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新御书屋
首页师尊飞升以后(h师徒/囚禁) んáíτáηɡщō.cōм 温泉水滑(微h)

んáíτáηɡщō.cōм 温泉水滑(微h)

    于是墨幽青便和虹雨互相道了别,顺着赤帝所说的路线,慢慢的循着星坠泉。走了一阵,果然愈见的神迹罕至,前方土地黑漆漆的一片,仿佛是座小山丘的模样。
    等到翻上山丘,低身一看,竟是别有洞天。一汪乳色温泉升起袅袅热气,云蒸霞蔚地倒映着天空的日月星辰,仿佛泉中有另一个不真切的美丽世界。整个温泉呈现出一个大致的圆形,中间最低,四周最高,俨然是个陨石落下形成的天坑。
    光是靠近那星坠泉,升腾的热气便稍微抚慰了胸中逆行的气血。墨幽青俯下身来,伸出手指在温泉中一探。
    温度也刚刚好。
    于是她也不解衣衫,缓步踱入温泉中,直至没肩。随着热意浸满全身,毛孔渐渐舒展,沸腾不息的疼痛也渐渐平稳下来。
    “唔——”墨幽青终于吐出了自飞升之后第一声满意的叹息。
    看来她历经波折的人生,总体上说来还是好事多磨,朝着一往无前的神途迈进着。
    只是……
    她的目光微微一黯。
    这一切真的值得吗?Ⓓōńɡńáńsんμ.Cōм(dongnanshu.com)
    过去之日不可追,用力摇一摇头,值得或是不值得,只能留待来日才能验证。
    “哗啦——”一声水响,似是有人破开水面站起。
    墨幽青睁开双眼,只听一个声音传来:“何人在此?”
    这声音听起来有几分耳熟。
    墨幽青打了个激灵,这不是东方神帝吗?
    回想起东方神帝在挑选新晋神君时提早退场,莫不是也因为身体不适在此疗伤?
    说好的神迹罕至,却未曾想这星坠温泉的业务繁忙至斯。在神流量低谷的情况下,都能碰到五帝之一。
    墨幽青不欲在这种湿身的环境下与未来的上司的打一个直接的照面,在神帝的脑海中留下一个牢不可破的坏印象。
    于是她默不开口,两手抓住温泉边缘,欲在不惊动神帝的情况下,轻慢地爬上去,继而桃之夭夭。
    只听几声轻浅的水响,神帝一瞬间竟已近在咫尺。
    来不及翻上岸去了。
    墨幽青深深吸了一口气,将头发一拢,沉入了泉底。
    为了飞升神界,她好歹修仙练道了许多年,龟息之法这种基本要领掌握熟练。哪怕是再过几天几夜熬到神帝泡得身躯发白,心满意足离去之时,她也绝不会吐出半个气泡。
    神帝在温泉中站定,没有见到其他人影,却也并没有继续蹲下身来浸泡身躯,向岸边迈了几步,似乎是准备走了。
    白茫茫的水下目不能视物,一个长长的滑腻条状物划过墨幽青的手臂,好似长大了口要咬住她的血肉,瞬间让她回想起了被天敌支配的恐惧。
    几乎是下意识的。
    墨幽青伸出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抓住了那物的头部,口腔由于惊惶的开合而进了水,呛得她猛然站起身来。
    “啊啊啊啊……有蛇!!!”
    在墨幽青破开水面的那一刹那,与神帝面面相觑,瞬间陷入了尴尬的沉默之中。
    “咳咳咳……”墨幽青呛了几口水,不得不说些什么来化解这难言的尴尬:“拜……拜见帝君。”
    “我道是哪个宵小之徒,没想到是我的小星君。”神帝面上仍是冷淡的表情,语气之中却有淡淡的暧昧之意味。
    “我的小星君”……神界上下属说话都是这么亲密的吗?
    墨幽青干笑几声:“小神初来乍到,行事没个规矩,若非是泉里有蛇,也不会如此莽撞冲撞了帝君。还望帝君恕罪。”
    行事确实没个规矩。
    但妖兽在神界都是要经过备案的。
    神帝面色怪异:“哪里来的蛇?”
    墨幽青向自己手里的猎物一望,一时间,她那百年淡定的面具轰然碎裂,脸终于可耻的红了。
    她竟然……把帝君的宝贝根子抓了那么久吗?
    墨幽青后退一步,想要抖开手指,再向神帝陪个不是,以免造成更大的误会,“对不起对不起帝君,小神视物不清……”
    然而她却未能得偿所愿。
    一只大手猛的覆上了她的手指,反将她的手握得更紧。
    她的手指便因为这被迫的挤压,使得那红色巨蟒在虎口间探出了一个头来。
    事情的发展严重超出了她的预料,墨幽青呆住了。
    腿一软,她便跪在了那温泉之中。
    神帝闷哼一声,被她一拉,为了保住命根子也屈膝了下来,单臂撑在温泉边。便将墨幽青困在了一方小小的角落之中。
    两人的脸庞靠得极近,呼出的热气吹拂到对方脸上。墨幽青看着眼前刀削斧凿般的俊美眼目,半湿成缕的黑发,心中没的漏跳了一拍。
    美人倾城误国,古人诚不欺她。
    “小星君竟如此心急……”神帝另一只手状似漫不经心的拂过墨幽青湿漉漉的头发,五指插入她的发缝之中,缓缓地拉紧,强迫她仰起头来,露出线条优美的脖项。
    “如此心急地勾引本君!”
    只要微微一挣扎,头皮便会传来一阵刺痛。
    这个姿势让墨幽青本能地觉得危险。
    肉食动物捕杀草食动物之时,便是如此迫使猎物露出喉咙,随后一口咬下,鲜血四溅,猎物便毫无挣扎办法,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被吞噬殆尽。
    神帝俯下身来,滚烫的嘴唇缓缓的滑过那状似反抗,实则毫无抵抗之力的喉咙。
    “不要……”趁着嘴巴还能开口,墨幽青赶紧发出哀求,“帝君不要……”
    这恳求颇有效,神帝果然停住了。
    墨幽青如劫后余生般喘着粗气,看来好歹神帝还是保留了几分理智:“谢……神帝……”
    神帝好整以暇地抬起头来,“本君名为少昌离渊,这种时候你应该叫着我的名字,说不要,离渊不要……”
    “如此方才有意趣。”
    未曾想他变态至斯,墨幽青本想说谢神帝开恩,于是那「开恩」二字便被生生地哽住了。
    面对着此等冷酷无情的变态猎手,于是她遵循了自己的内心,喊出了一声——
    “救命啊!!!”
    --


同类推荐: 天堂鸟烟火欲燃_御宅屋净初_高h湿吻丝袜淫娃女教师双面荡夫(双性,黄暴粗口肉合集!)穿进肉文被操翻了怎么办调教高傲(H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