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新御书屋
首页江山易改(H) 分卷阅读19

分卷阅读19

    江山易改(H) 作者:壳中有肉

    分卷阅读19

    藏过余生吗?不可能的。

    不说他现在还年轻,就是按他这些年处事作风就不可能。他要是当真三观正确怎么可能搞炒作买黑料那套,说到底他本性就是一个目光短浅的鼠雀之辈。何况张家给钱大方又爽快,有钱不赚是傻子。

    江易杉这人吧,钱给到位了什么不能做啊。

    王德顺虽然这么想的,可还是不敢放江易杉在车上太久,他很快就回到了车上。在他打开车门坐上车的时候,就见江易杉当他面摔了手机,手机弹到靠背椅上又弹了回来,正好掉在脚下,江易杉一脚踩了上去。

    这场景王德顺看了很多次了。

    江易杉每次刷微博看到一些负面消息就喜欢扔东西,偶尔私下说起跟人结仇筷子都摔过。王德顺瞧不上他这副小家子气,总觉得娘不唧唧的。他示意司机开车。

    “生啥气呢?你看,我不给你手机是对的吧。保不齐这三天你要摔多少台。”

    “我不懂了。你们把我抹这么黑,你打算怎么洗?”江易杉怒气冲冲,“我以后要怎么复出?你们根本没给我留后路。”

    王德顺烦他一口一个复出,讲的好像真能洗白一样。不过面上还是顺着他:“啧。这还不是看你吗?啊。你看看你到时候就说你这些年,跟秦绍晟在一起,对吧。你做这些都是他教的,你跟他在一块的时候多大?18岁,懂啥啊?你父母离异,孤身来陌生城市念书,富家少爷看你长得漂亮要睡你,怎么。这还不够洗白的?往大了说秦绍晟也算是诱骗了。”

    江易杉盯着地上的手机。

    “老弟哦。你还不相信我吗?我养的水军干啥的?不就混这口饭吃的?放心,你洗白文章我都写好了,等你今晚事成了,我立马开始放消息。”王德顺想了想又说,“你可得记得,等会进秦绍晟屋的时候,衣服得脱了,我们是八点二十到酒店,酒店里头有人告诉你秦绍晟大概什么时候喝醉被抬上来。到时候你就把房间里的窗帘拉起来,往窗边站,外头能拍到。”

    “要是秦绍晟没醉呢?”

    王德顺心照不宣地从口袋里拿出一小包药:“我相信老弟手段,这个你懂得。”

    “王德顺。你他妈别害我,这不是毒品?”

    “保证不是!”王德顺不耐烦,“我他妈哪有那么大胆子?”

    “你怎么确定张家没那么大胆子?!”

    “老弟你在想什么啊。”王德顺皱起了眉头,看到江易杉额头上的细汗,想他应该是心里怕得慌。说来也是江易杉今年也就二十四,平时看了再多龌龊事也不是亲自上,第一次干这种下三滥的事情多少有点虚。他耐心地解释:“上头目的很简单,抹黑他,让秦绍晟背身污点,拿不到他们家族企业内部的选票,就这么简单。”

    江易杉缓了缓:“酒店是哪家酒店?”

    “怎么了?”

    “人是你安排的?靠谱吗?”

    “我安排肯定不靠谱,在b市我哪里有这些通天关系。你放心,是张家自己安排的。跟咱们没关系,他也不放心让我们做。”王德顺信誓旦旦保证,“你现在就想想好的,想到拿到钱,咱们就能有新的未来。”

    江易杉勉强地提了提嘴角,攥进了手中的药袋。

    “老弟这么怕?”

    “你让我给秦绍晟下药,我能不怕?”

    “你以前都怎么给人下套拍照的,你都忘了?”王德顺嗤笑,“这不是你啊。”

    “我拍的可都是实锤,是他们自己做错了被拍怪谁。这个药……”江易杉面无表情晃了晃手中的小药代:“可是犯罪。”

    王德顺不耐烦:“事到临头你话怎么这么多?”

    “你他妈关我这么多天我话能不多?!”江易杉扬声,“你们把我关屋子里,就告诉我说要给秦绍晟下药,栽赃他是我的金主,让我说所有事情都是他指使的,还要拿嗑药做文章。说得轻巧!你们在网上放我那么多假新闻,你当我不知道你们做什么打算?压根没想着要给我留条后路。”

    “那老弟想怎么样?”王德顺也不装和善了,“你别以为你现在说不做了,张家能放过你。”

    江易杉呼吸急促:“我做可以。”

    王德顺看着他。

    “加钱。”

    王德顺暗暗松了一口气,他刚刚才提心吊胆以为江易杉恐有变故,现在听到他说加钱觉得也在情理之中,江易杉这人就这样。以往拍了对家的照片见钱眼开坐地起价的事情没少干,王德顺说:“老弟啊,你当你是跟谁谈呢?跟我?你想太简单了。你是跟张家要钱啊。你当钱好要?”王德顺冷笑:“你可掂量掂量你自己是什么玩意!”

    江易杉似乎是稍微冷静了一些,他不去看王德顺:“我不划算。”

    “你能有什么不划算?没张家这条路子,你现在在哪?干的又是什么?”王德顺说,“就你现在的处境,也就这点用处了。”

    江易杉没说话。

    王德顺眼见着酒店到了,又说:“我要是你,能捞一笔钱养老是一笔。”

    江易杉盯着酒店:“到了?就这个叫丽生的酒店?”

    “对,就这个。请秦绍晟吃饭的那位公子哥就好来这里消费。”王德顺看了眼手机时间,“现在八点十一。等几分钟。”王德顺对司机说:“开到那个路边指示牌下面。”

    江易杉盯着酒店门口。

    王德顺想他还是太嫩了,为人处世太过任性,劝道:“好啦。老弟,你放心,事成之后,我的钱抽一成分你还不行吗?”

    江易杉不冷不热地看了他一眼:“回头找水军洗白还得还给你。”

    王德顺笑了,拍拍江易杉的肩膀又聊了几句对于未来的畅想。江易杉看着窗外渐渐放松了下来,有一搭没一搭地跟王德顺聊着天。

    八点二十果然有人过来敲门,江易杉先下车。

    王德顺也跟着江易杉一起下车,脚踩到车厢地上的手机,王德顺顺手捡起来拍了拍灰。他刚要收起手机发现手机竟然是通话状态。江易杉当着他的面戳了一下屏幕,上面是是区号加110开头的一串电话号码,王德顺知晓这是当地警务后台的电话。

    王德顺的冷汗瞬间就下来了。

    他拿着手机的手止不住的颤抖,他抬头看向江易杉的时候,亲眼看到江易杉当着他的面把药片连着包装袋吞进口中咽了下去,笑着对他说:“傻逼。”

    第18章

    同一时间的秦绍晟刚到就被发小揽着肩膀带着走进了酒店大门,他回头看了一眼酒店大门外不远处的围观人群和震耳欲聋的警笛声。

    “看什么呢?”发小回头望,“啧。条子抓人都抓到大街上来了。”

    秦绍晟笑笑,问起发小的近况,两人聊着天走进包厢。酒店包厢里的派对正刚刚开场没多久,秦绍晟

    分卷阅读19

    -


同类推荐: 一入梦(H)[HP]Forget窑子开张了(H)江山易改(H)夜长情多今天的少爷也没能下床(H)父欲(H)修罗君子(完结+番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