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新御书屋
首页江山易改(H) 分卷阅读15

分卷阅读15

    江山易改(H) 作者:壳中有肉

    分卷阅读15

    :“不说了!喝酒。”

    喝完这杯酒,王老板又说:“闷酒的滋味不好受吧。”

    “这就不好受了?那我以后岂不是要天天喝。”

    “那可不一定。”王老板故意卖了个关子,见江易杉没什么动静,又说,“小江,江老弟,我这人就服你一点,你下手狠,不心软。”

    “别说的我这么坏,这圈子哪个是下手不狠的?”江易杉冷哼。

    这圈子有吃苦耐劳的,也有投机取巧。说白了跟社会上其他职业没什么区别。有人勤恳就有人恶劳。他以前不懂事,选了一条不该走的捷径。

    现在他吃到了恶果,也算是认清了。

    “下手狠心眼多的多是有后台的。我以前当你也是,现在看来你也没什么后台就敢这么玩。”王老板语重心长,“你看这不就玩出事来了?”

    “我是算错了,如果他路以诚没搭上赵峥,我今天还没翻。”江易杉知道自己怎么说才能勾得王老板跟他继续聊下去。

    “不认输是好事,可你得认事实啊。你现在就是翻了。”王老板说,“人赵峥还在大量买你的料,我都给压下来了。心想咱们合作了这么多年,总不能见死不救。”

    江易杉摆手:“不行了,已经死了。”他醉眼惺忪地看着王老板,“我把违约金付了,身上一个字都没有。买不起了。”

    王老板皱眉:“不是吧。”

    “我的所有财产都已经拿去抵债了。现在兜比脸干净。”江易杉颓废地喝着酒,舌头已经被酒精辣麻木了。

    王老板顿了顿,问:“那你怎么不去问问那位的意思?”

    “哪位?”

    “啧。秦二少啊,秦绍晟。”

    江易杉脸色一变:“什么意思?”

    “讲实话,我之前服你心狠,现在更服你能忍。”王老板说,“如果不是赵峥抖出来这张照片,我想没人知道你和秦少还有过一段。”

    江易杉皱着眉:“那人正脸都看不到,你怎么知道是秦绍晟。”

    “我原本也不确定,但是你今天来了,跟我吃了这顿饭我就肯定了。”

    江易杉表现出一副懊悔的神色:“你可别跟外面说,这要是爆出来,倒霉可是我。”

    “怎么说?秦家曾经威胁过你?”

    江易杉脸色不太好:“没有。”

    “我懂我懂。豪门的手段无外乎就是这几种。你肯定受了不少委屈吧。”王老板体贴地说,“小江,你有没有想过,换个赚钱的路子?嗯?”

    江易杉酒杯一放:“王老板,你什么意思。”他冷笑:“要我卖?”

    第14章

    “怎么可能呢?”王老板扯嗓子,“你把我想成什么了。老哥能害你吗?你看你,长相吧,圈子里哪几个男星能有你能打?你这些年炒什么都不炒绯闻,我不懂你吗,知道你看不上这些。”

    江易杉脸色这才好一些。

    “话说回来,你是跟过秦家少爷的,一般人也看不上。我打听之前的消息,是秦先追你的?”

    江易杉端起酒杯喝酒来掩饰自己的情绪。

    “我就知道。”王老板笑了起来,“咱们老弟长得就是好看,也不怪秦家少爷能看上你,来来来,走一杯。”

    “你怎么什么都知道?”江易衫嘟囔。

    王老板脸快笑成一朵花:“我什么都不知道,但是这个圈子多的是人知道。不瞒你,知道照片里那个人是秦绍晟的人没几个,都嘴严不敢说。要不是……嘿嘿。”

    “谁说的?”

    王老板打了个哈哈:“喝酒喝酒。”

    江易杉闷头喝酒。

    “老弟你就没想过这些年你怎么就不红的原因呢?”

    这是要挑拨了。江易杉咬牙:“什么原因?”

    “老弟哎,你这么聪明你会不知道?”王老板笑着说,“只不过是你知道了也没办法,因为你得罪不起。”

    江易杉板着脸。

    “你俩分手后,你知道秦绍晟为什么不急着回去吗?他要是没做出点什么回去,不丢人吗?据我所知,秦绍晟在a市开了一家公司,搞信息技术开发的。现在人混的是风生水起,回去也不会有人嚼舌头,怕是还要被人捧着说年少有为,不靠家里也能打拼。”王老板压低了声音:“老弟,你可是被踩到了底,照片一出你就没翻身之日。”

    “……”

    “老弟,你是被秦少爷害惨了,白搭了大好年华什么也没得到。”

    江易杉表情扭曲,过了好一会才说:“我能有什么办法?”他想了一想,半解脱半怨念地说:“反正我跟他在一块就是为了钱,钱也拿过了。”

    王老板搓了搓手指:“要不你再去试试?说不定秦绍晟能给点,别的不说,先把后续那些料给买下来。”

    江易杉想也不想地说:“求了,一听是我声音就给挂了。”

    “也对。这种事对他们豪门又算什么,说白了还不是你没背景。人生来就分三六九,你说是不是?”

    “是。”江易杉像认命一样。

    王老板仔细观察了一番江易杉的表情。

    江易杉这个人王老板处了也有两三年了,知道这人心眼多,这两日明明跑去找了秦绍晟却不说出来,想来不过是没拿到钱还有把柄才不敢得罪。

    他可不相信江易杉这种人会有真心可言,谁家真心搁了五六年不说出来,这一出事就急着跑去找老情人的?

    王老板心中琢磨一下,不紧不慢地说:“风水轮流转,也不是说永远就出不了事的。”

    江易杉不解:“能出什么事。”

    “老弟,这就就看你能不能把握了。”

    “什么意思?”江易杉揉了揉额头,试图从醉意中清醒一些。他看着王老板像是恍然大悟,“你要我去敲秦绍晟一笔?”说罢他又装出一副义正言辞的态度:“不可能。”

    “是不想还是不敢?”王老板反问。

    “不想。”

    王老板笑了,按住江易杉的酒杯:“莫不成旧情不忘?”

    “呵。”他冷哼,“我根本不是弯的。”江易杉像是想到什么,泄了气给自己倒酒:“说白了,的确是我不敢。”

    “老弟,你不敢是你没人给你顶着。如果……”

    “有谁能给我顶着?”江易杉冷嘲,“你?”

    “嘿嘿,老弟你是在套我话。”王老板拍了拍江易杉的肩膀,“我知道你是不敢得罪秦家的,包括我也是不敢的。可是总有人愿意去做。”

    江易杉推开王老板的手:“找炮灰你换个人。”

    “谁说你是炮灰。你要是炮灰我能跑得掉?我们不过是要点钱混日子。说白了,这年头谁会跟钱过不去呢。”

    江易杉看了眼王老板,嘴唇微动。

    王老板点上烟也是不急。

    江易杉思量了很久才说:“王哥我说实话你也别生气,

    分卷阅读15

    -


同类推荐: 一入梦(H)[HP]Forget窑子开张了(H)江山易改(H)夜长情多今天的少爷也没能下床(H)父欲(H)修罗君子(完结+番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