯出一抹笑,虽然还是很痛,但我一点都不想方毅难过,“没事,我下次会小心的。”
    我看了墙上镜中的自己,额头上包著纱布,那上面还带著一点点,零零散散的血丝,脸色苍白的可怕。
    林老师很温柔地摸了摸我的头,把药放到我的手里,很细心地吩咐著,“已经止血了,再吃点消炎药就可以了。伤口不能沾水,还要注意忌口!”
    我点了点头,准备下床离开医务室。
    管家大叔走了过来,想将我抱在怀里,方毅拦住了管家大叔,“我来背吧!”
    “你背不动我,我太重了呢!”我连忙开口拒绝。
    “不会!我背得动你。”方毅自信满满地说。
    在方毅的坚持下,我还是趴到了他的背上,让他背著我回家。
    而江浩,在我们没有注意的不知道什麽时候,莫名其妙就不见了。
    我知道,现在就是和方毅和好的机会。所以我不想错过,即使身体很难受。
    我小声地在他耳边说,“呃,方毅,你还生我的气吗?”
    方毅只是摇了摇头,没有回话。
    我嘟起了嘴,小心眼的吃货,哼!生个气生那麽久。
    “呃,如果你不生气了,我给你买很多糖好不好?”我小声地诱哄著。
    方毅又摇了摇头,他已经有永远吃不完的糖果了。
    “呃,那你以後想亲我就亲吧,随便你了。”我把求和的姿态放到最低了,再和方毅闹下去的话,我肯定会疯掉的!
    “真的?!你答应的,不能反悔!”方毅一脸平静地说。
    我听出了他话里的开心,恩哼,他明明很在意,却假装不计较。“呃,我答应的,不反悔!”
    夕阳的馀辉照在我们身上,为我们画上了金黄色的外衣。
    方毅背著我,慢慢地背著我,朝回家的方向迈去。
    而管家大叔只是缓缓地跟在我们的身後,突然他很严肃地冒出了一句话,“明天开始,我要安排人跟著你。”
    我转过了头,咬住唇,一脸委屈又可怜兮兮地看著大叔。
    而我的抗议和求情,直接被管家大叔无视掉了。
    “恩!要有人跟著,我没有保护好浩哥哥。”方毅不停地点头表示赞同。
    二比一,我知道了,此刻我的再多放抗都是无效的。
    作家的话:
    33“随便亲亲”被执行地很彻底
    很甜蜜,很幸福!甜蜜得快要死掉,幸福得快要死掉!
    by林浩然
    正文的分隔线
    回到家以後,方毅直接就把我放在床上了,像管家大叔一般的口吻,很是严厉的语调吩咐,“不要动,你躺著休息,要什麽喊我!”
    “哦。”我小声的回了个字,心里满满的全是抗议,拜托,不要把我弄得好像重症病人似的,好不好?不过,我是不敢说出来的,肯定会被骂得很彻底。
    “呃,我出去下,马上就回来。”没有等我反应,方毅直接就飞快地跑出去了,留给我的只有他的背影。
    他要去哪里啊?不清楚,不明白。等他再出现在我的面前,已经是吃饭的时间了。
    “方毅,你去哪里了?”我好奇地问。
    方毅沉默了一会,然後很认真地说,“我去找江浩了,我让他离我们远一点。”
    “真的?”我的眼中闪烁著惊喜的光芒,太好了!总算不用再尝到又酸又涩的味道了。我放下了手中的饭碗,很用力地抱住了方毅。“谢谢你!”
    方毅摇了摇头,在我的脸上亲了下,淡淡地说,“没什麽的。”
    一旁的管家大叔咳嗽了一声,眼睛瞪著方毅,示意他别太过分了。
    我笑了出声,“大叔,不要那麽严肃,这是家,我们就该用家人的方式来相处。”
    管家大叔用很复杂的目光纠结地看著我,“少爷,你不该纵容他的!有天我不在了,他才会好好照顾你啊!你看他把你照顾成什麽样子,叫我怎麽放心……哎……”
    我放开了方毅,站了起身,走到管家大叔身边。我伸出伸手,紧紧地搂住了管家大叔的腰,用头轻轻地在管家大叔的身上蹭了蹭,轻声地撒娇,“大叔,你一直在负责照顾我不就好了麽!”
    管家大叔用手摸了摸我的头,眼中闪过一丝伤感,不过很快又恢复了面无表情,冷冷的话音提醒著,“吃饭吧,都要凉了!”
    吃完饭之後,我用毛巾把头小心翼翼地包了起来,然後准备去冲凉。嗯,方毅本来说要帮我忙的。但是我拒绝了,我能想像到那个画面,肯定是越帮越忙。
    方毅一个人躺在床上,眼神中带著那种不像十来岁小孩子的目光,里面透著坚定和狠辣,像极了嗜血的野兽。
    没错!他看到了,看到了江浩把林浩然推下楼的。可恶,他不明白为什麽江浩会对他那麽好,却对林浩然像不共戴天的仇人。所以,他下午的时候,特地到江浩家里找他谈判。
    “叮咚―叮咚―”门铃响起。
    “谁啊?”门里面传出了江浩轻轻的问话。
    “我,方毅。”方毅冷冷地回答。
    “毅?怎麽是你?”门很快就打开,江浩的脸上充满著惊喜。
    “来,快进来坐吧。”江浩热情地招呼著方毅,还想用手去拉他。
    谁知道却被方毅很不领情地甩开,他冷冷地说,“不用了,我说几句话就走。”
    “哦。我知道你要说什麽。”江浩小声地嘀咕,一脸的失落。
    “我看到你推浩哥哥,他才滚下楼梯的。”方毅的声音变得更冷了,甚至还因为愤怒的缘故变得大声起来。
    “那又怎样?”江浩用满不在乎的态度回答著。
    “你!”方毅生气地想把眼前的人揍上一顿,这样才可以让心里好受一点。“这次就算了,你平时帮我那麽多忙。”
    “那又怎样?”江浩撇过了头,不想让方毅看到他眼中的受伤。
    “如果你再伤害浩哥哥,你怎麽对他的,我就怎麽对你!我说到做到。”方毅双手握成拳状,冷冷地警告著。
    方毅不懂江浩,更不想懂。他在意的,从来只有,也只是林浩然而已。那个带给他甜蜜的浩哥哥……
    我从浴室出来,就看到床上一脸沉思的方毅。我蹑手蹑脚地爬上了床,静静地躺在他的身边,“在想我吗?”我半开玩笑半认真地问。
    “恩。想。”方毅慢慢地答话,慢慢地压到了我的身上。他的眼睛紧紧地看著我的眼睛,被他这样看著,我很不自在的感觉,只好把头扭到了一边。
    感觉他的视线都没有从我的脸上离开过,不自在的感觉更多了,我脸红了起来,“呃,你看什麽呢?”
    “看你。”方毅扳正了我的头,然後俯下头亲吻上了我的唇。
    嗯,好甜蜜,好幸福!好像距离上次和方毅亲亲,隔了有一世纪那麽遥远。
    我热情地回应著他的亲吻,他几乎用牙齿啃咬的,可恶的小坏蛋,我还是病人呢,怎麽不温柔点呢?
    直到彼此都快不能呼吸了,才结束了亲吻。我才呼吸不到几口,他的唇又再次贴了过来。我用手抵在了他的胸膛,微微反抗了下。
    “你说的,我可以随便亲亲的。”方毅很认真地提醒著我的承诺。
    结果,後来,听到他的话的瞬间,我就彻底没有了防线。好吧,我答应了的,只好随他亲了个够。可是,我还是病人啊,方毅能不能等我好了再亲呢?话没有问出口,他用行动告诉我不能,他整整亲了我一个晚上……
    作家的话:
    34冷水或拇指姑娘,其实都比方毅好用
    只点火不灭火的方毅,让我有了魔鬼般的冲动。我身上的每一寸肌肤都在嚎叫,吃了他,吃了他!
    by林浩然
    正文的分隔线
    不知道亲吻了有多久,方毅总算在我的身上折腾够了,慢慢的闭上了眼睛,进入了睡眠。可是我怎麽睡得著呢?在他的亲吻下,我的身体很自然地有了反应,两腿之间的事物硬挺挺地站立著,像极了士兵在站岗。
    我的脸上泛起来苦笑,手缓缓地抚上了方毅的头。该死的,天杀的,怎麽不赶紧让方毅快点长大呢?这禁欲的日子真不是人过的。我在心中暗暗地咒骂著。
    轻轻地抱起方毅,慢慢地把他放在旁边。我的动作显得小心翼翼极了,生怕弄醒他,又要对我一顿乱折腾!
    我低下头,看著肿胀的下体,脸上的苦笑更多了。我无助地摇了摇头,还是去浴室解决一下吧。
    进了浴室之後,我反倒迷茫了起来,呃?用冷水浇熄身上的欲望呢还是用万能的右手发泄出来呢?我的身体靠在墙壁上,纠结了一阵子,这才打开了水龙头。哎,冲下冷水吧,还好现在的时节不是冬天!
    重新躺到了床上,再次把方毅抱在了怀中。我闭上了眼睛,准备睡觉。方毅却不安分了起来。他嘴里无意识地呢喃著,“呃,好凉,好舒服……”
    他的双手很用力地圈著我的脖子,然後身体在我的身上不停地扭动著,想从我的身上汲取那阵凉意。该死的,天杀的,我的心中又开始了无声的咒骂。因为,它在方毅的胡乱扭动中,再次挺立了起来。
    此刻的我,除了无奈还是无奈。而且,我不觉得如果我把方毅喊醒,会有更好的下场。所以,现在也只能随他欺负了。渐渐的,被欲望掌控的身体越来越热,当热度取代了那阵凉意的时候,方毅也停止了扭动。
    我咽了咽口水,为什麽他停下了,我的身体反而更难受了。我深深地叹了口气,算了吧!忍忍吧!我并不准备再起身到浴室折腾,反正,我就是拿方毅没办法就对了。反正,我就是乖乖等著挨欺负就对了。
    我用很是复杂的目光看了眼方毅,艰难地压抑下身体蠢蠢欲动的渴望,然後慢慢进入睡梦中。晚安吧!我的小吃货。
    清晨,人还没醒来,身体又被那股莫名其妙的燥热感唤醒。我睁开迷蒙地眼,困惑地看著方毅的手在我的身上肆意的探索。我皱起了眉头,呃,我是成了新奇的玩具了,还是神秘的宝藏了?
    心中的无奈再次涌上心头,我手足无措地瞪著方毅。我很想用眼神做无声的抗议,要知道,早上是男人最容易冲动的时段啊!
    偏偏方毅什麽都不知道,还不知道死活地在拼命撩拨。真的好想把他吃掉,连骨头不都不吐出来才好!只可惜我实在禽兽不来,除了叹气还是只能叹气。哎,哎,哎……
    感受到我的视线,玩得不亦乐乎的方毅抬起了头。他的嘴角扬起了得意的笑,兴奋的说,“浩哥哥,醒了吗?亲亲,亲亲……”
    看著他的头一点点朝我凑了过来,唇一点点朝我的唇贴合过来。说不出心中是什麽滋味,有期待,有渴望,更多的是疼痛,致命的折磨啊!我痛苦地大吼出声,“救命啊!我要死了!”
    我的大喊让方毅停下了所有的动作,他用疑惑地眼神看著我,关心地问,“浩哥哥,你怎麽了?哪里不舒服?”他还把手放到我的额头,似乎想找出我生病的源头。
    管家大叔听到了我的吼声,急匆匆地撞开门,冲了进卧室,“少爷,你怎麽了?”我皱著眉头看著外面被撞碎的,七零八落的门,用很云淡风轻的口气说,“大叔,钱从你薪水里面扣哦!下次再弄个坚固点的门,最好是那种,你撞不开的!”管家大叔答了一声“哦”,接著就从容地离开房间。
    方毅还是一脸迷糊,他真的没有明白,到底是怎麽了。看来我装病对方毅有作用呢!想到这点,心中不禁雀跃起来。但是我的脸上仍然换上了痛苦的神情,嘴里还配合著难过的呻吟,“呃,痛,好痛―”
    方毅咬了下唇,似乎做了个很不情愿的决定,“那好吧!等你病好了再亲亲……”我连忙点头,呵呵,能忽悠一次,那麽下次就能再忽悠嘛!直到,忽悠到你长大为止……
    作家的话:
    35永别了,讨厌鬼江浩
    除了和方毅和好,那个讨厌鬼江浩也离开了,任何语言都无法准确形容我此刻的心情。
    by林浩然
    正文的分隔线
    我看著方毅开心地坐在餐桌前,不停地把碗里的食物喂进嘴里。感觉心情很不错的样子,显然没有被我早上的忽悠所影响,哼,方毅也就死心眼了一点,其他的,还是挺好骗,很容易打发的呢!
    和方毅手拉著手,哼著没有名字的小调上学。嗯,我今天也心情很好哦!在学校里的一整天,过得很好,好得很奇怪!好像少了什麽似的?对了,少了和那个讨厌鬼江浩的冲突跟吵架。
    我皱著眉头看了眼那空置了一天的桌子和椅子,咦?江浩不见了?是请假了吗?还是又耍什麽花样了?
    不知不觉,一天的时间好像一眨眼就过去了。放学的铃声提醒著我们可以回家了,我还是呆呆地坐在椅子上,脑海中全是满满的问号。不行!我得去问问班主任江浩到底什麽情况,不过,我又不想方毅跟著。自私的我,还是不愿意他和江浩感情太好,太亲近了之类的。
    正在我犹豫不决的时候,方毅推了推我的手臂,笑著说,“浩哥哥,我上下洗手间。你等等我,马上就回来。”我连忙点头。太好了,刚好能解决我的难题。
    看著方毅的身影离我越来越远,我站了起身,朝班主任的办公室走去。我走进去就看到班主任在整理资料,好像很忙碌的样子。他抬起头看到是我,困惑地问,“呃,林浩然,怎麽是你?有事吗?”
    我点了点头,轻声地问,“呃,那个江浩呢?怎麽没来上学啊?”班主任没有停下手里的动作,漫不经心地回了句,“他啊!又转学了呢!真是奇怪的学生……”
    听到这个消息,我开心到了极点。我的心里播放起了美妙的音乐声,这是庆祝的乐声吗?必须庆祝啊!多美好啊!再也没人和我吵架了,再也没人和我抢方毅了!
    我的嘴角扬起了灿烂的笑容,我没有忍住地笑了出声。“呵呵……”班主任困惑地看著我狠是莫名其妙的笑,好奇地问,“怎麽了?什麽事那麽开心啊?”我摇了摇头,止住了笑,然後默默地离开班主任的办公室,重新回到教室。
    我静静地坐在椅子上,傻傻地笑著向前面的桌椅挥起了手,嘴里嘀咕著,“永别了!江浩……”
    只是,方毅上洗手间的时间也太慢了吧?我皱起了眉头死死地盯著教室的门,可就是不见方毅从外面进来。我很无聊地趴在桌子上,继续等待著。忽然,脑海了一闪而过的想法让我从椅子上跳了起来。
    该死!方毅不会出什麽事了吧?不会是遇到什麽没带厕纸之类的恶俗剧情了吧?我“噗嗤”笑了出声,最终我还是打定了注意,要去看看方毅到底怎麽了。
    等我到了洗手间,眼前的情况让我傻眼了,怎麽会挂上维修的牌子?呃,那方毅哪里去了?我纠结地四周找寻著,可还是没有看到方毅。
    我的眉头皱得更紧了,目光落到了不远处的一个高中部的教学楼。方毅不会跑到高年级那边的洗手间去了吧?听说高中部不太太平呢,有几个行为恶劣的学生在胡闹,据说是学校股东的儿子?而学校的老师们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来对待。
    该死的!方毅不会那麽倒楣碰到他们吧?我拔起腿,快速地奔跑著……情急之下的我,居然忘记了万能的管家大叔。如果不是太过在乎方毅,我也不会这麽乱了分寸。事後,每每想起,我都会非常後悔,懊恼地不得了。
    作家的话:
    呃,晚上还有一更子言子语~
    呃,我狠勤快对不对~
    呃,求票票~
    36番外:方毅的第一次欺负人
    第一眼看到林浩然的时候,方毅就有了认定的感觉。明明就是温柔又好看的大哥哥,怎麽会伤害他呢?
    by方毅
    正文的分隔线
    学习方面他是有点笨,但并不代表他傻。他怎麽会不知道他的浩哥哥今天心神恍惚了一天,也朝江浩的空位上走神了一天。甚至连下课了,都还不拉他的手放学回家。方毅找了个藉口离开,嗯,他去上下洗手间。林浩然想做什麽就去做吧,想问什麽就去问吧!
    在认识林浩然以前,他在那个家里,整天不是面对父母的吵闹,就是打架。每次祸起的原因都是他的父亲输了钱。他知道,他的父母其实不是不相爱,只是他们的爱情早就被现实磨光了。
    也许他年龄小,大人们的世界他不懂。所以他总是冷眼地看著父母们的吵闹和打架。但是他会很懂事地把家务活做得好好的,帮著这个已经七零八落的家分担一点。
    从他有自己的意识开始,他的周围充斥的都是眼泪啊,心酸啊,还有很多很多的苦涩。家里的钱都被他的父亲拿去赌了,所以他连学都不能上。更别提便利店那些甜蜜的糖果和好吃的糕点了,那简直是天大的奢侈!
    有空的时候,他都会故意到那个便利店f逛,只是为了看一眼那有著精美包装的各种小零食。也就是看看,他连口都不敢跟家里的父母提。家里都快没有米下锅了,他怎麽还能贪心那些呢?
    可是有一天,他看到一个大哥哥买了盒糖果,放进了兜里。他就鬼使神差地尾随在了他的後面,後来,他还很离谱地抄小路跑到他的前面,想霸占那盒他从未尝过,但一定非常甜蜜的糖果。
    “站住!打劫!”方毅张开了双手,用小小的身体拦住了去路。他当时不知道是从哪里来的勇气,做出那麽疯狂的事情。也许他从看到那个大哥哥的第一眼,就感觉到他不会伤害自己吧,所以,他才敢这麽做。这其实是,他第一次鼓起勇气欺负人。
    那个大哥哥用很温柔的声音调侃他的时候,他的心里又羞又恼。这是他的第一次,怎麽能不成功呢?那盒看起来很好吃的糖果,应该就是他的了,为什麽不愿意给呢?方毅生气地咬了林浩然一口,理直气壮地回答著,“哼!不给糖就咬你!”
    当方毅被那个看起来像怪蜀黍的人推倒在地的时候,他本该撒腿就跑的。可是他乖乖地呆在了原地,他不知道自己在等什麽,在期待什麽。只是心中好像响起了无数的声音,拼命地提醒著他,眼前的人是不会伤害自己的,那个大哥哥看起来是那麽的温柔和好看。
    最後,方毅得到了那盒糖,那个大哥哥的声音他一直都记得,“恭喜你,打劫成功了!”可他却一直不舍得吃,一直把糖藏在抽屉里面。
    後来被父亲发现了,以为他是偷了家里的钱去买糖,接著他便挨了一顿毒打。父亲很不留情地用家里那把硬硬的扫帚,狠狠地落到了他瘦小的身上。他咬住了唇,忍住了不哭,没有解释,更没有求饶,就那麽默默地承受著……
    又过了几天,那个把他推倒在地的怪蜀黍和几个陌生的人跑到家里来,把一张纸放到了父母的面前。那一次,是他看到父母的脸上露出非常开心的笑容。那好像是幸福的味道吧!可是,母亲悄悄把他拉到了一旁,和他交代了一堆话,让他跟著那个怪蜀黍走。
    方毅的心中很是害怕的,他那天被推倒在地其实挺疼的。可是,他还是没有反抗地跟著怪蜀黍离开了父母,他是听话,懂事,孝顺的孩子。只要父母开心就好,只要父母幸福就好,至於他,随便吧。没有比现在更糟糕的了吧?
    作家的话:
    37番外:方毅的很多很多个第一次
    死心眼的人,认定了就不会再变。浩哥哥,一辈子在一起好不好?
    by方毅
    正文的分隔线
    方毅一边慢慢地走著,一边甜甜地回忆著,回忆他和林浩然相遇的情景。想著想著,方毅脸上甜蜜的笑越来越多……
    他被那个怪蜀黍带到一个大房子里面,他很是拘束地静静坐著。方毅不知道等著他的未来会有什麽,他将要面对什麽样的对待。离开前,母亲交代的那些乱七八糟的话让他更是不安了起来。
    可是,当方毅看到林浩然坐到他面前的时候,他好像感觉到自己飞到了天堂一样。看到他的瞬间,方毅不知道为什麽心中会涌起无限的幸福味道。幸福来得如此突然,满满的全


同类推荐: 一入梦(H)窑子开张了(H)[HP]Forget江山易改(H)夜长情多今天的少爷也没能下床(H)父欲(H)修罗君子(完结+番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