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新御书屋
首页门不当户不对等你压 分卷阅读14

分卷阅读14

    了电脑。
    回到家里,我精疲力尽地趴到了床上,小声地抱怨著,“好累啊!真不是人干的活!”方毅沉默著,坐到了我的身旁,然後用双手在我的身上轻轻地揉捏著。他似乎想用这种方式帮我缓解身体的疲累。是很舒服没错,可是方毅也很累啊!
    我闭上眼睛享受著方毅的服务,心里暗暗想著,等会我也帮方毅揉啊捏啊地回去。“对了,你不打算让放假的管家回来吗?”方毅的手慢慢地加大了力度,冷冷地说。
    我咬著唇,扭过了头,神情凝重地看著方毅。虽然管家大叔回来能帮我解决很多问题,可是,方毅的生日还没有过啊!我精心策划准备的惊喜呢?难道就要放弃吗?左思右想,我还是不想放弃。
    是不是再坚持再努力一下,过完明天就好了?可是,公司现在的情况?还有方毅一脸的疲倦,我不是没有看到。我想了很久,终於下了个决定。我决定让大叔提前结束假期,赶紧回家。千算万算,还是没有算到破坏自己惊喜的人居然是自己!
    我很不情愿地拿出了手机,拨通了管家大叔的号码。
    电话通了,那头传来很喧闹的声音。
    “喂,是大叔吗……”
    “呃,少爷,怎麽了?”
    “我想你了,回家好不好?”
    “不好,我假期还没结束!”
    “可是,公司出问题了……”
    “看到了,老爷说不许帮你,让你学会独立!”
    “可是,你不在,我都没有饭吃了……”
    “……”
    “外面的食物也不知道干不乾净,我现在每天都在吃盒饭……”
    “好吧!我去订机票,明天早上就可以到!”
    挂断电话之後,我开心地对方毅说,“太好了!大叔明天早上就能回来。”方毅冷冷地回答,“你根本就不该放他的假。”我没有解释,只是朝方毅做了个鬼脸。我会坚守秘密到最後一秒钟,我是绝对绝对不会告诉他的。
    “好点了是吗?去泡个热水澡,然後早点休息吧!明天看起来还要忙的样子。”方毅站了起身,准备离开房间。“等等等等……”我叫住了方毅,伸出双手比划著,“我也帮你捏捏。”“不用!”方毅冷冷地拒绝了,接著转身离开。
    等我从浴室出来,只有我的房间亮著灯光,其馀的,一片黑暗。可是,我进了房间以後,却方毅人不在。“方毅,你在哪?”我很大声地喊著。“睡觉吧!少爷。”方毅的声音是从他的房间里面传出的。
    我摸著黑进入了方毅的房间,缓缓地爬上了他的床。在黑暗中,我碰触到了方毅的身体。“为什麽你不和我一起睡?”我努了努嘴,很强烈地抗议他的行为。“少爷!管家明天早上就回来了!我怎麽能和你睡一起呢?”
    “为什麽不能睡一起?”我不懂方毅的意思,好奇地问。“因为你是少爷!”方毅冷冷地解释。“可是小时候我们就睡一起的,大叔他也是知道的。”方毅没有再回话了,有种懒得搭理我的味道。
    “好吧!既然你睡我的床有问题,那我睡你的床总没问题了吧!”我大声地辩解著,为自己找各种各样的藉口。总之,我要和方毅一起睡就对了,其他的都是错的!方毅仍旧沉默著,以背对著我。
    半个小时以後。“方毅?方毅?你睡了吗?”我小声地喊著他的名字,轻轻地试探著。没有反应,方毅一动不动地躺著。我的脸上露出了灿烂的笑容,伸出了双手,在方毅的身上轻轻地揉捏著。呃,我也要让方毅舒服舒服,他工作也累了!
    捏著捏著,林浩然不知怎麽的就迷迷糊糊倒在方毅的大腿上睡著了。原本该是熟睡状态下的方毅忽然睁开了双眼,无奈地看著林浩然。他的少爷啊,除了喜欢折腾还是喜欢折腾!折腾自己,也折腾了他!
    方毅深深叹了口气,把林浩然抱到他的身边,细心地帮林浩然盖好毯子。他是不敢把林浩然抱在怀里的,因为明天管家要回来。万一被看到了这样的暧昧,说破之後也没什麽好处。毕竟,想要被祝福的时机还不到,和林浩然的距离还太远!顾虑太多,方毅只好压抑住拥林浩然入怀的渴望,以背对著他进入睡眠……
    门不当户不对等你压 下
    100方毅的小金库
    方毅是个有计画的人,他默默地为我做了那麽多,我除了更加的爱他,还能用什麽当回报呢?
    by林浩然
    正文的分隔线
    一进入房间,我迫不及待地把方毅扑倒在床上,四肢死死地才缠住了方毅的手手脚脚。我知道方毅不会反抗,更不会逃走,但是我就是喜欢这样做,似乎,为了增加自己的存在感。
    “呃,少爷,你……”方毅的眉头微微地皱起,无奈地说。话说了一半方毅就放弃了,,反正他说什麽都改变不了身上人的胡作非为。哎!方毅深深叹了口气,忍不住地翻了个白眼。他的少爷啊,明明比他还大,为什麽行为却如此的幼稚?
    “不许!不许!不许!我不许!”连续的几个“不许”表达了我内心的慌乱,最後一个“不许”,几乎是用命令地口吻说出来的。
    “少爷,这房子是我的。”方毅无奈地解释,“拜托你不要那麽小心眼好不好?”
    “什麽?你都和江浩同居了,还说我小心眼?”我愤怒地说,眼睛恶狠狠地瞪著方毅,“既然是你的房子,那快点赶他出去!”
    “少爷!房子那麽大,他睡他的,我睡我的,你乱想些什麽?”方毅的眉头皱得更紧。他著实不喜欢少爷乱吃飞醋的模样,虽然心底会像吃蜜糖一样甜,可被折腾半天太恼人了!
    “你让他早点离开,我保证什麽都不想!”我生气地把内心的不满吼了出来。
    方毅又叹了叹气,“少爷,房子也是他的……”
    “什麽什麽啊?怎麽是你的又是他的?”被方毅的话弄得我莫名其妙,说话的声音不自觉地更大声了。
    “房子是我的,但是房产证上写的是他的名字。”方毅耐心地解释著。和心上人那麽近距离地接触,方毅的身体情不自禁地发热,喘息也越来越沉重……
    “为什麽要这样?”我困惑地看著方毅,好奇地问。方毅身体的热度感染了我,他呼吸的热气喷在我的耳边……我难耐地扭动了下身体,却不小心唤醒了沉睡中的大蛇,它在硬邦邦地抵著我的大腿,“呃……你慢点……不,不是!先说清楚,你晚点再发情!”
    “你忘记了?那一纸契约的存在了?我可是你买来的啊!”方毅低声地说,语气中有难掩的苦涩,眼神中有难掩的悲伤。
    “啊!那不就是张废纸麽?我早忘记了!我回去就让大叔找找,他或许早就不知道丢哪里去了!”我还是不明白方毅的意思,困惑的目光始终紧盯著方毅。
    方毅的嘴角露出了甜蜜的笑,“好笨!不登记在江浩的名下,将来我拿什麽聘礼娶你啊?”
    “我晕!绕了那麽一大圈,弄得那麽复杂就为了这个啊?”我终於弄懂了房子是怎麽回事,绷紧的神经总算放松了下来。我缓缓地躺在了方毅的身旁,静静地平复著自己的心情。像是忽然想到了什麽,我尖叫出声,“快说!你还瞒了我多少事?”
    “呃,也没多少啊!呃,真的要说?”方毅沉思著,小声地嘀咕。
    “要说要说!快说快说!”我不耐烦地催促著。
    “呃,公司,公寓,还有一些存款……”方毅深情地凝视著,轻声地诉说著,“这些,可都是为了娶你做的准备啊!我一直很努力,努力让自己有配得上你的资格……”
    我本来是想说根本不在乎之类的话,不过这话题太过无聊,讨论也是浪费时间。於是我不著痕迹地把话题带到别处,“呃,原来方毅私藏有小金库啊?到底有多少呢?”我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线,开心地问询著。
    方毅认真地想了又想,才慎重地开口,“呃,也没有多少。存款好像有八位数了吧!全部加在一起还不够你家的十分之一……”
    “哇!那麽多!方毅你好厉害!”我兴奋地在方毅的脸上亲了又亲。方毅真的努力了!应该给与奖励的。
    “可是,这点财富,老爷是不会放在眼里的!”说著说著,方毅拉长了脸,语气里透露著浓浓的失落,“什麽时候,你才能真正属於我啊?”
    “安啦安啦!别太担忧!父亲大人那边我来搞定吧!”我故作轻松地安慰著方毅,“笑个喽!爱和被爱都是件很幸福的事情呢!”
    ☆、81平淡无奇的惊喜和出乎意料的激吻
    陌生的方毅让我觉得好羞涩啊,如果他一直是这样的状态,我估计要背个蜗牛壳过日子。
    by林浩然
    正文的分隔线
    第二天早晨,不知道管家大叔什麽时候回来的。我和方毅醒的时候,桌面上就已经摆满了丰盛的早晨。“大叔!你好快的速度啊,一下就飞来了!”我一边吃早餐,一边赞叹道。管家大叔面无表情地点了点头。
    管家大叔嘴上说,是父亲大人的命令,不能帮忙。可是到了公司以後,他还是忙上忙下地到处奔走著。我和方毅的忙碌状态也有了减轻。我和方毅开始讨论著那个事件的源头,猜测著传说中的幕後黑手会是谁。
    我想了半天,根本一点头绪都没有。我低头处理著档,故作轻松地说,“要不!我去问父亲大人吧!他既然不让大叔插手,就代表他一定知道真相。”“别去!问了老爷也不一定会说。更何况,你什麽事都找他帮忙,他会怎麽看你?会不会觉得你很窝囊?”方毅冷冷地说。
    “好吧!那我不去了。”方毅的话让我打消了念头,我放弃了向父亲大人求救的想法。就这样,又过了繁忙的一天,在管家大叔,我,方毅,三个人的努力下,公司的危机总算解决了。剩下的就是时间的问题了,公司的股价肯定会慢慢回涨的。
    不知不觉,就到了晚上的八点。方毅不知道在忙著查什麽,而我的眼睛,始终盯著墙上的始终。今天是方毅的生日啊!再怎麽也得庆祝下的。我又看了眼方毅认真工作的模样,我知道,现在的他,是十辆卡车都拉不动的。
    我蹑手蹑脚地走了出去。美酒?家里现成的;食物和水果,家里更是多得不得了。我只需要去买个生日蛋糕,然後在蛋糕上亲自写上方毅的名字和给他的祝福……为了不被发现,我特地开著车子到比较远的甜品店去订做蛋糕。
    等了十五分钟左右,蛋糕新鲜出炉,很温馨的生日蛋糕的造型。两只小熊依偎在一起,就像我和方毅一样。最後一步了,我用红色的果酱在蛋糕上写下了,fy:生日快乐!bylhr。划下一个完整的句点,我带著甜蜜的笑意离开了甜品店。
    我把生日蛋糕,美酒,食物摆好之後,还到後院摘了几朵鲜w的玫瑰放进花瓶。当然,我没忘记的是,我又把管家大叔找个藉口打发出去了,而且不许家里的仆人进入大厅。这样才比较有情调的生日庆祝会。
    我费了很大的劲才把方毅拖到了大厅。方毅看到了桌子上的惊喜之後,一声不吭,只是眼神中带著难以掩饰的诧异。“方毅,生日快乐!”说完之後,我在他的脸颊上轻轻亲了一下。他好像木头人似的,不说话,什麽反应也没有,就静静地站著,神情凝重地看著我。
    被方毅的目光看得我心慌慌的。“不喜欢吗?”我好奇地问。方毅沉默著。“如果不喜欢的话,那我去收拾掉,我们不过了!”我努了努嘴,一脸的失落。正当我准备迈出脚步的时候,方毅拉住了我,温柔地说,“少爷,你真能折腾啊!可是我,很喜欢你无下限地折腾!”
    “真的吗真的吗?”我整个人变得相当激动,虽然和我预想的惊喜还有段距离。但是,方毅他喜欢就可以了。方毅忽然伸出手把我拥进了怀中,他的声音少了冷意,依旧是那样地温柔,“所以,少爷,你放他们假期;还有,你在厨房里的捣乱,都是为了我的生日喽!”
    姿势太过暧昧了,他的呼吸都喷到了我的脸上。脸觉得好热好热……我咬了咬唇,点了点头。方毅他会不会觉得我很笨很幼稚呢?眼前的方毅有点奇怪,让人琢磨不透!他不是要和我保持距离的麽?怎麽现在又……?他不担心被人看到了吗?他不担心被人说f话了吗?
    似乎看透了我的心,方毅耐著性子解释,“让他们看!让他们说!”方毅下一秒就吻住了我的唇,舌尖强势地侵入我的嘴里,勾起我的舌头一起交缠起舞著……
    ☆、82告白?求婚?洞房花烛夜
    方毅的告白和求婚,我并没有感到太多的惊喜。一直以来,我都认定了,只要他!
    by林浩然
    正文的分隔线
    不知道吻了多久,我被吻得迷迷糊糊的。大脑因为缺氧完全失去了运作,我轻轻到靠在方毅的胸膛,大口地喘气著。方毅眼神复杂地看著我的脸,很是无奈地说,“怎麽办,计画全被你打乱了!”
    “什麽计画啊?”我好奇的问。“笨!娶你的计画!”啊?什麽?娶我的计画?我整个人都惊呆了。方毅他是在告白麽?方毅他是在求婚麽?我眼睛瞪得大大的,咬住了下唇,一边沉思,一边低声嘀咕,“告白还是求婚啊?一点诚意都没有。”
    方毅轻笑出声,搂著我的腰的手把我圈得更紧了。“你要什麽诚意?你要我现在就到老爷那里求亲麽?”“别啊!我乱说的。”我看到了方毅眼中的认真和坚决,连忙出声阻止。“我可没有乱说!我说的每一字没一句都是真的。”方毅一副信誓旦旦的模样,就差指天为证了。
    方毅的话让我很开心,可是我的眼中充满了担忧。我想到了更远的地方,父亲大人,我和方毅的未来。想到这里,我再也高兴不起来,我推开了方毅,默默地和他保持著距离。方毅皱起了眉头,“怎麽了?你不会是要拒绝的意思吧?”
    为了不让方毅担心,我的脸上扯出了淡淡地笑,“谁说要拒绝了?可是我比较想娶你呢?方毅你嫁不嫁啊?”方毅挑了挑眉头,一脸的得意,“可以啊!只要你打得过我!”我狠狠地瞪了他一眼,他等於直接告诉我,做梦去吧!
    方毅好像戒掉了吃甜食的喜好,那个看起来很美味的蛋糕,他也就只吃了一,两口。我用手托著下巴,若有所思地说,“怎麽不喜欢吃甜的了?还好不是我做的!”方毅又笑了,“如果是你做的,意义又不一样。我肯定是整个吃下!”
    深夜时分,我又爬上了方毅的床。方毅的眼睛是闭上的,我用身体蹭了蹭方毅,“呃,告白,求婚,接下来是洞房花烛夜吗?”
    方毅的眼睛忽然睁开,目光火热地注视著我,“那我们就来讨论下吃和被吃的问题吧!”方毅一边说,一边把手伸进我的衣服里面,慢慢地抚摸著。几乎是被摸上的同一秒,身体就热情地有了反应,被他碰触过的地方又麻又痒了起来……
    我非常迅速地拉住了方毅的手,也制止了自己被迷惑。虽然我很渴望和方毅肌肤相亲,但是谁吃谁的问题很严重。“那还用讨论麽!当然是……当然是我吃掉你的!”我理不直气很壮地辩解著,“因为我比你大!”
    “哪里大了?力气比我大?还是那里比我大?”方毅挑衅的目光落到了我的双腿之间。我忍不住地微微颤抖了一下,下体已经完全硬了!我也太丢人了,被他几句话挑逗就硬成了这样子。
    “你……你……你……”我被气得说不出话。当然,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他说的都是事实。而我,却始终不肯接受,更不愿意承认。方毅的的确确长大了,而且他的实力,凌驾於我的能力之上。
    我闷闷不乐地搂著方毅睡觉,再也不提什麽洞房花烛的事。呃,我在生自己的闷气。如果说,吃掉方毅是变得强大的胜利果实。我想我,会愿意为超越方毅,更加强大而努力的。
    这一晚,林浩然睡得非常安稳,而方毅却始终无法入眠。话都挑明了,对林浩然的态度自然也会改变。他不会再像以前一样用冷漠来掩饰心中的爱意。只是,计画也要改变了,捷径的方法有很多种,自然也有它的风险性存在。
    ☆、84无懈可击的联合对抗,无计可施的悲催少爷
    方毅和大叔,是不是都弄错了?为什麽我变成了他们联合对抗的目标?
    by林浩然
    正文的分隔线
    整整等了一天,方毅都没有出现。实在太困了!我就在迷迷糊糊之中进入了睡眠。不知道谁把我抱进房间的。隐隐约约感到脸上好痒,我睁开了眼睛,是方毅!他的样子看起来很不好,满满地都是疲累。
    我刚想开口和他谈谈为什麽要禁锢我的事,他紧紧抱住了我,低声地说,“嘘!别说话,让我睡下,好累……”於是,我很乖地闭嘴了。
    第二天早晨,虽然是方毅起得比我早的,但是他眼睛的四周,有很明显的眼圈存在。之前想要和方毅大吵一顿的想法也凭空消失了,他已经够辛苦,够累了,为什麽我还要为他增加负担呢?
    只是,我不会是累赘。不会是方毅的累赘,更不会是任何人的累赘!出不了门又怎麽样,在家里面,我一样可以帮到方毅的忙。
    想到这里,我的脸上露出了淡淡的笑意。我走进了书房,打开了电脑。我开始使用代理的ip和新注册的帐号,在网路上散步关於那八大家族的负面资讯。网路的力量是很疯狂很可怕的,我脸上的笑容越来越得意。
    方毅回来之後,什麽都没有问,什麽都没有说。还是疲累地倒在床上,轻轻拥著我睡觉。我的眼睛里面满满都是心疼。好笨!明明可以让我分担一半的,他却一个人独自承担下来。爱上这样一个人,到底是幸福还是不幸福呢?
    这个夜里,我想了很多,一夜无眠到天亮。终於,我也被列入了熊猫的队伍。方毅慢慢睁开了双眼,就在他想从床上爬起的时候,我使劲地用身体压住了他。“少爷,别闹!我真的好忙……”我不停地摇头,“不行!你这几天都没有睡好。再这样下去,你的身体吃不消的!”
    也许是方毅体力耗尽的缘故,现在的他完全没有抵抗的力量。方毅很无奈地说,“少爷,你放开我!再给我两天时间,我一定可以处理好。”我还是摇头,身体死死地压住了他,“不行,今天你哪里都别想去!”
    方毅闭上了眼睛,颇有妥协的味道。我松了口气。太好了!他总算能好好休息了。却没想到,方毅趁著我放松的状态,直接就用手把我推开,人很快就跑了出去。我目瞪口呆地望著方毅远去的身影,整个人都处在迷茫之中。
    等我回过神以後,咬牙切齿地对著空气大吼,“方毅,下次再让你溜走,我跟你姓!”管家大叔不知道从哪个地方钻了出来,探了个头困惑地看著我,“少爷,你干嘛要跟方毅姓啊?”啊啊啊?什麽跟什麽啊?
    本来就够纠结了,管家大叔还要问这麽奇怪的问题。我深深叹了口气,不想重复刚才的话,更不想解释,所以,我直接和管家大叔说,“没有!我没有说啊,是你听错了!”
    一天,两天,三天……方毅整整三天没有回来了!可恶的方毅!混蛋!骗子!我在心里把方毅骂了彻彻底底。可是骂完之後,我的心情一点都没有变好,反而更加难过了!说什麽两天的时间就能处理好?更离谱了!家都不回了……
    “大叔!方毅哪里去了?他人现在在哪里?”我朝守在门口的大叔,大声地吼著。“不知道。”管家大叔冷冷地回答。明明就知道会是这样的答案,我还是不死心地问了。然後呢?继续等?
    我不要!看来之能采取哀兵政策了。我拉下了脸,一脸的惆怅,“大叔,你让我出去找方毅回来好不好?”“不好!”管家大叔一点都不为之所动。“大叔,他可是你的儿子呢,难道你一点都不担心吗?”我继续找理由。管家大叔沉默了……
    ”拜托,就让我出去找他好不好?就一会儿就可以了!”我不折不挠地努力著,“一个小时?不!半个小时就……”“不好!”管家大叔冷冷地打断了我的话,“少爷,你别白费力气了!我不会放你出去的。我只能告诉你,方毅现在人很好,很安全!”
    “那个鬼样子还叫很好?!”我愤怒地咆哮著。管家大叔没有回答,就像他从未听到我的话一样。面对著既万能又无敌的管家大叔,我根本是一点办法都没有!我只能拉耸著脑袋,无助地看著地面……
    ☆、85华丽谢幕,八大家族高管锒铛入狱
    我很不喜欢方毅对我的隐瞒,即使是善意的也不行!
    by林浩然
    正文的分隔线
    看不到方毅,我整个人心神恍惚的,整个家也死气沉沉的。在一个礼拜後的早晨,方毅终於平安地出现在我的视线中。我激动地冲了上去,狠狠地把他抱在了怀里。他看起来一点都不好,人都瘦了一大圈。
    我忍不住地用手拍打著他的背。怪他如此恶劣,莫名其妙就消失一个礼拜;恨他如此狠心,无缘无故就禁锢我一个礼拜。“别打了!再打我就倒下了!”方毅的声音里透露著疲累的味道。我连忙双开手,推著他进房间,“那你睡觉!我不吵你!”
    方毅安静地躺在了床上,闭上了双眼。一直到方毅沉沉的入睡,我都没舍得离开。看著方毅安详的睡容,我觉得自己四分五裂的心总算重新拼凑到了一起。虽然有好多的疑虑在心底,虽然有好多的问题在嘴边,但是,现在最重要的是,让方毅好好睡上一觉。
    第二天,方毅还没有睡醒,报纸更早一步告诉了我答案。“家族高管被控商业犯罪,一干人等纷纷锒铛入狱”。这个消息太解气了!难道,这就是方毅辛苦那麽多天的成果?太好了!不用弄脏自己的手就可以收拾他们,方毅太聪明了!
    方毅从背後抱住了我,他的下巴搁在了我的颈窝,“真好!一睡醒就看到你……”我用脸蹭了蹭他的脸,恼怒地骂了句,“活该!”方毅沉默不语。“对了,你怎麽搞定那些老狐狸的?”我好奇地问。
    “他们怎麽对我们的,就十倍偿还喽!”方毅耸了耸肩,语气轻松地说,“我想,他们可能一辈子都得在牢里度过了。”“哦?”我困惑地看著方毅,他好像有什麽想瞒著我。“也没什麽好说的,就这样吧!”方毅松开了手,迳自走了出去。
    真是的,方毅变得越来越深沉了,他身上有越来越多我不知道的事。日子渐渐平静下来,公司的一切也很正常。但是,我的心里有一股浓浓的忧虑。为什麽方毅不能对我坦诚以对呢?现在的我们,是在交往状态吧?现在的我们,是恋爱关系吧?
    一晃眼的功夫,方毅从军校回家的时间就过了三个月。我和方毅看起来好像越来越亲密,可是我心里清楚得很,我和他之间已经越来越疏远。从他对我有隐瞒开始,我不会去猜,更不想猜。我只能等,等著他会有对我说明所有事情真相的一天。
    我闭上了眼睛,却始终无法入眠。这是第一次,方毅就在我的身边,我还会有失眠的问题。我的脑海里空白一片,很努力的尝试让自己入睡。深夜时分,我还是没有睡著。忽然,耳边响起了沙沙的动静。我用眼睛睁开了一道小缝,就看见方毅蹑手蹑脚地开门出去。
    我悄悄地尾随在方毅的後面,静静地隐藏自己不让他发现。我看到,方毅打开了大门,走了出去,门口,早早就有一辆车在等待他。我皱起了眉头,这麽晚了,方毅神秘兮兮地出去要做什麽呢?
    车很快就驶走,消失在黑暗之中。如果想追上去已经晚了,我只能无奈地回房。我的脑海里出现了各种涟漪的画面,方毅他不会是出去跟某个人厮混约会吧?要不,怎麽会偷偷摸摸的?可恶!之前还信誓旦旦地要娶我,那他怎麽又在外面乱来?
    怎麽办?我接下来该怎麽办?该挑明吗?他会老实交代麽?我咬紧了下唇,一脸的惆怅。算了,装不知道,然後再找机会偷偷跟在他後面。这是又一次要抓奸的前兆吗?会有新的灾难发生麽?
    作家的话:
    ☆、86抓奸失败,跟踪失败,彻底失败
    方毅太精明能干了,而且难缠得不得了!怎麽办怎麽办怎麽办?
    by林浩然
    正文的分隔线
    观察了一个礼拜,我发现方毅不是每个晚上都出去,大概是每两、三天出去一趟,会在天亮前回来。我默默地准备著精密的计画,一定要弄清楚方毅在搞什麽鬼!可是,我这样做好麽,会不会被方毅讨厌?不管了!反正是他做错再先,那我只好跟著错了。
    现在,是早餐时间。一个礼拜的睡眠不足让我的眼睛变得红肿,还有深深的黑眼圈。反观方毅,却是一脸的精神抖擞,冲劲十足。真是太不公平了!我用怨恨的目光狠狠地瞪著方毅,哼,都是你害我成这样的。
    似乎感受到我的目光,方毅转过了头,好奇地问,“少爷,你失眠啊?”听到方毅的问话,我顿时火冒三丈,咬牙切齿地说,“是!有一只该死的猫,老是半夜不睡觉,在那里闹啊闹!恨不得掐死……”
    管家大叔插了句话进来,“咦?家里没有人养猫啊,而且我也没有听到猫叫啊!”“方毅,你有听到是不是?”我死死地盯著方毅的眼睛,期待著他的回答。方毅点了点头,“呃,听到了,晚上我就去把它赶走吧!”“你!……”方毅又说谎了!他的说谎让我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算了,我不想吃了。”我愤怒地站了起身,恼怒地离开。呃,我到公司上班去,再让我看到方毅,我真的会想把他掐死的。骗子,骗我!脑海里面满满的全是这个念头。我想,我快被方毅逼疯了!
    又是一个深夜,我佯装入眠已久的状态。如果,我没有计算错的话,方毅今天晚上是要出去的。我的行动要开始了,我打算要跟到方毅的身後看看。果然,耳边又有了动静,那是方毅起身的声音。
    他一走,我就睁开双眼,匆匆地进了车库。等了五分钟,我才敢发动车子。庆幸的是,从家门口出去,就一条路。五分钟的时间,还不至於我弄丢方毅。看到他的车子了!我整个人松了口气,不紧不慢地跟在他的车子後面。
    车子缓缓地驶出市区,往越来越偏僻的地方驶去。我皱起了眉头,方毅好像不是去约会吧!开房不是在酒店就可以了?怎麽会那麽大费周章跑到穷乡僻壤?我越想越困惑了,只能默默地跟著。反正到了目的地,就可以解开所有的疑团。
    可是,我把车子跟丢了!这一带的分岔路实在太多了。我纠结地看著空旷的道路,不知道往哪边走才可以跟上方毅。没办法了!只能原道返回,今天晚上注定无疾而终!该死的!我气愤地骂了句,泄愤似的用脚很大力地踹了下车子。
    回到家里,我始终睡不著,静静地看著房间的天花板,脑海里一片空白。既然方毅不是偷跑出去厮混约会,那我也没必要跟踪抓奸了。问题是,方毅为什麽要隐瞒我呢?什麽样的事情需要隐瞒我呢?是不是太麻烦还是太危险?
    想到这里,我的身体忍不住地颤抖了起来。方毅,你千万不要出事啊!我的心里默默地祷告著。不行!不能就这样由他胡来,我还要再跟下去,我还要再查下去。有了决定之後,我紧绷著的神经总算放松了下来,慢慢地进入梦乡。
    早晨,我偷偷地跑到管家大叔那里,问他


同类推荐: 一入梦(H)窑子开张了(H)[HP]Forget江山易改(H)夜长情多今天的少爷也没能下床(H)父欲(H)修罗君子(完结+番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