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新御书屋
首页江山易改(H) 分卷阅读20

分卷阅读20

    江山易改(H) 作者:壳中有肉

    分卷阅读20

    一进来就被众人劝着连喝了三杯,头晕脑胀的察觉不到衣兜里手机铃声和震动。

    酒过三巡,包厢门被敲响。

    酒店经理笑呵呵地进来,小跑到发小身边耳语了一番后发小脸色大变,当即拉着秦绍晟出了包厢,嘴里还对包厢里其他人嚷嚷:“有个事!马上回来!你们等着啊!”

    秦绍晟揉着额头:“怎么了?”

    “外头一帮狗仔在这里守着你呢!”发小扯着秦绍晟的胳膊跟在经理后头往酒店后厨通道走,“江易杉刚刚被抓了,正在警局里呢。自首进去的!”

    秦绍晟的酒瞬间醒了。

    在王德顺冲上来掐住江易杉脖子的时候便被便衣警察摁在了地上。

    江易杉也被制住,便衣扭过他胳膊把他按在车门上的时候他正被嗓子眼里的药包卡的说不出话来。被带上警车,江易杉才喘过气跟旁边的便衣同志说药包吞下去卡住了。

    在去警局之前他们还得先去了一趟医院取出证物药包。

    一路上江易杉异常平静,被押到审讯室的过程中没有任何挣扎举动。水泥墙壁,屁股下的铁椅,和手腕上的金属手铐都冰冷无比。他坐直了身体,坦然看着对面的审讯人员。对着他的录像机被按下了录像键。江易杉看了镜头一眼后移开目光。

    “姓名?”

    “江易杉”

    “年龄?”

    “二十四。”

    “职业?”

    “艺人。”

    “今天晚间19点55分,你用号码为139xxxx4151的手机通过短信报警平台实名举报犯罪嫌疑人王德顺身上带有疑似毒品的违禁品,并且犯罪嫌疑人王德顺要挟你用其去陷害受害人秦绍晟。因为你说你被挟持不能报警自首,选择让公安人员给你打电话,你在19点59分接通了电话。”

    “对。”江易杉点头。

    “你可以交代事实经过了。”

    “年初四晚上,在a市。王德顺通过我的助理张光联系我,要我晚上20点去缘来缘去私房菜馆见面,包厢玉兰厅。他开的车是捷豹,车牌号a17524h。他找我,问我的情况。我说我没钱了,想参加非正式场合路演来继续赚钱,他却劝我不要去,他想利用我的同性绯闻这个丑闻,去陷害秦绍晟。原因他没有细说,所以我没有同意。”

    江易杉一字一句地叙述,像是在心中已经打好了草稿背了不下于千百遍。他说话的速度不快不慢,每个字都吐清楚了,甚至不需要审讯人员要他对着镜头重复。

    “第二日他给我助理发了几个路演行程,我去了。但是因为被围观的媒体一直追问我个人问题而导致演出终止,我在王德顺的安排下回到了他的乐田影视公司。他跟我说他说我因为同性恋绯闻已经没有通告可以接,继续劝我答应利用自身丑闻抹黑秦绍晟个人名誉的事。并且告诉我,他上面还有一个大老板,姓张。b市人。王德顺就是听他的安排来找我的。”

    “他们许诺,如果我能做这件事,他们可以给我八百万人民币,并且利于网络媒体造谣我本人负面消息中的一系列事实都是秦绍晟指使我这么做的,他们要我在事后的公开媒体面前承认秦绍晟包养我,秦绍晟是我的金钱资助人。我因为缺钱,接受了。他们立刻付了30%的定金,分四笔流水打入我名下建行卡中。卡号我不记得。”

    “他们把我带到b市后关在一个别墅里,限制我自由和一切通讯方式。他们先是在网上散布一些不实言论,引导舆论说我和一些投资商制片人有利益往来,捏造我和很多男性有不实关系,让大众误解我是被包养。王德顺他们提前在酒店附近安排的偷拍,要拍我和受害人秦绍晟的不雅照。借此诽谤秦绍晟和我的关系。”

    “王德顺还要求我给受害人下药。他说药只是兴奋剂,我害怕是毒品,就想反悔,但是被限制人身自由,我一直表露出我愿意合作的态度来欺骗对方,放松对方警惕,直到今天晚上19点,王德顺带我去酒店找受害人的路上,我以我想看网上关于我个人的消息拿到了手机,立刻报警自首。因为害怕王德顺知道我报警后毁灭证据,所以我吞下了药包。”

    审讯人员问:“你说的受害人指的是志锋集团董事秦宇的孙子秦绍晟?”

    “对。”

    “犯罪嫌疑人王德顺为什么需要你去诽谤受害人?”

    “因为我个人有同性恋丑闻。他们说我是现有最好的负面资源,可以通过诽谤来诋毁秦绍晟的个人名誉,造成受害人在接下来的集团会议中失去信誉得不到公司内部的支持。”

    “你和受害人之间是什么关系?”

    “没有关系。”

    “你与受害人之间有联系过吗?”

    “没有。”江易杉看着镜头面无表情,皮下的血液都快沸腾:“我不认识他。”

    第19章

    第一时间赶到家的秦绍晟连衣服都来不及换:“有消息了吗?”

    “人刚去医院取出吞下去的药包。初步检测结果出来了,是致幻剂。”秦时尧一边有条不紊地安排公关进行舆论操控,一边跟秦绍晟说,“酒店那边的线人也落网了,他们的目标的确是你。”

    结束过和消息线人的电话,秦父走过来说:“江易杉口供结束了。说是张家让王德顺联系他,说要给你下药,他才反悔自首的。”

    “他不会做这种事。”听到这里秦绍晟坚定无比,“他肯定是——”

    秦父平静地说:“他承认自己是为了钱,一口咬定了不认识你。”说着秦父看了一眼手机,“新文通稿已经发出去了,你作为受害人名字都没提。”

    秦绍晟捂住了脸。

    他明白江易杉是想把这件事背下来,这样自己就能干干净净没有任何可诟病的把柄。

    可是他自己面对的又是什么?

    他已经听不进去父亲和兄长接下来说的话了,他满脑子都是江易杉在看守所会发生什么,又想他为什么不计后果。为什么不提前同自己说一声,为什么要这么任性?

    他什么时候才能学会懂事一点?

    “绍晟!”

    听到父亲喊自己,秦绍晟抬起头。

    秦时尧看了眼不在状态的秦绍晟说:“江易杉有自首情节,那他就是中止犯罪主要人,没有造成任何损害会免除处罚的。”

    秦绍晟稳了稳心神,点头说知道了。

    秦时尧说:“我联系了赵峥,他已经把照片给我了。他说他也不想把事情弄的这么复杂,他一开始只想报复江易杉,不知道会被人利用挑这么多事。按他这么说,张家可能是听到你要回来了,恰好这期间江易杉爆出丑闻,他们才利用的。”

    秦父皱起眉:“江易杉不承认和绍晟的关系,会不会还有别的把柄了?”

    秦时尧

    分卷阅读20

    -


同类推荐: 一入梦(H)[HP]Forget窑子开张了(H)江山易改(H)夜长情多今天的少爷也没能下床(H)父欲(H)修罗君子(完结+番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