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新御书屋
首页江山易改(H) 分卷阅读25

分卷阅读25

    江山易改(H) 作者:壳中有肉

    分卷阅读25

    易杉不会解释也不会说话,面上装不在意爱谁谁,背地里却大发脾气。

    他那时候已经被惯出脾性,他甚至敢冲着秦绍晟发火,指责他以前为什么要睡那些人。全然不顾自己还没答应秦绍晟,他可以跟秦绍晟接吻,抚摸,却始终不做到最后一步。他利用秦绍晟对自己的迷恋一直吊着对方胃口。

    他已经把秦绍晟看成了所有物。

    秦绍晟却只当他吃醋,好言好语哄着:“我好歹也是身心健全的男人,再没认识你之前有过关系我承认。我发誓我认识你之后没有过。”

    江易杉任性起来哪里管这个,跟秦绍晟大闹了一次。

    秦绍晟也堵着气,就晾了他两天,结果晾出事情来了。

    本来江易杉谁都不理也没什么,偏偏后来他理了秦绍晟,有觊觎他的人就难免愤愤不平,等听说秦绍晟冷着他的时候就动了心思。

    江易杉那时候太小了社会经验不足,加上跟秦绍晟闹脾气在,被人三言两语骗去花天酒地的场子里玩。他发现不对逃到房间反锁也没有用,人在外面用工具利器砸门。

    他头一回见识到公子哥们的手段,江易杉慌慌张张给秦绍晟打电话。

    电话一直没接。

    江易杉坐在窗台上,心想如果秦绍晟赶不过来他就从这里跳下去。

    那天秦绍晟回家吃饭,电话接迟了。等他事后赶到,江易杉刚好从窗台上跳下来。

    他胆子太大了,那可是接近有五米高的地方。还好摔在了绿化带的灌木丛上,除了软组织挫伤和一些皮外伤其他没什么大碍。

    但是秦绍晟却被吓的不轻,他再也不敢晾着江易杉了。

    他连讲两句江易杉没脑子被人骗出去玩的话都没有,他把江易杉含嘴里捧心尖的宠。江易杉明明能走路非得说脚痛要背,那就背。说手疼要喂饭,那就喂。

    就这样江易杉还气,偶尔还要给秦绍晟脸色看。不给亲,碰也不给碰。

    秦绍晟没辙了抱着江易杉说自己知道错了再也不敢了,是不是要摘来星星给他才能原谅自己。

    江易杉板着脸说是啊你摘来星星就原谅你。

    星星是不可能摘来,但是秦绍晟带着江易杉直接去了布莱斯峡谷看了流星雨。两人坐的是秦绍晟家里的私人飞机,到了目的地也有专人安排住所和行程。

    江易杉第一次真正见识到豪门的财力,他躺在帐篷里看着头顶绚丽夺目的流星雨只感受到了自己的渺小与低微。他扭过头看秦绍晟,开始意识到眼前的人是豪门贵子,他们之间差距那么大。秦绍晟太优秀了,他富有的让人害怕。

    秦绍晟那会儿没能感受他心境上的变化,还在问他生不生气?

    江易杉摇摇头,说不生气了。

    秦绍晟这才放松下来,把江易杉抱在怀里,说以后一定会保护好江易杉,再也不会让他受伤了。

    江易杉缩在他怀里小声说:“那你能保护我一辈子吗?”

    “能。”

    “我要什么你都能给我吗?”

    “只要我能做到。”秦绍晟亲昵的亲了亲江易杉的鼻子。

    江易杉没出声。

    “怎么了?”

    江易杉说:“如果我要提一些任性的要求呢?你也能答应我吗?”

    “不伤天害理就行。”秦绍晟信誓旦旦,怀里的江易杉乖的令人心生疼爱,秦绍晟逗他,“马上要圣诞节了,你这次想要什么?月亮还是圣诞老人?”

    江易杉把他抱得紧紧的:“你要扮圣诞老人嘛?”

    “你想多了我的小杉宝贝。”秦绍晟笑着亲了亲他软软的脸蛋,“但是我可以带你去圣诞老人的家乡去玩。”

    说做就做的秦少爷当天就安排他们在圣诞节前去了芬兰。江易杉受不了那边气候,到地方一直喊冷,秦绍晟打开外套直接像包汤圆似的把江易杉包在怀里。两个人跟连体婴一样在大街上抱着,周围都是狂欢的人群。

    “冷不冷?冷不冷?”秦绍晟搓着怀里的江易杉,笑的满足。

    “不冷了。”江易杉脸皮薄:“但是你这样会被人笑的!”

    “没人笑。”秦绍晟一直亲他,“都在嫉妒我。”

    “好多人啊!别亲我!会被看到的!”

    “你还背上偶像包袱了?放心,没人认得你。”

    江易杉听了后噘嘴:“我一定会红的,大家都会认得我。”

    “好。你一定能红。”秦绍晟直接捧起江易杉的脸深深地细吻他。

    当天晚上江易杉只穿了一件秦绍晟的衬衫坐在酒店的大床上,他面对刚从浴室里冲澡出来的秦绍晟紧张地把准备好的话全忘光了。实在是秦绍晟看他的眼神太可怕了,像是要把他吃了。

    房间里没有开灯,落地窗被拉开,月光洒进来镀在江易杉裸露的双腿上。秦绍晟走过来蹲在他的脚边,握住他的脚,亲吻他脚上还没消退的伤疤。

    江易杉下意识想收回脚,被秦绍晟紧紧地抓着。

    “你在诱惑我。”秦绍晟手掌贴着江易杉的小腿往上滑去,“谁教你这么做的?”

    江易杉羞的抓过旁边的枕头挡住脸,他要羞死了。

    “谁教的?”秦绍晟撩开衬衫前襟,月光下白腻的肌肤通透无暇。他低下头去舔江易杉胸口的乳尖:“我的小杉学坏了。”

    江易杉的声音闷闷地从枕头里传出来:“没人教,我自己穿的!”

    秦绍晟扯开江易杉手里的枕头,伏在江易杉身上,像狼一样盯着满脸通红的江易杉说:“你想好了?”

    江易杉看着他,轻声说:“你说的,你会对我好的,什么都给我。”

    秦绍晟看着他,眼神鼓励他继续说下去。

    “所以……”江易杉鼓起勇气和秦绍晟手指交错,牢牢握在一块,“所以我要你爱我。”他期盼地望着他:“我要你一辈子。”

    秦绍晟再不需要、也无法继续忍耐了。

    他那天晚上跟疯了一样直接索求着江易杉,他怎么都亲不够他,他把江易杉抱在怀里疼爱了整整一晚上,哪怕到后来江易杉哭着求他停下来他都充耳不闻。他想要他都快想疯了,他终于是他的了。

    后来回国,家里知道了他们的关系,秦绍晟那时候就想除了江易杉他什么都可以不要了。他义无反顾陪着江易杉去了a市。他答应过江易杉会永远和他在一起。

    回想起自己曾经说过的话,秦绍晟握住江易杉因为吊水而冰冷的手。他把自己的手指一根根地塞进江易杉的指缝里,紧密的扣在一块。

    秦绍晟起身,微微弯下腰亲吻江易杉的脸颊:“快点好起来,我赔你一辈子。”

    第23章

    江易杉的情况着实称不上乐观,他已经昏迷四天了。

    昏睡的时间越久醒来的希望就越小,秦绍晟每天除了必要的工作,有时间就去医院

    分卷阅读25

    -


同类推荐: 一入梦(H)[HP]Forget窑子开张了(H)江山易改(H)夜长情多今天的少爷也没能下床(H)父欲(H)修罗君子(完结+番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