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新御书屋
首页徐徐图之 (14)

(14)

    徐粼正在给哥哥发消息,听到他说这话,抬起头看了一眼浴室,然后点点头算是回应。
    我说呢,我见他穿了外卖员的衣服,还戴着口罩送外卖来着。吴星河擦着头的手停了下来,我想个办法让他回来读书吧。
    他说那个地方要干满一个月才发工资,让他做完吧。徐粼发完消息站起身去倒水喝,齐遥其实比我俩都了解永思。
    第39章
    徐粼洗完澡出来,齐遥坐在他椅子上正在检查他最近做的题,吴星河整个人趴在徐粼床上玩手机。
    齐遥眼皮都不抬:看在咱哥哥说晚上来给咱带夜宵,我大人有大量先放过你这星期的错题率增幅了3%吧。
    徐粼听见哥哥要来学校,哪儿管得上错题率,连忙去拿手机看消息。
    吴星河幽幽开口:我想过了,我把那家餐厅盘下来吧,我记得他们家那个天鹅蛋糕还挺好吃的。
    你以为拍电视呢,说盘就盘,等你交接手续办完,永思都干完一个月的活了。齐遥目不转睛继续改题,毫不客气地泼凉水。
    他们外送员是不是按普通外卖员那样儿赚钱啊,就是一单给多少钱?吴星河翻了个身,正面仰躺着。
    你给人餐厅经理打电话问问呗。
    你说得很有道理,我现在就打电话。
    徐粼脖子上挂着一条毛巾,头发上滴落的水直接渗进毛巾里。
    其实哥哥以前也有出差,出差时间长的话会将他送往队长家小住,高三之后他主动提出来学校住宿舍,只是他想提前适应一下离开哥哥的环境,倒是没想到每一个在学校的夜晚都要想着哥哥才能入眠。
    这次只是一个普通的出差,更何况徐粼自己还在学校里上学,哥哥在工作日出差,他本就见不到人。
    可能是易感期里时时刻刻鱼水交缠,也可能是信息素变化,徐粼感觉自己胸腔里原本跳动规律的心跳,因为哥哥晚上要来送夜宵而加快了速度,像鸣金出征的战士,迫切地想要见到哥哥,想要拥抱他,亲吻他!
    高级餐厅的外送员不根据订单多少给钱,订单越多反倒越累,吴星河彻底打消了摇人点外卖给永思增加提成的想法,以手握拳捶打了几下软绵绵的枕头。
    齐遥把批改完的题册合上,摸了一把半干的头发:过几天要准备提前招生的考试了,就可以见到永思了。
    徐粼把手机放回兜里,掩藏好雀跃的心,不动神色地看着齐遥:你真的考虑好和我们念国内的大学?
    徐粼知道齐遥的父母是国家不同领域的高知分子,对他的关心程度远不如手里的项目,虽从不苛求太多,仅要求他不要偏离正轨就行,例如高中的时候就想安排他去R国读预科,不过当时的齐遥拒绝了,并选择了和他们读同一所本地高中。
    吴星河再怎么混也知道徐粼提这个是要谈正经事,一骨碌儿坐起身,大爷似的用脚踩着齐遥椅子腿上的横梁:其实你出国也行,反正读完就回来了。
    齐遥沉默片刻,谨慎地开口:等永思回来那天,我会把我的考虑和你们说的。
    徐琛正提着从菜市场买的三斤虾还有一些打折水果走进小区,就碰到了刚下班的陈心弦,徐琛主动开口:抱歉啊,那天我弟弟易感期,你没事吧?
    陈心弦摇摇头,绯红的小脸小声回答:没没事的,那是你弟弟呀他信息素等级是挺高的,不过我是学omega医学的,所以没有受伤。
    徐琛小心打量了一圈发现老同学确实没有受伤的痕迹,礼貌地说:我前几天出差S市,带了一些那边的葡萄干回来,一会儿给你送一些,算是我弟弟给你赔礼了。
    真真的吗?谢谢你!陈心弦立马睁大了双眼,听到好吃的又弯眉眼笑着说,我听说那边葡萄,哈密瓜都可甜了!
    对的,我们这边只有大超市才能买到那边的水果,还卖得很贵。徐琛抿着嘴笑着说,那边的羊肉做的也很好吃,天气也很好,很适合去旅游。
    提到感兴趣的事,陈心弦顾不上害羞,口若悬河:我之前刷微博看到大v去那边旅游!我还做了攻略,真期待下次我可以自己去一次S市
    徐琛回家之后把那袋葡萄干送给了陈心弦,看老同学高高兴兴抱着好吃的进屋了,才小心关上门准备处理食材给弟弟做夜宵。
    徐琛在备忘录里写了准备做的东西,一道泰式柠檬虾,三份滑蛋芝士牛排三明治,配时蔬沙拉和三壶水果酸奶。
    这些菜做起来都不是很费时间,在橱柜找出一些以前给徐粼带中饭用的餐盒,还好以前买的餐盒种类不少,徐琛依次将食物装好,看外面的天气快下雨了,拿了一把伞决定打车去学校。
    徐琛给徐粼发消息晚上可能要下雨,让他自己来礼堂拿夜宵,再带回去和好友一块儿吃。
    徐粼隔了一会儿才回复说好的,过了一会儿又发了消息说刚刚语文老师来随机测试古诗词背诵,附带一只打哈欠的小狮子表情包。
    吴星河抽背完了趴在桌子上,百无聊赖地抽出齐遥给他弄得化学题册,裤兜里的手机震动了一下,掏出来看是魏永思的消息。
    我晚上来学校看你们!给齐遥和粼哥一个惊喜!
    吴星河来了兴致,高高兴兴回复着:我都快无聊死了,你快来!
    徐粼背诵完了,给俩兄弟发消息说去拿夜宵,一阵风似的跑了。
    春夜的雷雨未临之前,天黑得早,无风又闷,万物寂寥,悄悄准备着迎接一场肆意的恩赐。
    整个学校的绿化带里一年四季种植着玫瑰,随着徐粼奔跑带起的风,摇曳起绿意盎然的叶片。
    在奔跑的人,大多会摒弃杂念只想快一点达到终点,徐粼亦然,只想跑得再快一些,步伐再大一些,就能达到哥哥身边。
    终于快到学校礼堂了,看到一个身型高挑的背影站在路灯下,伸出一只手拨弄绿化带里一朵娇艳的红玫瑰,是哥哥!
    徐琛似是感应到背后有人,缓缓转过身来,获得了一个充满杜松子酒味的拥抱。
    第40章
    徐粼紧紧抱着哥哥,贪婪地汲取他身上降香木的味道。
    徐琛被扑了个满怀,他和弟弟相识六年,拥抱的次数屈指可数,自从易感期后倒是愈发多了起来。
    徐琛感觉有雨滴落在脸上,赶紧拍了下徐粼的背:快下雨了,哪里可以躲雨?
    徐粼知道礼堂外侧有几个形状似半圆,呈半包围状,供人躲雨用的角落,大部分时候都被情侣霸占了,今天天气闷热,还可能下大雨,学校的情侣都没有出来,于是他松开哥哥,乖巧地拿起地上的餐包,再牵上哥哥的手去情侣角躲雨。
    这个角落阴影处甚至有一把小小的折叠椅,徐粼把折叠椅打开,只够一个人坐,他把餐包放到椅子上,然后拽着徐琛进入阴影处把人压在墙壁上急切地吻上去。
    外面突然下起了大雨,大雨急促拍打在礼堂外侧建筑的石壁上,情侣角却尽职尽责地保护着这对情侣,不被风雨打扰。
    徐琛顺从地打开牙关,让对方长驱直入与自己唇舌交缠,徐粼一只手卡着徐琛的下颌线,迫使他把嘴张的更开些,好让他能够探入到更多的地方。
    徐琛有些喘不过气来,用手推着弟弟的胸膛,徐粼肆意掠夺的吻才开始变得乖巧起来,含着喉结再用舌尖挑逗,徐琛有些受不住,伸手摸摸弟弟的耳垂。
    徐粼这才松开脆弱的咽喉,吻回嘴唇,小心啃咬着唇瓣,再吮吸一下,像小猫儿撩拨毛绒球,徐琛无奈只得主动伸出舌头,很快被徐粼卷入一个温热的口腔里与之缠绵。
    他们黏黏糊糊地接了一个绵长的思念之吻。
    在那只作乱的手摸到腰带扣的时候徐琛及时打住,徐粼不满的在他锁骨处重重咬了几口,声音因□□而微微嘶哑:哥哥。
    徐琛涨红着脸窝在徐粼肩侧喘着粗气,抬头咬上徐粼的耳朵,含糊的声音传入他的耳朵:等周末吧。
    徐琛推开徐粼的怀抱出去看雨势,徐粼从徐琛身后贴上去,环着哥哥的腰像只无尾熊,徐琛只能随他抱着,把衬衫扣子都扣好,然后又缩回角落回身抱住徐粼。
    等雨势变小,二人情绪也逐渐恢复正常,徐粼在徐琛每根手指的指腹上都印上了自己的牙印,才不舍地松开人,徐琛撑开伞挡在前面,又折回来单手勾上徐粼的脖子,重重亲了一下他红润的嘴唇,力气之大令徐粼踉跄一步一手扶着墙壁,奈何还没缓过神,主动的人就松开衣领撑着伞走了。
    徐粼傻笑着摸摸嘴唇,这是哥哥在不是易感期,第一次主动亲吻自己。
    和哥哥在六十几个平的房子里一起住了六年,所见之处都有哥哥的影子,若是出门买菜购物,徐琛会带上徐粼一块儿出去,外面琳琅满目的商品和鳞次栉比的建筑对徐粼而言没有太大的吸引力,只有那只宽大温热的手掌会握紧自己的手,让自己跟随着他的步伐走过川流不息的闹市
    徐粼深觉自己越活越回去了,明明在福利院的时候,从不渴望育幼阿姨的怀抱,但是现在他开始企图整天整夜粘着徐琛,要抱要亲要安抚信息素。
    高三的晚自习一般没有老师坐在讲台处看管,全靠学生自觉,不过外围会有老师定期巡逻检查是否有班级太过吵闹,或者检查是否有学生逃课,抽烟和聚众打架等。
    徐粼提着餐包从后门悄无声息走回自己的座位,原本空着的前座现下坐着一个清瘦的身影,那人似有感应,回头冲他眨了下眼,一双漂亮含笑的桃花眼,是魏永思。
    徐粼拿出手机看群消息。
    吴山职业打铁人:雨这么大,粼哥半天没回来,我的夜宵呜呜呜
    永永永fighting:什么夜宵?有我的份嘛?
    吴山职业打铁人:咱哥哥给做了夜宵,粼哥去取了
    炸七不炸八:别嗷嗷叫了,把那题子弹打木块做了,永思的完形填空错题率是我从未见过的离谱!
    炸七不炸八:小猫咪按炸弹装置.jpg
    吴山职业打铁人:师父别念了别念了.jpg
    永永永fighting:师父别念了别念了.jpg
    吴山职业打铁人:看外面这个情形,跟依萍去和她爸要钱那天一样大啊,我粼哥还能回来不?
    永永永fighting:春雨就一阵儿,一会儿就停了吧
    吴山职业打铁人:我的肚子从知道咱哥哥要带夜宵就开始咕咕叫
    吴山职业打铁人:熊猫头流泪.jpg
    吴山职业打铁人:你快回来~我一个人承受不来~你快回来~
    徐粼用手擦去脸上的雨,快速打出几个字:下课去我宿舍?
    炸七不炸八:择日不如撞日,晚上去我家吧。
    第41章
    徐粼瞬间明白了齐遥的意思,回复了一个ok,哥哥发了消息说打上车了,徐粼抿着嘴笑,最后一节晚自习是没有办法沉下心做题了,抽出字帖把今天的份写完。
    班里走读的同学早在还有五分钟打铃的时候,就开始悉悉索索收拾东西,等着铃一响就立马冲出教室,徐粼缓缓收拾好书包,铃声响了,吴星河和齐遥背着书包走了过来。
    吴星河勾着齐遥的肩膀,试探地开口:粼哥,你准备点个卯就?
    徐粼点头,把书桌底下的餐包递给魏永思,起身把椅子放好:你们先去学校对面的夜宵摊子等我,我回去露个脸就出来。
    齐遥把魏永思手里的棒球帽抽走,顺便戴在徐粼头上:给你一个三级盔,冲!
    魏永思也收拾好了,浅浅一笑露出两颗漂亮的梨涡:我给我妈妈说了晚上不回家,不用留门了。
    徐粼在宿管大叔那儿露了脸,回宿舍和室友们说了下晚上不回来,让他们帮忙打个掩护,他宿舍的另外三人经常趁大叔巡过三圈之后,就爬墙出去上网,以为徐粼也是要出去耍,看在平时徐粼虽然不怎么说话但是会主动帮他们打掩护,还说给他们带外面周阿姨家的煎饼果子,纷纷同意,甚至主动给徐粼说从哪儿爬更容易出去,也不容易被巡逻的保安发现。
    其实那些好出去的点儿吴星河早摸排清楚了,齐遥甚至知道学校所有的探头哪几个是坏的,哪几个夜间不开,但是徐粼还是对室友一一表示了感谢。
    宿管大叔照常巡视了三圈就回屋睡觉了,徐粼戴着棒球帽背着书包,放轻脚步猫着身形,悄默声溜到室友说得宿舍楼后门,还有两个同样偷溜出去的隔壁班同学,他们已经把门上厚重的老锁撬开了,徐粼让他们先走他来关门,那俩同学一点头迅速闪人,徐粼把门带上,查看四周情形再立马混入夜色中。
    吴星河说小操场那边最近在挖土不知道是要扩建还是翻新,突然的改动一般是来不及装摄像头的,室友也说过那边的墙比较好翻,学校因为动工甚至把高压线拆了,徐粼决定从小操场动工的地方出去。
    到了地方看到一个长发alpha女生坐在墙头上,对另一个短发的女生伸手,短发女生浑身发抖连连后退:不不行我不敢
    长发alpha看到徐粼走过来,只好利落地跳下来,牵着短发的走到一边细声软语地哄:不用怕,你踩着我上去,这个墙不高的。
    徐粼扶正头上的棒球帽,助跑一小段利索地蹬上墙体,两只长手用力攀上墙头,使力一抻,双腿用巧劲往上一蹭,整个人就坐上了墙头,往墙外看了眼排除掉是否有危险,就爽快地跳了下去。
    徐粼到夜宵摊的时候,小摊老板还在打包吴星河点的吃食,永思喝着一杯酸梅汤,拍拍齐遥的肩:打车吧。
    等出租车来到市区一片古早的别墅区时,司机原想停下,齐遥却说:师傅开进去吧。
    保安亭下站着一个穿着板正的军装的军人,都晚上9点多了身姿依旧挺拔,齐遥把车窗摇下来,保安笑着说:小齐回来了,带着朋友吗?
    齐遥高兴地回他:对,带了我三个好兄弟回来住一晚,明早我来登记他们的资料。
    吴星河显然知道这里,但是这里一般只有本地很早一批政府人员才会住这一片:这不是H市最早建别墅的地方嘛,原来学霸家底如此殷实。
    齐遥摸摸耳朵:这是我爷爷以前住得地方,他走了之后把这房子划我名下了,我爸妈不是常年不在H市,他们给我安置的房子没有这片住着方便。主要是这边不会有奇葩的亲戚来打扰齐遥生活,保安亭里的军人就不会轻易放他们进去。
    徐粼和魏永思完全不知道市里还有这样一片严密防守的别墅,他们只知道齐遥父母都是国家级教授,是高知分子。
    等他们跟着齐遥走进别墅,才发现这栋三层楼的大别墅空空荡荡,连只看门狗都没有。
    齐遥强装镇定去开灯,内部软装是上世纪很流行的欧式贵族风,一盏硕大华丽的水晶吊灯,旁边是古朴的红木旋转楼梯,楼梯墙上还挂有几幅油画,以及地上铺着厚实的毛毯。
    你一个人住大别墅,都不知道喊兄弟来玩,太不够意思了啊!吴星河一个大马金刀就坐上了一把红金色系欧式软垫沙发上,翘起了二郎腿,显得整个人流里流气的。
    恋耽美


同类推荐: 一入梦(H)窑子开张了(H)[HP]Forget脔仙(H)医生(H)极致暴力(H)今天的少爷也没能下床(H)江山易改(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