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新御书屋
首页门不当户不对等你压 分卷阅读15

分卷阅读15

    来了精密的追踪仪器。管家大叔什麽都没有问,直接就给了我。我把它装进兜里,脸上露出了得意的笑。这样,不管分岔路有多少,我就不担心会跟丢方毅。
    我故意撞了方毅一下,想把它弄到方毅的身上。不管,事情并没有我想的那麽顺畅!更悲催的是,我被抓了个现形。“少爷,你想做什麽?”方毅黑著脸,抓住了我的手。“没,没什麽,我只是测试下它的效果而已。好奇,好奇而已……”我支支吾吾地解释著。
    方毅的脸上写著大大的“不信”,可他很配合地把它放进了兜里。只是,在那天以後,方毅再没有试过在夜里偷跑出去!看来是打草惊蛇了,我只能无奈地一边发呆,一边叹气。哎,哎,哎……
    ☆、87发现了,秘密的军火交易
    我不想知道方毅为什麽这样做,我只希望他能清楚地告诉我他在做什麽!
    by林浩然
    正文的分隔线
    最近,方毅很乖,乖了有一个月了。他乖的定义大概就是说,他晚上没有再偷跑出去。他不乱跑,我也自然有了好的睡眠。只是我隐隐感觉,事情没有那麽简单,当然也不会那麽轻易就结束。
    於是,我只要一有空就会搜寻那一带的资料,包裹路线,建筑物等等的研究。地图都不知道被我翻烂了几张,当然,我做的一切都是瞒著方毅做的。找到了!我的眼睛露出了喜悦的光芒。
    那是一个废弃多年的工厂,附近更是罕无人烟,绝对是一个绝密的隐身地点。应该没有错!一定是那里!可是,方毅到底在哪里做什麽呢?我一脸担忧地看著正在埋首认真工作的方毅。希望只是我的多心,也希望方毅不要再有夜半偷溜出门的现象。
    不管我多麽不愿意,担忧还是变成了现实。在某个寒冷的深夜,我从睡梦中清醒,身旁的他又一次地不见了踪影。我快速地从被窝从爬起,胡乱地套上了衣服,然後匆匆地进了车库,迅速地发动车子朝那个废弃工厂驶去。
    在离目的地还有一,二十米距离的时候,我停下了车子,采用步行的方式靠近它。天啊!好大的阵仗!废弃工厂的入口处就有两个持枪的彪形大汉守著。我咬了咬唇,打量了下四周的坏境。
    看来从正面进去是不可能的,那就绕个道找找看能不能从别的入口潜进去。这里的环境远比我想像中的复杂很多,周围的杂草都长到了我的膝盖,所有的窗户都是密封状态。难道,今天又要无功而返?
    不,不行!靠著手机的微弱亮光,我找到了一根结实的木棍。呃,我要用它撬开窗户,然後从窗户潜入废弃的工厂。一下,两下……我终於撬开了窗户,翻身进入了工厂。
    工厂里面其实很安静,只是在安静中夹杂了些许的脚步声,还有流利的英语交谈的声音。我朝声音的来源方向靠了过去……
    我看到了十几个穿黑色衣服,带黑色墨镜,手持枪支地彪形大汉围成了圈。他们每一个都用警惕地目光四面扫视著,看来,我不能在往前了。方毅!我看到方毅了。他正在和一个我不认识的陌生男人微笑,点头,握手……
    我不知道他们在聊什麽,但是凭著商人的嗅觉,我闻到了空气中散发著浓浓的金钱味道。他们的身旁还有好几个大型的货箱。那里面是?
    很快,箱子就被打开,同时也解答了我的疑虑。那里面装的全是又黑又亮的好家伙!重机枪,手雷,火箭炮……可谓是款式齐全,包君满意!不再有任何问题了,所有的真相都在面前,这是一场数额颇大的军火交易!
    我的眼神黯淡了下来,心里涌现了说不出的失落感。我这麽担心方毅,他却是一点都顾虑自己的安全,从事这麽危险的买卖!他缺钱吗?只是为了钱吗?就需要他冒险这样做?我的脑海里空白一片,怎麽想也想不通。
    工厂里又响起了杂乱的脚步声,还有搬运货箱的碰撞声。看来,是交易结束了,他们要离开了吧!我整个人松了口气,绷紧的神经也放松了下来。
    就在我准备撤退原路返回的时候,却不小心碰倒了一个空木箱,发出了不小的响声。这下,完了!我的心里惊了下。果然,一支手枪抵上了我的额头,缓缓地移动著,对准了我的太阳穴。
    致命处被冰冷的枪胁迫著,让我的身体不自觉地颤抖了一下。我不知道接下来的要面对的是什麽,想来我的行动还是错漏百出,完全没有为自己考虑好退路。
    此刻我的心中正在各种的懊恼和後悔,忽然,方毅嘹亮的声音传进了我的耳里,“住手!放下枪!我认识他!他是我朋友!”方毅急忙解释著,生怕他一个不小心就会扣下扳机。那个人冷哼了一声,收回了手,把枪插进了腰间。
    我这才把敢抬头看了眼他,好家伙!和那些人一样彪壮。只是,他的模样让我有种说不出的熟悉感。我不假思索地问,“你是?我认识你吗?”那个人又是一声冷哼,“你去问方毅!我呸!真没想到他会看上你这样的窝囊废!……”
    “够了!你先回去,不用管我。”我还没来得及开口,方毅就冷冷地打断了他的话语。他用怨恨的目光瞪了一下我,才心有不甘地离开。
    “少爷,你怎麽跟来了?我就知道,你一天不折腾就不舒服!”方毅一脸纠结地看著我,无奈地说。“你,你,你……”我什麽话都说不出来了,也不想想他都做了什麽事,亏他还有脸怪责我。
    “走吧,我们回家。”方毅拉起了我的手,迈开大步离开了废弃工厂。一路上,我用疑惑不解的目光看著方毅,什麽话都不说。我说什麽都没用,如果他觉得是对的,他认为是有价值的,他就可以做。只是,他是不欠我个解释呢?还有,那个人到底是谁?
    ☆、88诚恳的保证和严厉的质问
    该死的江浩,噩梦一般存在的江浩,又降临到我的周围……
    by林浩然
    正文的分隔线
    我默不作声地走进自己的房间,静静地站在窗户旁看著窗外的夜景。天,已经微微泛白了,可是我的心却完全被黑暗笼罩著。我在和自己生气,气自己太没用。难怪方毅会不信任我,什麽事都不告诉我!
    寒冷的夜,刺骨的风,我的脸被冻的苍白,嘴唇被冻的暗红。轻微的脚步声传进耳里,我不用回头就知道是方毅。他缓缓地走到我的身边,伸手关上了窗户,制止了我虐待自己身体的行为。
    我一脸的不高兴,谁要他多管f事了?“生气了?为什麽呢?”方毅的手搂住了我的腰,他的脸磨蹭著我冰凉的脸。“你做什麽我关不著,但能不能知会一声?至少我也能找到个收尸的地点!”我生气地大吼著,想把这一段时间,心里所受的委屈统统都吼出来。
    方毅的手把我搂得更近,轻轻地在我的脸上亲了下,轻声地说,“对不起,我错了,不该瞒著你的。”方毅的话语让我心中的气愤慢慢地消退。我转过了头,眼神忧伤地看著方毅,想说些什麽,却什麽都说不出口。
    方毅看著我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深深叹了口气,“你不要担心!我会注意安全的。那些事,我自由分寸,不该碰的东西我一定不会碰!”我还是静静地看著他,显然对这样的答案很不满意。
    “好吧!以後我出去一定告诉你,不过你不许偷偷跟来!”方毅犹豫了一会,才无奈地开口。我点了点头。呃,我不偷偷跟,我要光明正大的跟!
    像是忽然想到了什麽,我很用力地推开方毅,“对了,我今天在那里看到的人是谁?为什麽他的样子让我感觉好熟悉?”方毅沉默了一阵,话语变得支支吾吾起来,“这个……这个……他是……他是……”
    我感觉到方毅又要说谎了,用手指住了他的鼻子,大声地斥责,“如果你敢再瞒我任何事,我保证以後一句话都不跟你说!”方毅拉住了我的手,很用力地把我拖进他的怀里。“不跟我说话啊?舍得麽?”他用很是幽怨的语调说,“他是江浩!”
    什麽什麽?江浩?我的眼睛瞪得大大的,小嘴张得开开的,“请问,那个江浩,是我心里想的那个江浩麽?”方毅点了点头,肯定地说,“对,是你想的那个江浩。”
    难怪啊!难怪对我有那麽深的敌意和成见。可是,他和方毅什麽时候走在一块的呢?而且,那麽秘密的交易都让他参与,显然他和方毅的交情不错!我咬住了下唇,一脸的沉思。怎麽办怎麽办?他们两个在一起,而且故意瞒著我。一定有内幕!一定有奸情!
    我的心里泛起了又酸又涩的味道,我知道,我打翻成千上万的醋桶。虽然知道不太可能实现,但是我还是忍不住地说了,“方毅,我不喜欢他!他太令人讨厌了!你能不能别和他在一块啊?”
    方毅又叹了叹气,眼神复杂的看著我,“少爷……”他的话语里很是无助的声音。“好吧好吧!我不说了,我不烦你了!”不想为难方毅,我连忙开口说算了。方毅揉了揉我的头发,温柔地说,“现在还早,再睡会吧!”
    说完,方毅就想转身回房间。我赶紧拉住了他的手,“我要跟你睡一起。”方毅轻笑出声,“好。只能睡我那边。”
    其实,我和江浩的关系都势成水火。这一点,我很清楚,方毅也很清楚。我和江浩之间的战争,迟早会爆发,并不是方毅夹在中间难做就能够平安无事的。这一点,我很清楚,方毅也很清楚。只不过是时间的早晚问题,想也是烦恼,等它到了再说!
    ☆、89迷药?春药?讨论吃掉方毅的办法
    如果要耍手段才能吃掉方毅,我愿意!再不做点什麽,我要被醋淹死了……
    by林浩然
    正文的分隔线
    我一动不动地坐在原地,忿忿不平地看著门口,心底的愤怒和嫉恨越来越多,越来越浓!
    就在半个小时之前……
    刚吃完早餐,我在思考著,今天的工作是在家里还是到公司。方毅忽然坐到了我的身旁,一脸笑意的盯著我的脸。看起来方毅心情很好的样子!我好奇地问,“方毅,遇到什麽高兴的事了吗?说来听听,让我也乐乐!”
    方毅摇了摇头,脸上还是灿烂的笑,“我呆会要出去一趟,可能要晚上很晚才回来!不用等我,你先睡吧!”我眼睛瞪得大大的,眼珠在不停地转动著,我在找理由让方毅把我一起带上。不管他要做什麽,我跟著就一定没错!
    似乎察觉到我的鬼主意,方毅收敛了脸上的笑意,严肃地说,“记住你曾经说过的,再也不偷偷跟踪了!”我翻了个白眼,小声地嘀咕著,“我又没想偷偷跟,我想你直接带上我!”方毅楞了一下,深深叹了一口气,默默地说了句,“他也会在的!”
    我咬住了唇,满脸的不悦。方毅站了起身,准备离开。我静静地看著他走出门口,静静地看著他走向远方。直到他的身影完全看不见了,我仍旧是呆呆地看著,维持著他走前的那个姿势。我能说什麽呢?
    不知不觉,我已经呆呆坐了一天了。“少爷,吃晚饭了!”管家大叔轻声地说,把我从沉思的状态中拽了出来。我淡淡地摇头,“不了,我不想吃。”“可是,你中午也没有吃。”管家大叔的语气中有微微的责备。
    “不想吃就是不想吃!大叔你好嗦!”我不耐烦地回答著。管家大叔皱起了眉头,板起了脸,冷冷地问,“少爷,你是不是遇到什麽麻烦事了?要不要我帮忙?”管家大叔的话让我的眼前一亮,对啊!管家大叔是万能的,他一定有办法可以解决我的问题。
    可是,我的问题就是和方毅的感情问题啊!我能直接坦诚地和管家大叔讨论麽?肯定不行,更不可以!我用双手托起了下巴,想著该用如何隐晦的词句来表达我的问题。呃,对了!有了!“大叔,你说有什麽办法能把喜欢的人吃掉麽?”我眼睛一眨不眨地望著管家大叔,满心期待地等著他的答案。
    “哈哈!原来少爷长大了啊,有了喜欢的人啊,真是令人高兴!”管家大叔大声地笑著,颇有吾家有儿初长成的自豪感。“快说快说!有没有办法?”我急切地催促著管家大叔,心里面著急得不得了。
    “呃……让我想想……”管家大叔拖拖拉拉,不紧不慢地开口,“呃,也不是没有办法……”“快说快说!”我激动地跳了起身,抱住了管家大叔。管家大叔又皱了皱眉,一本正经地说,“用药把她迷晕了,然後你想怎麽样就怎麽样!”
    听到管家大叔的话,我的眼睛里面冒出了星星一般闪亮的光芒。对啊!把方毅迷晕了,然後我就能把他吃掉!好办法好办法!我在沉思著它的可施行度……
    管家大叔又神秘兮兮地说了,“如果怕把人迷晕了没有情调的话,我还可以帮少爷找其他的药,据说效果很好哦!”“什麽药?”我困惑地问。“春药啊!哈哈……”管家大叔咧开了嘴开心地笑著。
    啊啊啊!世界真可怕,管家大叔这麽严谨的人也会邪恶到如此地步!看来他是跟我的父亲大人一样,想抱孙子抱疯了!我咬了咬唇,犹豫了半天,才缓缓地开口,“好吧!管家大叔,你把药给我……”
    管家大叔点了点头,大步地迈出了房间。下一步,是要想办法让方毅把药乖乖地吃下去!我真的是没有办法了!他和那个该死的江浩天天朝夕相处,处出感情了,我怎麽办?还是趁早把方毅吃掉比较安全!
    ☆、90被抓到了,差点自食其果
    我不知道药效怎麽样,但是我绝对是不会吃掉的!方毅明显误会了,看到他这麽关心和担忧我,好甜蜜的误会啊……
    by林浩然
    正文的分隔线
    我垂头丧气地趴在桌面上,一脸的失落和沮丧。我的手心里面紧紧握住的,就是管家大叔给的,效果很好的那种白色小药丸。管家大叔整整给了我一小袋,大概有二十来粒。他是笑著把药交到我手上的,还很得意地提醒著,“少爷,你尽管用,不够再来找我拿!”
    我皱紧了眉头,摊开了掌心,很是无助地看著掌心的小药丸。我已经努力好几天了,不是方法不管用,也不是药丸没效果。而是方毅太可怕了!他的生活严谨得几乎可以用滴水不漏来形容,我根本就没办法找到任何下药的机会……
    “少爷,你怎麽了?在想什麽呢?”就在我沉思的时候,方毅静悄悄地坐到了我的身旁。啊?方毅!我慌乱地把手里的小药丸胡乱地塞进了兜里。方毅困惑地看著我的动作,好奇地问,“少爷,你生病了吗?”
    我点了点头,支支吾吾地回答,“嗯,嗯,嗯,有点不舒服……头有点晕晕的……”“哦,那你快把药吃了啊!我去帮你倒水……”方毅一边轻声地说,一边站起身倒水。啊?什麽什麽?
    吃药?我要吃药?我要把春药吃掉?天啊!这……怎麽办怎麽办?我眼睛瞪得大大的,小嘴张得开开的。方毅端著温开水,重新坐回了我的身旁。我仍旧是一副呆滞的模样,没有去接方毅递过来的水。
    才不吃!我才不吃药!打死我也不要把春药吃进肚里!方毅看著我一脸的嫌恶,轻笑出声,“呀,原来少爷怕苦所以不敢吃药啊!”“才不!”方毅故意的刺激让我脱口而出地回答。方毅挑了挑眉,笑著说,“不吃药也可以,那我们上医院打针得了……”
    “你…你…你……”我咬著唇,狠狠地瞪著方毅。我才不怕吃药,我怕打针是真的。可是,那个药是有特别效果的,我怎麽能乱吃呢!“瞪也没用,要不就快吃药,要不就快打针!你自己选吧……”方毅慢慢地说著,手已经飞快地探入我的兜里了。
    “不…不…不……”我连忙捂住裤兜,不让方毅的手取到那颗药。“少爷!别闹!”方毅的声音变了个调,带著非常严肃的警告味道。“我错了!我错了……我没病,真的没病……”我著急地解释著。
    “哦?没有生病?那你兜里的药是什麽来的?”方毅眯起了眼睛,眼神中的警告更浓重了。我又咬了咬唇,一声不吭地看著方毅。“那好,你不愿意说,把药给我,我自己去验!”方毅伸出了手,脸上有种恨铁不成钢的愁容。
    方毅是不是误会什麽了?他脸上的表情是什麽意思?就那麽一颗春药,怎麽他看我的目光,好像是我做了什麽十恶不赦的事一样。趁著方毅没有防备,我飞快地推开他,然後迅速地冲进房间,接著快速地锁上门……
    一连串的动作,犹如电闪雷鸣一般。方毅愤怒地在拍打著房门,生气地大吼,“少爷,你平时怎麽胡闹,折腾,我都不管你了!可是毒品这一类,你是万万不能碰的!”“不是毒品!”我大声地解释著。
    “那你出来!把药交给我!”方毅的怒气似乎上升了一个等级,“林浩然!你给我出来!”他拍打房门的动作越来越大力了……我从兜里掏出了小药丸,纠结地看著它,低声地念叨著,“被你害死了!”
    房间里面吵了个翻天覆地,管家大叔不知道从哪里钻了出来,好奇地问,“你们怎麽了?”方毅指著房间,“管家,你快管管少爷!他简直不要命了,居然碰毒品!”还没等管家大叔反应,我就抢先一步吼了出声,“才不是毒品呢!大叔,那就是你给我的药……”
    听到我的话,管家大叔笑了出声,拍了拍方毅的肩膀,“没事!那药不是毒品,不会伤害身体的!”“哦。”管家大叔的保证让方毅的心放松了下来,只是眼中的疑虑还是满满的。少爷和管家到底在打什麽哑谜,怎麽两个人都神秘兮兮的?最重要的是,那个药到底是什麽?
    ☆、92一一得一的计算方式
    江浩不是对方毅有意思,我总算安心了一点。只是,什麽时候我能打得过方毅呢?恐怕比登天还难吧!
    by林浩然
    正文的分隔线
    我一边跑,一边用耳朵倾听著身後的动静。可恶!方毅居然没有追上来!我郁闷地坐在了大厅,双手握成可拳状。可恶!不该跑的,这样更便宜江浩了!我咬著牙,目光幽怨地瞪著门口。数到十,方毅你如果不出现,我就再也不理你了!
    一,二,三,四,五……在我数到八的时候,方毅的身影就出现在我的面前。哼,算你识相!我别扭地把头转到了另外一边,表示无声的严重抗议。我很生气!我真的很生气!
    “吃醋了吗?”方毅轻笑出声,温柔地问。
    废话!我翻了个白眼,咬住了双唇。我还是不想说话,更忍住了想要严刑拷问方毅的欲望。
    “呵呵……少爷吃醋的模样好可爱!”方毅又笑了,低声地念叨著,“怎麽办呢?我好喜欢,好喜欢你会为我吃醋!”
    听到方毅的话,我更生气了!我明明等待他的解释,他倒好,流氓似的调侃我!於是,我怒气冲冲地冲进房间,一头钻进被子里面,把自己唔得严严实实!
    耳边传来了细小的脚步声,接著我头上的被子被轻轻地拉开,“别闹了!江浩是男人,这醋有什麽好吃的。”方毅笑著解释道。
    “拜托!我也是男人,他的醋我怎麽就不能吃了!”我把双手叉腰,很大声地质疑。
    方毅低下头,在我的脸上亲了下,“呃,我的意思是,除了你之外的男人,我都不喜欢!”
    “那也不行!我不喜欢你和他走得太近,还有,你也不准喜欢女人!”我一口气把心里的想法统统倒了出来。
    “少爷,我只喜欢你!”方毅深情地注视著我,由衷地告白著。
    “该死的江浩!天杀的江浩!刚才他居然还敢碰你的手……”我咬牙切齿地骂著,“不行不行!你要去消毒,赶快去浴室消毒!”我一边说,一边著急地推方毅进浴室。
    “少爷!”方毅制止了我的动作,一本正经地说,“江浩虽然是同性恋,但是,他一直是一号,他只在上面的。”
    啊?什麽?我顿时变得目瞪口呆起来。这麽说,江浩对方毅不是那个意思。啊!不对不对!我很大声地吼著,“我也是一号!我也只在上面的!”
    “哦?”方毅挑了挑眉头,很迅速地把我压在了身下,邪恶地说,“少爷是一号麽?在上面的麽?你上给我看啊!”
    被方毅莫名其妙地强势压倒,我变得又羞又濉k的话让我起了反抗的心,我便开始了挣扎的动作。我一边挣扎,一边不服输地喊著,“小人!你是趁我不注意才能够欺负我,有本事你放开我,我们一对一单挑!”
    “行啊!我很期待!”方毅慵懒地爬了起身,松开了对我的压制。“来吧!我让你先出手。”
    方毅已经摆出了比武对决时的姿势,我好像是箭在弦不得不发。明明就是必输的切磋,那还等什麽?快溜啊!我死命地往外跑,飞快地跑出了房间……
    方毅皱紧了眉头,郁闷地看著空无一人的房间。这,这,这?要单挑不是他说的吗?怎麽一眨眼的功夫,人就跑得没影了?太不现实了!方毅深深地叹了口气,到底怎麽样才能够,让他的少爷认清事实,赶紧从了他呢?
    ☆、93莫名其妙的“未婚妻”
    天上掉下个未婚妻,这可怎麽办?父亲大人的态度显然没有商量的馀地,是时候公开我和方毅的感情了吗?
    by林浩然
    正文的分隔线
    由於心虚的缘故,我跑得很急,还没跑出大厅,就和从外面进门的人撞了个满怀!“谁啊?怎麽不看路的!”我心里以为是哪个不长眼的佣人,於是便开口怪责了起来。等我抬起头的时候,惊呆了!天啊!是父亲大人。
    林劲松皱紧了眉头,严厉地斥责著,“浩然,怎麽那麽冒失?”
    我低下了头,一声不吭,眼神咒怨地瞪著地板。今天是什麽倒楣的日子啊?才被江浩气了个半死,现在又撞到父亲大人的枪口下。这下好了,等著挨训吧!
    耳边传来细微的脚步声,方毅缓缓地从房间里走了出来,毕恭毕敬地说了声,“老爷,你来了!”
    林劲松点了点头,紧皱的眉头有了微微的放松。
    也许是方毅站在我的身旁,给了我莫大的勇气,我慢慢地抬起了头。这时,我才发现,父亲大人并不是一个人过来的。他的身後还跟著一个女人。
    是她。那个四脚爬爬的茉莉小姐。看到她唯唯诺诺地跟著父亲大人身後,我的眼睛里露出了鄙夷的的目光,鼻子发出一声轻轻的冷哼。
    她来做什麽?我想不明白。於是,我转过头,用疑惑的目光无声地问询著方毅。方毅轻轻地摇了摇头,然後,他的嘴角勾起一抹意味深长的笑。我看懂了方毅脸上的笑,那女人,如果还不知死活地招惹他,他绝对会让她好看的!
    管家大叔匆匆忙忙从外面跑进来,呼吸有些不稳,但脸上仍是一脸的镇定,“老爷,你来了?”
    林劲松又点了点头,脸上露出了浅浅的笑意,“都过来坐吧!我今天过来是有喜事要和你们宣布的。”
    父亲大人是第一个坐下的,茉莉坐到了他的身旁,我坐在了父亲大人的另外一侧,而管家大叔和方毅还是站著。
    “你们都坐啊!”看到还有人站著,林劲松又说了一遍。
    他们点了点头,管家大叔坐到了我的身旁,而方毅,坐到了我的对面。
    我隐隐感到了不安,父亲大人口中的喜事看来不喜!於是,我低著头,默默地倾听著。
    “茉莉已经到了成婚的年纪,浩然,你也该成家了!所以,林,莫两家准备联姻。哈哈哈哈,真是天大的喜事啊!”林劲松一边说,一边哈哈大笑。
    “什麽?”我眼睛瞪得大大的,嘴巴张得开开的,不可思议地看著父亲大人。
    话音落下,大厅里面每个人脸上的表情各不相同。我是惊讶,父亲大人是兴奋,茉莉是娇羞,管家大叔是高兴。而方毅,方毅他,眼神变得黯淡,一脸的平静。
    这个时候的平静太可怕了!我轻轻摇著头,试图向方毅作无声的解释。可是方毅不知道在想什麽,他的眼睛看都不看我一眼。
    “我不要!”我很努力地压抑心中的愤怒,冷静地说。“父亲,你说过,你不干涉我的感情问题。”
    “林浩然!父母之命,由不得你不要!好了,就这麽决定了!茉莉会在家里住一个月,你们好好培养感情。”林劲松黑著脸,严厉地命令著。说完之後,他就生气地甩手离开。
    “我不要娶她!”我很大声地朝著父亲大人的背景吼去。
    茉莉明显被吓到,颤抖著身体,怯生生地开口,“浩哥哥……”
    “滚!”我抓起了桌上的花瓶,很用力地朝茉莉的头砸去。
    “哐啷”一声,花瓶碎了满地。可是花瓶砸到的不是茉莉,居然是方毅冲过去保护起了她。
    我咬著唇,抓狂似地吼起来,“你帮她做什麽?我就是要把她弄死,看父亲会不会让我真的娶尸体!”
    “无聊!”方毅冷冷地说了句,然後,安静地转身离开。
    作家的话:
    ☆、94冲突,刻意地秀恩爱
    公开就公开,决定了就执行!
    by林浩然
    正文的分隔线
    看著方毅安静离去的背景,我的心底涌现了各种的情绪,有酸涩,有恐慌,有不安,还有害怕。对,害怕!害怕方毅不要我了……一旁的父亲大人和管家大叔相谈甚欢,而茉莉,依旧娇羞地低著头,时不时地朝我投来爱慕的眼神……
    她的眼神太恐怖,我忍不住打了个冷颤,好像全身都泛起了鸡皮疙瘩。趁著父亲大人不注意,我成功的偷溜进了方毅的房间。
    方毅低著头认真地处理桌面上的档,这是我第一次被他当成空气一般地对待。进入房间有五分钟,方毅连头都没有抬过,更别提他主动和我说话!惨喽!我的心里不由得一惊。方毅很生气,方毅非常地生气!
    该说点什麽呢?我的嘴唇张了张,却什麽声音都发不出来。要拼命解释还是郑重承诺?我的心意,方毅明明都懂。那麽,他为什麽会生气呢,为什麽会这样的形式来发泄他心中的不满?
    我咬了咬唇,一脸纠结地看著方毅。想了又想,我还是决定朝方毅走了过去。他再冷,也冻不死我!我伸出了双手,从後面搂住了方毅的脖子,脸颊很是亲昵地在方毅的脸上磨蹭……感受到一股阻力,我以为我会被方毅大力地推开。
    可是下一秒,我没有被推开,反而被方毅用巧劲带到了他的怀里。我困惑地看著方毅,好奇著他的转变和动作。方毅什麽话都没说,直接用唇堵上了我的嘴,激情地深吻著……我闭上了眼睛,沉浸在方毅热情的亲吻里……
    紧接而来的是,房门被猛然拉开的声音,和茉莉尖锐的叫声。我慢慢地睁开了眼睛,眼睛里透露著厌恶和不耐烦。吵死了!方毅的吻并没有因为她的闯入结束,更没有被她的叫声所打扰。吻一直持续著,方毅的舌头,有越探越深的趋势……
    我的眉头微微皱起,虽然我不反对公开和方毅的恋情,可是有必要在她的面前上演春宫麽?正当我想制止方毅的时候,茉莉怒气冲冲地小跑过来,愤怒地把我们分开,然後怨恨地甩了方毅一巴掌,歇斯底里地大吼,“


同类推荐: 一入梦(H)窑子开张了(H)[HP]Forget江山易改(H)夜长情多今天的少爷也没能下床(H)父欲(H)修罗君子(完结+番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