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新御书屋
首页江山易改(H) 分卷阅读6

分卷阅读6

    江山易改(H) 作者:壳中有肉

    分卷阅读6

    红不起来。我认了啊,我放弃了啊。”

    “我家人不喜欢和你红不红有什么关系?”秦绍晟毫不留情地说,“你红不起来是因为你自己。嗓子没坏之前不愿意听取他人意见得罪前辈,之后你想靠脸吃饭却不肯磨炼演技。”

    “我没有办法……”

    “对,因为你没有钱就不能买热度,没了热度你什么也不是。你说接不到好剧本好制作,你也不想想你的重心全在炒作上,接的尽是那些来钱快却粗制滥造的烂剧,哪个投资商和导演会找你?你出事后,没有人愿意来帮你一句话。你想你平时是怎么做的,打压同行、买黑料抢资源,谁敢和你这种人做朋友。”

    这些话他听过,他都知道,他也没有办法,他当初就是舍不得表面浮华的世界才迷失了心智。但是被秦绍晟说出来,犹如剔骨剥皮般,令人痛到喘不过气。

    “我家里不喜欢你,跟你是不是男人,是不是明星没有任何关系,他们也不会无聊到去干预你的事业。真要有心打压,你觉得我们来a市能混几个月?”

    江易杉定在原地。他一直以为他郁郁不得志是因为秦家,当时经纪公司劝他和秦绍晟分手就是因为这个。他们都说他拐走了秦绍晟,秦家哪里肯放过他。

    现在看来,从头到尾都是他一个人的错。别人说什么他就信什么,他眼皮子又浅只看到利益。不去仔细想想。

    是他太蠢了。

    “我家人当初说你太小,心性不定。我曾经觉得这没什么大不了,等你长大了懂事了就会明白了。结果呢?”

    结果呢?秦家人说一点也没有错。

    秦绍晟失望透顶:“你这个人眼高手低、心浮气躁,改不了的。”

    “别说了……”江易杉冷得打起了颤,呼吸时烫热的温度烧的他口鼻腔里一呼吸就痛,“求求你……别说了。”

    江易杉的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咬着嘴唇,他想憋住情绪,不想让秦绍晟以为他又在装可怜卖委屈,可是眼泪已经流了下来。

    这些话他听谁说都行,谁来指责他都能受得了。可偏偏是秦绍晟,是曾经连说他重一点话都不可能的秦绍晟。

    这落差太大了。

    他要痛死了。

    江易杉被烧混的脑子里全是刚才秦绍晟的话,他断断续续地说:“我总想……我总是想差一点就行了,差一点就能红,差一点就能有勇气来找你……”

    他以为差的这一点是因为别人,却总想不到是自己的问题。

    因为秦家的态度,他想红,他想争一口气。他一直靠这口气撑着的,现在得知秦家不是看不上他的职业而是看不上他这个人,他还做了那么多错事。

    被全网群嘲,被公司放弃,投资商撤资,违约金掏空了他的财产,如果不是他还留着这间房子的钥匙,甚至连住的地方都没有。他已经得到报应了。

    可是秦绍晟还是要走了。这对他的打击太大了。

    江易杉只觉得眼前发黑,他痴痴地说:“咳咳。你要走了,你不要我了……咳咳。”

    秦绍晟还要说些什么,看到江易杉开始流鼻血后变了脸色。

    第06章

    因为鼻血越流越多说话时呛到,江易杉还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他咳得直不起腰,头晕眼花地低头抹了一把鼻子弄得鼻血到处都是。

    秦绍晟走上前横抱起江易杉。

    江易杉烧得脑子跟不上反应,等被秦绍晟抱到床上塞进被子里的时候才后知后觉,他眼见秦绍晟要走,慌忙拽住对方的衣服哭道:“别走,绍晟你别走。”

    “你先放手。”

    “你别走。你别走……”江易杉哽咽着,死死地抓着秦绍晟不放,他哭着哀求,“我怕知道错了,我知道你对我失望了。你别走好不好。”

    秦绍晟见他这样到底是心疼了:“我去拿毛巾。”

    江易杉躺在床上已经什么都听不清看不到了,他又困又痛,身体痛心也痛。他抱着秦绍晟的手边哭着求人别走边昏睡过去。

    说是昏睡不过是高烧神志不清加上精神不济,身体撑不住了而已。

    半梦半醒间回忆了十八岁到二十四年这些年,想他少年得志,想他红极一时,想他现在的犹如丧家之犬。

    又想如果人生能重头再来,他又会如何。

    等江易杉再次醒来的时候只觉得如梦初醒般,看着窗外的日光恍如隔世。

    房间里没有人,他在床上躺了一会也没有听到秦绍晟的声音。整个屋子静谧到令人害怕。他恐慌极了。急于从床上坐起来,却提不起半点力气。

    昨夜冲冷水澡的后果很快就暴露出来,全身酸痛像是被打散了,头痛像快炸开,太阳穴突突地跳着几乎是要冲破血管。他费了半天力气才下了床。

    屋里空无一人。

    他拖着酸软无力的双腿走到书房,推开房门看到书柜上寥寥无几的几本书和开始落灰蒙尘的书桌。他终于确信秦绍晟是真的要走。他早就提前准备了。

    门锁钥匙不换不过是因为无所谓了,已经四年了,没人会等四年还不死心的。

    自己来不过是给人临走前添堵。

    他真的舍下自己了。

    江易杉走到书房的椅子上坐下,佝偻着。刺眼的阳光把他照得灰暗又绝望。

    他一面想以往温柔的秦绍晟,一面想现在冷漠的秦绍晟,都是他的秦绍晟。等初七过后,他就再也没有爱他恨他的秦绍晟了。

    他亲手把人弄丢了。

    南柯一梦的滋味只有当事人才能细细体味其中的苦涩与无常。

    胸口郁结得喘不过气,他捂住酸涩的眼睛,再也绷不住情绪失声痛哭。他也不想这样没用,可是他真的太难过了。在这间屋子里没人会看到,也没有人会恶心他的眼泪。

    他哭一会,他就哭一会儿。

    “你在做什么?”

    江易杉不敢相信地转过头。

    秦绍晟站在书房门口,身上穿着大衣外套,手里拿着新买回来的药。

    江易杉哭得抽抽搭搭一时半会没法收住:“你不是走了吗?我以为你去改签了……”

    秦绍晟冷淡地说:“过年不好改签。”

    江易杉眼神黯了下来。

    秦绍晟把大衣挂在衣架上:“出来吃饭,等会吃药儿。”

    江易杉这一回没有再死缠烂打,他安安静静地跟在秦绍晟的身后吃了早饭后又乖乖地吃了药。全程垂着脑袋,眼眶红肿有些萎靡。之后不用秦绍晟说他自己去床上躺好。

    秦绍晟打开手机看了眼时间:“下午如果还不退烧我会送你去医院。”

    江易杉盖好被子默默地点了点头。

    想到江易杉目前的情况,秦绍晟想了一下还是问:“你有认识的医生吗?”

    江易杉说:“手机里有存刘医生的电话。”

    秦绍晟去

    分卷阅读6

    -


同类推荐: 一入梦(H)[HP]Forget窑子开张了(H)江山易改(H)夜长情多今天的少爷也没能下床(H)父欲(H)修罗君子(完结+番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