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新御书屋
首页江山易改(H) 分卷阅读1

分卷阅读1

    江山易改(H) 作者:壳中有肉

    分卷阅读1

    《江山易改》作者:壳中有肉

    文案:

    渣受求复合的故事

    秦绍晟x江易杉

    贱攻渣受

    小声bb)受爱慕虚荣,为人浮躁。因为走投无路回来找攻。知道错了,会改,但是不存在洗白,身败名裂没有复出可能。

    大声bb)不能接受作精受不要勉强。mua

    破镜重圆,1v1,狗血,he,无出轨情节。

    请双洁党放过我!

    攻控受控党也放过我!

    第01章

    冬,阴历年三十。

    a市区商业街写字楼。

    “都是离职的人了,除夕这一天还在公司加班的滋味如何?”

    “没感觉”

    卫峰调侃:“明年这时候你就是想来加班也没机会了,多多珍惜吧。”

    秦绍晟失笑。

    卫峰从笔筒里拿出一只造型奇特的签字笔,稍稍一扭就发现暗藏在笔盖中的小纸条:“咦?这只笔……有点奇怪啊。”卫峰边打开纸条边发出啧啧声,神情做作。

    秦绍晟的视线从传输数据的屏幕界面移向卫峰。

    “哇!竟然是张藏起来的告白!我来念给你听啊……”卫峰念的时候深情款款、语调低沉:“绍晟。我中意你,在我……”

    秦绍晟夺过笔和纸条:“是曾萍萍让你这么做的?”

    卫峰哈哈大笑:“没办法,她一直微信骚扰我,说如果你没看到笔里的纸条非要我把它打开当你面念出来。”

    秦绍晟把笔放进已经开始落灰的笔筒,纸条搓成团攥在手心。

    “我也是不忍心美人芳心被错过嘛。”卫峰用胳膊戳了戳秦绍晟,“真不考虑?”

    眼看资料全部传输完毕,秦绍晟关了电脑:“走吧。回去了。”

    卫峰耸肩跟上。

    今天是除夕,办公室里已经空无一人。俩人在检查过公司电源和门窗全部关闭后锁上大门。等电梯的过程中卫峰揽上秦绍晟的肩膀问:“几点飞机?”

    “年后初七。”秦绍晟把纸条扔到保洁的垃圾车里。

    “你今年还不回去?”

    “嗯。”

    “以前是因为——”卫峰顿了一下,“你不是已经决定要接手家业了吗?”

    秦绍晟说:“过年亲戚多,年后回去清净。”

    走出电梯间。家住本地的卫峰掏出手机瞅了眼信息:“我老头喊我去超市买点胡萝卜,他在家炖羊汤呢。要我说你今年干脆我家过年算了,还热闹。”

    “不了。谢谢。”秦绍晟又说,“我和你一起去,我也要买东西。”

    两个大男人逛超市也不存在边走边逛还带着比价,直奔主题买到了就去收银台付款。出来的时候赶上开始下雨。和卫峰道别后秦绍晟开车回租屋。

    今冬春节在二月中旬,立春已过,雨滴如绵软细针又如渺渺轻烟。

    回去路上一路畅通,整个城市在短短几天内沉寂下来。平日里资源紧张的小区车位此时都无人问津。将车停在楼下,秦绍晟打开后备箱提着两袋子菜上楼,在门口掏钥匙的时候才想起刚才似乎忘了锁车门。他进屋把塑料袋随手往鞋柜上一放就朝厨房走。

    视线还未全部抬起,先入眼是地上的灰色的拖鞋。

    穿拖鞋的人正站在燃气灶前拿着饭勺不停搅拌锅里的食物。大米的清香、肉质的浓郁气息和皮蛋特有的氨水味混合在一起产生奇妙的碰撞,变得令人口舌生津。

    “你回来了?”江易杉眉目温顺,嘴角上扬。

    秦绍晟站在原地定了定心神。

    江易杉盖上锅盖关掉火:“皮蛋肉粥烧好了,要尝尝吗?”

    秦绍晟没说话,他走到窗边打开玻璃窗,对着楼下停的车按下车锁,之后回到玄关把两个塑料袋里的菜分门别类地整理。收好最后一盒蛋饺,秦绍晟关上冰箱。

    江易杉靠着冰箱看着他。室内暖气太足了,他热得脸颊微红,他拿了瓶牛奶打开喝了一口,低温液体滑进胃袋,胸口一片冰凉:“怎么不理我?”

    秦绍晟转身出去。

    江易杉跟在他身后不紧不慢地说:“我以为我们分手第二年你就会换门锁。”

    秦绍晟垂在腿侧的右手握拳,他冷声:“你走还是我走。”

    “今天除夕,不陪我吃最后一顿吗?”江易杉垂下眼睛,睫毛抖动,“我烧好了年夜饭。”

    秦绍晟果断朝着玄关走去。

    江易杉连忙说道:“我现在无路可去了。”在秦绍晟步伐放缓的时候江易杉又说:“不骗你,我连酒店开房的钱都没。”

    江易杉太清楚秦绍晟的性格了,易心软、温柔又包容。他不禁放轻了声调:“再说这房子是你的,该走的人是我,吃完我就离开。”

    秦绍晟并没有遮掩自己的厌恶,江易杉却视若无睹。他见秦绍晟没有出门的意愿后,轻快地走向厨房:“我继续去烧菜,好多年没做了,你愿意来帮我吗?”

    回应他的是书房房门被关上的声响。

    书房里。

    秦绍晟打开电脑,输入江易杉的名字搜索结果上千万。

    所有新闻都在列举江易杉的种种行径,说他近几年是如何利用通稿炒作名气,买水军泼一些无中生有的黑料给竞争对手。可这些都不是能打倒他的那根稻草。秦绍晟登上微博,在热搜榜的底端找到了关键词,顺着找到了爆料。

    三连照。第一张是江易杉出席活动穿的衣着照片;第二张是江易杉中途换车;第三章是江易杉和男人坐在车里接吻,男人的脸大部分被车内后视镜挡住。

    照片里那个被挡住脸的男人正是秦绍晟,那是五年前的照片了。

    爆料发布时间是上周,年前秦绍晟忙着交接工作没注意过。他粗略扫过下面的评论后大概了解情况,走去厨房问江易杉:“你这次要多少钱?”

    “唔?”江易杉正在厨房里慢吞吞地切着香肠,“可以借我二十嘛,我想买个爱奇艺会员追剧。”

    “你知道我说的不是这个。”

    江易杉看了他一眼:“你看到照片了。”

    “当年底片你没销毁?”

    江易杉耸肩:“销毁了。但是人留了一手我能怎么办?不过不怪那个狗仔。”

    秦绍晟皱眉。

    “说来话长。我之前买过一个人的黑料。是个小角色。我找人把他骗去周老板的局。你还记得周老板吗?周政。他的饭局乱的要死。原本我想着那种地方怎么也能拍到点照片吧。没想到他没中招不说,反倒是搭上了一个老板。我想包养这条黑料更好操作,就找人拍了。可惜我算错了。这位老板对他是真爱,反手就把我老底给掀了。”江易杉认真地把香肠一片片地摆好盘,连同碟子一起端进蒸锅,倒上水后点火,“是我自作自受。”

    秦绍晟听不下去了,他再次问:“你要多少钱?”

    江易杉把西蓝花

    分卷阅读1

    -


同类推荐: 一入梦(H)[HP]Forget窑子开张了(H)江山易改(H)夜长情多今天的少爷也没能下床(H)父欲(H)修罗君子(完结+番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