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新御书屋
首页门不当户不对等你压 分卷阅读16

分卷阅读16

    毅,你怎麽可以亲浩哥哥……太恶心了!”
    我愣住了,呆呆的看著方毅脸上的指印。怎麽可能?以方毅的身手,怎麽可能挨打?我只失神了一会,然後,我扬起了手,使劲地还了茉莉一巴掌。我其实不打女人的,而且我讨厌打女人的男人,可是眼前的茉莉,实在是太欠修理了……
    茉莉捂住了红肿的半边脸,不可置信地看著我,大声地质问,“浩哥哥,我是你的未婚妻!你怎麽可以为了一个下人打我?”我冷哼一声,清晰地回答著,“别叫我浩哥哥,你不配!我和方毅的关系就像你看到的那样,我爱的从来只有他!”
    “他是男人啊!你们怎麽可以?这是不对的!这是变态的!浩哥哥,你不要执迷不悔!”茉莉一边劝说著,一边将咒怨的目光射向了方毅。“真心相爱就可以了,世人的眼光我从来不在乎!”我冷冷地对茉莉说。
    我用手轻抚著微红方毅的脸,轻声地问,“疼吗?对不起,对不起……”方毅沉默著,一声不吭地站著。可能是刺激太多,也可能是打击太大,茉莉全身无力地倒在地上,很没形象地嚎啕大哭起来……
    茉莉的哭声引来了父亲大人和管家大叔,我听到了他们杂乱的脚步声,还有人未到话先到的问话,“怎麽了?怎麽了?”我没有回答,只是眉头紧皱地看著,站在我身後,刻意和我保持距离的方毅。咦?奇怪了?不是他想公开的麽?为什麽现在又像是後悔了的表现?
    茉莉一边哭,一边用手指著方毅,“他,他,他亲浩……哥哥……浩哥哥打我……”像是找到了靠山,茉莉大声地控诉著。
    父亲大人看了看方毅,又看了看我,脸沉了下去,眉头锁得紧紧的。他沉思了好一会,才严厉地开口说话,“茉莉!起来,看你什麽样子?”“可是,可是他们……他们……”茉莉慢吞吞地站了起身,支支吾吾地说著。
    “他们什麽?你看错了!”父亲大人打断了茉莉的话,声音里面带著令人难以抗拒的威严。“好了,就这样吧!茉莉,你住这里一个月,好好和浩然培养感情。方毅,你跟我进来!”“父亲……等等……”我叫住了父亲大人。
    我不希望方毅被父亲大人为难,可是话还没说出口,就被父亲冷冷的目光警告了。我咬住了唇,想求情之类的话也湮灭在嘴里。最後,我只有无奈地看著方毅跟在父亲大人的身後,进了偏厅的客房……
    作家的话:
    ☆、95番外:爱屋及乌的尊重,必输之局的博弈
    方毅一直知道,林浩然的父亲很忙;方毅一直知道,林浩然的父亲非常非常忙。这麽多年,他见到林劲松的次数还不够十次,和林劲松说话的句数还不超过十句。这麽一个惜时间如命的人,要单独和他会面,单独和他谈话,方毅不会愚蠢到猜不出大概的意思。
    只是,他要如何应对呢?方毅一边跟著林劲松的脚步进了房间,一边认真地思考著问题。据理力争吗?诚意表述吗?还是豁出去了,直接求亲?不行!都不行!最後方毅决定,沉默对付,反正就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房间里很安静,林劲松坐著,方毅站著。谁也没有开口说话,可是,里面的气氛已经显得很怪异很严肃。林劲松用刀子一般凌厉的目光注视著方毅,打量著方毅,紧紧地用目光锁住了方毅整个人。
    方毅的身体依旧笔直挺立著,一点都没有因为,林劲松紧迫逼人的视线而害怕,或者是胆怯。他问心无愧,何须惧怕?战局已经开始,林劲松先发制人,方毅默默坚守……
    “方毅,我从见到你的第一眼就知道,你是个聪明的孩子。我明白,你帮了浩然多少忙,我很感谢你。”林劲松平静地说,声音里面的威严丝毫不减。
    呃,糖衣炮弹来了。方毅面无表情地倾听著,什麽反应都没有。先甜然後是苦,看起来事情是朝著如此的方向发展。
    林劲松的眉头微微皱起,显然为方毅的不买账而不高兴。看来,谈话要步入重点了,语气也要加重才行!“嗯!哼!现在浩然该长大了,准备娶妻育儿了,那你呢?有什麽样的打算?整天和浩然腻在一块也不太好吧?我听管家说,你们天天还睡在一起的?”
    “是的。”方毅简洁地回答了两个字,“我喜欢……”方毅原本打算,和林劲松坦诚,自己跟他儿子的关系及恋情。只是,话还没有说完,就被林劲松严厉的声音打断。
    “够了!”林劲松挥了挥手,制止了方毅往下说的话语,“你搬出去吧!就这样决定了!”林劲松站了起身,大步地朝外面走去。
    “请,等一等!”这几个字,方毅几乎是咬牙切齿地说出来的。太不开明的人了!太霸道的人了!太蛮不讲理的人了!太自以为是的人了!如果,如果他不是林浩然的父亲,他真的想狠狠揍他一顿……
    可是不行!所谓的爱屋及乌也许就是这样吧!因为爱林浩然,因为很爱很爱林浩然,所以他的父亲,即使是再不开明,再霸道,再不讲理,再自以为是,方毅也只能忍了!
    除了妥协,方毅没有第二条路。方毅根本没有办法反抗,但是他仍旧想尝试挣扎,“这样,少爷会幸福吗?”方毅的双拳握得紧紧的,双眼紧闭著,不想被人发现自己的受伤和痛苦。
    林劲松停下了脚步,眼神复杂地看了方毅一眼,意味深长地说了句,“没有你,他会很幸福!”话音落下,林劲松就走出了房间,彻底从方毅的视线中消失……
    谈话就此终止,两个人的对战状态也就此画下句点,方毅完败!又或者说,这是一场,从一开始,方毅就没有胜算的战局。因为爱上一个人,他就注定在他的父亲面前低头认输。哪怕是假装的,门面功夫还是要装得漂亮!至於背地里,他要怎麽争取……呵呵,方毅的脸上露出了诡异的笑……
    ☆、96父亲的逼迫和方毅的退让
    亲情和爱情?谁给我勇气的砝码?
    by林浩然
    正文的分隔线
    我带著忐忑不安的心情在门口走来走去,时不时还朝房间里面张望。可惜的是,什麽都看不到,什麽也听不到……我内心的不安更浓烈了!在茉莉的面前上演那麽一出,摆明了向所有人公开恋情了,父亲大人又不傻,怎麽会看不明白呢!好怕好怕!好怕父亲大人会为难方毅……
    其实,我的内心有抱著小小的侥幸心理。万一,万一父亲大人一个不小心,糊里糊涂地点了头,同意了我和方毅之间的爱恋。那,那,那真是太幸福了!想像总归是想像,现实中,父亲大人点头的机会连万分之一都没有!
    哎!我深深叹了一口气,继续无奈地在门口等待。大概过了十五分钟,房间的门唰一声打开,然後父亲大人从里面走了出来,脸上一脸的平静。还好!父亲大人的脸上没有愤怒之类的情绪,我整个人松了一口气。
    紧接著,走出来的是方毅,他的脸上也是一脸的平静。我的神经忍不住绷得紧紧的。不妙啊!方毅的静太可怕了!相爱的人之间是心灵相通的,为什麽此刻我感觉不到方毅的任何情绪?他现在是高兴还是难过,我全无知觉……
    “方毅,你……”我的话还没说话,就被父亲大人打断了。
    “浩然,过来陪我喝茶!”林劲松拿著茶杯啜饮,漫不经心地说。
    我看了眼方毅,他依旧地面无表情,一声不吭。我低声在方毅的耳边私语,“晚上,我去找你,等我。”
    说完之後,我慢悠悠地朝父亲大人那边走了过去,非常好奇地问,“咦?父亲,你今天不忙了?”
    “忙就不可以过来了?”林劲松狠狠地瞪了儿子一眼,“今天,我要睡这里。浩然,你晚上和我睡。我们俩父子好久没有聊天谈心了!”
    “啊?!”我的嘴巴张得大大的,有点受宠若惊的感觉。今天的父亲大人好奇怪,好奇怪!
    父亲大人一直在和我说话,聊的话题都是一些无关痛痒的内容。我不停地点著头忽悠著父亲大人,心里想的满满都是方毅。他到底怎麽了?很生气吗?很难过吗?父亲大人和他谈什麽了?让他很受伤吗?让他很痛苦吗?
    一切的一切,我都不清楚,更不想胡乱猜测!越猜我的心就越慌乱,为什麽不找机会直接问方毅呢?对!一定要亲自问方毅,才能了解事情的全部。
    可是,一直到晚饭时间,方毅都躲在他的房间里,半步都没有迈出过。我感到自己的心好像被几座大山同时压著,沉重地我快喘不过气……
    父亲大人出去散步了,我端著饭菜进了方毅的房间。方毅侧著身体躺在床上,我看不到他的脸。我把饭菜放到了桌子上,用手推了推方毅的身体,“方毅,别睡了!起来吃饭……”方毅的眼睛紧闭著,简洁地回了句,“不饿,不吃。”
    我和方毅沉默以对,房间里静得吓人,气氛变得陌生和尴尬……呵呵,我的嘴角泛起了浅浅的苦笑,想不到我和方毅之间,居然会用陌生,尴尬这两个词来形容。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忍不住地出声问了句,“父亲,他和你谈了什麽?”方毅的眼睛依旧紧闭,脸上依旧面无表情,他淡淡地说了句,“我要搬出去住!”他的声音是那麽地平静,他的决定是那麽地伤人……
    “不!我不同意!”我大声地吼了出来,“是父亲对不对?是他要让我们分开对不对?”方毅沉默著。“不行!我去找他!我去和父亲坦诚,我去和父亲争取……”我乱了,彻底地乱了……我把心底所有能想到的办法都一股脑说了出来,是为了说服方毅,更是为了说服自己!
    “没用的!能坦诚我早坦诚了,能争取我早争取了!老爷什麽都清楚,他的心跟明镜似的,怎麽会不明白呢?”方毅睁开了眼睛,眼神里面有著难掩的伤痛。我咬著唇,方毅的伤痛一瞬间就感染了我,“那也不行!我必须和他说清楚……”
    “别去了!你再去吵闹,他会把过错都算在我的身上的。真的没有必要!我先搬出去吧。其他的,走一步算一步吧!只是,你要知道,我的退让不是因为懦弱,而是,我希望你的未来有家人的祝福……”方毅深情地凝视著我,眼睛里面闪烁著坚定的光芒。
    ☆、97茉莉爬上床,逃,逃逃,逃逃逃
    谁爱和茉莉睡谁睡,反正我是滚了,百分之两百不接受这样的培养感情!
    by林浩然
    正文的分隔线
    父亲大人在我的耳边念念叨叨一整个晚上,说的大概是工作忙,照顾不了我很愧疚;思念母亲了,担心我走错路之类的话……就像和尚念经一般枯燥,等父亲大人念到最後,我自然而然就把他的声音当成了催眠曲,总算睡著了……
    第二天早晨,方毅提著黑色的行李箱准备离开,我叫住了他,“你住哪里,给个地址我。”方毅点了点头,低声在我的耳边说了个地址。还是不想方毅离开,我不舍地拉住了方毅的手。方毅沉默著,静静地站著……
    在方毅离开之後,父亲大人也安心地撤离。房间里面什麽都没有少,可是没有了方毅,好像周围都是空空的。世界好像都空了,连我的心也都空了……
    这一天,我过得有点不知所以然,和往常一样工作,吃饭,冲凉,发呆……看不到方毅,日子好像不是人过的!可恶的父亲大人,不止让方毅搬离我住的地方,甚至强制方毅工作必须在公司里面。更可恶的是,连工作的地点都隔离开了……不管是家里还是公司,我都看不到方毅,好难过好忧伤!
    夜幕降临,我恍恍惚惚地走进卧室。头有点昏昏沉沉的,心里想的全是方毅。他现在在做什麽?他会在想我吗?算了!不想了,还是早点睡觉。明天一早才能早点到公司报导,至少这样,我会觉得,和方毅的距离近一点。
    啊?什麽?我的视线内居然出现了一堆白花花的肉……我使劲地揉了揉眼睛,想确认自己没有看错,更想走出卧室确认自己没有走错房间……
    那堆白花花的肉慢慢地坐了起身,她娇滴滴地叫了一声,“浩哥哥……”天杀的!竟然是茉莉。我想我应该可以确认自己没有走错房间了,那她为什麽出现在这里?而且浑身赤裸地躺在我的床上?
    惊讶过後地我快速地转过了身体,以背对著茉莉。我不想让那堆白花花的肉污染了眼睛,真恶心!“滚!出去――”我用手指著房门口,严厉地下达著命令。
    “不!不要……”茉莉委屈地哭了起来,“是林伯伯让我们培养感情的,你不能这样对我!”
    “好!好!好!你不滚我滚!”我咬牙切齿地说了句,头也不回地大步迈出房间。为什麽会变这样?我的生活好像被父亲大人和茉莉弄得乱七八糟,神来救救我吧!
    对了!我去找方毅,让他收留我好了。太好了!真是个值得称赞的好办法!
    方毅住的地方离这里有段距离,我开车大概一个小时就能到的。呃,十二点之前可以赶到他那里。我的嘴角露出了浅浅的笑,只要一想到,又可以和方毅相拥同眠,我就能感受到无限的幸福和甜蜜……
    终於到了,车子驶进了停车场。那是一个小型的公寓,坏境让人觉得很恬静很简约。我按下了门铃,里面传出了方毅的声音,“谁啊?”
    “是我呢,林浩然。”我轻声地回答著。
    “别开门!不搭理他!”里面不知道谁很大声地吼了一句,似乎是刻意吼给我听的!
    我的眉头紧紧皱著,这麽晚了,方毅的房间里面还有谁在啊?还用这麽不友善的语气说话?不会是他吧?我的眉头皱得更紧了!整天跟我作对的人,又是方毅的朋友,想来也只有他了。江浩!那个混蛋……
    作家的话:
    ☆、98孩子气的争夺战,胜利g
    不明白为什麽江浩为什麽老找我麻烦,可是方毅站我这边让我的心情相当地美丽。
    by林浩然
    正文的分隔线
    方毅皱起了眉头,无可奈何地看著江浩,低声地劝说著,“哎,你别这样……”
    江浩依旧地大吼出声,“别什麽样?他都把你赶出来了,你还对他那麽客气做什麽?别搭理他,让他在那站著好了……”他就是故意要那麽大声地说,刻意说给站在门外的人听!
    如果说,刚才只是怀疑,那麽,我现在基本上就可以肯定。那混蛋,一定就是江浩。我放弃了摁门铃的动作,动静太小了,不够震撼!我生气地拍打著门,怒气冲天地朝里面的人吼,“江浩,你给我闭嘴!有本事把门打开,我们单挑!”
    江浩挑了挑眉,“哦?单挑?正合我意!林浩然,你给我等著!”说完话,江浩就撩起了袖子,大步地朝门口迈去……
    还没走几步,他就被方毅拦住了。方毅指了指大厅里的沙发,低声地说,“你,去那里坐著。别胡闹!”
    江浩深深叹了口气,乖乖地坐到了沙发上,静静地闭上了双眼。
    门一打开,我就十万火急地冲了进去,跑到了江浩的面前。我双手叉腰,鄙夷地看著江浩,“我就知道是你。除了你,就没人敢在方毅的面前挑拨离间!”
    “是又怎麽样?想打架麽?来呀!就你那三脚猫的功夫,也敢拿出来丢人现眼!”江浩缓缓地睁开了双眼,眼睛里净是轻蔑和不屑。
    简直是欺人太甚!是可忍孰不可忍了。我恼怒地扑了过去,挥动著拳头狠狠地揍他。江浩自然不会客气,一拳一拳地快速还击著……不知道什麽时候,我和江浩扭打到了一起,从沙发上滚到了地上……
    虽然战况很激烈,但是好像少了什麽似的。对了,少了劝架的……方毅人呢?为什麽他不出来劝架?我并没有用尽全力,害怕方毅会忽然地冲出来。拳脚不长眼,万一,一个不小心伤到方毅,那我就该以死谢罪了……
    架越打越没劲,就像是精彩的赛事在进行中,却缺少了看比赛的观众。我不想打了,可是拉不下脸求和。
    突然,我的鼻子闻到了一阵食物的香味。紧接著,我看到到方毅端著一碗热腾腾的面条进来。“我煮了宵夜,你们打累了就去吃!”
    方毅一口口地把面条喂进嘴里,我咽了咽口水。呃,我好像饿了啊!“停――”我抓住了江浩的手,眼神复杂地看著他,“要不?等吃完以後再打?”
    “随你!”江浩甩开了我的手,大步地朝厨房的方向迈去。
    我坐到了方毅的身旁,用非常饥饿又无辜地眼神盯著他碗里的食物。
    “自己去厨房里面盛……”方毅无视了我,语气中带了些许生气的味道。
    我用身体蹭了蹭方毅,是讨好更是求饶,“呃,我没有碗呢!”
    就在方毅准备把碗推到我面前的时候,江浩又跳出来捣乱。他手里拿了两个碗,冷冷地说了句,“没碗是吧?我这里有,而且是崭新的!”
    “谁稀罕你的碗!”我翻了个白眼,一把把那空碗推开。我凑到了方毅的身旁,嘴张得开开的,“呃,方毅,你喂我!我就要吃你吃过的!”
    方毅没有说话,也没有喂我的动作。
    江浩恶狠狠地瞪著我,冷冷地警告著,“你敢?!”
    我飞快地抢过方毅手中的筷子,狼吞虎咽地往嘴里塞满面条。等到嘴里再也无法装下食物之後,我才慢慢地咀嚼往下咽,含糊不清地开口说话,“唔就汗了!什麽样?(我就敢了!怎麽样?)”
    “喏,给你吧!慢点吃,没人和你抢!”方毅把碗推到了我的面前,拿著我手里的空碗进了厨房……
    我开心地笑著,得意地向江浩,炫耀著面前的胜利果实。哼,我赢了!哼,方毅是我的!哼,小样,叫你和我抢!
    作家的话:
    ☆、99番外:说不清道不明的深仇大恨
    江浩一直知道,他和别的小朋友是不一样的。别的小朋友都有爸爸妈妈,而他,却只有哥哥。庆幸的是,哥哥对他很好,相当疼爱他,所以他比有爸爸妈妈的小朋友都过的幸福!
    有一天,哥哥忽然对他说,他要出门好几天,要赚很多很多的钱回来。可是,哥哥自从那天起,就没有再回来过。江浩每天都眼巴巴的望著门口,期盼著哥哥的身影出现在他的视线。
    时间过得很快,一晃眼就三个月过去了,哥哥还是一点消息都没有。在江浩放学後的某一个下午,有个自称是哥哥朋友的男人,拿了一笔钱交到他的手里,并且说了句,你哥哥不会再回来了。
    年幼的江浩不知道哪来的力气,死死地抱住了他的大腿,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哭喊著,不要钱!不要钱!我要哥哥!我要哥哥!那人深深叹了一口气,无奈地说,事情出问题了,你哥哥被人查到了!再也回不来了啊!
    後来,在江浩的再三央求下,他拿出了一张照片,放到了江浩的手上,低声地告诉他,你的哥哥就是被这个人害死的,他叫林浩然。
    江浩不可置信地看著那张照片,照片上的人明明就是和他一般大小的小朋友。为什麽他会害死哥哥?为什麽他要害死哥哥?仇恨的种子就从那一刻开始埋下,江浩和林浩然之间的恩怨情仇也就此拉开了序幕……
    再後来,江浩用那一笔钱转到了林浩然的学校就读。进入教室的瞬间,他的目光一下就落到了林浩然的身上。那个害死他哥哥的坏人!江浩的双手攥成了小小的拳头,才忍住了满心的怒意和冲动。江浩真的好想,好想不顾一切地冲过去狠狠揍林浩然一顿!
    当江浩的视线缓缓移到方毅身上的时候,他的眼睛里露出了喜悦的光芒。好舒服的感觉啊!那是,哥哥的味道……有点冷冷的,却一点都不刺痛人!呃,江浩很快就下了决定,他要和他成为好朋友,让他变成自己心中的第二个哥哥……
    在江浩成年之後,有仔细地深入调查过哥哥的事。原来哥哥当时所说的赚很多很多的钱,就是他受雇於林劲松的仇家,要取林浩然的性命。那一场恶意的车祸,就是哥哥的杰作……
    事件查到这里,江浩就停止了。他害怕再往下查会得到哥哥的死亡报告,这是他无法接受的事实。所以一切的一切,江浩就让它停在了那里……他会带著希望等待哥哥的回来,也会守在方毅的身边感受著类似哥哥的味道……
    这就是为什麽他对林浩然那麽恶劣,又同时对方毅那麽友好的原因。江浩的嘴角勾起了一抹意味深长的笑,他默默地看著在大厅里面非常恩爱情侣的方毅和林浩然。又要被林浩然抢走了吗?不,绝不!
    “林少爷!吃完了就赶紧滚出去!这可是我的房子。”江浩得意地笑著说,就像在寂静的夜空中,投下一枚足以毁灭城市的核导弹。
    “什麽?这是江浩的房子?”林浩然的脸黑了下来,严肃地看著方毅,“你的房间在哪里?我们进去谈!有些话别叫外人听了去……”
    方毅的眉头皱得紧紧的,这两个人还真是水火不容的冤家啊!方毅深深叹了口气,用手指了指房间的位置。方毅不知道,呆会会面临什麽样的严刑拷问。可以预见的是,他的少爷,一定会闹个天翻地覆才肯罢手……
    ☆、100方毅的小金库
    方毅是个有计画的人,他默默地为我做了那麽多,我除了更加的爱他,还能用什麽当回报呢?
    by林浩然
    正文的分隔线
    一进入房间,我迫不及待地把方毅扑倒在床上,四肢死死地才缠住了方毅的手手脚脚。我知道方毅不会反抗,更不会逃走,但是我就是喜欢这样做,似乎,为了增加自己的存在感。
    “呃,少爷,你……”方毅的眉头微微地皱起,无奈地说。话说了一半方毅就放弃了,,反正他说什麽都改变不了身上人的胡作非为。哎!方毅深深叹了口气,忍不住地翻了个白眼。他的少爷啊,明明比他还大,为什麽行为却如此的幼稚?
    “不许!不许!不许!我不许!”连续的几个“不许”表达了我内心的慌乱,最後一个“不许”,几乎是用命令地口吻说出来的。
    “少爷,这房子是我的。”方毅无奈地解释,“拜托你不要那麽小心眼好不好?”
    “什麽?你都和江浩同居了,还说我小心眼?”我愤怒地说,眼睛恶狠狠地瞪著方毅,“既然是你的房子,那快点赶他出去!”
    “少爷!房子那麽大,他睡他的,我睡我的,你乱想些什麽?”方毅的眉头皱得更紧。他著实不喜欢少爷乱吃飞醋的模样,虽然心底会像吃蜜糖一样甜,可被折腾半天太恼人了!
    “你让他早点离开,我保证什麽都不想!”我生气地把内心的不满吼了出来。
    方毅又叹了叹气,“少爷,房子也是他的……”
    “什麽什麽啊?怎麽是你的又是他的?”被方毅的话弄得我莫名其妙,说话的声音不自觉地更大声了。
    “房子是我的,但是房产证上写的是他的名字。”方毅耐心地解释著。和心上人那麽近距离地接触,方毅的身体情不自禁地发热,喘息也越来越沉重……
    “为什麽要这样?”我困惑地看著方毅,好奇地问。方毅身体的热度感染了我,他呼吸的热气喷在我的耳边……我难耐地扭动了下身体,却不小心唤醒了沉睡中的大蛇,它在硬邦邦地抵著我的大腿,“呃……你慢点……不,不是!先说清楚,你晚点再发情!”
    “你忘记了?那一纸契约的存在了?我可是你买来的啊!”方毅低声地说,语气中有难掩的苦涩,眼神中有难掩的悲伤。
    “啊!那不就是张废纸麽?我早忘记了!我回去就让大叔找找,他或许早就不知道丢哪里去了!”我还是不明白方毅的意思,困惑的目光始终紧盯著方毅。
    方毅的嘴角露出了甜蜜的笑,“好笨!不登记在江浩的名下,将来我拿什麽聘礼娶你啊?”
    “我晕!绕了那麽一大圈,弄得那麽复杂就为了这个啊?”我终於弄懂了房子是怎麽回事,绷紧的神经总算放松了下来。我缓缓地躺在了方毅的身旁,静静地平复著自己的心情。像是忽然想到了什麽,我尖叫出声,“快说!你还瞒了我多少事?”
    “呃,也没多少啊!呃,真的要说?”方毅沉思著,小声地嘀咕。
    “要说要说!快说快说!”我不耐烦地催促著。
    “呃,公司,公寓,还有一些存款……”方毅深情地凝视著,轻声地诉说著,“这些,可都是为了娶你做的准备啊!我一直很努力,努力让自己有配得上你的资格……”
    我本来是想说根本不在乎之类的话,不过这话题太过无聊,讨论也是浪费时间。於是我不著痕迹地把话题带到别处,“呃,原来方毅私藏有小金库啊?到底有多少呢?”我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线,开心地问询著。
    方毅认真地想了又想,才慎重地开口,“呃,也没有多少。存款好像有八位数了吧!全部加在一起还不够你家的十分之一……”
    “哇!那麽多!方毅你好厉害!”我兴奋地在方毅的脸上亲了又亲。方毅真的努力了!应该给与奖励的。
    “可是,这点财富,老爷是不会放在眼里的!”说著说著,方毅拉长了脸,语气里透露著浓浓的失落,“什麽时候,你才能真正属於我啊?”
    “安啦安啦!别太担忧!父亲大人那边我来搞定吧!”我故作轻松地安慰著方毅,“笑个喽!爱和被爱都是件很幸福的事情呢!”
    101邪恶的计画,甜蜜吃掉方毅的前奏
    身体在蠢蠢欲动,光是想想就渴望到了极点!方毅,我来了,乖乖等著被吃掉吧!
    by林浩然
    正文的分隔线
    “对了,你那麽晚过来有事吗?”方毅微微皱了眉头,很是严肃的问。
    “没呢!没有呢!我,我,我就是想你了……”那堆白花花的肉,还是别恶心方毅了!我淡淡地回答著,“说实话!讲重点!不然我赶你出去!”方毅的眉头皱得更紧了,语气变得冷冷的。
    我知道方毅没有开玩笑,也知道方毅真的会狠心把我扔出去。我深深地叹了口气,无奈地解释,“还不是那个茉莉,莫名其妙爬到我的床上,把我吓一跳!我实在没有办法,这不,就来投靠你了!”
    “原来少爷是有美人投怀送抱啊!w福不浅呢!”方毅冷哼一声,眼神里透露著轻蔑的神情,“你回去吧!该面对的总是要面对,你躲到我这里也不是长久之计!”
    “不会吧!明知道她对我不怀好意,你还要我回去送死?送羊入虎口的事你也做的出?方毅你好狠心!”我眼睛瞪得大大的,故作忧伤地哀吼著。
    “得了吧!收起你那副伪装,对我没用!她就一个弱女子,还能真把你吃了?”方毅翻了个身,用背对著我,显然不太想搭理我。
    我低下了头拉耸著肩膀,人变得垂头丧气,小声地嘀咕,“那是你没看到,她赤身裸体地躺在我的床上的样子……”
    “什麽?你看到了?”方毅的声音里带著难以言喻的愤怒。
    “呃……”我一抬头,就看到了方毅咬牙切齿的模样。我内心慌乱了起来,连忙慌张地解释,“不!不是!我没看到!我什麽都没看到!我很快就转过身,面对著墙壁了!真的!真的!”
    方毅沉默了,一脸的若有所思。过了一会儿,方毅猜缓缓地开口,“你先回去吧!不要再乱上添乱了。”
    我疯狂地摇头,使劲地抱住了方毅的腰,“不行!不行!至少让我呆一个晚上,现在都那麽晚了!”笑话!如果我这个时候离开,不等於宣布了江浩的胜利吗?绝对不可以!
    “好吧!就一个晚上……


同类推荐: 一入梦(H)窑子开张了(H)[HP]Forget江山易改(H)夜长情多今天的少爷也没能下床(H)父欲(H)修罗君子(完结+番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