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新御书屋
首页门不当户不对等你压 分卷阅读7

分卷阅读7

    是因为眼前的人。
    方毅本来以为,林浩然也是被怪蜀黍买来的孩子,心里开心地不得了。有了他的陪伴,即使未来是刀山火海,方毅都不怕了!可是当他好奇地问林浩然的时候,林浩然却摇头否认了。方毅的心情一下变得失落极了。
    可是下一秒,林浩然居然用很是霸道的口吻宣告,“你抢了我的糖,我就把你的人抢来了!”这麽说的话,未来,方毅就是呆在他的身边了?方毅高兴极了,却装作不露声色。嗯,他要为自己谋取更多的福利。比如,那些甜蜜的糖果。
    方毅舔了舔唇,慢悠悠地开口问,“那你抢了我的人,天天给糖吗?”林浩然狠用力地点头,果断地回答者,“给糖!”方毅把小手伸到了他的面前,和他约定了誓约,“人是你的了!糖拿来!”然後心中暗暗加了一句,就算你不给糖,我还是愿意呆在你的身边。好像从见到的那一眼起,上天就注定了我要跟在你身边的。
    再後来,方毅在林浩然的宠溺下,有了很多个幸福的第一次。嗯,让他再想想。第一次拥有穿不完的新衣;第一次拥有吃不完的糖果;第一次尝到比糖果还要美味的食物……每个第一次都值得纪念的,所以方毅将它们牢牢珍藏在心里,每回忆一次,方毅就感动一次。
    不知不觉,他呆在林浩然的身边已有了大半年的时间,他已经把林浩然放在了心中,位置甚至还超越了他的亲生父母。所以,在那次很严重的车祸中,在昏迷前的最後一秒,他会紧紧地抱住林浩然,用身体护住他不让那些玻璃碎片伤到。
    因为年龄的关系,方毅不知道什麽是爱情,也不知道自己对林浩然的感情就是真爱。只是,方毅原本就是死心眼的孩子,他认定的事情是永远都不会改变的。除非是不可抗拒的死亡……
    方毅皱著眉头,一脸纠结地看著洗手间门口挂著的维护的牌子。其实尿也不是很急,完全可以憋到回家的时候。只是,只是他想给林浩然足够的时间,去处理完江浩的事情。方毅抬起头,看了不远处的高中部的教学楼。好吧,就到那边去借下洗手间吧!
    方毅慢悠悠地迈开步伐,回忆仍在继续。他又想起了林浩然对他,对他的身体做的那些奇奇怪怪的事情。还有比糖果更甜蜜的亲亲,让方毅好像中毒一般地上瘾极了,怎麽戒都不可能戒掉的!所以当林浩然说不许他亲亲的时候,他才会那麽大的反应,生那麽大的气。
    只要一想到以後都不可以和他的浩哥哥亲亲,就会难过地快窒息。那种接近死亡的体验,方毅说不出口。只是把所有的过错都怪到了林浩然的身上,於是,两个人的冷战,误会就那麽一点一点开始了。
    感情本来就是很神奇的事。不管两个人冷战再久,误会再大,濒临生死的关键时刻,谁还计较那些有的没的啊!看到江浩把林浩然推下楼梯,方毅的心好像停止了跳动。他的心里全是自责,怎麽自己疏忽成这样,让林浩然陷入了危险的境界。
    背林浩然回家的时候,方毅正在心中作深刻的检讨。林浩然突然问他,是不是还在生气?方毅又记起了他被禁止亲亲的限制,自责和愤怒两种情绪在心中打起了架。方毅变得混乱了起来,不知道该说对不起还是该说我生气。
    最後,方毅只是淡淡地冷哼了下,一切尽在不言中好了!谁知道却换来了林浩然对亲亲限制的解禁。太好了!既然可以亲了,那就要亲个彻底,就算不睡觉也要亲个够,补偿下这段时间遗失的那份亲亲的甜蜜。
    作家的话:
    38拦路打劫的报应
    全世界都不可以欺负你,只有我才可以欺负你!而我,也只容许自己被你欺负!
    by林浩然
    正文的分隔线
    方毅从洗手间出来,想了想时间,那麽久了,应该处理完了吧!方毅拔腿就往教室的方向跑去。
    才跑了几步,方毅皱著眉头停了下来。怪了!什麽时候来了一群莫名其妙的人,还硬生生地堵住了校园的小路。看那些人的样子,一点都不像善类,更不像学生了!像电视上那些社会化上的流氓地痞。
    方毅本是不想去招惹他们的,可是他四周看了看,这是唯一的路,根本没有其他的路可以绕过去。方毅深深叹了口气,慢慢地往前走,心里不停地想著各种被刁难的对策。
    他们像是没有看到方毅一样,仍旧在高声交谈著,仿佛方毅就是空气一样。
    “拜托,让让!”方毅很有礼貌地轻声说话。
    仍旧没有人搭理他!
    方毅又皱起了眉头,困惑地看著眼前的这堆人,他们到底想做什麽?
    方毅面无表情地站在原地,心里却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浩哥哥还在教室里面等他呢!
    双方就这麽对峙著。
    忽然,那堆人里面有个染黄色头发的少年,慵懒地打了个呵欠,伸了个懒腰,软绵绵的声音慢慢地说,“要过去啊?可以!交钱就可以了。”
    什麽?交钱?方毅无意识地掏了掏他的口袋。跟在林浩然身边,什麽都有了,哪里还有需要用钱的地方。所以他没有钱,更用不到钱。
    方毅小声的回答,“对不起,我没有钱。”
    染黄色头发的少年看了眼方毅鼓鼓的裤兜,以为方毅是有钱不愿意给的那种人。他对身旁的胖子使了个眼色,让胖子过去搜钱出来。
    结果,胖子只从方毅的裤兜里面搜出了甜蜜的糖果。他手里拿著糖果,很无奈地说,“老大!是个穷鬼,就只几颗糖,怎麽办?”
    染黄色头发的少年脸上露出不悦的神色,愤怒地一把抓过胖子手里的糖,生气地甩到地上,甚至还过分地用脚去踩!
    方毅的眼中充满了无限的心疼,他的糖啊,他的小甜蜜啊……
    方毅的双手紧紧地握成了拳,拼命地压抑著心中对这些人的厌恶和憎恨,“够了没?让我过去!”
    染黄色头发的少年冷哼一声,很轻蔑地说,“没钱还想过去?让我们揍一顿吧!”
    为什麽会这样,怎麽会有这样的人?这里不是校园吗?他们不是学生吗?
    一肚子的委屈涌上心头,方毅朝染黄色头发的少年冲了上去,抓起他的手就狠狠地咬了一口。
    染黄色头发的少年被咬疼了,很用力地把方毅推倒,然後他的脚很用力地在方毅的肚子上踩了一脚,“咬人?你是狗吗?”
    身体的疼痛让方毅难受极了,他还是强忍著眼泪。
    他是男子汉,他不该哭,至少不能在这些烂人的面前哭!
    染黄色头发的少年开始发号施令了,他挥了挥手,大声地喊著,“大家一起上,揍死这条会咬人的狗!”
    方毅闭上了眼睛,不想去看这群恶心的人!
    正当所有的人准备一涌而上对方毅拳打脚踢的时候,林浩然出现了!他很及时地大吼了一声,“住手!你们想干嘛?”
    林浩然愤怒地看著那堆人,他们居然把他的小吃货欺负成这样了?可恶!太可恶了!
    所有人都停下了动作,转头望向了林浩然。
    “浩哥哥,你快走!他们不是好人!”方毅忍著痛大声地喊著。
    林浩然却没有离开,反倒朝方毅走了过去,小心翼翼地把地上的方毅扶了起身。
    染黄色头发的少年又是一声冷哼,“哟!原来是林少爷啊!难道你要帮他交钱吗?”
    林浩然皱紧了眉头,“什麽钱?”
    染黄色头发的少年晃了晃手上被方毅咬的伤口,轻蔑的说,“你家的狗把我咬伤了,难道不用给药费的?”
    林浩然的脸色瞬间就变黑了,他怎麽可能会容忍有人用言语这样羞辱方毅?
    没错!他有钱,而且多的几辈子都花不完!
    但是他不会给眼前的这堆垃圾,连人都不算的废物。要他妥协?做梦!
    林浩然很是悠f地卷起了袖子,低声对方毅说,“等下你就跟在我的身後就好,不要乱跑!”
    方毅猜不出林浩然的企图,但他还是毫不犹豫地点了点头。
    作家的话:
    39哼哼哈兮!一vs八的校园暴力事件
    深刻地体验了什麽叫“士可杀不可辱”!可是,我和方毅,到底是谁保护谁了啊?
    by林浩然
    正文的分隔线
    把方毅护在了身後,我冷眼看看嚣张跋扈的他们。心里默默地数了下,呃,他们有八个人。小问题啦!人多欺负人少没什麽了不起的。
    我往地上吐了口口水,表示对他们的鄙视。耳边好像响起了“双节棍”的节奏,哼哼哈兮,准备要开打了哦!
    好像感觉到方毅的不安,我用手拍了拍他的肩膀,示意他不用怕。染黄色头发的少年挥了挥手,下达了指令,然後那堆人就朝我和方毅一涌而上。他们先是将我们包围了起来,接著对我们开始了拳打和脚踢。
    在我还手的时候,我随时都注意要保护身後的方毅。呃,我自我保护能力还是有的,只是担心会伤到方毅。这些年和管家大叔学的防身术可不是白学的,打架嘛?有什麽好怕的!
    渐渐地,我有了吃力的感觉,对方人数上的优势慢慢地体现了出来……
    我额头上的汗水越来越多,他们的下手越来越狠。
    忽然方毅尖叫一声,“啊――”
    我焦急地转过身,方毅的额头受伤了,不停地往外冒著鲜血。
    原来,有个人卑鄙地举起,不知道从哪个地方找来的大木棒,很恶劣地想从背後偷袭我,却被方毅阻止了,他用身体挡住了那个人的攻击。
    看到方毅受伤,我的心快停止了。整个人暴怒了起来,我生气地看著眼前的人。可恶,都是他们的错!让我在乎的人受伤,他们该死!全都该死!
    我的攻击在暴走状态下,变得不在留情。每一次的攻击都往人身上最致命的弱点攻过去。
    暴力事件的结果,他们八个人倒下了,我也倒下了。
    我全身无力地躺著,很无助地看著方毅。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我只能在心里默念,对不起,小吃货,我真的没有力气送你去医院了,你要保重身体啊!
    後来,是管家大叔在校园门口等了很久没等到人,才联系班主任共同寻找。最後,他们在校园偏僻的小道上看到集体倒下的人,还有满头鲜血的,脸色苍白的方毅。
    方毅嘴唇发抖,不停地嘀咕著,“医院,医院……”
    所有的人在班主任和管家大叔的帮助下,被送进了医院。闻到医院里面刺鼻的消毒水气味,我安心地闭上了眼睛。
    不知道昏睡了多久,我醒来之後,发现周围都很安静,好像是深夜的感觉。方毅他怎麽了?没有事吧。我脑海里就这一个问题,著急著想要答案。
    我挣扎著想坐起身,发现全身又酸又痛。估计就是体力透支的後遗症!管家大叔推开门走了进来,脸上还是一点表情都没有,只是眼神中透露著疲惫。
    管家大叔淡淡地说了句,“少爷,你醒了?”
    我皱起了眉头,“呃,是不是方毅情况不好?你怎麽了?”
    管家大叔轻轻地摇了摇头,语调还是淡淡的,“不!已经做过ct和磁共振,没有问题的。只是……”
    管家大叔有些欲言又止,我没有注意太多,我担心的只有方毅,他没事就好了!
    很快,管家大叔就帮我和方毅办理了出院的手续。
    我拉著方毅地手,开心地朝回家的方向走去。一路上,我已经开始在想,要想办法让方毅懂得保护自己,另外,还要往他的小裤兜里面塞满满的钱钱进去。
    毕竟,能用钱解决的问题,还是不要演变得那麽暴力好了!
    管家大叔眼中充满了很是担忧的神色,他考虑了很久,终於还是决定说了出口,“少爷,听说那几个人伤得很严重,而且,他们中间还有的是学校股东的儿子。他们,恐怕不会这样就算数的吧!”
    管家大叔的话让我想起了那群不算人的废物,心中的气愤统统跑了出来。我很大声地说,“如果看到他们,我还想再揍他们一顿,你不知道他们有多过分!”我似乎想用声音表达我的愤怒程度有多高。
    管家大叔又摇了摇头,“没有会去追究事情的对错,他们只会追究是谁伤了他们的儿子!”
    我皱起了眉头,不以为然地说,“那有什麽!大不了就赔他们钱好了!”
    管家大叔还是摇著头,“不是钱的问题,那些人很看重面子的!”
    “好啦好啦!我知道了,安啦安啦!大叔你不要想太多了!”我笑著说。
    管家大叔深深叹了口气,“希望如此吧!”
    回到家的时候,我用很快的速度把方毅扑倒在床上,用很重的力气压著方毅的身体,还用锐利的牙齿在他的脸上咬著,啃著,接著用非常郑重地语气警告著,“下次不许你再这样了!谁准你用这样的方式保护我的!”
    第二次了,这是方毅第二次为了护我而受伤了。必须和他说清楚,讲明白,没有下次了,再不能让他把自己推到如此危险的位置上去承受一切。
    方毅咬著唇,眼神里闪烁著坚定的光芒,却绕开了我的话题,迳自地回答著,“不疼!真的不疼!”
    作家的话:
    呃,身体不舒服了,所以晚了,白天还会更门不当的,耐心期待吧!
    40退学的处分和翘课的抗议
    如果让方毅成长的代价是我们必须分开,那我情愿方毅永远都站在我的身後。我守著他,我护著他,一辈子都可以!
    by林浩然
    正文的分隔线
    第二天的早晨,我和方毅来到学校。屁股都还没有坐热,就被班主任很是凝重地叫到了办公室。
    我皱起了眉头,什麽事啊?难道大叔的担忧要实现了?我拉著方毅的小手,一起朝班主任的办公室走去。
    已经到了,我先探出了脑袋想看看里面的形式。哇!好大的阵仗啊!像极了古代公堂上的联合会审。我的心中一惊,不妙了啊!必须快跑。就在我想拉著方毅逃跑的时候,班主任叫住了我,“林浩然,方毅,进来吧!”
    可恶!被发现了!看来是跑不了了,我只能拉著方毅的手,走进了办公室,同时把他护到了身後。因为方毅什麽背景都没有,所以我担心这群狼才虎豹要把他分吃了。
    我静静地站著,等待著接下来的炮轰。其实,我还有个很神奇的功能,那就是一般不喜欢的话,会自动左耳进,右耳出的。这个功能在平时父亲训斥我的时候被用了个彻底,现在也能派上用场了。
    一个肥头大耳,肚子凸起的中年胖子跳了出来,愤怒地指著我的鼻子骂,“林少爷,你的父亲见了我都还要给我几分的薄面,现在你的人把我儿子打成这样。你准备给我,和在坐的其他父亲什麽样的交代?”
    哼,我一听就心里有数的,他们针对的就是方毅,无非就是要我把方毅交出去,生死不论,这样的话,他们的脸上就有光了。
    而我的小吃货,天知道会被折腾成什麽样子!我才不会把他交到那群人渣的手中!我很大声地吼了起来,“人是我打得!有什麽责任算到我的头上,不要牵扯无辜的人!”
    他们的眼睛里面充满了惊讶,对我不愿意交出方毅的决定,似乎很震惊。也是正常的了,他们远远不能想像方毅在我心中的重要性。
    谈判彻底破裂,办公室里除了沉默还是沉默。
    班主任很无奈地挥了挥手,“你们回教室上课吧!”我心里想著,他们下一步肯定会逼迫学校处分方毅的,我该怎麽做呢?要怎麽样才可以使方毅免除处分?
    回到教室,我马上从书包里掏出了手机。呃,我打电话给管家大叔,让他想想办法。“喂,少爷……”管家大叔的嗓音里面透著浓浓的疲惫,好像打了一场仗似的。“大叔,你能不能想想办法帮方毅……”
    管家大叔沉默了一会,才慢慢地开口,“对不起,少爷,我真的尽力了!”我大概能猜测到管家大叔话里的尽力是什麽意思,他之所以疲惫得彻底也就是在为我和方毅东奔西走吧!
    我头疼得不得了,方毅仍是认真地在作业本上写著。第二节课下课之後,班主任把我叫到了教室外面,很严肃的说,“学校做的处分是,方毅在校园里面聚众打架,退学!”说完,班主任就想离开。
    她的手被我紧紧地拽住,我著急地轻声解释,“不对!错的明明是他们,为什麽受处分的却是方毅?这不公平!”我并不想方毅听到被处分的事情,所以我说话的声音压得很轻,很轻。
    班主任摇了摇头,态度坚决地说,“方毅能进学校本来就不公平了,你还要解释什麽公平不公平的?不觉得很幼稚吗?”我认命地放开了班主任的手,很无助的蹲下了身体。怎麽办呢?怎麽办呢?要怎麽和方毅解释啊?我的眼睛死死地盯著地面。
    忽然,方毅蹲到了我的身边,用手拍了拍我的肩膀,笑著说,“没关系的啊!浩哥哥不要难过。我每天在家里等你也是一样的哦!”听到方毅安慰的话语,我的心痛死了,他明明就那麽努力和渴望上学。
    不能妥协,绝对不能妥协!此刻我的脑海中只有这个念头。於是我便拉著方毅的手跑了,离开学校。这是我第一次的翘课,对!我就是要用这样的方式来抗议学校对方毅的处分。
    那一天,我带著方毅在外面漫无目的地走著,游荡著。直到夕阳下山,我才牵著方毅的手回家。哼!我已经决定和方毅共同进退了,他不能读书,我也不读了!我在心里不停地骂著,破学校!谁稀罕啊!
    回到家里,我被那个陌生又熟悉的身影吓到了。那个是,父亲大人啊!我皱进了眉头,静静地走到父亲面前,低声地喊了句,“父亲,你怎麽来了?”我还是把方毅护到了身後,生怕父亲大人会做什麽伤害方毅的事情。
    父亲很大声地咆哮著,“林浩然,打架!跷课!还有什麽是你不能做的?”我沉默了,很不高兴地瞪了眼父亲身旁的管家大叔,哼!肯定是管家大叔找父亲大人告状的。
    父亲很不耐烦地说,“别瞪他!是你们的班主任打电话给我的!”那个长舌妇!我心里很不满地骂著。
    “父亲,你听我解释,这明明就不是我的错!是……”我低著头,轻声地解释著。
    父亲很不耐烦地打断了我的话,脸色变了又变,“瞧瞧你!变什麽样子了?我林劲松的儿子需要低头向人解释的?还用跷课来躲避?”
    我用不可置信地目光望向了父亲大人,真没想到父亲会是这样的态度,这也太,太,太惊喜了吧!
    我按耐不住心中的激动情绪,身体更快一步地扑到父亲大人的怀里。
    林劲松轻轻地摸了摸我的头发,很严厉地训斥著,“打架?幼稚了点吧?哼,要不就别出手,出手就别留情!”
    啊?我抬起头,眼睛充满了惊讶,父亲的意思难道是让我……杀了他们?
    林劲松的视线落到了方毅的身上,朝他招了招手,示意他过来。
    方毅点了点头,走了上前,安静地站著。
    林劲松看了看怀里的我,又看了看方毅,“听说你很勇敢,救了几次的浩然是吗?”
    方毅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谦虚地回答著,“这是我应该做的!”
    林劲松赞许地点了点头,站了起身,用手很用力地拍了拍方毅的肩膀。
    方毅没有想到他会有这样的动作,一下没站稳就倒在了地上。
    我连忙扶了他起身,父亲眼中充满深意地说,“你准备要他一辈子都站在你的身後吗?”
    父亲说的话正是我心中所想的,我一直希望方毅可以变得强大,变得不再受伤,只是,可是……
    我很无助地看了看方毅,又看了看父亲。
    父亲严厉地说,“你想下,要不要把他交给我调教下?”
    我根本就没有想,直接就摇著头。才不呢!父亲的调教是非常可怕的,而且,我不要和方毅分开。
    “那好吧!随便你。学校的事情,你们可以转个新学校看看。”林劲松扔下了一句话,告诉了解决办法,然後大摇大摆地离开了。
    作家的话:
    41两难的抉择
    我牵著方毅的手高高兴兴地去找新学校,却一次又一次地被拒在学校门外。都不知道试了多少间了,我心情非常地失落!我闷闷不乐地蹲下了身体,眼睛死死地盯著地面。为什麽不行?为什麽还是不行。
    父亲的解决办法是有漏洞的!现在稍微好一点的学校都有入学考试,我的成绩当然是没有问题,可是方毅他根本没有办法通过!
    从天亮就出门口的,转眼就到天黑,我们还是没有找到合适的新学校。我身体累极了,方毅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方毅,你背我回家吧!”我轻声地说著,人已经趴到了他的背上了。
    方毅点了点头,把我背了起来,然後一步一步地走著。虽然我的状态根本没有到走不动路的阶段,但是我就是想给方毅找点事做,我根本就不想听到他口中说出的,不想读书,不稀罕读书之类的话。
    回到家之後,因为累的缘故。方毅不一会儿就趴在桌子上睡著了。我皱著眉头看著方毅,一脸的纠结,难道说,是我太胖了吗?
    一旁的管家大叔神情凝重,慢慢地开口说,“少爷,情形你也看到了。对方毅来说,换新学校的办法根本是行不通的!”
    “那怎麽办?”我皱紧了眉头,很无助地问著。
    管家大叔沉默了一阵,才冷冷地开口,“其实,还有一个办法,就是看你,愿意不愿意。”
    “什麽办法?”我两眼发光,很急切的问。
    “送方毅上军校!”管家大叔闭上了眼睛,无视我脸上任何的表情。
    我的眼睛一下子就变暗,然後努了努嘴,任性地说,“那我也要和他一起上军校!”
    管家大叔睁开了眼睛,微微皱起了眉头,“少爷!方毅和你身份不一样,培养方向也会不一样!就算你和他一起到了军校,你们也不会分在同一个班!”
    “还有……”管家大叔停了下话,又冷冷地接著说,“你们如果同时在军校了,就意味著连书信,电话方面的联系也要断掉了。”
    我整个人无精打采地趴到了桌子上,心里除了难过还是难过。
    可是眼前,除了送方毅上军校是唯一的办法,我已经没有任何选择了。这不公平,这根本不是是非题,而是必选题。
    我忍著痛朝管家大叔点了点头,示意他去处理好方毅上军校的一切手续。
    我用手轻轻地抚摸著方毅的头发,一遍又一遍地抚摸著……
    我的眼泪就无法压抑地一滴一滴流了下来,为什麽非要分开呢?
    方毅醒来的时候,我的眼泪已经停了,只是眼睛变得又红又肿起来。
    方毅关心地问,“浩哥哥,你眼睛怎麽了?是不是哭了啊?”
    我连忙摇头,“不,不,不,我没有!我才不哭呢,我是男子汉!”
    方毅“噗嗤”一下就笑了,眼神调侃地打量著我的身体。
    “哼!”我冷哼一声,把双手叉到了腰间,挺起了胸膛,“不信,你来检查看看!”
    方毅伸出了手,然後在半空又停下,“要不,我不上学了!”
    终於,方毅还是说了出口,我心里又是一阵疼痛,他明明就那麽懂事,为什麽好像全世界都不懂他呢?
    “如果说,如果要到很远的地方读书,你怕不怕呢?”我不敢把让他上军校的消息直接告诉方毅,只能暗暗地打探著,观察方毅的反应。
    他紧紧地抱住了我,笑著说,“没关系啊,不是还有你麽?”
    可是没有我!我心里默默地回答著。感觉眼泪又要掉落了,我连忙转过了头。
    我真的很想自私地把方毅留在身边,那未来呢?方毅的未来呢?我可以自私,但我无法残忍,我不能让方毅的未来断送到我的手里。
    我忍著眼泪和心里的痛楚帮著方毅收拾衣物。
    方毅还是在笑,“浩哥哥,你真好!”
    我紧紧搂住了他的腰,眼泪彻底决堤了。我的小吃货啊,他根本就不知道,从明天开始我们就要分开了,而且,他的归期未定。
    叫我怎麽舍得?叫我怎麽不哭?
    夜一点一点深了,方毅已经睡了,我还在整理著他的行囊。
    我贴心地往里面塞满了他爱吃的糖果,还有花不完的钱钱。
    都是钱惹的祸啊!如果我之前能这样做的话,这一次的灾难也不会发生。
    都是我犯的错啊!如果我之前没那麽冲动的话,先找来管家大叔,说不定这一场暴力事件根本就不会演变成最後的那样。
    这一个夜晚,我都在懊恼和後悔中度过。
    可是时间还是在不停转动的,天一点一点亮了,分离的时刻就要来临……
    作家的话:
    分别之後就快长大了~
    长大之後就能做爱做的事情了~
    嗷呜,我好邪恶,是吗是吗?真的吗真的吗~42分别的眼泪
    我以为我们都年轻,所以我们经得起离别的考验。其实我错了,有些人,有些情,真的不能伤,更伤不起!
    by林浩然
    正文的分隔线
    面对满桌子的美味食物,我一点食欲都没有。因为这一餐,很伤感,有“最後的晚餐”的味道。我不停地往方毅的碗里面增加美味的食物,似乎这是我唯一能做的,最後一次地对他好了。
    方毅放下了手中的餐具,一脸纠结地看著我,好奇的问,“浩哥哥,你怎麽不吃?”我淡淡地摇了摇头,“我不想吃,你吃吧!”似乎被我的愁绪感染,方毅忽然把碗里的食物全部往嘴里送,一瞬间,他的小嘴被塞得鼓鼓的。
    看到方毅这个样子,仿佛我们又回到了第一次坐在一起吃早餐的时候,我的脸上露出了淡淡的笑,他已经好久没有这麽不规矩了!我知道,他是为了逗我开心的。我连忙把牛奶送到他的嘴边,很是担心他会呛到。
    管家大叔走了进来,朝我微微点了点头,使了使眼色,示意车子已经在外面等了。我拿著牛奶的手忍不住地颤抖起来,怎麽?那麽快?我假装一脸的镇定,轻声地开口,“先吃完吧!吃完之後再上学!”
    方毅紧紧抱住了我,脸上是非常灿烂的笑意,“太好了!浩哥哥,你找好学校了?”我点了点头,然後是沉默,我实在不知道如何向方毅开口说明。方毅开心地亲了亲我的脸颊,笑著说,“谢谢你,浩哥哥,你太厉害了!”我的眼神暗了下来,我根本没办法回话,还是沉默。
    方毅总算心满意足地吃饱了,桌上的食物也被解决了一大半。方毅还拉著我的手,让我捏捏他的小肚子,“浩哥哥,我又胖了哦!”我点了点头,哽咽地说,“胖,胖点好……胖点好…”方毅生气了,很用力地甩开了我的手,“浩哥哥,你到底怎麽了?”
    我仍旧没有回话,只是静静地走进卧室,拿出为方毅准备了一晚上的行囊。方毅困惑地看著我手中的行囊,“浩哥哥,你的呢?”我咬了下唇,小声地说,“呃,放一起了。”
    我领著方毅坐上了车,然後,我找了个藉口下车,“呃,你在这里等我。我去下洗手间,等下就回来。”方毅点了点头,然後乖乖地坐在座位上。
    车子在我下车之後就开动了,我默默地躲在门口,看著方毅远去的背影……
    “你们干什麽啊?管家你干什麽啊?”方毅很生气地责问著。
    司机和管家都不搭理他。
    方毅站了起来,开始了反抗的动作。他的小手开始在司机的身上胡乱地挥打著,“停车!快停车!浩哥哥还没回来呢!”
    “别闹!”管家大叔黑著脸,按住了胡闹的方毅。
    方毅的眼泪慢慢地流了下来,他似乎感觉到了什麽,“他是不是不要我了?为什麽要用这种方式?”
    还是没有人回答方毅的问话。
    方毅的眼泪越流越多,似乎要把他这一生受的委屈都哭出来。吃不饱,更没有零食吃,甚至没有学上的时候,他没有哭;被父母误会,被父母毒打的时候,他没有哭;被父母卖掉的时候,他没有哭;被管家教训的时候,他没有哭;受重伤的时候,他没有哭;被高年级的学长欺负的时候,他没有哭。
    可是为什麽,他最信任,最喜欢的浩哥哥要这样对他呢?浩哥哥看起来就是不会伤害他啊!可是为什麽连浩哥哥都要嫌弃他,要把他丢掉呢?而且还是用这种方式!
    方毅用小手胡乱地抹著脸上,那些乱七八糟的眼泪和鼻涕。他安静了下来,没有再挣扎和反抗了,随便吧!反正浩哥哥也不要他了,不会再有更糟糕的下场了!
    车子朝一个未知的方向驶去,那是看不见的――方毅的未来。可是所


同类推荐: 一入梦(H)窑子开张了(H)[HP]Forget江山易改(H)夜长情多今天的少爷也没能下床(H)父欲(H)修罗君子(完结+番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