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新御书屋
首页江山易改(H) 分卷阅读3

分卷阅读3

    江山易改(H) 作者:壳中有肉

    分卷阅读3

    微博。

    最新微博就一张照片。上面是一顿刚才那桌年夜饭,背景茶几和地毯熟悉的人一看就知道是秦绍晟家。下拉评论,什么乱七八糟的都有,一句‘大过年看你们还把人骂的这么惨我终于欣慰地笑了出声’顶在了热评第一。

    他口碑已经差到这种地步了吗?

    秦绍晟扔开手机躺在床上,回想分手的时候自己问江易衫为什么。

    江易衫一脸平静地说他想红,他舍不得当明星被众人高高捧起的满足感,他说他爱慕虚荣,他受不了被人指责说自己说同性恋。他说他为了能继续当他的明星,什么都可以暂时放弃。

    对,就这个“暂时放弃”让秦绍晟没能彻底死心,反而是在分手后还纠缠不清,被江易衫蛊惑地给他当了整整一年的地下情人。

    呼之即来挥之即去。

    第03章

    江易杉站在卧室门口敲门很久也不见秦绍晟开门。

    他坐在地上,一遍又一遍地拨打对方的手机。老房子没什么装修,房门和地面不贴合,缝隙很大又漏光,他确定秦绍晟能看到他坐在门口地上。客厅空调关了,他坐了一会儿就觉得浑身冰冷,他小声地打着喷嚏。

    他总是要耍一点小心思的。

    秦绍晟是有多心软他是知道的,他也不想利用这一点,可是对方不理他他也没有办法。他也想好好跟秦绍晟说说话,他太想了,想了有三四年,却不敢过来真正看一眼。

    他是错了。

    这一坐就是一个多小时。江易衫用手指一下下地敲着门:“绍晟,我好冷啊。”

    没人回应他。秦绍晟是笃定不再理他了。他想苦肉计是没用了,不过没关系,他知道卧室钥匙放在哪里。江易衫从地上站起来,找到钥匙顺利打开房门,进屋后反锁。

    秦绍晟躺在床上。

    江易衫走过去:“你真的不理我了吗?”

    依旧是没得到回应。

    江易杉爬上了秦绍晟的床,跪坐在床上开始脱衣服。

    秦绍晟再也没办法无动于衷地装无视了,他怒斥:“你做什么!”

    “睡你。”黑暗里江易杉看不到秦绍晟冷漠的表情反倒是豁出去了。他掀开被子,骑坐在秦绍晟的腰上,压着秦绍晟就要去吻他。

    “江易杉!”

    “我送上门你也不要了吗?以前你不是最喜欢我主动骑乘吗?”

    秦绍晟知道自己应该不理他,可是江易衫说的话总是能抓住他情绪失控的点。他抓着江易杉的手一再用力,压抑着怒气低声说:“出去。”

    “你是嫌我脏吗?”

    “是。”

    江易杉停下动作,他好冷啊,秦绍晟抓着他的手那么温暖。

    “那我下去,你能松开我吗?”江易杉服软了。

    捏紧他手腕的手松开了。

    江易杉反手扣住秦绍晟的手,将他死死压在身下。

    “你!”

    “我不脏。”江易杉低声说,“我除了你这些年谁也没有碰过。你知道的。我不是弯的,只有你上过我。”

    秦绍晟满腔的怒火却没有得到任何的平息。

    “绍晟,你能不能抱抱我。我坐在门口好冷啊。”江易杉压着秦绍晟的手不住颤抖,“你不理我,不和我说话没关系。你抱抱我。”

    秦绍晟想心狠一点,可是在江易杉吻上来的时候,脸上沾到了冰凉的液体。

    他又在用眼泪骗我。

    秦绍晟胸膛起伏,他双手紧握成拳:“你下去,我跟你谈。”

    江易杉察觉到秦绍晟似乎不再用力,手探进裤腰里握住秦绍晟的阳具:“不要。”

    “江易杉你够了!”秦绍晟呼吸声粗重。

    “绍晟。你抱抱我。”江易杉凑到秦绍晟的耳边,“你要是不想看到我,我就不开灯不出声。”江易杉趴下去张嘴含住了对方的阳具。

    阳具被火热的口腔含住的瞬间,秦绍晟急促地呼吸数次才压下喟叹。阳具很快就充血勃起,江易杉庆幸秦绍晟还没有讨厌到他硬不起来的地步,可是他不会口交,以前性事都是秦绍晟主导的,更何况秦绍晟那根极大,光吃进去就很难了,别说卷着舌头去舔顶在喉咙深处的龟头。

    他笨拙地舔弄粗大的硬物,摸索着从自己脱下的衣服口袋翻出润滑剂和避孕套。一边给秦绍晟舔,一边润滑自己的后穴,润滑剂挤太多了发出泽泽水声,他羞得浑身发烫。他从来没这么浪荡过,还好没开灯什么都看不见。

    在后穴能塞下三根手指后,他给秦绍晟带上套子,沉腰往下坐,润滑剂从穴道里滴了出来,龟头每次都滑到旁边。屡屡不成功,他也有些急躁,小声说:“帮帮我。”

    “下去。”秦绍晟的声音没了先前的冷静。

    江易杉咬着牙扶着阳具对准坐下去,进入到一半他就疼的不行,他额头冒汗地忍住痛呼,不顾秦绍晟的阻拦硬是坐到了底。痛感让他浑身颤抖:“都进来了……唔……”

    阳具被狭窄的穴道紧紧地夹住,秦绍晟鼻尖微微冒汗。

    江易杉听到了他的喘息声,开始缓缓地上下摆动腰臀,粗硬的巨物把后穴塞得满满当当,每一寸穴肉都被撑开,他又痛又冷,他不懂主动该怎么动,上下起伏让阳具操开穴肉的时候他半点快感都没有,他前面还是软的。

    但是他想秦绍晟舒服一些,说不定对方就能心软抱抱自己了。

    江易杉稚拙的讨好和不得章法的动作让秦绍晟心里的火越烧越旺。他自己都觉得说出话没什么震慑力,“你够了!你现在像什么样!快下去。”

    “不要。”江易杉双手搂上秦绍晟的肩膀,“你教我怎么动好不好,你的太大了,我被插得好痛的……一点都不舒服……”

    秦绍晟内心天人交战。

    他心里想着不能上当,手却不听使唤地抚摸上江易杉的腰臀。

    江易杉把秦绍晟搂得更紧了:“绍晟……”他忍着痛努力放松了紧绷的肌肉,让阳具进的更深,他拉着秦绍晟的手放在自己的小腹上,“你摸摸,你操的好深啊。”

    秦绍晟再难自持,他揽上江易杉的腰挺腰抽送。粗硬的阳具大开大合地冲撞在体内,江易杉痛的眼泪都流了下来,湿热的眼泪滴在秦绍晟肩上。

    又来了,他又是这样子!秦绍晟满身是火,将江易杉推到在床上,掰开对方双腿,重新操了进去。江易杉手腕勾着他的脖子:“轻一点……”

    秦绍晟心烦气躁,用力顶入紧致的穴道,放肆驰骋。

    一开始的痛楚很快就过去,酥酥麻麻的快意渐渐出现。在被操到最深处的穴心时江易杉再也忍不住地呻吟出来:“啊啊啊……顶到里面了……好深,要被干坏了……”

    秦绍晟额头上的汗水大颗大颗地滴下来。他带着套都被绞紧的穴肉夹得几度差点失态,江易杉身体

    分卷阅读3

    -


同类推荐: 一入梦(H)[HP]Forget窑子开张了(H)江山易改(H)夜长情多今天的少爷也没能下床(H)父欲(H)修罗君子(完结+番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