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新御书屋
首页江山易改(H) 分卷阅读23

分卷阅读23

    江山易改(H) 作者:壳中有肉

    分卷阅读23

    吓得浑身僵硬,一会就被亲的不知道改如何是好了。舌头被亲的麻麻的,后背都软了。他手从秦绍晟的肩膀渐渐滑到了秦绍晟的胸膛,对方的体温温暖又舒服。

    在亲吻结束的时候,江易杉拉过秦绍晟的衣领在对方脸颊下亲了一下。

    “付过了。”江易杉小声说。

    “这个算付定金?”秦绍晟双手撑着门板把他圈在怀里,“我亲你那么久,要付什么?”

    “……”江易杉好半天才憋出来一句:“先欠着。”

    秦绍晟撩起他的衣摆伸进去摸他的腰:“那就再多欠一点。”

    江易杉怎么好意思让秦绍晟发现自己的身体反应,他把秦绍晟的手拉开:“不行。”

    “为什么?”

    “你在追我啊。”江易杉说的理直气壮,“你要听我的。”

    他太直率了,浑身充满了少年的冲动和任性。一双漂亮的眼睛闪得像宝石般夺目。

    而不是像现在这样,黯淡无光。躺在地上,身下全是鲜血,连呼吸都快停止。

    秦绍晟两耳嗡鸣。心都空了。

    他冲过去跪在江易杉身边喊他名字,眼睁睁看着江易杉眼睛里的神采一点点暗淡下去,张张合合的嘴巴说不出话一直咯血。

    “小衫!小衫!”

    江易杉嘴唇抖动,他伏下身去听,什么也听不到。

    秦绍晟紧紧握住江易杉的手,除以之外哪里也不敢碰,可是就连手心的温度他都捂不住。

    他是如此的无能为力。

    司机从驾驶室将肇事货车司机拽了出来,后者一副醉醺醺的模样连话都不说清楚。律师第一时间联系了医院和医生。她之后又慌慌张张打给了秦时尧。救护车很快赶到事发现场。在医务人员将江易杉台上担架车的时候,秦绍晟手里还残留着江易杉血液的温度。

    黏腻又冰冷。

    第21章

    秦绍晟看着手掌上的鲜血,转身三两步来到肇事司机面前。见状司机和律师第一时间冲上来拦住要动手的秦绍晟,他们合伙才堪堪拉住狂怒中的秦绍晟。

    “二少。你不能在这里动手!”

    “滚开!”秦绍晟面容扭曲,他胸腔急速起伏情绪激愤之下发出嚯嚯声。

    律师语速飞快:“你快去陪陪江易杉,他要被送医院了。他需要你。”

    秦绍晟目眦欲裂,死死地盯住肇事司机。

    司机拽着秦绍晟往救护车的方向走:“二少。江先生做手术还需要你签字。”

    到底是用江易杉劝动了他。

    律师和司机把秦绍晟劝上了车,之后司机带着秦绍晟迅速赶往医院,而律师留下来看住肇事司机等交警来。她一边从货车上翻找出司机的证件一边拨通了秦时尧的电话。

    秦时尧接电话的时候刚到医院,他迎面就看到失血休克的江易杉被推进急症室。他提前跟医院方面沟通,接下来江易杉出现的任何情况先告诉他,如果秦绍晟在场除了好消息其他一律不许说。

    他知道他弟弟在江易杉的事情上多没有理智。

    秦绍晟没两分钟就到了。

    “小衫呢?在里面吗?”

    “正在手术。”

    秦绍晟听了就想往急救室走。

    秦时尧拉住他:“你冷静点。手术结束医生会告诉你情况的。”

    “哥。他就在我面前——”秦绍晟双手止不住的颤抖:“就在我的面前,我……”

    “我知道。他会没事的。”秦时尧看到他满手的鲜血,“刚刚医生说了他情况不算太遭,你耐心等一会。会好的。”

    秦绍晟盯着急救室的大门。

    秦时尧知道这时候说什么秦绍晟都是听不进去的,他抓着秦绍晟的胳膊把人按在门口的座椅上,在司机拿来热毛巾的时候转递给秦绍晟。

    秦绍晟把脸深深埋在毛巾中,手上的血迹染在了毛巾上,他稍稍冷静后说:“车祸有问题,那辆车就是冲着小衫去的,没有刹车。”

    “吴律师跟我说了。”秦时尧说,“这件事你不用分心,我会去查。”

    门被打开,医生从手术室里走出来。

    秦绍晟扔下毛巾冲了上去:“他怎么样?伤到哪里了?他一直在吐血。有没有好一些?”

    “秦先生你放心,我们正在手术,脱离危险会告诉你的。”医生说完就匆匆离开了。

    秦绍晟颓唐地坐回到椅子上,他双手交叠撑着额头。

    闭上眼也好睁开眼也好,眼前都是江易杉灰败的脸。他到现在后背的冷汗还没有消退,他害怕医生出来告诉他最坏的结果,他除了等别无他法。

    秦绍晟心像被刀子反复切割。

    他的小衫那么怕痛又娇气,没有他哄怎么受得了。

    明明这一切可以不用发生的,如果一开始自己亲手把他接回家,就能保护好他。他明知道江易杉被他惯坏了,做事任性又冲动。他不应该把他丢在a市的。

    他怎么能丢下他不管他呢?

    满腔自责的秦绍晟没注意到秦时尧避开他和医生在不远处的通道口交谈。

    “秦先生,患者多脏器破损出血。”医生将病危通知书递给秦时尧,“你们要有心理准备。”

    秦时尧皱眉。他低估了江易杉的伤势,现在有些骑虎难下:“还有希望对吗?”

    “我们会尽力的。”医生犹豫地说,“实话讲,希望全在他自己能不能撑下来。”

    “我知道了。拜托你们,请务必救好他。”等医生离开后秦时尧看了眼还在门口等消息的秦绍晟,他踌躇了许久。最终还是走过去将通知书放到了秦绍晟面前。

    秦绍晟看到摆在眼前的病危通知,呼吸都停了几秒。他接过通知书的手一直在抖,他捂住脸再也绷不住情绪。泣不成声。他低着头拿着病历夹夹住的通知单。数次哽咽。

    他后悔了。

    他还没有抱抱他。

    江易杉被送进手术室是早上十一点左右,抢救手术持续了七个半小时,中间下了两次病危通知单。手术结束转入icu,没过几个小时伤情再度恶化,第二次被推进手术室抢救。

    秦绍晟整整等了一夜。

    第二天秦时尧下午来的时候正好赶上医生告诉他,江易杉的生命各项体征趋于稳定,但是还没有脱离危险值,不过总体来说已经是好消息了。

    秦绍晟在医院呆了一天一夜,被兄长劝回家休息。他到家也睡不好,躺在床上做的全是噩梦,他太怕突然收到来自医院的噩耗,他实在撑不住这种煎熬,早早起床来洗漱过后又去了医院。

    江易杉又在icu呆了一天,生命体征跨过了危险值,转入了单间的特护病房。

    但是接下来又有了另一个问题,他伤的太重了,被撞倒在地的时候伤到了头部,短时间是不可能清醒了。在结合他目前的情况,更多害怕的是他一睡不起了

    分卷阅读23

    -


同类推荐: 一入梦(H)[HP]Forget窑子开张了(H)江山易改(H)夜长情多今天的少爷也没能下床(H)父欲(H)修罗君子(完结+番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