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新御书屋
首页江山易改(H) 分卷阅读26

分卷阅读26

    江山易改(H) 作者:壳中有肉

    分卷阅读26

    陪他说说话,哪怕他听不到。这日他晚上又没有回来住,留在病房陪床。

    秦母在家忍不住埋怨,秦父也不大高兴,两位老人忍不住又拌起嘴来。

    秦时尧也十分头疼:“妈你就别再说江易杉死了最好这话。你是逼着绍晟再离家吗?”

    秦母哽住。

    “他为了绍晟得罪了张家,又在绍晟面前被撞。”秦时尧说,“现在我倒是希望他早点醒过来,不然绍晟能记一辈子。”

    秦母想到自己小儿子的痴情,她也束手无措:“难不成还非得同意他们了……?”

    “你们要不同意也是应该的。”秦时尧平静地看着双亲,“不过我想如果江易杉能醒过来,绍晟是不可能放弃的了。”

    秦时尧说的话二老心里都清楚,到底还是觉得憋屈。在他们眼里秦绍晟百般好,江易杉着实配不上他,就算江易杉做了这么多他们也觉得是应该的。站在他们角度,怎么也没有办法接受江易杉。

    秦母心有不甘:“我明天就去医院,我要跟绍晟好好说说。”

    秦时尧心想怕是劝也劝不住了。

    第二天。秦母去医院的时候正好赶上医护给江易杉换药。

    秦绍晟正在旁边帮忙,他见秦母来了也很惊讶:“妈?”他扶着江易杉的也不好撒手,只好说:“妈你先坐。”

    秦母看到秦绍晟精神面貌良好,担忧的心情好确大半。她记挂秦绍晟在医院休息不好,怕他为了照顾江易杉会把自己弄成失魂落魄的模样。

    医护们有条不紊地换药做检查,江易杉身上的纱布被解开,秦母看到他左肋下狰狞的伤口就移开了眼。

    等换好了药医护们离开后,秦绍晟边把热水袋放在江易杉吊水的那只手里,边回头问秦母:“妈你怎么来了?”

    秦母来是想劝秦绍晟回家。

    但是刚刚看到江易杉身上青青紫紫的各种伤痕,病服穿在身上空荡荡的,人瘦的像张纸。她回想起昨天晚上秦时尧的说,犹豫了半天开口问:“他好些了吗?”

    “好很多了。”秦绍晟摸了摸江易杉瘦骨嶙峋的手,“就等醒来了。”

    秦母神色复杂地看了眼江易杉,他现在插着管,头发都被剃了,还裹着纱布,脸上擦伤也很多,整个人没半点生气。怎么看也不觉得是短时间能醒过来的样子。她想劝秦绍晟不要再执迷不悟,可看到病床上靠着医疗仪器吊着一口气的江易杉,她半天也没能在这个环境下说出一句话。

    秦绍晟似乎看出了什么,说:“妈,我们出去走走吧。”

    秦母赶紧站起来和秦绍晟走出病房。

    医院走廊上很安静,秦绍晟和秦母两人来到走廊尽头的空中花园,天气很好,旁边有几位出来复健的病患在护士的陪同下绕着圈走。

    秦母正在心里打草稿想该怎么小儿子说清楚。

    “妈。对不起。”秦绍晟站在秦母面前低着头。

    秦母一下子就慌了:“你说对不起什么意思?你要做什么?”

    看到母亲慌张的模样,秦绍晟心里也不是滋味:“我对不起你们。我之前太不懂事,让你们担心。没能做到为人子的职责。”

    秦母松了一口气。这话秦绍晟回来那天就跪在她和秦父面前认错的时候说了,她说:“过去的事情就不别提了。以后,”她顿了顿说:“以后你不能再犯错了。”

    秦绍晟轻声问:“我和江易杉在一起算犯错吗?”

    “算!”秦母坚定地说,“我知道他为了你得罪了张家,但那也是他欠你的。等他伤好了,你就别再跟他纠缠不清了。我和你爸爸会答应他的任何要求。”

    秦母这个态度也是秦绍晟意料之中,他问:“如果他要和我在一起呢?”

    “绍晟!”

    “妈。其实江易杉变成这样也有我的错。我曾经太惯着他了,我哥跟我说过,我当时没听……”

    “这怎么是你的错?”秦母难以接受,“你喜欢他对他好还是你的错?是他自己不珍惜。说到底就是因为他心智不坚定——”

    “是,他性格孤僻、为人自私。爱慕虚荣又不懂事。这些我都知道。可他也有优点。他勤奋,他有才华。他直率,他从不放弃,他聪明,他也很勇敢。”秦绍晟认真地看着秦母:“他爱我,就像你们爱我一样,可以为了我不顾一切。”

    江易杉太矛盾,但是他对秦绍晟从没变过。

    他是想要的很多,可是跟秦绍晟比起来,他又可以什么都不要。

    想到躺在病床上从鬼门关里跨过来的江易杉,秦母一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她也不得不承认江易杉这一点。

    “他又好又坏。他就是一个普通人。”

    “可是他……”

    “他太任性。”秦绍晟深吸一口气,“他的聪明用错了方向,我也没有阻止过,我明明可以早点教他改掉缺点变成更好的人,可是我没有去做。”

    秦母皱眉:“这哪里是你的错?”

    “有我一半错。”秦绍晟笑了笑,“如果我当初成熟一点,就不会无休止地用物质满足江易杉。也不会一意孤行离开家。这些总是我的不对。”

    秦母也找不出反驳的话。

    “妈。我从江易杉身上知道我做错的事,我改了。他也一样,他也会改。”秦绍晟低头看着秦母,“给我们一次机会好不好?”

    “你怎么知道他会改?他这人……”

    “他会。”秦绍晟肯定地说,“只要我教他,他就会。”

    秦母还是不能接受:“你就是放不开他了?绍晟,我不懂你怎么就喜欢这个人,那么多好的人你不去喜欢,我不懂你为什么……”

    秦绍晟没说话。

    秦母抓着手包,絮絮叨叨:“你要喜欢漂亮的哪里没有啊,我们不是不能接受你喜欢男人,你怎么就挑一个这么麻烦的。你怎么就……”

    “对不起。”秦绍晟只能低头认错。

    两人说话的时候,护士从远处跑过来气喘吁吁地说:“秦先生,江先生醒过来了。”

    秦绍晟再也顾不上其他,抢在护士前面跑回到病房。

    病房里医生正在给江易杉检查。

    秦绍晟走过去看到江易杉眼神还不是很清亮,他小声喊:“小杉?”

    江易杉眼睛动都没动一下。

    “秦先生别紧张,病人刚醒来,意识还不清醒。”医生检查过后说道,“并且很可能再度陷入昏迷,都是正常反应。只要他能醒过来,后面情况会越来越好的。”

    江易杉过了好一会才把视线转向床边,他鼻子里还插着管,他瞳孔在对上焦的那一刻看清了秦绍晟,眼泪就流了下来。

    秦绍晟心被揪住。

    江易杉嘴唇动了动。秦绍晟凑过去听,江易杉说的都是气音,他听了好几遍才明白江易杉说的是什么,他之后低下头亲了亲

    分卷阅读26

    -


同类推荐: 一入梦(H)[HP]Forget窑子开张了(H)江山易改(H)夜长情多今天的少爷也没能下床(H)父欲(H)修罗君子(完结+番外)