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新御书屋
首页江山易改(H) 分卷阅读21

分卷阅读21

    江山易改(H) 作者:壳中有肉

    分卷阅读21

    第一时间想到金钱上的来往:“以前你给他买的东西,有交易手续吗?”

    “没有。”秦绍晟缓缓吐了一口气,“以前不动产都没过户,出去玩都是自家的飞机。后来去了a市,他很小心,再后来有了照片的时间,我们之间转账都不是本人的卡。”

    “你确定?”

    “我确定。我走的时候都清干净了。”秦绍晟很肯定,“出租屋里都是一些不记名的杂物。既然江易杉能这么肯定的否认,他那边也应该没问题。他向来很小心。”

    “手机通话呢?”

    秦绍晟突然想到江易杉过年的时候给他发过短信:“手机有……”

    话还没说完衣服里的手机就响了。秦绍晟急忙掏出来看到来电是卫峰,刚接起电话卫峰的大嗓门就喊了出来:“老秦。江易杉的助理把两份录音送到我家来了!”

    两份录音正是江易杉和王德顺两次见面的所有录音。里面清楚的提到了张家把他接去b市的事情,还有王德顺怎么转述张家的意图和事件策划。

    这份录音里面提到了秦绍晟和江易杉的关系,对外是没办法公布。但是对内,特别对秦氏几位管事的董事还有秦家自家人都是最好的证据。

    秦绍晟这些年在外并没有任何失格。

    有了这两份录音,秦父当即联系公司的股东和家族管事的人,准备明天私下公布录音,揭露老二和张家的下作行为。

    而秦时尧也无需等江易杉和王德顺在车上的对话录音了。既然江易杉能想到提前就录音,自然也会在报警电话接通过程中套出王德顺和张家的事情越多越好。

    只有秦绍晟一个人坐在沙发上默默地听完江易杉在录音快结束的时候录的一小段话。

    “过年和你联系的手机号是我买来的号码,除了助理没人知道,我已经销毁了。助理张光跟我三年多,他人可信。张家没有露面,都是王德顺跟我见面。”

    “这两段录音给你家人听,让他们知道谁在害你就行了。我知道凭这些没办法扳倒谁,也许跟你提前说还会有其他解决办法。可是他们还是能用我做攻击点来抹黑你。”

    “我会在事发前找机会自首。我也会说不认识你,我只是因为钱才跟他们合伙。他们没有直接证据说你和我有过交往,你不会因为我受到舆论攻击。”

    “能帮你,我怎么样都行的。”

    江易杉声音轻飘飘的,充满了一种莫名的喜悦:“你……你听到这里是不是心软了,你是不是开始想要见见我了?我就知道,你舍不得我的。”

    还是熟悉的强调和熟悉的心机。秦绍晟涌上一股无力感。

    但是江易杉说对了。他心疼又无奈。

    江易杉最后的声音像是笑着说的。

    “我学不会你说的成熟。我很坏的,我改不掉的。”

    说着自己改不掉的江易杉在看守所里却并没有录音时那么嚣张。他在第二天见到秦家给他安排的律师时,开口就问:“有没有什么话要带给我?他要你带的,有没有?”

    律师是位成熟的职业女性,她看了眼江易杉:“我觉得我们应该先说说你的情况。”

    “我没什么情况。一切都听你安排。”江易杉昨天兴奋地一夜未睡。他血还是热的,他觉得自己像随时亲赴战场的士兵,无所畏惧又斗志盎然。

    “……他让我转告你:不要说太多张家的事情,证据太少了够成不了什么威胁。主要把所有犯罪点都集中在王德顺身上。等你交代清楚后,会努力接你出来。”

    秦绍晟会接他出来。

    江易杉捂住嘴笑了出来,他就知道他的绍晟心最软了。他做的这一切终于有用了。他他笑起来格外好看,饶是心如止水的女律师也觉得他这张脸太能骗人了。

    “还有吗?还有吗?”江易杉追问。他还想听更多。

    他好开心啊。

    律师叹了一口气:“他要你听话一点。”

    “我会听话的。”江易杉像偷了蜜,他眼睛都笑弯了,“我等他来接我。”

    这短短一两日网络上炸翻了天。

    江易杉因为金钱诱惑受王德顺指使诬陷受害人个人名誉,并试图拍摄不雅照,但江易杉又因为畏惧下药的不明药品而选择自首。在此过程中舆论都没有提到半点秦氏。

    所有人都在说江易杉的人品简直低穿地心。小部分人说他不是知道错了才自首的,但是更多人相信江易杉是因为和同伙分赃不均才主动自首的,因为自首牵扯到中止犯罪而不构成犯罪的问题,大家都说江易杉是故意的。

    秦父因为怕案件拖久了张家还会有别的动作,他不顾秦绍晟的阻拦找了人,没两天上面就下达了文件。各个平台媒体都在点名批评江易杉作为公众人物道德败坏,给追随他的未成年粉丝造成了不良影响,告诫大家要理智追星。

    官媒给事情定性之后,江易杉就等于再没了出头可能,并且这份文件也等于不许媒体再利用江易杉相关热度做任何营销炒作,以后也不可能再被人挖掘其他消息了。

    秦绍晟彻底置身事外了。

    秦绍晟知道父亲这么做是为了免去后患。他也知道江易杉没可能再当明星了。但是心里总是觉得压抑,接等庭审的江易杉保释那天,他没跟着去。

    他坐在书房里,等着律师来电话告诉自己江易杉已经安全到家。却没想到等到司机电话。

    拿司机电话打给他的是律师:“江易杉看你没来,不知道跑哪里去了。他拿走了我的手机。”

    秦绍晟揉了揉了额头:“我知道了,我这就给他打电话。”

    刚挂了律师电话,江易杉电话就打了进来。

    秦绍晟拿起桌上的钥匙接起电话走出书房:“你在哪里?”

    “你为什么不来?”

    “我不方便。”

    秦绍晟走出大门把钥匙交给车库的司机,他坐上车。

    “你骗人,你就是不想来。没有不方便的。你躲在车上,没有人会看到你的。”江易杉的声音委屈极了,“你不是说要接我出来的吗?你为什么不来?”

    “律师和司机去接你了。”

    “你还在怪我吗?你不是,你不是说要接我的吗?”江易杉话说时充满了不确定,“你要不想见我,我现在回去。”

    “江易杉!”秦绍晟知道江易杉的性格是不得手肯定要闹翻天的,他深吸一口气,“你听话。”

    “……”

    电话那头只剩下若有似无的哽咽声。

    秦绍晟觉得头疼又无奈:“你快回去,你知不知道你得罪张家后果是什么。别乱跑。”

    “我知道啊。”江易杉说,“我就知道才这么做的。”

    “你!”

    “不然你不会担心,你也不会过来。”江易杉声音微微上扬,秦绍晟都能想象得到他眼里的得意

    分卷阅读21

    -


同类推荐: 一入梦(H)[HP]Forget窑子开张了(H)江山易改(H)夜长情多今天的少爷也没能下床(H)父欲(H)修罗君子(完结+番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