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新御书屋
首页我的属性修行人生 544调查 二

544调查 二

    “所以…东方先生也不怎么了解其中内情?”张荣方问。
    “此乃七脉内部绝密,我确实不了解。”东方穆沉声回答。
    “如此,打扰先生了。”张荣方叹道。
    “但我不了解,先父却是了解一些……”东方穆道。
    “那先生父亲在?”张荣方顿时升起一丝希望。
    “嗯,仙去很多年了。”东方穆回道。
    “……”张荣方。
    “别担心,我其实曾经听先父提到过一点。只是我能说给你的不多。”东方穆这才又道。
    “愿闻其详。”张荣方肃然坐正,毕竟是自己亲外甥,不能让其长歪。
    东方穆整理了下思路,开口道。
    “七脉承继的君子剑,听先父提过,其中似乎是分别锻造自七支曾经最为凶残恶毒暴虐的邪魔教派。所谓的七君子剑,本身其实是最初七脉高手负责镇压封存的七种隐患之物。因此,承继君子剑,需要的限制和条件其实很高。”
    “很高?是看资质么?”张荣方诧异道。
    难不成姐姐是隐藏极深的武道天才?遗传给了外甥?
    “不…不是,是看血脉。承继君子剑,8\./2\./小\./说\./无\./错\./首\./发~~必须是要有一半的灵人大贵族血统。具体原因,老夫也不清楚。其余的更详细的,就不知道了。”东方穆解释道。
    “必须灵人大贵族血统~~?”张荣方心中一动,显然灵人血统中还隐藏着某些他不知道的秘密。
    “别的更多,老夫也帮不上,但观主外甥之事,若是确定老师没问题,那就很大可能是和承继君子剑此事有关。此事,还得观主仔细斟酌。”东方穆肃然道。
    “明白了……”张荣方忽地有些心累。
    他原本以为能够就这么一直安安稳稳的生活,日子柔和,安宁,静谧。
    可惜…不论是姐姐这边,还是外界侵扰,都让他不得不奔波出面。
    当即,他起身道谢,告辞。
    得到线索后,自然是事不宜迟,第一时间前去检查一下张焕清那小子。
    从东方堡出来,张荣方回城,来到木赤府。
    天色渐晚,吃过晚饭后的小焕清,正和侍女在一起玩皮球。
    只是不知道怎么的,那侍女表面上衣裙整洁,并无伤痕,实则额头微微冒汗,眼神看着小焕清时,也会带上一丝惊惧。
    不知道之前又发生了什么。
    后花园内,两人看似在玩球,但小焕清脸上却没有任何笑容,只是一片平静,一双眼睛宛如水潭,幽深不可测。
    张荣方在一名侍卫的引领下,来到后花园,看到的便是眼前这一幕。
    “焕清。”他唤了声。
    “舅舅你来了?”张焕清丢下球,迅速朝着张荣方这边跑过来。
    还不到一岁的他,此时隐隐已经和两三岁孩童差不多大。
    而且,让张荣方惊讶的是,这才几天不见,小焕清似乎就又长大了一点。
    真的是一点点,微乎其微。
    但因为他如今血统改变,对于活物的血液变化非常敏感,所以第一时间便察觉到这点不同。
    这一点点的长大,主要是血液上的体现。
    “舅舅你和我玩皮球。”小焕清抬头道。
    “不是有人和你玩么?”张荣方看向之前那个侍女。
    “我就想和你玩。”小焕清道,“舅舅你必须听我的,否则我就让爹娘把你赶出去!”
    “是吗?”张荣方随口应付道,眼神却在小焕清身上扫来扫去。
    “可你娘亲是我亲姐姐,她不会舍得赶我的。”
    “那我就说你虐待我。”小焕清道。
    “你还知道虐待啊?”张荣方应付道。
    忽地,他目光一顿,看到了小焕清脖子上挂着的一个东西。
    那是一个紫色剑型配饰,看上去似乎是金属的,表面有着各种复杂的花纹图桉,有些年代感。
    他心中回想起东方穆所说,如果说七脉的君子剑承继,真的会影响到外甥的本性,那么,这种影响,必然是有关键点在。
    他发现了这些变化,姐姐呢?以她的玲珑心,难道会比他更晚发现么?
    不……她肯定早就发现不对了。
    那她为何不采取措施?
    是不愿,还是无法?
    唰!
    陡然间,趁小焕清不注意,张荣方伸手一把抓住对方脖子上挂着的紫色剑型配饰,指尖如刀,锋利切断挂绳。
    然后将这配饰收入袖中。
    这一下动作极快,他自信,就算是超品高手,恍忽之下,也不一定能看到发觉。
    “舅舅你干什么!你敢抢我东西!!?”
    不料就在剑型配饰脱离身体的一瞬间,小焕清勐然扭头盯住他,面色大变,尖声大叫。
    “什么叫抢?舅舅这是疼爱你,怕那个东西戳到你。所以帮你收起来。”张荣方单手抵住他,让其不能扑过来靠近自己。
    既然被发现了,他也就不再掩饰,拿出那剑型配饰,仔细查看。
    “你还我!!还我东西!!”小焕清挣扎着,小小的身体,居然爆发出不亚于常年人的勐烈力气。
    他疯狂的捶打着张荣方,似乎那剑型配饰对他来说非常重要。
    此时张荣方也明显感觉不对劲了,区区一个还不到一岁的孩子,居然就有这么大的力气?
    这明显不正常。
    看着还在大喊大叫乱骂的小焕清,他想了想,从怀里掏出一个小木人。
    “来,舅舅赔给你这个,这个好玩。”
    “谁要你的破木人!你还我东西!我的东西!!”小焕清尖叫着,宛如发疯一般继续扑向他。
    这让张荣方越发觉得自己拿走的那东西很是关键。
    眼看着声音动静越来越大,远处隐隐传来有人赶过来的声音。
    张荣方完全不会哄小孩,更别说小焕清这种不正常孩子。
    他顿时心头有些急了,这要是被姐姐看到,终归还是有些不好。
    情急之下,他左右看了看,周围没人,刚刚那个侍女早就不知道什么时候跑掉了。
    彭。
    他闪电出手,一把打晕小焕清~~然后将其抱在怀里。
    他体格魁梧,盘坐在地,抱着小焕清,完全将其遮住刚好。
    但抱着归抱着,声音却没有丝毫停止。
    “舅舅还你,还你,别叫了好吧?”
    “这还差不多~~舅舅你坏!”小焕清的声音再度响起。
    “好了别哭了,人家看到还以为是我欺负你了。”张荣方无奈道。
    “你下次再拿我东西,我就去告诉娘亲!”小焕清的声音再度道
    张荣方面对围墙,抱着昏迷过去的张焕清,背对着赶来的侍卫侍女,正和小焕清亲昵的说着话。
    只是没人想得到,两个声音都是从他一个人的嗓子里传出来。
    从背面看去,众人只能看到小焕清躺在张荣方怀里,露出一点腿脚。
    看到这一温馨的一幕,侍卫和侍女们,才放松下来,面上泛起笑容,各自离开。
    不愧是舅舅啊,小魔王一样的小焕清,看到舅舅一来,马上就这么乖巧。
    众人心里都升起这个念头。
    对于张荣方,没人不会放心。毕竟是夫人唯一的亲人,也是小焕清最亲近的亲人之一。
    而且之前小焕清那么对张荣方恶语相向,张荣方也从不生气,脾气不是一般的好。
    所以没人会相信,他会对小焕清有不好行为。
    很快,人再度慢慢散去。
    张荣方依旧抱着小焕清,他没在搞那个剑型配饰,而是一只手在小焕清身上不断检查。
    翻开眼皮,拨开头发,鼻孔嘴巴耳朵,乃至身上各处,全部被检查了一遍。
    “舅舅……”此时小焕清居然出乎预料的苏醒过来。
    他的昏迷时间,和张荣方出手时的预估,完全不同。
    要比预计时间早了不止一倍!
    “别怕,舅舅在呢。”
    彭。
    又是一声闷响,小焕清再度两眼一翻,晕厥过去。
    仔细里里外外全部检查过后,张荣方都没发现有任何问题。
    他想着,或许真正的核心,就是那个紫色剑型配饰了……
    从小焕清刚刚那么急切的表现来看,这个可能性很大。
    想到这里,他想要拿走配饰,但若是拿走,很可能会引起儒教七脉之一的义脉警惕。
    在不清楚配饰的丢失是否会对小焕清造成损伤之前,他还是不能把这东西拿走。
    万一这东西关系到小焕清的生命安全,两者相互牵连,一枯具枯一荣俱荣,那就麻烦了。
    “舅舅~~我要杀了你……”小焕清忽地再度清醒过来。
    可惜话被及时发现的张荣方一把捂住,声音顿时变得囫囵不清。
    他张开小嘴就咬。
    卡察。
    可惜没长牙……咬在张荣方钢板一样的皮肉上,反而痛得自己满头冒汗。
    “不要怕,舅舅在。”张荣方此时压根没注意他在说什么,正在思索如何解决此时。
    看小焕清醒了,他一只手捂住其嘴,一只手轻轻又去其后脑处一敲。
    于是小焕清再度晕厥过去。
    不料似乎是产生抗性了……不过几分钟,小焕清居然又清醒过来。
    他张口就又想再骂。
    然后不到两秒,便两眼一翻,又晕过去。
    张荣方一手晕住小焕清,一手把玩着那剑型配饰,正在细细看上面的花纹和锁文。
    是的,这配饰上居然有一种极其类似锁文的文字。
    可惜,看了半天,他也只认出其中一点内容,其中多是歌颂赞美君子之义的内容。
    “除开材料有些不同外,其余好像并无多少特殊…”张荣方沉吟。
    然后重新将配饰挂回小焕清身上。
    小焕清此时又清醒过来,就要大叫,然后对上正在思索的张荣方的眼睛。
    他浑身一抖。
    这短短十几分钟时间里,他已经被接连打晕八次。
    此时后脑一片剧痛。
    感觉到配饰回到自己身上,小焕清这才松了口气,脸色慢慢恢复过来。
    “醒了?你刚才太困了,舅舅就抱着你睡了一小会儿。现在好点了吧?”张荣方微笑道。
    “…你等…”小焕清话还没出口,便被张荣方一把卡住脖子,出不得声。
    “还想睡是吧,那就再睡一会儿好了,看来是昨晚没睡好。”
    张荣方的笑脸在小焕清视野里慢慢模湖……变暗,消失。
    他再一次昏迷过去。
    张荣方把握力度很好,毕竟暗光视觉加上对脖颈血液的把控,再加上掌握医道,这方面不会有人比他更精准。
    只是看着再度沉睡过去的小焕清,他此时却是在考虑,该如何和姐姐沟通此事了。
    于是他就这么抱着孩子,坐到晚上九点多快十点,中途姐姐和姐夫过来两次,看到孩子睡得乖巧又安静,也欣慰的离开了。
    最后,张荣方将‘熟睡’小焕清交给侍女时,天色已经到了深夜。
    他索性就在小焕清边上的房间休息下来。
    仔细检查后,找不出原因,他便已经决定,等天亮便和姐姐好好沟通一下。
    交代小焕清的情况,趁其还小,还来得及挽救,交给他来打基础,或许会比较好。
    他也打算好好和姐姐透个底,关于自己的实力,自己的身份。
    以增强对小焕清此事判断的可信度。
    看我的属性修行人生.8.2...m。:


同类推荐: 风流逸飞拜师九叔:开局觉醒太古十凶!漫威魔法事件簿[综漫]咒术升级系统快穿:男神,有点燃!(这个大佬画风不对)精灵之少年大蛇丸偷师万倍返还,全球大佬在线演武嫡后策,狂后三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