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新御书屋
首页门不当户不对等你压 分卷阅读8

分卷阅读8

    人都错了,林浩然才是方毅期待的未来!
    作家的话:
    讨厌!这一章都把我写哭了。
    43另类的替身,专属我的“小方毅”
    它的存在只能证明,方毅,你是如此地不可取代!
    by林浩然
    正文的分隔线
    从方毅离开之後,我就失魂落魄的坐在大厅。一个人从白天坐到黑夜,又从天黑坐到天亮。
    我的眼睛因为睡眠不足和哭过的缘故,变成了两只熊猫眼,而且又红又肿。
    我一直没有吃东西,就那麽静静地坐在原地,呆呆地看著大门。
    呃,大叔,大叔……我的嘴里不停地念叨著。
    对!我要等大叔回来,我要亲口听到大叔告诉我方毅他很平安,还有,他的入学情况。
    呃,方毅的未来,也是我要等待的未来。
    那是让我可以一直等待的信念。
    不知道等了多久,管家大叔还是没有回来。庭院的风轻轻地吹进了大厅,我感到了彻骨的寒意,那应该是和方毅分开的难过吧!
    又过了漫长的几小时的等待,门外有了微微的动静。
    我把脖子探得长长的,屏住了呼吸期待著那点小动静。
    果然!是大叔回来了!
    我很用力地扑到了大叔的怀里,漫长的等待让我的眼泪忍不住又落下。
    “大叔,大叔!他怎麽样?怎麽样?”我急切地问著话。
    管家大叔皱了下眉头,冷冷地说了句,“他哭了……”
    “啊?怎麽会哭呢?怎麽会哭呢?”我不停地重复著这句话,方毅在我的印象中,一直是非常坚强的啊!他的眼泪是我意料之外的,我不停地揣测著方毅当时哭泣的心情。
    过了好一会儿,我又开口问,“大叔,那他入学的事呢?其他的呢?都好吗?都告诉我好吗?越详细越好可以吗?”我低声地哀求著大叔,情绪越来越激动。
    管家大叔沉默了,一声不吭。
    我皱起了眉头,困惑地喊了声,“大叔?”
    管家大叔含糊不清地回答著,“呃。不能说!”
    我眼睛瞪得大大的,很不能接受大叔这样的忽悠。我努了努嘴,任性地把桌面上的茶具摔了一地,“为什麽!你之前没有告诉过我这些!”我咬著唇,委屈地控诉著管家大叔的罪行。
    管家大叔冷冷地看了我一眼,冷冷地说,“他可以给你写信和打电话的!”
    他的话好像起了安慰的效果,我的情绪慢慢冷静了下来。
    管家大叔站了起身,我大概知道他干嘛去了。这两天我过得简直就不是人过的日子,太狼藉了!
    没有用多少的时间,管家大叔就端上了热腾腾的食物,摆到了我的面前,“少爷,吃饭吧!”
    我点了点头,拿起了筷子。可是和方毅分开的痛苦就像根鱼刺卡在喉咙,让我只能勉强吃了几口。
    不知不觉,就到了深夜。
    接近四十八小时没有睡觉了,浓浓的睡意包围著我。
    我很努力地闭上了眼睛,很努力地想进入睡眠。但是不行,还是不行!
    怎麽睡都睡不著,我在床上翻来又覆去。
    身上少了往日习惯的方毅的重量,让我如何入梦呢?
    试了一次又一次,不行,还是不行!
    我无奈地睁开了双眼,无助地看著天花板。原来,方毅远比我想像中的更重要!
    我能不能後悔啊?我能不能把方毅接回来啊?
    越想心越烦,越烦心越痛。
    我忍不住地大吼了起来,“大叔……”
    管家大叔很迅速的破门而入,那道坚固的门第n次的形容虚设。
    我朝大叔投了个白眼,小声地说,“大叔,我睡不著!”
    “嗯?”管家大叔困惑地问,显然没有明白我的意思。
    我嘟起了嘴,很没形象地床上翻滚了起来,“我习惯了抱著方毅睡的。”
    管家大叔点了点头,然後离开。
    我笑了起来,管家大叔果然是万能的!应该可以治好我的失眠症吧!
    我看著床上的闹钟,静静地等著管家大叔的回来。
    过了半个小时,管家大叔他,他居然领了个跟方毅同龄的小男孩过来,“喏,少爷,他让你抱!”然後朝那个小男孩使了个眼色,让他躺到我的身边。
    那个小男孩听话地点点头,然後慢慢地爬上了床。
    我很惊恐地跳了起来,很惶恐地从床上逃离。
    管家大叔皱紧了眉头,一脸的疑惑,“少爷?你不是要?”
    我翻了个白眼,垂头丧气地说,“大叔!我不要他!我不是这个意思!”
    “嗯?”管家大叔被我的话弄得更糊涂了!
    我深深叹了口气,小声地解释著,“我的意思是,帮我弄个和方毅差不多重的布偶!没有要你弄个真人给我啊!”
    管家大叔总算清楚了,他领著小男孩走了出去。
    再进来的时候,管家大叔的手里抱了只好大的小熊布偶,就跟方毅差不多大小。
    我高兴地接了过来,抱在了怀中,可是,我很快就拉下了脸,抱怨了起来,“太轻了啊!大叔……”
    大叔用手揉了揉头发,很纠结地说,“现在太晚了,你先用著。明天再去订做个。”
    我点了点头,看来也只能这样了。
    想必今天晚上是别想睡了!
    後来,我便有了一只特地订做的小熊布偶,和方毅一样的大,和方毅一样的重。
    在方毅不在我身边的每个夜晚,我都是依靠它才能进入睡眠。
    作家的话:
    44小白和小白的故事
    父亲大人给我空运了礼物,我想,更多的,我是把它们都当成了给方毅的礼物。方毅会喜欢吗?
    by林浩然
    正文的分隔线
    我是林劲松的儿子,这个是毋庸置疑的事实。所以我承续了父亲血液里的狠辣和无情。
    猫抓老鼠的乐趣就在於,一次一次地抓住,然後一次一次地放开,让老鼠死於自己的无限恐慌之中。
    我没有换学校,因为这个学校有更好玩的事情等著我。
    那八个人,害我和方毅分开的始作俑者。我牢牢地把他们记在了脑海里面,一个我都不会放过。
    我过得不开心,那麽,我会让他们也活得不愉快。
    公平?很公平的!对吗?
    我一次又一次地在暗地里出手,刻意地伪装成非人为的自然事故。
    呵呵!我脸上邪恶的笑越来越多,笑他们的愚蠢和无知。
    当他们出的自然事故越来越频繁,手手脚脚都纷纷离开身体的时候,他们总算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
    一夜之间,在这个城市里面颇有地位的八个家庭的人同时间集体搬迁。他们远离了这个城市,更永远地消失在我的视线内。
    呵呵!真是无趣极了!我深深叹了口气,紧绷的精神状态也慢慢放松了下来。
    不知道是方毅让黑暗中的我有了一点点的光明,还是方毅把我往更黑暗的地方推去?
    我不知道,真的不知道!
    我居然会是如此的嗜血!我不喜欢,我害怕这样的自己会失控地在某天伤害到方毅。
    哎!我又叹了口气,还不知道什麽时候能够再看到我的小吃货!好想好想他啊!
    和方毅分开的每一天,我都闷闷不乐,日子过得相当煎熬!
    刚刚,父亲大人来了电话,说是给我空运了礼物过来,算算时间,应该快到了。
    什麽礼物能比得上方毅在我身边呢?我没有太多的期待。
    我静静地坐在原地,呆呆地望著天。难道以後的日子就要天天如此吗?
    管家大叔喘著气从外面跑了进来,眼中带著些许的惊讶。
    什麽啊?让管家大叔这样慌慌张张的!
    我站了起身,走出了家门口。
    啊!我的天啊,我捂住了嘴,神情比大叔的惊讶还要多得多!
    那是两匹小马驹!据说,刚出生还不到十天。
    好像还是父亲从国外买回来的纯种名马?
    这麽小?这麽小!什麽名种不名种的!
    它们两个还不到一米高,父亲还贴心地随送了两个专业的喂养小马的人给我。
    太好了!这样我就什麽都不用操心了!
    我笑著问,“它们吃草吗?”
    站在马旁的男人摇了摇头,“不行!得半年才可以断奶食草。”
    我远远地站著,不敢上前去抚摸它们。呃,我也怕生!
    “呵呵,呵呵!”我高兴地笑著,“大叔,我能养在後院麽?”
    管家大叔点了点头,“我已经叫人去弄马厩,马上就能好!”
    对了,它们取名字了吗?
    不行!我得问问父亲。
    “父亲,父亲……”很快,我就拨通了父亲大人的电话。
    “嗯?……”林劲松的话音里面有浓浓的睡意。
    “谢谢你,父亲!礼物我很喜欢。”我的话音里面有藏不住的喜悦味道,我还很肉麻地通过电话亲了父亲一口。
    “喜欢就行!别整天不开心了!”林劲松淡淡地说。
    我吐了吐舌头,这也能知道的?“父亲,它们取名字了没有?”
    “没有呢!你自己取吧!还有别的事吗?”林劲松淡淡地问。
    “没有了。”说完,父亲大人便挂断了电话。这个时候,正是午睡的好时间。看来,我是打扰到父亲了!
    那两匹小马的颜色都是灰白色的,我脸上的笑容更得意了。
    多好啊!我早就想让方毅变成白马王子了!有了它们,也总算是名符其实。
    叫什麽好呢?想了半天我还没有想好。不如,等方毅回来以後再让他帮忙取名吧!
    白白的,真好看!那就先叫著小白1和小白2吧!
    等方毅回来以後,我不仅会让方毅给它们取名字。我还会让告诉方毅,它们的成长故事。像相亲相爱啊,不离不弃之类的!
    想著想著,我的目光又落到了远方。方毅,你现在好吗?有在想我吗?
    作家的话:
    45诡异又离奇的信
    管家大叔把方毅送到贼船上面去了,而我只能眼睁睁看著。那是条除了终点就没有第二选择的贼船,加油吧,方毅!
    by林浩然
    正文的分隔线
    距离方毅离开已经有了一个礼拜了,可是他的信呢?他的电话呢?
    我一个都没有等待,我讨厌这样的状态。为什麽会了无音讯的?
    送信的邮递员已经开始讨厌我了吧?每当他经过门口的时候,我都会叫住他,然後问一大堆有的,没有的问题。
    比如说,你们会不会送错信了?又比如说,你们会不会弄丢信了?
    帮我们这个区送信的邮递员是个二十来岁的阳光小夥,庆幸的是,他脾气并不坏。而且,他似乎也习惯了我的纠缠了。
    我看了看墙上的时钟,他差不多到了吧?今天会有我的信吗?
    “嘿!林少爷,早哦!”呃,是那个邮递员的声音,他似乎早到了。
    我飞快地跑出门口,“嘿!早上好!”
    “呃,今天有你的信哦!”邮递员还没有等我开口,就用很欢快的语调说。
    我的眼中充满了惊喜的神情,语气里面按耐不住的激动,“在哪?在哪?信呢?信呢?”
    他从包裹里面找出了那封信,然後放到了我的手上,笑著说,“这个人对你一定很重要吧?”
    我点了点头,和邮递员道谢之後就回到了房间。
    是方毅!信上的字体有轻微的歪扭,字是方毅写的没错!
    我把信件放到了桌上,眼睛一眨不眨地盯著。
    他会在信里说些什麽呢?他会说很想我吗?
    信在桌上放了很久,我没舍得拆开,是不是太过期待,然後怕希望落空的感觉。
    终於下定了决心,我撕开了信封。
    这信???
    看到信的时候,我整个人就瞬间被石化了!
    哪有人这样写信的?除了方毅肯定就没有别人了吧!
    信上写著,浩哥哥,饿,我好饿……
    真是令人生气的信,只想著吃,不想著我!小吃货,你真坏!
    真实令人哭笑不得的信,我好像又听到了方毅在我耳边呢喃的声音,“浩哥哥,饿,我好饿……”
    我皱起了眉头,沉思了起来。不是军校吗?怎麽条件很差?生活很苛刻?
    “大叔,大叔……”我朝外面喊了几声。
    管家大叔走进房间,看了眼我手中的信,冷冷地说,“少爷,怎麽了?”
    我困惑地看了看信,又看了看大叔,“呃,那个方毅在的学校不好吗?”
    “谁说的!那是数一数二的名校啊!”管家大叔淡淡地解释著。
    “那里面条件很差吗?生活很差吗?为什麽方毅的信上什麽都没写,只说了他好饿呢!”我好奇地问。
    管家大叔沉默了,过了好一会儿,他才说,“少爷……”然後又不说了。
    这样欲言又止的大叔真的很奇怪!不过我也没有多想。
    “我们去超市买点吃的给方毅邮寄过去吧!”我认真地想了想,慢慢地说。
    “少爷……这……不好吧?”管家大叔一脸的为难。
    “为什麽不好!它再严也不可能让人饿死吧!”我不以为然地说。“反正,我不能让方毅饿著!”
    管家大叔轻轻叹了口气,很无奈地回答,“那好吧!”
    那一天,我快把超市的食品都搬回家了。当然,我不会遗忘的是很多甜蜜的糖果。
    管家大叔的手上和我的手上都拎著大包小包,如果不是大叔的制止,我还想买的!我怎麽会让方毅挨饿呢?绝对不可能会出现的事!
    我亲眼看著管家大叔把好吃的邮寄给方毅的。还有我的回信,我有在里面诉说著我满满的思念。
    可诡异的是,方毅又来信了。
    信上写的仍旧是,“浩哥哥,饿,我好饿……”
    每个礼拜的一封信,连著一个月都是这样。信的内容都是一致的!
    一次又一次,我邮寄过去的东西越来越多,越来越重。
    可方毅呢?还是饿,还是饿?
    我真的没有办法了!到底是怎麽回事啊?
    正当我准备喊大叔再去超市的时候,管家大叔轻轻地摇著头,淡淡地说了句,“没用的!”
    “啊?什麽没用的?”我好奇地问。
    管家大叔还是摇头,轻声地解释著,“不管你寄再多,他都收不到的!”
    “怎麽可能?学校没收掉了?啊啊啊?什麽学校啊!贪污麽?好黑啊!!!”我大声地尖叫,抗议著心中的不满。
    管家大叔一边摇头,一边叹气,“方毅毕业之後,学校才会给他……”
    “怎麽可以这样啊!等毕业的时候,方毅早饿死了!”我大声地吼著。
    “不会饿死的!”管家大叔冷冷地说。
    “饿死了,他们学校去哪里弄个方毅赔给我啊?真是的!大叔,把方毅接回来好不好?这样的学校根本就不是人呆的啊!”我轻声地恳求。
    管家大叔还是摇头,“你以为军校是你们过家家的地方麽?想来就来?想走就走?”
    我忽然想到个更严重的问题,如果……如果……那太可怕了!
    我冲到大叔的身旁,使劲地摇晃起他的身体来,“那信呢?信呢?我给方毅的回信,他应该能收到吧?”
    管家大叔闭上了眼睛,残忍地告诉我真相,“他能写信给你,但是他永远都收不到你的信的。除非毕业,那时候会统一归还!”
    我整个人瘫坐到了地上,眼泪不停地往下掉。
    “大叔,你骗我!”
    “你说我和方毅,可以通过书信和电话联系的啊!”
    “大叔,当时,你明明是那样说的啊!怎麽现在根本就不一样?”
    “骗子!骗子!大骗子!”
    难怪!难怪方毅总是饿!他根本就没有收到我邮寄的东西。
    难怪!难怪方毅信上的内容写得都一样!他根本就没有收到我写的回信。
    我哭了一整天,在房间里面嘶吼了一整天。最後,我除了平静接受还有什麽呢?
    我心里其实很清楚,管家大叔是不会害方毅的。可是,方毅他还那麽小,连我都没有办法承受!方毅他要怎麽过啊?
    46简洁又简短的通话
    有希望,更多的是绝望!我真的没有办法想像,现实怎麽可以残酷到这样的地步?
    by林浩然
    正文的分隔线
    时间慢慢流逝。也许是从一开始期望到失望,方毅他没有再给我写重复的信。我甚至连方毅的生死都不敢确定。但是,方毅的样子从未从我的记忆中消失,反而越来越清晰。
    一天天,一点点,就那麽一眨眼的功夫,五年的时间一晃而过。如果我没有算错的话,我今年二十岁了,而方毅今年十七。
    岁月无情,成年之後的我有了更多的责任和重担。父亲几乎把手里的事业交了一半由我打理。不知道是和方毅分别的缘故还是工作烦累的缘故,我的脸上总是染了淡淡的愁。
    真的很怀念和方毅在一起无忧无虑地日子。而方毅,你什麽时候才回来我身边呢?我,还要等待多少个五年啊?
    这些年,管家大叔一直在我身边照顾我,保护我。可是因为方毅,我对大叔始终是怨恨的。不是他,我和方毅也不会弄成现在这样。所以,很多时候,我都是对大叔冷言冷语。而大叔他,却始终是尽职尽责。
    墙上的时钟显示的是五点,还有半个小时就下班。我一边埋首在档堆里面,一边思考著晚上是否需要加班的问题。
    我其实很害怕回到家里,因为那里的每一个角落都有方毅的影子存在。它会让我变得更孤单,更寂寞,还有更思念。
    忽然,门被猛地推开。我抬起了头,皱著眉头看著慌慌张张的大叔。奇怪了!什麽事让他变成这样?
    管家大叔大口地喘著气,额头不停地冒出冷汗,“少爷……回家……快回……”
    我的眉头皱得更紧了,这说的是什麽跟什麽啊?我耐著性子问,“慢慢说,到底怎麽了?”
    管家大叔还是一副很著急地模样,“方毅……方毅……电话……电话……”
    听到方毅的名字,我的脸上露出了难掩地喜悦。我把大叔扶到椅子上,眼中充满了不可置信,很不确定地问,“你说,方毅可以打电话给我,是吗?”
    管家大叔点了点头,脸上慌张的神情有些缓和,“晚上。具体几点不清楚。”
    我连忙拉起大叔的手,然後上了车,车子以最快的速度往家里驶去。
    一整晚,我都守在电话旁边,不敢离开半步。此刻我的心情紧张得不得了呢!五年的时间,我都长高了,也变壮了。不知道方毅会是什麽样子呢?可惜电话是看不到方毅样子的。不过,听听他的声音也不错,算是望梅止渴吧!
    已经是八点了,电话仍旧毫无动静。我焦急得不得了,频频地望向电话,嘴里不停地嘀咕:怎麽还不响?怎麽电话铃声还不响?
    “铃―铃――”电话铃声响起的时候,时间快到九点了。
    “喂,方毅吗?”我拿起电话,就急促地问话。
    “嗯……少爷……”方毅想了想,还是决定喊出那个称呼。
    “你说什麽呢!什麽少爷呢!”我生气地大吼著。
    方毅变得沉默寡言了起来,只是简洁地单字单字回答著,“哦,哦,哦……”
    五年的等待,此刻方毅话语里的疏离让我委屈极了。我努了努嘴,小声地抗议,“喊我浩哥哥,我不是你的少爷。”
    方毅没有回话,通话陷入安静状态。
    “还在吗?方毅?”和方毅会这麽拘谨是我没有预料过的,生怕他会挂断电话。我著急地问著话。
    “嗯,在。”方毅还是很简洁地回答著。
    方毅的声音很好听,非常有磁性的!我多希望他能和我多说点话,不管说什麽都行。
    可是,方毅还是有问必答的那种方式对待,赤裸裸的忽悠啊!
    “你过得好吗?有没有想我啊?是不是以後每个晚上都可以给我打电话呢?”我问了一大堆问题,心里的问题还是有很多很多。
    “嗯,好。嗯,不要担心!嗯,我会努力!”方毅说完,然後,电话就被挂断了。
    什麽什麽嘛?怎麽可以这样就挂断的啊?我眼睛瞪得大大的,手里握著话筒呆呆的。明显不能接受方毅这样的行为,太过分了。五年!我等了五年,就这麽一次的通话!
    通话的时间根本连五分钟都不到嘛!太欺负人了!可恶的小吃货,人变坏了,心变狠了!想著想著,我的眼泪就落了下来……
    管家大叔深深地叹了口气,冷冷地说,“少爷,不要难过,这不是方毅的错!这是学校的规定……”
    我生气地冲到大叔身边,然後用手很失礼地揪起了管家大叔的领子,“为什麽你不提前告诉我?我还好多话没有问,还好多话没有说!”
    管家大叔面不改色地坐著,任我发泄著。
    心痛的感觉越来越多,我抱住了大叔很大声地哭了起来,“大叔,他是你儿子!你好过分啊!我都没有说想他,你好坏啊!”
    哭已经不能让我完全发泄心中的不满,我加上了拳头,很用力地捶打起大叔的胸膛来。
    管家大叔一声不吭地接收著我的发泄,不解释也不反抗。
    渐渐地,我哭累了;渐渐地,我捶累了……
    渐渐地,我在大叔的怀里睡著了……
    管家大叔又深深叹了口气,然後把怀中的我放到床上,静静地离开。
    “方毅……方毅……”我在睡梦中无意识呢喃的全是他的名字,眼角的泪水一直没有干过。
    作家的话:
    嗷呜 方毅快长大了 下章再跳过五年吧 对了,方毅在军校的日子想看吗“?大概可以写十章,放番外,如果不想看,我就不写,大家自行想像47学校的真相和等待的决心
    我准备好了超大型号的苍蝇拍,花痴女人?到来吧!来一个杀一个,来两个杀一双!娶尸体也不要和花痴女人玩暧昧。
    by林浩然
    正文的分隔线
    第二天早晨,我气冲冲地跑到管家大叔的房间,很大声地吼著,“大叔,你还有什麽瞒我的,你一次说清楚吧!”
    管家大叔沉默著,冷冷地看著我的眼。
    大叔这样的态度让我快要崩溃了,方毅离开我那麽久了,我什麽都不知道,除了等还是等。
    我无助极了,瘫坐在大叔的面前,一声不吭地坐著,和大叔对峙著。
    一转眼,上班的时间就要到了,我还是没有说话,没有起身,我已经决定了,大叔今天不说清楚所有军校里的事情,我就和大叔死磕到底了!
    可不是麽!五年的时间,我早就从学校毕业了,而方毅还不知所踪。
    管家大叔深深地叹了口气,默默地说了声,“好吧!”
    “方毅所在的军校是在一个很偏僻的海岛上面,岛上的物品一个月才补给一次。里面的食物和水对每个人来说,都是非常珍贵的!而且是定期定量发放的。里面是军事化的管理,每一天的训练都是挑战人的身体极限。用地狱来形容那个学校,一点都不过分!”管家大叔把脑海中的记忆一句一句地描述出来。
    我倒吸了一口气,整个人都处於震惊状态。可是我没有打断大叔的话,因为我知道,大叔一定还有更多的话要说。
    果然,管家大叔咽了咽口水,又接著叙述著,“里面的课程是需要花费十年才可以学完的!如你所见,和外界完全是断开联系的一个境界。那通电话也仅仅是唯一一次的机会,之後,就要等课程结束,通过考核就可以毕业离开。如果没有通过,那就再等十年……”
    我想我懂了!但是我什麽话都没有说。我失魂落魄地站了起身,然後一步一步地缓慢离开房间。
    我想我明白了!为什麽方毅会变这样,如果换成是我,说不定会比他改变得更多!
    只是,我除了等待还是只能等待。
    只是,除了五年我还要再等待五年,而且是未知数的五年!
    方毅和我之间的感情已经生疏了,淡漠了,我还改等待他的回来吗?
    他回来之後呢?他不爱我!忽然发现,我连等他的资格都没有!
    忽然,我的拳头很用力地攥紧,眼神变得坚定,脸上也不再有之前的脆弱。
    我的嘴角微微上扬著,怎麽可能?我认定的人怎麽会放弃?我爱上的人怎麽会丢弃?
    等嘛!我可以等得起的。不爱我吗?没有关系的,等你回来我身边以後,我会让你很爱我,很爱很爱!
    冬天的风带著刺骨的寒意,而我却一点都不觉得冷,刚刚做的决定让我的心里暖暖的,满满的全是爱啊……
    时间在等待中消逝,又一个晃眼,一个五年又匆匆过去!今年的我二十五岁,而方毅二十二岁。
    今年,方毅没有问题的话,应该就能从军校毕业了,也能重新回到我的身边。
    我是极高兴的,但也有少少的担忧,那是一场什麽样的考核,居然要是验证十年努力的结果。
    可以作弊吗?我用手托著下巴,弱弱地想。
    如果要再等一个十年,我是可以等待。可是父亲大人最近越来越不耐烦了,他曾经许诺过我,感情的事情我自己做主!这些年,他也信守承诺地没有再插手我的感情。
    只是,这麽多年,我一直没有固定的女友,连暖床的情人也没有。父亲大人对此非常不悦,几次三番地明示暗示。
    我是不敢直接告诉父亲,爱上方毅的事实。我怕方毅还没有出学校门口,就被父亲大人下手处理掉了。
    我只能忽悠著父亲大人,说缘分没到之类的话。至於其他的?未来?当然要方毅和我一起努力才可以!
    自从大叔和我坦白之後,我也没有再针对他了,冷言冷语的失礼也没有再有。关系确实缓和了许多,可是到现在我都不清楚,他到底是站父亲那边的,还是站我这边的。
    管家大叔敲了敲门,然後推开,冷冷地说,“茉莉小姐会到家里做客一段时间,老爷要你好好招呼她!”
    大叔的脸上仍旧是那样的面无表情,真是数十年如一日!
    我没有回答,只是不停地拍打著额头。 来了来了!大麻烦来了!父亲大人是按耐不住又给我塞女人了!
    我是要打电话和父亲大人再次好好沟通,还是让那个什麽小姐的在家里“好好”呆一段时间再爽快地滚蛋?
    权衡之下,我选了後者,花痴比父亲大人好对付多了!
    我的眼睛里面透露著阴沉的光芒,嘴角泛起邪恶的笑意。
    忽然,管家大叔说了一句话,直接让我从椅子上面摔了下来,“老爷还说了,如果茉莉小姐在做客期间出了事的话,那你直接就把人娶了吧,尸体也是可以的!”
    父亲大人真是太狠了!让自己的儿子娶尸体?全天下也只要他一个这样的父亲吧!
    唉!我叹著气认命地接受了莫名其妙的打扰……
    作家的话:
    48最後的考核
    等待了那麽多久,今天是最後一天了吗?为什麽时间好像过得特别慢呢!
    by林浩然
    正文的分隔线
    大叔说,今天是方毅参加最後考核的日子。我没有到公司上班,忐忑不安地等待著结果。我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看著电话,我多希望铃声响起,然後方毅告诉我,浩哥哥,我通过了!明天就能回到你身边了……
    光是想像,就让我的嘴角慢慢地扬起。太开心了,等了十年,就要等到方毅归来了。可是,万一……我的心忽然打了个冷颤!不,不会的!我很用力地摇著头,想把心里不好的想法都甩掉。
    明明是阳光明媚的天气,可是心中为什麽却有乌云压顶的窒息感?方毅皱了皱眉头看了看天,又看了看身旁的同学们。嗯,他们在这个学校呆了长达十年之久,再辛苦都熬过来了!今天,没有人会轻言放弃吧!
    教官站到了讲台前,很严厉地说,“军人的天职就是服从命令,绝对忠诚!”“是!”台下的学生们异口同声地回答。
    教官的目光打量著每一个人,脸上充满了自豪!这些孩子啊,跟了自己十年了!是时候长大了,是时候离开了……
    过了好一会,教官才缓缓地开口,声音里面依旧是那麽的威严,“下面,是证明你们十年努力地时刻了!我念到名字的同学请出列!”“是!”坚定并且一致地回答。
    不知道过了多久,身旁的同学们一个一个离开。方毅的心有了紧张的感觉,手心也微微出了汗。
    “方毅!”
    “是!”
    总算被念到了自己的名字,方毅迈开脚步,紧紧地跟在教官的身後。
    方毅被带到一个宽敞的房间,里面很空。仅仅有一张桌子,一张椅子,还有一杯水。
    “坐,把水喝了!”
    方毅点了点头,坐到了椅子上,然後把满满一杯子的水喝完。
    接著教官就什麽都没有说,迳自离开了房间。
    五分钟过去了……
    十分钟过去了……
    十五分钟过去了……
    渐渐地,方毅觉察到了身体的异常。
    头变得昏昏沉沉的,全身无力……
    方毅甩了甩头,很努力地想让自己保持清醒的神智。
    方毅看了看那杯空了的杯子,居然下了迷药!
    到底是什麽样的考核啊?方毅心里泛起了不安的情绪。
    半个小时过去了……
    方毅觉得自己全身的力量已经被耗尽。
    忽然,房


同类推荐: 一入梦(H)窑子开张了(H)[HP]Forget江山易改(H)夜长情多今天的少爷也没能下床(H)父欲(H)修罗君子(完结+番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