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新御书屋
首页江山易改(H) 分卷阅读18

分卷阅读18

    江山易改(H) 作者:壳中有肉

    分卷阅读18

    普通兴奋剂,你懂得,不伤身体。”

    江易杉没什么表情:“什么时候办?”

    “怎么你还急了?”

    江易杉不耐烦:“在这里不能上网不能玩手机不能出去。你们就不能快一点啊,早点办完事,我也轻松。”

    “老弟了,这事急不得。”王德顺想都到这一步了也不藏着掖着,“秦氏董事会在年初八,年初七晚上的欢迎会,人我们都安排好了,一定能得手。”

    江易杉啧了一声:“要等这么些天,你也不怕我热度掉了。”

    “你还不相信哥哥我的操作?”王德顺很是得意,“你的那些料我早算好了,一天放一个。不用我去买什么推广,几个蹭热度的营销号自动帮我转发呢。”

    江易杉指着电视里的和珅说:“我觉得你特像和珅。”

    “怎么讲?”

    “聪明呀!不像纪晓岚那个呆子,你说社会上纪晓岚这种人能干什么?酸腐不懂变通。”江易杉笑,“不像和大人能把皇帝交代的事情做的滴水不漏让人顺心,我要是皇帝我也喜欢和珅。”

    王德顺大笑:“那老弟觉得自己是谁?”

    “我可不就是和珅党羽,需要的时候用一用?”

    王德顺拍着江易杉的肩膀:“我知道老弟怕黑到底了翻不了身日后没指望。你信我,这事结束绝对有数之不尽的钱给你花。放一百个心,我肯定帮老弟东山再起。”

    江易杉看了眼王德顺,轻笑:“那我可全指望王哥了。”

    这几日网上关于江易杉的消息越来越多,爆出来的新闻真真假假。

    大抵都围绕着他这些年怎么利用资本投资给自己谋利益,炒话题蹭热度,硬是给自己营造出很红的表现,私下资源烂的可以,大荧幕导演不会要他,其他制作公司听了他踩压同行的行径生怕给自己公司的艺人被他踩着上位也不愿合作,也就图流量想靠热度赚人气的小公司愿意请江易杉,但是这些公司管理又多是贪图利益之辈。说出去都是一丘之貉。

    粉丝们大面积脱粉,小部分真爱粉也不敢冒头出声。

    网上都在吵江易杉到底背后金主是谁,肯捧一个这么扶不上墙的家伙。言辞激烈者键盘一敲、嘴唇一碰,都在说江易杉是靠卖的。营销号嗅到了热度,他们知道大众最喜欢看什么,便把江易杉曾经的拍戏时的花絮和其他私下路透照片拿来,配上捕风捉影的文字,将人写的私生活混乱和多名男性投资商暧昧不清。不靠谱的小道消息说的江易杉把娱乐圈大佬床都爬遍了,然后又有人吵他要是能睡到大佬至于资源这么差吗?于是有人跳出来说在鸭店看过江易杉,大概是被老板们上多了,去找鸭图心理平衡。

    当传播新闻目的是为了娱乐而不是信息,那些被蒙蔽、被同化的受众们就自然而然地被媒体们牵着鼻子走了。越是乌烟瘴气、毫无底线,越是能获得所有人的关注。

    没人质疑,或者不需要质疑,只需要看一场热闹。是真的,那就说自己看错了人让大家都来围观;是假的,就说是道听途说反正不是自己说的。

    而这些营销媒体敢这么写,正是因为知道江易杉在圈子全靠炒作,根本毫无根底。同性丑闻已经板上钉钉也不可能翻身,更别说过来告他们造谣。

    这种环境下,谁都要吃他的馒头喝他的血。

    网上的情况秦父知道后又是免不了要数落秦绍晟识人不清。

    秦母这次倒是维护秦绍晟反驳秦父:“小晟当年也就大学毕业!他懂什么,你懂,你懂你当时怎么没拦着?让小晟一个人在外面这么多年!如果不是尧哥离婚,小晟还回不来!你能做什么!”

    一顿早饭两位长辈不欢而散,只剩下两兄弟坐在餐桌前。

    秦绍晟回来第二天已经开始帮兄长处理公司一些的日常工作,他本想着吃饭的时候和兄长商议一些杂事,结果遇到这事,他也没开口欲望了。

    秦时尧放下手中的平板:“吃完饭,我去劝爸。你去劝妈。”

    秦绍晟说:“好。”

    “江易杉你打算怎么处理?”

    秦绍晟也知道江易杉现在情况跟定时炸弹一样,一旦关系曝光,他是说不清的。他想了想说:“我会安排的。”

    稍晚时间他犹豫再三还是拨通了江易杉的手机,发现打不通了。租屋没安装电话,他只好打电话问卫峰,却得到一个让他心沉底的消息。

    租屋被人翻过,江易杉不见了。

    第17章

    失踪的江易杉被关在房子里,天天就看电视、吃饭,想出去透透气就会被房间里的看守拦下。张家雇来几个打手平日里连正脸都不给江易杉更别说聊天了。仿佛江易杉就是个物件,等发挥完作用就可以弃之不顾。

    初七那天,打手们通知江易杉准备出门了。

    江易杉歪靠在沙发上瞥了他们一眼,不阴不阳地哼了一声:“让王德顺来。”

    打手皱起眉头。

    江易杉板着脸:“人生地不熟,谁知道你们要拉我去做什么。我要见王德顺。”

    打手见江易杉态度强硬,很快就把王德顺喊来了。王德顺来的时候,江易杉连招呼都不打了。

    “怎么。”王德顺一直是笑眯眯的,“咋还气上了呢?”

    “搁你被关着能开心?!你们当我是什么?囚犯还是人质?逼急了我跟你们讲我——”

    “啧。逼急了你做什么?”王德顺知道江易杉是通过电视看到自己的那些消息急了,心想果然是毛躁,转念又想这样没脑子更好。他说,“别说气话老弟。”

    见江易杉还板着脸,王德顺笑出了声:“老弟,威胁的话都是白说,你现在谁都能踩上一脚,你要想翻身就只能把一切往秦绍晟身上推。你怎么反水?找秦家?人家鸟你么。还不是车上打一炮就跑了。”

    江易杉阴郁着脸,眼底尽是屈辱之色。

    王德顺心想秦绍晟也是个心狠的,这么漂亮一个人说不要就不要。不过他又想江易杉这种没眼见的,秦绍晟能看上的也只有他这张脸了,看多了谁能一直受得了。

    “哎。都是老哥没谱儿,跟你争这些。算我的。”王德顺又宽慰他:“老弟,走吧。今个初七了。事情办完没人拦着你。你爱咋咋地。我保证,行不行?”

    江易杉从沙发站起来说:“手机给我。”

    “要手机干嘛?”眼看江易杉又要动怒,王德顺笑了,“得了,知道老弟心里生着气呢。不就一手机吗。先上车,我这就去给你弄一个。”

    到了车上,王德顺给江易杉一台手机,江易杉直接打开微博看了起来。王德顺瞅了眼屏幕,就去跟司机说事情。他不是相信江易杉,而是在他的既定印象里江易杉这个人把利益看的比什么重要,他不合作难道真等名声彻底臭了东躲西

    分卷阅读18

    -


同类推荐: 一入梦(H)[HP]Forget窑子开张了(H)江山易改(H)夜长情多今天的少爷也没能下床(H)父欲(H)修罗君子(完结+番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