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新御书屋
首页徐徐图之 (5)

(5)

    不想。alpha抽回自己的胳膊,又后退几步,他闻到对方身上散发的花香在变浓,皱了下好看的眉毛,我不喜欢你身上的味道。
    这是非常赤/裸的拒绝,明明信息素等级适配度很高,alpha却说不喜欢omega的信息素味道。
    你在羞辱我?
    alpha叹了口气:我有喜欢的信息素味道。
    你是不是不知道什么是命定的关系omega突然贴近alpha,白皙修长的手指点了点alpha后颈上信息素阻隔贴下躁动的腺体,在他耳侧轻轻说了一句,我的信息素等级很高,只要我想,你即刻就会进入易感期。看到alpha的神色变成自己预期的样子,omega及时撤退回安全距离内。
    A/O生理研究注明:命定关系下,alpha也可以强制与之匹配度高的omega进入发/情期。alpha镇定地说完这句话,稍稍释放几缕霸道的杜松子酒信息素,用信息素威压令对面的omega落荒而逃。
    一般情况下,alpha不轻易用信息素威压制服omega,毕竟omega的数量这么稀少,有自己命定的omega更舍不得这么做。用信息素威压强迫omega,视情况而定,严重的甚至可以入刑。
    徐粼躺在床上,闭着眼睛听着徐琛均匀的呼吸声,哥哥睡着了。于是他大胆地释放了一点点杜松子酒信息素,去捕捉空气里浮游着的降香木。
    命定的AO,书上写得很明白,信息素等级越高的A/O可能终其一生都无法遇到适配的伴侣,若是有与之适配值高于60%的人,就是命定的关系。
    书上说,遇见命定关系的人,会迫不及待想占有对方。梁玉书的信息素味道对他而言,和学校里其他的omega一样又不完全一样,徐粼很明确,自己不喜欢梁玉书。看到梁玉书时,自己内心毫无波动,只有对方释放信息素时,身体会不受控地发热。
    徐粼侧过身体把脸埋进那个充当汉楚分界线的枕头,深吸一口枕头里带着的降香木味道。
    那个omega今天抱了哥哥,他都没有抱过哥哥,抱紧怀里被子,试图把被子当做哥哥。
    哥哥甚至很少释放安抚信息素给自己,只有刚来这个家的第一年,哥哥曾经尝试过释放安抚信息素
    哥哥为什么不抱抱我?是因为我是alpha吗?他为什么要领养我,因为可怜我吗?
    徐粼!
    兄弟二人这几年都是睡在同一张床上,徐琛早已习惯伸手即可碰到那只充当分界线的枕头,这次没有摸到枕头而是摸到一个浑身颤抖的脊背,徐琛立马清醒过来。
    见到此刻陷入噩梦的徐粼,徐琛心疼不已。徐粼已经很久没有做噩梦了,于是和以前一样,俯身过去,试图去牵他的手
    徐粼,徐粼一阵焦急的声音传入耳中,是是哥哥的声音。
    不要怕,徐粼。一只温暖的手包裹着自己的手,还有零星的alpha安抚信息素涌入鼻腔
    不不要头好痛!救我救救我
    谁能救救我哥哥,救我
    徐粼颤抖不止,依旧没有醒来,徐琛将安抚信息素的量增加了一倍,他怕太多,会引起徐粼的应激反应。
    徐粼双手交叠在胸口,弯着膝盖的姿势是模拟婴儿还在母亲体内,这是没有安全的表现。徐琛心中苦涩,这么多年,还是没有让这个alpha感到安全。
    把手收了回来,想换个方法叫醒徐粼,谁知徐粼立马抓住了他的手,用力拽了一下,徐琛整个人贴在了徐粼身上。
    第14章
    徐粼转过了身,一只手拽着徐琛的手,徐琛只好把他抱进怀里。躺下身体,让怀里还在轻颤的alpha能更多地贴紧自己的怀抱,空闲的那只手适时地拍打着徐粼的背脊,得把安抚信息素收一收,这么近会让他不舒服的吧
    怀里的alpha渐渐不再发抖,徐琛将安抚信息素收到若有似无的状态,徐粼却追着味道贴上了徐琛的脖子。灼热的呼吸打在颈侧,徐琛的耳朵霎时就红了,大气不敢喘,轻轻拍打后背的手停了下来,怀里的alpha好似不满,贴的更紧了。
    一个热热吻落在了徐琛的脖子上。
    神色复杂地看着此刻埋在自己怀抱里的alpha,他觉得羞愧,他突然明白自己对弟弟早已超脱了兄弟之情,并且产生了非分之想。
    他早已不是当初单纯的贪图有个陪伴,现在的他迫切的想要占有这个alpha。
    他觉得自己是个卑劣的猎人,用领养的名义做了一只荆棘笼,禁锢了怀里的alpha六年。
    他的弟弟可能早就想要离开自己,他想去入伍,入伍果然是一个预警现在他还有了喜欢的omega,那个信息素是花香的omega,样貌和身材都与弟弟很适合。
    徐琛酸涩无比的胸腔此刻又填满了嫉妒,弟弟可能会和那个香软的omega交换彼此的信息素,并在omega的腺体上留下属于他的标记,他们还会有自己的血脉
    他养了徐粼六年,却只获得了一个吻。
    这个吻是他用安抚信息素偷来的。
    徐粼半梦半醒间发现自己窝在哥哥的怀里,脸贴着哥哥的肩窝,一只手和哥哥十指相扣着,一抬头就可以亲到哥哥的下巴。
    可是他早已比哥哥健壮,但是哥哥很少抱自己
    一边享受着哥哥的怀抱一边试图改变姿势,哥哥一只手贴在自己身后,因为自己的小动作,那只手又开始轻轻拍打自己的后背。徐粼不敢再动,等了一会儿确定哥哥睡得很熟,又开始动作,迅雷不及掩耳之速,把哥哥包进了自己的怀抱里。
    快要睡着前,怀里的哥哥翻了个身,徐粼顺势贴上去,从哥哥身后抱着他,一条胳膊锢着哥哥的腰,两条腿扣住他的腿,再将脸贴在哥哥后颈上,贪婪地闻着腺体散发的降香木味道。
    不管哥哥是因为什么原因领养自己,现在他躺在我的怀里,我就是他的alpha。
    去他的信息素等级适配度。
    这一夜徐琛睡得并不安稳,迷糊中梦见自己化身成了一段浮木,一开始靠着自身和水的浮力,晃晃悠悠飘荡在平静的海面上,后面突然掀起一阵惊天海浪,把自己吞进了漩涡中,无法挣脱,只能随波逐流。
    听到隔壁卫生间传来哗哗的水声,是徐粼在洗澡。徐琛的大脑逐渐变得清晰,坐起身抓了抓头发,看到枕头底下露出一块皱巴巴的信息素阻隔贴,昨夜的事开始全部回溯在脑海里。
    昨夜他为了释放安抚信息素摘掉了信息素阻隔贴,还抱了徐粼很久,他身上一定沾染了自己的信息素味道难怪一大早就要洗澡。
    房间门被推开却没有开灯,隐约可见徐粼套着一件深色的跨栏背心,带着一身热气走了进来,alpha优秀的基因在他身上体现的淋漓尽致,肌肉线条刚劲有力却不夸张。
    徐琛想起昨晚的拥抱有些脸红,还好屋内没有开灯。
    一天下来徐琛见徐粼都和往日相同,上午看书,下午写题,晚间练字。忐忑一天的心逐渐放松下来,看来昨晚逾矩的拥抱并未让他觉得不适。
    晚餐的时候,和徐粼一块儿喝完了那瓶开封过的红酒,还有少许青梅酒。酒精最忌混合饮用,此刻徐琛的大脑像当机的电脑,昏昏沉沉。
    看徐粼在书房练字,徐琛端了一盘切好的苹果给他,然后冲了个战斗澡就打算睡了。
    徐琛躺在床上,每每意识要沉入深渊的时候,又翻涌上来,脑海里试图搭配杜松子酒和降香木会是什么味道
    他一边唾弃自己的无耻,一边回味着昨夜怀里颤抖的alpha。他不是个合格的哥哥,明知弟弟已经有了适宜的omega,自己却窝藏了一份禁/忌的爱意。
    早上徐粼再次醒来是因为发现下身睡裤有黏腻的感觉,他已经19岁了,不是第一次经历这种事,却是最羞赧的一次。
    他的怀里抱着毫无抵抗的哥哥,哥哥的腺体就在嘴唇附近,张开嘴咬下去这是alpha兽性基因中最原始的冲动,标记属于自己的猎物,注入自己的信息素液,令猎物无法动弹。
    徐粼的心跳急速跳动着,就像节奏越来越快的鼓点,后颈的腺体跃跃欲试想爆发出强烈的求偶信息素,并且下身有了抬头的架势,不得已下徐粼轻轻挪动身体让自己的胸膛离开哥哥的后背。
    箭在弦上却不能发,实在无法,只能快速离开这个有哥哥的被窝,冲去卫生间解决
    此刻徐粼知道哥哥在卫生间里冲澡,卫生间传来的水声很急,像玻璃珠掉落在心弦上,搅乱了心弦又肯多作停留。
    哥哥回屋睡了,等了半个多小时,徐粼把写了几行的字帖收起来,去了房间。卫生间透进来的光,堪堪打在实木地板上,无法再往前延伸。徐粼听到哥哥安稳又绵长的呼吸声,料想他已经睡熟,放缓脚步悄悄走到床边,蹲下身体打量床上面朝外,侧身睡着的alpha,想把眼前这张俊秀的脸印刻进心里。
    徐粼屏住呼吸,情不自禁地俯身在alpha侧脸上印上自己的吻。
    你不可以抱别人,更不可以做别人的alpha。
    第15章
    徐粼和徐琛说学校安排今天要去养老院看望老人,要晚餐的时候再回来,徐琛知道学校里每个月都会有公益活动,于是一大早就出去购买食材给弟弟准备午餐需要的餐盒,还有一些水果。
    徐粼把上次叶寒松塞给他的众多零食,还有一个精致的小盒子,一并放进书包,手捞上一只装满果汁的杯子,就出门了。
    徐琛看着徐粼出门,今天原本预计打扫家里卫生的,但是身体好像被按了迟缓键,他煮了一壶茶,端着茶壶放在茶几上,整个人懒懒地窝进沙发里准备翻一部电影看。
    徐粼参加完上午的活动,已经快十一点了,老师让大家自由活动,下午三点再集合去下一家养老院。于是057三人一同来到魏永思周日固定打工的商场,商场附近有儿童游乐设施还提供了很多长椅给游客休息使用,吴星河和齐遥先去餐厅了,徐粼坐在长椅上翻着手机里和哥哥的消息对话框,快速打出一行字:我们来找永思一块儿吃饭了。
    嗯,我给你装了三个餐盒。
    难怪今天的包感觉有些重,哥哥也给魏永思准备了徐粼手指摩挲着屏幕正在考虑发什么,对方的信息先跳了进来,感觉你今早没有吃多少,多装了一个,中午吃饱一点。
    知道了。被顺毛了的徐粼毫不自知地翘起了嘴角,笑了笑。
    魏永思今天给一家江南菜馆当临时工,因为模样出众被安排站在餐馆门口。
    他身上穿着江南菜馆统一的制服,一件古华夏风的月牙色带银线暗纹的圆领袍,胸口绣着月下独酌的场景,腰上系着一条镶嵌白玉的蹀躞,勾勒出他一把纤细的腰身。
    头发虽然是短发,但是他昂首玉立,一手背在身后,一手拿着菜单做成的纸扇缓缓扇着,端的是一份江南文人墨客自有的风骨。
    路过的客人不少拿出手机拍这个漂亮的古华夏风小哥哥,他是个合格的打工人,老板安排他在门口就是为了吸引客人的,于是他大方的在镜头面前嫣然一笑,露出两颗浅浅的梨涡来,一个穿着古华夏服的女孩娇羞地问他是否可以合影,他也欣然同意。
    幸好这套圆领袍比他身量大一个码,可以遮住他脚上那双洗的快破的板鞋。
    这家菜馆因为菜价便宜,做的又是大众口味,每日生意都非常火爆,才急招了几个临时工顶顶。
    就算是临时工,也是严格按照排班来的,魏永思排到的是下午1点~2点休息,刚好可以和徐粼他们一块儿吃个中饭,赶紧把身上的圆领袍脱下折好放进今天属于他的收纳柜,换上自己的灰色卫衣之后把柜子锁上。换完衣服看了下手机,群里发了定位,徐粼他们在商场找了个餐馆只等他了。
    吴星河发的定位是一家这个区口碑排名前三的私房菜菜馆,魏永思想了下今天打工可以拿600块,淡定地走了进去。
    私房菜馆要求颇多,吃饭得提前预定,吴星河过年前来吃过一次觉得环境尚可,直接订了这家店最大的包间一个月。
    他和齐遥就像两个多动症大龄儿童根本闲不住,躲在门背后的角落里,手上拿着两个礼炮,还将耳朵贴在门上。万事俱备,只等魏永思进来好吓他一跳。
    魏永思才到餐馆门口,就见到一位身姿曼妙,着一身素色旗袍的领班小姐姐上前来,面带和沐春风:魏先生吗,跟我来。
    魏永思着领班走上一段木质的旋转楼梯,路上都铺着厚实的地毯,领班小姐姐脚踩一双黑色细高跟鞋,踩在地毯上却没有一点声音,魏永思心想,高级餐厅的领班果然不一样
    跟着走了好一段路才停下,领班小姐姐侧身示意前面就是包间,他点点头示意,然后上前走了几步去推门。
    Suprise!吴星河和齐遥立马拉响礼炮,缤纷的彩纸落在了魏永思身上,魏永思有一瞬间怔楞,看到徐粼老神在在坐在桌子最里面的位置,一副避免被这俩大龄儿童霍霍到的模样。
    包间里布置了很多东西,墙壁上由许多照片贴成了0457,还有很多银色和白色的气球飘在天花板上,像一道银河,地板上的气球扎成礼物盒的形状,还缠绕着星星灯,一闪一闪发着光。一个硕大的银色数字型气球16,绳子在徐粼手里捏着,窗户上贴着同色系的HAPPY BRITHDAY
    餐桌中间摆放着一个莫兰迪蓝渐变的三层的蛋糕,顶端站着一个魏永思迷你版翻糖小人,模样栩栩如生。小人穿一身西式白色西装,胸前还有一条金色的绶带,头戴一顶金色皇冠,双手抱胸一脸骄傲看向远方,身后是一个属于他的城堡。底下两层戳着三个形态各异的小人,捧着宝石星星眼的吴星河,手捏扑克牌wink笑的齐遥和倚靠在树下闭眼睡觉的徐粼。
    魏永思才想起今天原来是自己生日,眼眶霎时红了,两手捞过吴星河和齐遥,使劲抱了他们俩一会儿。
    徐粼站起身,走过去把手里的数字型气球递给他:生日快乐,永思。
    魏永思连日来的委屈被彻底打消,替换成了无数的感动,张开双手把徐粼一块儿容纳进他瘦削的怀抱里。
    吴星河,魏永思和徐粼初中都是一个班的,但他只在报道那天去了学校,家境优越又爱玩的他一直装病请假在国外疯玩,听说班里两个alpha联手打趴三个beta,立马飞回来强行要和他俩做兄弟。
    齐遥是初二下学年转来的,原本在H市学风最严的一家初中的尖子班里,因为生病导致两次月考成绩排名掉出年段前十,怒而转学来到徐粼他们学校虽然是个beta,但是天性乐天,和爱玩的吴星河很快打成了一片,然后顺利的和另外俩alpha也做了朋友。
    齐遥自居是四人团体里的智慧大脑,吴星河是钱袋子,魏永思是颜值代表,徐粼是武力担当,三个alpha和一个beta,组成一个风格迥异的0457。
    第16章
    魏永思是他们四个里年纪最小的,说是小的时候因为家里没钱,连跳两级直接读的三年级,而他也很努力读书,成绩一直很拔尖。直到父亲病倒,家里的经济情况每况愈下,年幼的他不得不一边打童工一边上学,成绩自然顾不得了,从拔尖逐渐有吊车尾的趋势。
    每次临近期末,齐遥就化身菩萨精准扶贫抓着魏永思一通狂补。好在有齐遥,成绩虽然回不到拔尖,但是基本保持在中不溜。中考前三个月照旧被齐遥抓着补习,才勉强踩着分数线和他们考入同一所高中。
    恋耽美


同类推荐: 一入梦(H)窑子开张了(H)[HP]Forget脔仙(H)医生(H)极致暴力(H)今天的少爷也没能下床(H)江山易改(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