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新御书屋
首页江山易改(H) 分卷阅读13

分卷阅读13

    江山易改(H) 作者:壳中有肉

    分卷阅读13

    日,还有第一次自己学着给秦绍晟做饭做菜对方高兴地把自己抱起来亲吻说以后他再也不会出去吃了。

    江易杉像个局外人看完了整部电影,结局还是他最喜欢的。

    他没有来a市,他陪在秦绍晟身边,他变成了一个过气小歌手,但是每天都被秦绍晟哄着,也不觉得腻。江易杉明明心里是高兴的,醒来一摸脸上全是咸涩的眼泪。

    厚实的遮阳窗帘也没能遮挡全部的阳光,漏进来一小束阳光正好洒在秦绍晟的下巴上,江易杉用手指指背轻轻蹭了蹭那些冒出来的清渣。熟悉的触感,熟悉的温度。让他从不存在的世界里逐渐清醒过来。

    是他在做梦。

    那么美丽的梦醒了当然会难过的哭出来。

    秦绍晟微动,江易杉赶紧收回手。想秦绍晟昨天出去一天很累了,不能吵到他。他盯着秦绍晟的脸看,宽浓有型的眉毛,挺拔的鼻梁和英俊的面貌。江易杉枕在自己的胳膊上,用指腹隔着空气去抚摸描绘。

    阳光偏移到了秦绍晟的眼睛上,他很快就会醒来。

    江易杉爬起来撑着上半身轻轻吻了一下秦绍晟的嘴唇,干燥又柔软。他忍不住就是要贪心一些,用舌头舔了舔。秦绍晟眉头微动,半梦半醒间伸出手揽住了江易杉的腰把人往自己怀中带了带,温柔又包容。

    江易杉瞳孔剧缩。

    秦绍晟在摸到江易杉后背的瞬间清醒,江易衫赶紧在他没反应过来之前亲了他一下,说:“早上好。我去给你做早饭。”说完匆匆跑去厨房。

    秦绍晟躺回到沙发上,头疼地揉了揉眉心。

    早饭是白米稀饭配蛋饺和水煮蛋。秦绍晟吃饭多看卖相,好看的能多动几筷子,家里买的碗筷碟杯都是江易杉精挑细选的,各个精致美观,铺上桌布摆好盘直接能架镜头拍照po社交网络上装格调。

    摆盘也讲究,一碗白粥上头还要撒点芝麻和白糖,要不是家里没存零食,江易杉还能把山核桃代替芝麻碾碎了撒上去。蛋饺现蒸的有点烫,江易杉又跑去厨房倒了一小碗醋供秦绍晟蘸醋吃,醋碟里滴两滴红油,添香又好看。

    秦绍晟看了这些也没什么表情变化。

    下厨最大的乐趣莫过于得到他人品尝后的肯定,得不到回应的江易杉多多少少有些消沉。他心里就劝解自己,大概是自己没烧好。

    吃过饭江易杉去厨房洗碗了,秦绍晟去书房拨通了卫峰的电话。卫峰也是刚醒,听声音都能感受到他宿醉后的不适:“老秦啊,我昨天是不是把钥匙给谁了?我早上起来没看到我车钥匙。”

    “昨天曾萍萍开你车回家的。”

    “我说呢,哎回头去拿。”

    “你……”秦绍晟想了一下问,“你知道江易杉有你微信好友吗?”

    卫峰顿了一下:“有这事?我操啊,那小子真是无孔不入我说他就是——”

    秦绍晟揉了揉眉头:“卫峰。”

    “哎……你别说我啊。我不就是发了点照片吗,我给你找场子呢。就说你离了他过的多好多好的,生活快乐又自在。”卫峰听出来秦绍晟语气的不悦,只好老实交代了,“我也没说其他的,就拍拍咱们出去玩的照片。怎么。老秦你不是吧。你一听人天天偷看你消息你就又心软了?你不行!你清醒一点!”卫峰嚷嚷起来:“这都是他该的。他跟你装可怜掉两滴眼泪算什么,早干嘛去了?见了棺材才掉泪那都是逼不得已,才不是发自内心的忏悔!你得记住了。你就是心软你懂么,真的是……哎。”

    秦绍晟无奈:“我知道。”

    他头疼的是江易杉不知道,或者江易杉故意装作不知道。对方看到他的犹豫不决就像溺水之人抓着水面上一根浮萍,明知道是无用功也不愿意松手。

    卫峰欲言又止之后的意思秦绍晟一清二楚,他说出来卫峰肯定不能理解。

    当真是不能提前走吗?当然不是,现在交通这么发达。

    当真是心软到没有底线吗?是也不是。

    江易杉太了解他了,每次都抓准了他最没办法抵抗的点,就像他明知道对方的心机和示弱套路还是会上钩。

    如果不是江易杉说分手后利益熏心让秦绍晟回秦家,可能秦绍晟还会一再忍让。

    感情这种事说好听是情投意合你情我愿,说白了不过是愿打愿挨。

    总归是心甘情愿的。

    纵使外人看来百般不是的缺点,对当事人来说如同眼里的浮尘,眨眨眼流流泪就打发走了。刚分手还会心生埋怨,时间久了只当是浮生若梦中一只提前飞走的蝴蝶。

    中午江易杉烧了番茄牛腩意面,因为没有黄瓜丝用生菜茎杆切成细条代替,叶片部分切成丝做成蔬菜沙拉。还配了一小杯红酒。因为这顿饭导致满屋子都是酸酸的番茄味,下午江易杉打开屋里的窗户透风。而秦绍晟开始着手收拾一些需要打包带走的物件。

    江易杉竟然安安静静坐在旁边,偶尔还帮秦绍晟收叠,乖巧懂事的像变了一个人。他身上穿着秦绍晟的毛衣,里面没穿,领口斜耷拉下来露出锁骨,低头玩着曾经两人买来的小摆件低头不说话。

    午后暖阳落进来,照得他柔软又孤独。

    秦绍晟几度想开口跟江易杉说些什么却始终没开口。

    江易杉看到秦绍晟停了下来问:“累了吗,要喝水吗?我去给你倒水。”秦绍晟还在组织语言,江易杉就出去把冷热比例正好的温开水倒好端进来,放到秦绍晟的手里。

    秦绍晟微微皱眉。

    “怎么了?”江易杉歪着头仔细看了看秦绍晟的表情,问,“你不高兴?是因为我?”他坐在书桌上手撑在桌面上不让自己的脊背弯下来:“我……这样不乖吗?”

    秦绍晟胸口顿时软了,但过后他立刻又在怀疑江易杉又在耍心眼。

    江易杉看到他眼里的怀疑和不确定,轻笑:“我现在任性也好,听话也好,你都不敢相信了。”他双脚悬空,脚尖在半空中晃了晃,“你觉得我是个骗子。满嘴谎言。”

    秦绍晟想解释也解释不出来什么,他的确是这么想的,只好沉默不说话。

    手机电话破解了这尴尬的气氛。

    秦绍晟放下水杯接通电话:“哥。”

    江易杉偏过脸。

    “……是……初七早上回去,航班我稍后发微信……问过,改不了…”秦绍晟看了江易杉一眼后说边说边走出书房。

    江易杉坐在书桌上没动,他低头摸着玻璃杯杯口,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他静静坐了一会,跳下来翻找书柜里的纸箱,多是以前他们用过的杂物。还有几本江易杉买来的厨艺大全工具书,教你如何做果酱那一页还做过标注。当年他走后秦绍晟是抱着什么念头把这些东西收拾好放在柜子里等它们积灰的呢。

    是恨吧,还

    分卷阅读13

    -


同类推荐: 一入梦(H)[HP]Forget窑子开张了(H)江山易改(H)夜长情多今天的少爷也没能下床(H)父欲(H)修罗君子(完结+番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