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新御书屋
首页门不当户不对等你压 分卷阅读11

分卷阅读11

    ,飞快地朝方毅的房间冲了过去。我焦急地连门都没有敲,直接闯了进去。天啊!呃,我竟然看到了方毅赤裸的上身,他正在换衣服的。我眼睛瞪得大大的,细细地打量著方毅的身体,显然忘记了之前焦急的原因了。
    “看够没?”方毅冷冷地说,扣上上衣的最後一颗扣子。我不停地摇头,“没!没看够啊!怎麽可能看够呢!”方毅的目光突然变得像刀子一般凌厉,带著浓浓的警告意味。我低下了头,不敢再看了。
    方毅坐到了椅子上,困惑地看著呆呆站在门口的我,“怎麽了?少爷,有事吗?”“有,有……”我点著头,脑海里在组织著将要对方毅说的话,声音变得支支吾吾起来。“什麽事?”方毅的语调还是那麽的冷冰冰。
    我咬了咬下唇,小声地问,“昨天晚上……嗯,你有没有……你有没有?”方毅面无表情的脸上有了轻微的动静,只见他流氓般的另一面又开始冒泡了。他站了起身,然後把我按到了墙上,用双手把我困到了他的胸前,“有没有?你是想问我有没有把你吃掉是吗?”
    我又点了点头,一脸期待地等待著他的答案。“如果我说有呢,你准备怎麽办?”方毅的声音很是严肃,我一点都听不出有玩笑的味道在里面。一瞬间,我的脸变成了酱紫的颜色,咬牙启齿地说,“方毅!你真禽兽!”
    方毅嗤嗤笑了出声,“嗯,就禽兽你了!怎麽样?”说完话,方毅双手抱肩,一脸趣味地看著我的反应。生气还是愤怒?又或者是不甘?我的心里冒出了好多种情绪。明明是我吃掉方毅才对,怎麽变成我被方毅吃掉了?
    太不合理了!越想越委屈,委屈得我快哭了。泪水都开始在眼眶打转了,方毅才坏心地说明真相,“没有!你还不够魅力!”方毅的解释让我整个人松了口气,泪水也收回去了。
    可是他话里的後半句让我更生气了,我的双手叉到了腰间,很大声地吼著,“什麽叫我没有魅力?明明是你没有本事!”方毅的嘴角露出了邪魅的笑,“哦?我没本事,那昨天晚上,是谁在我的手里射出来的?是谁在我的怀里昏睡过去的?”
    这一场较量,胜负已分。我心里清楚已经完败,但是我的嘴上仍不服输,“那你让我试试,我也能让你在我的手里射出来,还在我的怀里昏睡!”方毅没有回话,只是迳自忙他的了。我和他,好像又变回了机械化的相处模式。
    哎,虽然还是很想和方毅多相处,多说话,哪怕像刚才那样吵吵架也行。只是,方毅他……真是让人弄不懂。不想被这样对待,我只好灰溜溜地回自己房间。
    因为要处理的事不多,也没有会议要开,所以我就很偷懒地呆在了家里办公。这样我可以用更肆无忌惮的目光看著方毅,更可以想办法找麻烦让方毅去解决!
    多美好的一天啊,我以为今天就会以平淡的姿态度过的,可是接近六点的时候,父亲大人打来了电话,说要和我共度晚餐。我知道父亲大人是无事不登三宝殿的,他的时间有多忙我心里有数。
    今天的晚餐肯定难熬了!我的一只手托住了下巴,很是苦恼的样子。另外一只手在桌上轻轻地敲打著,思考著应付父亲大人的办法。
    想著想著,我的目光又落到了方毅的身上。晚上,父亲大人会看到方毅的吧!那方毅和父亲大人会是怎麽样的相处模式呢?我的嘴角泛起了邪恶的笑意,哼哼,既然我拿你没办法,就让父亲大人让你头疼吧!
    谁叫昨天晚上我被方毅欺负了个彻底呢?在我心底是非常希望父亲大人能帮我扳回一城!期待吧?期待哟!
    作家的话:
    62左边?右边?你站哪边的
    我以为方毅会帮我,却不想他和父亲大人,竟然同鼻孔出气。气死我了!气死我了!
    by林浩然
    正文的分隔线
    空气中弥漫著食物的香味,所有的人都紧张兮兮地忙成一团。我从小到大,很少看到他们这样的。可能小的时候,我是个小boss;长大的时候呢,我是个大boss;而父亲大人呢,由始至终都是个究极boss!
    我的目光落到了一直站在我身旁的方毅身上,他还是那副面无表情的模样。呆会呢,可是会有父亲大人大大的刁难啊!为什麽方毅一点都不显得紧张?又或者他是在故作镇定吧!
    时间到了,一切都准备就绪,可是父亲大人还未出现。我皱起了眉头,看了眼电话,心想,是不是不过来了?是不是需要打电话问一下?当我脸上露出了些许的不耐烦,方毅淡淡地说,“别急!再等等……”
    又等了十五分钟,父亲大人还是没有到。我让管家大叔打了电话到父亲大人那边,可是那边的佣人说,他早早就出门了!那奇怪了!难道是父亲大人在半路被熟识的旧友拉去谈天说地了?
    菜都要凉了!我的眉头又皱了皱,轻声地嘀咕著,“算了!别等了吧!”我转过头,看著方毅的眼神,淡淡地说,“坐吧!我们先吃,估计父亲他临时有事来不了了!”方毅微微摇了摇头,静静地站著。
    怎麽那麽死心眼?父亲大人又不在,怕什麽!更何况,父亲大人来了,我也不打算让他站著,我都和父亲坦言了,方毅是我的朋友!不是仆!於是,我和方毅僵持了起来,他始终不肯坐下,让我头疼极了。
    “林浩然!拉拉扯扯像什麽样子,还不放手!”林劲松一踏进房间就看到,儿子在餐桌旁胡闹的样子,便忍不住地吼了出声。
    听到父亲很是威严的声音,我连忙松了手,一本正经地,端端正正地坐到了椅子上。像极了犯错了的小学生在听班主任训话一般,呃,我和父亲大人的相处模式就是这样。
    并不是说,父亲大人不爱我,更不是说,我不爱父亲大人。只是相对肉麻的爱来爱去,对父亲大人,我抱著更多敬畏的心和仰望的目光。
    我的眼睛注视著父亲,他的人显得很是硬朗,一点岁月的痕迹都看不出来。我和父亲大人最生疏的时候,大概就是两三年不曾见面的样子。理由只有一个,忙!事业第一,家庭第二吧?在父亲大人的心中应该是如此排名的。
    父亲大人开始打量站在我身後的方毅了,我也悄悄地用眼角的馀光偷看。方毅就那麽不卑不亢地站著,对父亲的目光丝毫不闪躲。
    直到父亲大人的面容有了一丝的动容,微微的颔首。我的脸上露出了浅浅的笑,虽然我想让父亲大人找方毅的麻烦,但并不代表我要让父亲大人不认可方毅啊!他不认可方毅,我怎麽可以和方毅光明正大的相爱在一起呢?
    等父亲大人把目光从方毅身上转移到我之後,他的脸又变得严肃起来,面容绷得紧紧的。最近我都很努力工作啊!真的不知道是哪里做错了事,让父亲大人生气。
    不知不觉就陷入了沉思状态,我开始检讨起来。“嗯哼!”父亲大人的一声冷哼让我回了神。“先吃饭吧,父亲,菜都快凉了!”让我先忽悠下父亲大人吧!等吃完饭以後,我就可以以各种藉口偷溜,毕竟,父亲大人说的是,跟我共进晚餐。
    食不言寝不语的气氛总是沉闷,我还是比较喜欢和方毅很自由地品尝美味的食物。虽然桌上面的食物都很美味,但是父亲大人的规矩显然有点多了,所以一餐饭下来,有些许的难熬了。
    正当我准备偷溜的时候,还没开口,父亲大人就抢先拍了下桌子,“林浩然你要造反是不是!”啊?我诧异极了,我根本就没想到自己错哪里了!我困惑地看了看方毅,希望他能给点提示我。方毅轻轻地摇著头,示意他也不明白!
    “好了!你们两个别打暗语了!林浩然,你说下,为什麽公司的应酬你一次都没有参加,还有宴会等等的安排全都是空白!”林劲松生气的质问著。简直太不像样了!公司的管理是没有问题,问题是林浩然的个人问题!
    原来是这个!父亲大人又操心我的私生活了,他都已经塞了个莫名其妙的女人,到家里做客还不够吗?不过,我是不敢出声为自己辩解的。只好用眼神向父亲大人身後的管家大叔求助,我无声地唇语著,“大叔,帮帮我啊!”
    管家大叔摊开了双手,一脸的无奈。我深深地叹了口气,又望下了自己身後的方毅,“呃,方毅,你说,我该出席那些莫名其妙的应酬,把时间都浪费在那些,无聊的不知名花痴们身上吗?”我的眼神紧紧地盯著方毅,呃,我想借著方毅的嘴来说出自己的心声。
    谁知道,我却听到了方毅嘴里令人恼火的回答。“少爷,你该出席的!”方毅淡淡地回答著。他的语调,他的漠不关心让我生气极了!凭什麽啊!我不出席这些应酬,不大办那些酒宴,还不是因为心里有方毅的缘故,可是他却让我失望到了极点!
    很好很强大啊!方毅居然和我的父亲大人联起手来了?我用力地咬了下下唇,很大声地质问,“方毅!你站哪边的?”方毅依旧的面无表情,冷冷地回了句,“我站中间的。”最後,我失控地跑回房间。讨厌的父亲大人,讨厌的方毅,我再也不要看到!
    作家的话:
    63一个人失眠太寂寞,两个人一起吧
    我真的不知道,睡在方毅的身边,会有那麽高的情欲!他明明什麽都没有做,对我却是致命的诱惑!
    by林浩然
    正文的分隔线
    回到房间以後,瞬间我就後悔了。怎麽那麽沉不住气啊!我暗暗地骂著自己。和方毅都浪费了十年的时间了,难道还要更多的时间可以浪费?我深深叹了口气,开始为自己的鲁莽找藉口了。哼哼,都是方毅的错!
    我忽然记起父亲大人还在的问题,他不会故意为难方毅吧!不过,刚才冲动过头跑进房间,现在我实在拉不下面子再跑出去。只好把门拉开一道小缝,从门缝里看客厅里的他们。看起来好像相处不错,只是他们的声音太小了,完全听不清讲些什麽。
    父亲大人好像十点多离去的,目送父亲大人离去的身影,整个人顿时松了口气。还好,还好方毅没有被严格又挑剔的父亲大人刁难。不对啊!我之前不是希望父亲大人能好好教训下方毅帮我出口气的,怎麽……
    我也弄不懂自己想什麽,要什麽了!不管如何,父亲大人这关过了就成,他忙得很,哪有时间天天来找我的麻烦!至於其他父亲大人说的,再拖拖吧!只是那份失落的情绪总在心头环绕,我郁闷极了,做什麽事也都无精打采。
    就像现在,我就无精打采地躺在床上。夜已经深了,温度也跟著下降。我一个人裹著棉被,翻来覆去却始终无法入睡。对方毅我真的一点办法都没有,他啊,简直可以用没心没肺四个字来形容了。
    哎哎哎!方毅他应该睡了吧?欺负了我很得意是吗?睡得很香是吗?不行!不能这样算了。至少要问清楚,一个人失眠也太寂寞了,至少也让他也一起失眠!
    打定主意之後,我仍然用棉被裹著身体,然後蹑手蹑脚地朝方毅的房间走去。我小心翼翼地拉开门,轻轻地迈著脚步进去。方毅静静地睡在床上,双眼紧闭,发出均匀的呼吸声。看到这样的方毅,我满满一肚子的生气一下子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方毅他熟睡的模样看起来是那麽的乖,让我没有办法和他再计较了!我深深地叹了口气,默默地提醒著自己,算了吧!他比我还小呢!一阵冷风吹进房间,我忍不住打了个冷颤。糟糕!门忘记关好了。
    我把身上的棉被扔到了方毅的身旁,呃,我要和方毅一起睡,我才不要自己一个人回房间。转身关好门以後,我快速地钻进了被窝。鼻间呼吸到的味道全是方毅淡淡的古龙水香味,惨了!这下更难入睡了。失落的情绪已经不见,只是身体泛起了另一种的渴望。
    我把棉被叠加在一起,然後钻到了方毅的被窝里面,双手紧紧地搂著他的腰。好温馨的感觉,暖意涌上了心头。可是,更折磨人了,离他近了,味道重了,他身上的热度诱惑著我。
    睡不著!根本就睡不著!我双腿之间的欲望,不知道什麽时候,已经高高地挺起,直直地站立。好难受!好想要……好想要之前在方毅手中得到释放的那种快感!
    方毅背对著我的,我难耐地用下体轻轻地在方毅的股间摩擦。欲望的疼痛纾解了一点,只是离快感的巅峰还差得很远!我按耐不住地加重摩擦的力度,想让自己更快乐。
    “别闹了!睡觉……”方毅沙哑的声音传进了我的耳里,他还是背对著我。我也不想闹的啊!我一脸无奈地看著精神抖擞的下体,整个人无助极了。像是破罐子破摔那般的心态,我拉起了方毅的手,接著把手引导到我硬梆梆的下体上面。
    “嗯……我想要……方毅,你帮我!”我轻声地说出了心中的渴求。方毅翻了个身,猩红的眼睛看著我,低沉的声音警告著,“少爷,别乱点火!”“有什麽关系!你只是用手帮我啊!”我对方毅的警告很是不解!为什麽他的手还不动,我欲求不满地按住了他的手,接著让肿胀的下体在方毅的手中冲刺了起来。
    “少爷!我是男人!”方毅低吼出声。我点点头,不耐烦地催促著他,“对!我知道你是男人,还是个坏男人!快帮我……”方毅的身体紧绷著,而且显得僵硬得不得了!我把方毅抱地更紧了,慢慢地亲吻他的脸,慢慢地亲吻他的耳垂……似乎觉得这样的刺激不够,我咬了咬唇,轻轻在方毅的耳旁吐著热气,低声地说,“我还想要昨天晚上的舒服……”
    64饥渴地压倒,肆意地品尝
    把方毅压倒在身下的感觉狠爽,有种征服的错觉!这是吃掉方毅的前奏呢?还是我被吃掉的陷阱啊?
    by林浩然
    正文的分隔线
    不论我如何卖力挑逗或者是低声恳求,方毅始终无动於衷。为什麽他不肯帮我呢?心中的疑虑渐渐高涨,慢慢地压下了原本无法按捺的情欲。我不懂!为什麽方毅能有那麽强悍的忍耐力,难道他对我一点感觉都没有吗?
    也不对啊!我刚才不小心蹭到他的欲望分身。那里,明明是硬硬的。明明就很有感觉啊!为什麽不愿意碰触我呢?难道是因为我不曾帮过他,不曾让他快乐的缘故?
    方毅的目光是那样的火热,紧紧地注视著我。但是他一动不动的,一声不吭的态度让我恼火极了!再加上之前的那份心中的失落,又慢慢地爬上心头。不行!不能这样!我也要让他快乐,让他在我的手里释放。真的好想!好想看到他为我迷乱的模样,比起现在眼前的方毅,应该会更加诱人吧!
    我打定主意之後,咬了咬唇,飞快地爬上了方毅的身体,死死地压住了他。接著用很是无辜的目光看著他,小声地说,“让我试试……”後面的话越来越小声,我越说越脸红。方毅皱了下眉,困惑地问,“试什麽?”
    “就那个啊!就那个啊……”我支支吾吾地解释著,手已经开始探向方毅的裤头了。呃,我准备要把方毅整个人都剥光!似乎清楚了我话里的意思,方毅的眼里闪动著异样的光芒。方毅按住了我的手,沙哑地嗓音低吼,“你真的?真的确定吗?如果我会失控,就是你自找的!一切後果你自己承担。”
    我听懂了,这是方毅最後的警告。那就是说,他不准备阻止我了,我可以对方毅为所欲为了!太高兴了!我很用力地点著头,没有任何时候会比现在更确定了!“好吧!”方毅看到我点头之後松开了手,眼神期待地望著我,等待著我的下一个动作。
    看方毅顺从的态度,乖乖任我欺负的样子,我真的很得意啊!我用飞快的速度剥光了方毅。虽然之前有许许多多的幻想,但是真正看到他长大以後的身体,我还是楞了下!真的很迷人很诱惑啊!
    回过神後,我觉得自己更加饥渴了!我只能不自觉地吞咽著口水,来缓解身体的这种渴。接近完美的身体,真是太棒了!一看就知道是常年训练造成的,非常健康的小麦肤色,结实的胸膛,还有那没有一丝赘肉的小腹……
    鼻子忽然一热,好像有鲜血往下涌的感觉。这,这,这,怎麽能在这个时候丢人呢!光是看看我就受不了了,要是再做点什麽的话?啊,啊,啊,我幸福地快要死掉了!我连忙捏紧了鼻子,低声地赞叹著,“方毅,你真好看!”
    “少爷!好看只能形容姑娘,拜托换个形容词可以不?”方毅默默地说著反抗的言语。我又楞住了,方毅真的很奇怪,他不计较让我看了个彻底,却计较我说他好看?“好吧!好吧!你真的很帅!这总可以了吧?”我连忙改口,生怕方毅会中途反悔,不肯再让我试了。
    虽然方毅是光溜溜的,但我还是衣著完整。其实,我也害怕会出现失控的情况。我不曾动手取悦过任何人,经验缺乏的很!我既害怕自己的生涩无法让方毅快乐,又害怕自己的笨拙会导致自己被方毅吞进肚里。,所以,非常遗憾的一个事实,我们并没有赤裸相见。
    我的手,开始了抚摸方毅身体的动作。我学著方毅曾经对待我的方式,手慢慢地爬上了他的胸膛,准确地捏住了那两颗粉红色的小果实。我细细地观察著方毅脸上的神情,他的表情没有太多的变化,只是,会随著我揉捏力度的加重,发出几声很小的闷哼。
    他的自制力还是太强大了点,不知道比我高出了多少个等级!也许是不服输的心理。让我俯下了头,用嘴含住了其中一颗,已经悄然挺立的小果实。轻轻地舔弄著,慢慢地啃咬著,一遍又一遍……
    小果实的颜色在我的嘴里变得更挺立了,颜色变得更w红了。而方毅还是之前那样,只是眼睛变得更加深邃起来,该死的诱人啊!当两颗果实都成熟,红透,还带著口水的亮泽,我才停止了对它们的蹂躏。
    我的头慢慢的往下,唇的亲吻动作也跟著往下……夜还很长,品尝美味的方毅大餐还在继续……
    作家的话:
    65持久力神马的,能不能别那麽离谱
    男人?坚持多久才算正常呢?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方毅他也太不正常了吧,持久力是属於非人类的!
    by林浩然
    正文的分隔线
    每当我的头往下一点,亲吻往下一点,我的情欲就高涨一点。品尝自己心爱的人的身体,感觉是如此的美妙!正当我准备用唇亲吻上,方毅硕大的欲望分身的时候,方毅伸手阻拦了我,他淡淡地摇了摇头,沙哑的声音低吼,“别!用手就好!”
    我抬起了头,看到了方毅脸上对情欲挣扎的痕迹,还有眼里的那份怜惜。於是,我放弃了刚才的动作,坐到了方毅的身旁。然後,用手轻轻地抚摸著方毅双腿之间的肿胀之处。它会因为我的抚摸轻轻颤抖,甚至还流出愉悦的透明液体。
    只是,从刚才到现在,我都没有从方毅的嘴里听到美妙的呻吟。难道是不够快乐的缘故?慢慢的,我抚摸它的手变成了紧握的状态。我能感受到,它在我的手中又大了一个尺寸。学著方毅对我的动作,我开始把手中的它上下的撸动起来,时不时用拇指轻轻摩擦敏感的前端,还有那个看起来很是淫秽的小眼……
    动作当然是非常生涩的,我的心中紧张得不得了!方毅会不断地用眼神给我鼓励,而且会挺动著腰杆配合我的手的撸动。我能感受到方毅满满的情动,可是,为什麽它只会越涨越大,越撸越硬,丝毫要射的迹象都没有呢?
    让我想想,我好像在方毅的手中没有坚持多久就弃械投降了吧?可是方毅他?现在好像过了快半小时了,我的手越来越酸了!我一脸纠结地瞪著方毅,而方毅只是嘴角动了动,然後在我手中冲刺的动作越来越凶猛!我的天啊!方毅猛的不像人,是野兽吧?
    我咬了咬唇,小声地嘀咕著,“能不能不要了啊?”我心里明白,这个时候住手,简直是要了男人的命。所以,我也只敢小声的嘀咕,然後忐忑地观察著方毅的表情。方毅的眼中充满了不可思议,深深地叹了一口气,接著伸手把我抱到了怀里,轻声地说,“算了!不要了!”
    方毅的话让我整个人松了口气,我用目光偷瞄了下方毅的那里。明明是硬邦邦的,方毅就不要了?我又咬了咬唇,一脸纠结地问,“可是,还硬著呢?”方毅微微地喘息著,努力地平复著身体的冲动,“不管它!让它硬!”
    我看得到方毅眼中对情欲的渴求,但方毅却为了我隐忍到了这地步。不是爱又是什麽呢?我顺从地呆在方毅的怀里,呆呆地思考著。忽然,方毅好像想到什麽似的,很用力地把我推开,冷冷地说,“回你房间去睡!”说完,方毅翻了个身,以背对著我。
    又来了!又是这种拒人於千里之外的鬼样子,好像刚才的一切都是泡沫般的梦境。我恼怒地看著他的背,不知道他的忽变是为了什麽。我一声不吭地静静躺著,我才不回房间!绝不! 我开始和自己生闷气了,一定是我没有用手帮方毅解决,他才这麽忽冷忽热的!
    已经是夜深人静的时刻,黑暗中,我看不清楚时间。只是心里很烦躁很郁闷,更不想入睡了。“方毅?方毅?”我用手推了推方毅的背,试探性地喊了两声。本以为方毅已经睡了的,却没想到方毅带著浓重的鼻音回答著,“呃?怎麽了?”
    有了回应,我的心情一下变得很好。“我们来聊天好不好?”我开心地问。“不好!明天还上班呢!赶紧睡觉!”方毅很严肃地说。不满方毅的拒绝,我很用力地又推了推方毅的背,“我睡不著!陪我聊聊,就能睡了……”“少爷!你以为我的声音是催眠曲吗?”方毅仍在拒绝。
    “不是催眠曲!绝对不是!就聊一会,就聊一小会好不好?”我轻声地说。一小会肯定是可以无限延长的一小会!我知道,自己又在耍赖忽悠方毅了。那方毅的答案呢?我满心地期待著。
    作家的话:
    66盖著棉被纯聊天
    其实只要和心爱的人在一起,不做什麽也是可以的。单纯的聊天也能让心中洋溢著满满的幸福滋味。
    by林浩然
    正文的分隔线
    “好吧!只聊一小会!”方毅想了想,沉默了一阵子,才冷冷地回答著。“少爷!你想聊什麽?”我偷偷地靠近方毅,然後用手紧紧地抱住他,“那我们先来聊下男人的持久力问题吧!方毅,你告诉我,多久才算正常的。”
    方毅的身体微微颤抖了一下,他猛然转了过来,目光死死地盯著我,咬牙切齿地说,“少爷!不要再挑战我的底限了!行不行!”“哦……”我努了努嘴,一脸的不情愿。真的是非常好奇那个问题啊!
    “少爷,换个话题!不然就睡觉……”方毅用非常严厉地语调警告著。我咬了咬唇,一脸纠结地问,“那为什麽吃饭的时候,父亲说的那个问题本来就是我最厌恶的,为什麽你不帮我?”
    方毅叹了口气,眼神复杂地看著我,“少爷,难道你想我和老爷闹个剑拔弩张吗?这样就可以帮到你了是不是?”我连忙摇头,一声不吭地反省自己。也对啊!方毅和父亲大人闹起来,对我有什麽好处呢!不过他不帮我也太不厚道了吧!不揍他一顿也得骂一顿才行!
    愤怒的情绪再次涌上心头,我生气地低吼,“方毅!你是混蛋!你是大混蛋!”“对对对,你说的都对!”方毅没有反抗的话语,只是静静地听著我一遍又一遍的咒骂。我发觉我一点都没有骂人的天分,根本什麽都没有骂就词穷了!
    方毅又叹了叹气,很是无奈地说,“少爷,你知道後来,老爷和我说了什麽嘛?”我不停地摇头,整个人好奇极了,著急地问,“说了什麽?父亲没有为难你吧?”方毅的眼神中忽然染上了淡淡的愁意,“老爷说,以後公司的应酬方面就由我全权负责了!如果你不出席的话,他是不介意把我带到他身边调教一段时间的!”
    什麽?什麽什麽?我的眼中满满的全是诧异,父亲大人这招也太狠了吧!什麽叫公司的应酬方毅全权负责?什麽叫我不出席就让方毅到父亲大人身边接受调教?这不明摆著赶鸭子上架麽!
    我什麽都没有说,默默地思考著。怎麽办怎麽办怎麽办?我哪里还有应对的方法!难道,以後我只能深陷在花痴们的胭脂堆里,成日暧昧来暧昧去地水深火热?
    忽然,我握住了方毅的手,神情凝重地说,“你,希望我出席吗?”方毅毫不犹豫地点了点头,淡淡地说,“我希望留在你的身边。”我懂了方毅的想法,那好吧!我从了!父亲大人,你赢了!
    我和方毅之间的气氛突然变得很冷,我们都在沉思著。我不知道方毅想的是什麽,而我,就在想怎麽样可以忽悠父亲大人,阳奉阴违我也可以玩得很彻底!
    “算了!睡觉吧!别想那麽多了。”方毅闭上了双眼,轻声地说。“我睡不著!”我很大声地抗议著。要知道,我还很多问题没有问呢!“数星星吧……”方毅淡淡地说。“看不到星星!”我的眼睛望向了天花板。
    “那数绵羊吧……”方毅依旧双眼紧闭,语调还是淡淡的,只是其间夹杂了些许的不耐烦。“也看不到绵羊……”我想都没想就回答,才不要妥协,才不要睡觉!“那数我吧!”最後,方毅无奈地说了一句,再也没出声了。
    呃?数方毅?这办法有点奇怪!我的脸上露出了浅浅的笑容。好吧!我数了……一个方毅,两个方毅,三个方毅,四个方毅……渐渐地,我仿佛看到了很多个的方毅在我的眼前转圈圈。一个?又多了一个?好多好多个方毅啊!
    渐渐地,我的眼皮越来越沉。具体数到几了我也不清楚。只是在朦朦胧胧之中看到了一大堆的方毅围在我的身旁,然後我就进入了沉沉的睡眠状态……
    67爬墙的先见之明和小偷的既定事实
    因为在乎,所以失控!冷战好像无法避免,我越来越有体验,爱一个人,真的会无赖得没有下限!
    by林浩然
    正文的分隔线
    清晨醒来,方毅早早就不在身边了,空旷的床位冰凉冰凉的。我刚坐了起身,就感觉到了空气中的冷意。像来时的那样,我裹著被子回到了自己的房间。昨天晚上……想起昨天夜里和方毅的一席谈话,我的嘴角露出了浅浅的笑。
    我终於明白了方毅不帮我的原因,也接受了他这样的行为。我们都是成年人了,很多事情也是身不由己。解开心结的瞬间很舒服,也很温馨。
    以非常快的速度换好了衣服,我静静地坐在大厅看报纸。管家大叔和方毅同时走进大厅的。管家大叔微微皱了下眉头,困惑地问,“少爷,你昨天夜里爬墙了?”“爬墙?爬什麽墙?”我好奇地问。
    管家大叔默默地走到桌子前面,拿起了镜子放到了我的面前,一声不吭。我的天啊!镜中的人是自己麽?怎麽面容那麽苍白和憔悴?明显的睡眠不足,还顶著两个深深的眼圈。我打量著方毅的脸,更奇怪了!方毅精神的很,根本就没有失眠的状态。
    忽然明白管家大叔说的“爬墙”是什麽意思了!他是说我当小偷了?偷钱财还是偷女人?我翻了个白眼,瞪了下管家大叔,“大叔!是你爬墙了吧!”然後目光又转向了方毅,“方毅!是你爬墙了吧!”
    我用双手托起了下巴,一脸的沉思,“又或者是你们夜里集体爬墙了,所以吵得我根本睡不著觉呢?”他们两个根本就不搭理我,无视我的自言自语。场面真冷,真无趣,於是我放弃了继续研究“爬墙”的冷笑话。
    吃完早餐之後,方毅一改常态,强制把我带到公司办公。我还在纠结得不得了的时候,方毅人却消失不见了!该死的!又让他偷溜了……
    从上班到下班,整整八个小时,我没有看到方毅。不,不对!是七小时四十五分钟。在下班前的最後一刻,方毅出现了。我忍不住地大


同类推荐: 一入梦(H)窑子开张了(H)[HP]Forget江山易改(H)夜长情多今天的少爷也没能下床(H)父欲(H)修罗君子(完结+番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