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新御书屋
首页医判 番外:景行、行止

番外:景行、行止

    微风拂过水面,浅浅粼纹荡来岸边,消失在水草中。
    闻玉的鱼竿动了一下。
    景行等了一会儿发现闻玉走神了,她低声提醒他:“闻大夫,您鱼竿上有动静。”
    闻玉将竿提起来,景行很有经验,赶紧将网兜伸过去,帮闻玉兜住了鱼。
    “我们终于有鱼了,闻叔叔真厉害。”叶满意拍手喊着。
    闻玉并未接话,又去接着装鱼饵。
    景行看闻玉有点奇怪,想多问一句,但又觉得大家不熟,未免多事。
    她将鱼放桶里,和叶满意一起,继续钓鱼。
    白通将自己的小凳子,拖着坐闻玉边上去,递给闻玉一个果子:“韩姐姐刚才摘的,您尝一尝。”
    “酸涩,我不吃。”闻玉戳了戳白通的额头,“还想骗我?”
    白通笑嘻嘻,吃了一口酸得口水都流出来,闻玉看着他这样子,笑了起来。
    “叶二爷。”乘风终于等到了椅子和鱼竿,他在叶颂利边上坐下来,挤了挤叶颂利,“您不是带了好几个鱼竿,把您手里的给景行吧。”
    “行啊!”叶颂利将他的鱼竿给景行,“你拿着,坐我这里来,我边上看着。”
    景行是习武之人,不是内府的闺秀,她做事和说话都爽快的很。
    “那谢谢了,我多钓几条鱼,晚上加菜!”
    叶颂利就站在边上看。
    闻玉的表情却渐渐松弛下来,转过来看了一眼叶颂利,又第一次去认真打量了景行。他觉得景行的容貌颇有一份豪爽英气,但行止说话又很得体分寸。
    不亏是沈翼教出来的。
    白通观察闻玉,他发现他的师兄好像又高兴了,刚刚明明是有些愠怒的。
    “钓鱼太慢了,我们不如直接去撒网吧。”叶颂利觉得,钓鱼慢吞吞的,钓到猴年马月才够一院子的人一顿菜?
    叶满意皱眉,教育他二叔:“钓鱼,是为了钓鱼,不是为了吃鱼!”
    “去去,那是你。我有这空闲不如去睡一觉。”叶颂利没耐心,景行道,“我陪你去,我会撒网。”
    “你厉害啊,什么都会吗?”叶颂利很惊喜。
    “也不是。不过叶二爷千万不要问我不会什么。我一时是想不起来的。”
    “真自信!”叶颂利哈哈大笑,和景行一起去找船。
    乘风喊道:“多打点鱼啊,今晚我们一鱼多吃!”
    他心情很不错,哼着小曲儿。
    闻玉的心情也很不错。他以为叶文初让景行来这里,是想让他看看……她到底没看错叶文初……
    她不会做令他厌恶的事。
    叶颂利和景行真的上船撒网去了,半道叶颂利从船上摔下去,好在会凫水,只是有些狼狈。
    景行觉得很有意思,站在船上笑了许久。
    圆智急匆匆赶来,老远就看到叶颂利湿漉漉地走过来,他念了一句阿弥陀佛,道:“二爷今儿失足湿身,双腮粉红,这是桃花正旺啊,恭喜恭喜!”
    “呸!”叶颂利去抱圆智,要蹭他一身水,“还双腮粉红,你没看到我被风吹得直哆嗦?”
    “非也非也,贫僧断定你是桃花。”
    “我要没有桃花,你就负责给我找一朵来!”叶颂利骂骂咧咧去换衣服。
    ……
    叶文初和沈翼一起审奏疏。
    奏疏对于叶文初来说,多数是无聊的,文绉绉看着乏,尤其是沈翼刚登基,好些就是露脸出个名字表忠心,没什么实质内容。
    “我觉得,我还是适合做大夫,或者做捕快。”
    叶文初合上一篇,又开了一篇:“终于看到一篇有趣的。居然是给我问安的,还和我请教查案,这位寇大人真聪明。”
    这还是第一位,有人和叶文初请教案件的。
    沈翼也来了兴致,翻看了一下:“这种巴结的手法不错。”
    “我也觉得不错,我要亲自给他回复。”叶文初亲自给这位寇大人回复。
    其实案件很简单,这位寇大人纯粹是剑走偏锋,想讨好皇后娘娘而已,但叶文初和沈翼都不讨厌这样的行为,因为愿意动脑筋的人,多数比呆板的人有用。
    “我忽然有些明白,为什么有的皇帝喜欢用阿谀奉承的官员了。”叶文初一边写一边笑,“因为生活太乏味了,需要这样的人调剂。”
    沈翼颔首,找了这位寇大人的履历看了看。
    寇大人任期将满,下半年就要回京述职了,吏部还没有安排他的去处。
    “等他回来后再看看,如果不错,就留任京城。”
    难怪剑走偏锋,找她说话,叶文初决定等这位寇大人回京后,亲自面试。
    “不早了,我们去吃午饭吧。”叶文初道,“说好今天去西苑的。”
    沈翼换了一套常服,和叶文初两个人散着步,去了西苑。
    西苑空荡荡,只有最东面的一个院子住着人。
    院中有五个人在开荒种地,其中一位卷着裤脚,戴着帽子在撒种子。
    “你在干什么?”叶文初走过去,沈弘承直起身看着她,笑了起来,“我想试试种菜,等种出来给你们送一些。”
    四个伺候沈弘承的内侍行礼后退了下去。
    “这什么种子?”沈翼接过来看,“萝卜吗?现在不是节气,要过了中秋才行。”
    沈弘承惊讶了一下:“这样吗?我不知道。那不管了,先将这一茬种下去,等过了中秋我再种一茬。”
    沈翼颔首。
    “那你不如种麦子。把这一代全开荒了。”叶文初指着另一片枯草杂草半人高的地方。这里不住人,所以很荒芜。
    姚文梅和沈弘钰在皇庙里守灵,沈弘承不想去,他在鬼门关走了一遭后,就不太想和曾经的亲人接触。
    沈翼让他天涯海角去走走。
    如迟清苼那样。
    沈弘承不想出去,他提出让沈翼将西苑这一片给他,他自己将自己圈禁在这里。
    沈翼没强求他非要怎么样。
    因为人都会变的,现在的沈弘承心灰意冷,过几年他长大了,就或许想出去走动了。
    随意就好了。
    “我让厨房送食材来了,今儿我请客,亲自下厨犒劳二位。”叶文初笑着道,“不过要劳驾,帮我劈柴生火。”
    沈弘承很高兴:“我来劈柴,我昨天刚学会。劈给你们看看。”


同类推荐: 妹妹不可能是精灵公爵小姐(西幻 NP 高H)宇宙源点深山中的修道者我的祈祷能实现重生之台球之路浮尘往事神医高手在都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